忙碌的一天又过去了,唐豆醉醺醺的打开防盗门进入店里,猛子、张春来和柳淑仪三个人正在打扫卫生,整理货架上那些古董,而杨灯则一如既往的在会客室里清理账目盘点现金。

    唐豆走到猛子身边拉呱了一会了,一身酒气的走进了会客室,又坐到了杨灯对面。

    如今杨灯不仅干着鉴定师的工作,还把会计的工作也兼了起来,颇有点像似老板娘了。

    闻到唐豆身上的酒气,杨灯虽然没有抬头却也是微微皱了一下眉。

    这人也实在是有点太不着调了,这么一大摊子生意随手就交给几个伙计照应,自己一天不照面,还喝得醉醺醺回来,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唐豆又是打开两罐可乐,一罐给杨灯,另一罐则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下去。

    丫的,唐伯虎这个老家伙酒量实在是太大了,两个人竟然喝了三坛酒,若不是自己机灵装醉,恐怕今天晚上就甭想回来了。

    想到唐伯虎那老家伙用看小三一样的眼神含情脉脉的盯着自己,竟然要拉着自己同床夜话,唐豆就感到浑身一阵恶寒。

    丫的,这老家伙不会因为寂寞孤独冷变成老玻璃了吧?

    还好,这个老家伙乘着酒兴竟然专门为自己挥毫泼墨绘制了一幅《桃花仙人醉桃花》图,把两个人乘着酒兴一人一句创作出的《桃花诗》提在画作之上。还盖上了他自篆刻以来很少使用的‘江南第一风流才子’印章和只为亲近之人才加盖的‘桃花庵主’印章。

    后世唐伯虎江南第一风流才子的美誉就是来源于这个‘江南第一风流才子’印章,只是传世的唐伯虎作品上却鲜有这枚印章的出现。

    您没看错,那首脍炙人口的《桃花诗》是唐豆和唐伯虎一人一句创作出来的,只是唐豆这货不费一点脑子直接把唐伯虎自己创作的诗作随口吟出,反倒把唐伯虎震惊了个一塌糊涂,将唐豆引为自己的生平知己。

    这幅诗画唐豆倒是小心翼翼的带回来了,不过他打算明天抽时间还要再带回去,到苏州城找个裱画师父精心裱糊起来,只有这样这幅画作才是真正的古玩,否则可能就白瞎了唐伯虎这幅传世之作。

    请现代的裱画师父装裱唐伯虎真迹,就算是真的恐怕也变成假的了,唐豆可不会做这种傻事。

    不仅要装裱,唐豆还打算把这幅画拿回来做一下旧。

    字画做旧的方法有直染法和熏染法,这些唐豆倒是懂的,原先他老爸可是没少干这活,他也经常给老爸打下手,还亲自做过几次。

    所谓的直染法,就是将临好的画放在玻璃平面上,用排笔将隔夜的浓茶在画作上反复涂染,让茶色完全挂在宣纸上。在此基础上,再用稀释后的陈醋在上面喷洒,使颜色均匀被画纸吸收。如此涂染多次,放置一星期后纸张的颜色就会变黄,再过一段时间后,纸张的颜色黄中略显灰色,看上去就有旧纸的感觉了。

    而熏染法就是在东西做好之后,把书画挂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小空间里,用点燃椰子壳或者香火冒出来的烟来熏。

    经过多日熏烤,纸张上就会呈现出一种淡淡的咖啡色,与旧纸极为相似。

    有些古画因为传世的时间比较长,容易遭到虫蛀。做旧者正是抓住这样的心理,画外的做旧手法应运而生,做旧者将做好的画放在生了虫的米缸或者面袋里面,故意让虫子在上面留下蛀咬的痕迹,更增加了画作的可信度。

    这样一连串手法制作下来,就算一些收藏大家都有看走了眼的时候,更别说那些肚子里装着半瓶醋的业余爱好者了。

    唐豆正在心里盘算如何将这幅唐伯虎的《桃花仙人醉桃花》做旧,这时杨灯已经算好了账,把账本推到唐豆面前,有些没好气的说道:“老板,帐已经核对好了,你看看吧。”

    唐豆听出了杨灯的语气,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事儿自己可没法解释,难道告诉杨灯自己到明代陪着唐伯虎喝酒去了?这不是扯淡么,杨灯一准把自己当成神经病拨打120。

    看了一下帐,今天没有卖什么出彩的大物件,不过零零碎碎加在一起营业额也有十七万多。

    不过这也正常,哪有天天生意爆棚的古玩店呀,就算今天只卖了十七万多,恐怕在这一条街上也能排到三甲之列了。

    唐豆一边看着账本,一边随口问道:“猛子把你的宿舍安排好了么?”

    不关心生意,到关心自己的起居,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谢谢老板关心,店长已经把宿舍安排好了,淑仪说搬过来跟我一起同住。”杨灯不冷不淡的回答道,话中也在提醒唐豆有人跟自己同住,别打什么歪心眼。

    唐豆头也不抬的回道:“那就好,你们两个同住也有个照应,哦,不是还有春来了么,宿舍里有个男的怎么也让人放心一些,记得陌生人敲门先问清楚了再开门。”

    难道是自己多心了?

    杨灯随口应了一声,唐豆也不再提这个话题,依旧是低着头翻看账本,询问道:“今天看那个宋汝窑天青葵口四足笔洗的人不少吧,有没有人有购买意向?”

    你还知道今天人不少呀?那你还跑出去逍遥快活?

    杨灯哼了一声:“看的人是不少,问价的也挺多,不过我看真心想要掏钱买下来的人恐怕没有一两个,恐怕主要还是因为这个笔洗是残缺的缘故。”

    说着这话,杨灯又开始心疼了起来。

    多好的玩意呀,假如品相完好的话,绝对可以成为传世珍品,那个把笔洗摔瘸腿的人实在是可恨之极。

    唐豆微微一笑,终于抬起了头:“货卖方家,早晚会有人心动的,擎着吧。”

    核对好钱款,唐豆把营业额锁进保险柜,走出来笑着说道:“走吧,咱们出去吃饭。”

    “老板,今天空闲的时候我已经抽时间把菜买回来了,外面吃的东西不放心,咱们还是自己做吧。”杨灯截断唐豆的话,她又开始心疼钱了,像昨天那样一顿饭就花了三千块钱,有多大的家业早晚也得败光了。

    柳淑仪在一旁咯咯的笑了起来:“老板娘又心疼花钱了。”

    “死丫头,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杨灯张牙舞爪的扑向柳淑仪,柳淑仪咯咯笑着跑进了厨房:“老板娘饶命,我给你打下手还不成么……”

    唐豆摸着鼻子嘿嘿的讪笑了起来,张春来自然在一旁看着起哄,只是猛子笑得有那么一点生硬。

    从见到杨灯的第一天起猛子就感觉自己的心跳加快,怎么说他也是二十出头的大小伙子了,到现在还没有尝过恋爱的滋味。

    不过他跟杨灯站在一起的时候心里却有一些自卑,人家杨灯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要学历有学历,要才华有才华,要人品有人品。

    而自己有什么?

    除了膀大腰圆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到现在还是一事无成,虽然说出去是个店长,可是那毕竟也是打工仔不是么,而他的学历更是不值一提,一张初中毕业的文凭,最多也就是刚刚脱离文盲的行列而已。

    猛子偷偷叹了口气,望了唐豆一眼,在这个店里,就算是唐豆这个老板也有那么一点够不着杨灯,别人就更甭说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