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打广告,古往今来淘弄到一件宋汝窑的天青葵口四足笔洗的消息不翼而飞,连金陵市另外两个古玩市场都惊动了,跑过来开眼界的业内人士源源不绝,忙得猛子等人不可开交。

    猛子也算开眼了,跟了老东家这么多年,古往今来就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倒是唐豆眼见来了这么多客人,一转眼的功夫就找不到人影了。

    反正这些人也是奔着这件宋汝窑的笔洗来的,唐豆在与不在都无所谓,至于卖多少钱反正已经确定了底价,剩下的就由猛子他们自己去自由发挥吧。

    其实唐豆也是有正事儿要办,他赶着到锦衣阁去置办几套古装,有了行头他穿越到古代去搜罗玩意也方便不是么。

    都在一条街上做生意,锦衣阁的老板孙丹自然也认识唐豆,拉着唐豆说了一番缅怀老唐夫妇的话,唐豆找了个帮朋友置办道具的托词,很轻易就在孙丹店里挑了十几套古装,孙丹挺念旧,给唐豆打了个七折,唐豆一番感激之后拎着大包小包返回店里,远远见店里有不少的客人,干脆绕到后门直接返回了后宅。

    生意当然要做,不过唐豆就算有八只手也不可能把购销都抓起来,前面既然有猛子这个店长在照应,他干脆就当甩手掌柜的,也懒得再去管卖货的事情。

    跟卖货比较起来,唐豆更喜欢穿越到各个朝代去搜罗古董。

    那感觉就跟淘金一样,每发现一件好玩意都能让自己全身的细胞都雀跃起来,绝对能使人上瘾。

    返回后宅,唐豆郑重其事的将十几套衣服分门别类挂在衣柜里,在每一个衣架上贴上标签,以免使用的时候闹出乌龙。

    穿错衣服对于现代人来说也许只是一件笑话,可是假如你穿着胡服穿越到明朝去,那绝对是找死的节奏。

    事关小命,唐豆不得不仔细。

    整理好之后,唐豆坐到电脑前仔细查阅起了资料,这一段时间他做的最多的事情除了穿越以外就是研究各朝各代的礼仪习俗,当然他研究最多的更是历朝历代的历史名人,绝对比读书时上历史课要认真了一百倍,如果这情形要是被他的历史老师看到了,估计老师得感动得哭了。

    唐豆早就已经决定要走精品路线了,不过对自己首先要接触哪一位历史名人却伤透了脑筋,网络成了他最大的帮手,他把那些历朝历代的历史名人资料都查找了出来,一一筛选对比,下足了功夫,圈子也是越画越小。

    “就是你了。”唐豆轻轻拍了一下书桌,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电脑显示器上打开着十几个页面,其中绝大多数都指向一个人。

    唐寅

    唐寅,字伯虎,又字子畏,号六如居士、桃花庵主、逃禅仙吏等,明代著名书画家、文学家,吴中四大才子之一,在绘画史上与沈周、文征明、仇英合称为吴门四家。

    而唐豆对唐伯虎最熟悉的则是那部周星星主演的电影《唐伯虎点秋香》。

    不过唐豆遍翻史料之后却发现周星星主演的那部电影纯粹就是扯淡,历史中的唐伯虎跟影视剧中的唐伯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影视剧中的唐伯虎风流倜傥、家境殷厚,身边妻妾成群,而且还到处寻花问柳,根本就不用考虑生计的问题。

    可是史书中的唐伯虎却是一生悲惨,甚至连填饱肚子都成了一个问题。

    唐伯虎父亲经商,算得上是小富之家,可是他二十多岁时家中连遭不幸,父母、妻子、妹妹相继去世,唐伯虎不善经营,家境逐渐衰败,后来在好友的规劝之下才潜心读书,到二十九岁的时候参加应天府公试,得第一名解元,三十岁赴京会试,本以为可以金榜折桂,可是却没想到受到同乡徐经贿买考题的牵连,被判终生不得为官,此后唐伯虎返回故里,只能以卖画为生,至五十四岁时潦倒而终,临终前写下绝笔:

    生在阳间有散场,

    死归地府又何妨。

    阳间地府俱相似,

    只当漂流在异乡。

    由此诗即可读懂唐伯虎对自己的一生是何等的愤慨。

    唐豆选择他作为自己接触的第一个历史名人,并不是因为两个人都姓唐,唐伯虎才华横溢却一生坎坷,这样的人不拉他一把又去拉何人?自己如果能够跟唐伯虎建立关系,那绝对是一件双赢的好事情,甚至唐豆已经把送给唐伯虎的礼物都精心准备好了,那就是一条能够让唐伯虎摆脱生活困境绝妙好点子,当然,这个点子对现代人来说一文不值,随便在网络上就可以搜出一大堆来,可是如果对跨越将近千年的古人来说,那就是金点子。

    雪中送炭重如山,锦上添花轻如羽。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唐豆是打算令唐伯虎展开一段另样辉煌的人生。

    唐豆很快就选好了跟唐伯虎接触的切入点。

    公元1515年,明武宗正德十年。

    唐伯虎在正德九年应宁王朱宸濠之请赴南昌谋事,察觉宁王有不轨之心,遂装疯,甚至赤体上街,这才得以脱身返回吴县,这一年唐伯虎四十五岁,返回吴县之后依旧是以卖画为生,生活穷困潦倒,而这一段时期却是他的创作高峰期,很多不朽的传世名作都是出自这个时期。

    深思熟虑之后,唐豆起身从衣柜中找出一套明代普通老百姓穿着的服饰更换起来,不大的功夫,唐豆摇身一变成了古人,青布小袄,白布裤,白布袜,青布鞋,头扎皂布巾,就跟影视剧中明代的那些普通老百姓一样的装扮,只不过稍显有些细皮嫩肉了一些,举止也有一些生硬。

    唐豆对着镜子自己比划了半天,忍不住笑了个前仰后合。

    从今天起,哥也成了古人了。

    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唐豆又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着和随身携带的物品,神情庄重的伸手抚摸着小指上佩戴着的那枚神奇戒指,轻声说道:“我要去明武宗正德十年苏州吴县桃花坞附近平坦空旷没有人烟的地方。”

    戒指乌光一闪,唐豆嗖的一声消失在了房间里。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