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门板开店门,古玩街上也渐渐的热闹了起来,一如既往,还是以外地游客居多,看风景的多,真正掏钱淘换物件的百不足一,那些游客们买的最多的也就是一些旅游纪念品,这条街上大多数的古玩店都不做那生意,自然对这些游客也不感什么兴趣。

    唐豆没想到开门迎来的第一位客人竟然是昨晚才刚刚认识的关家鲲,傻瓜都知道关同学绝不是冲着古玩来的,正在摆弄展示柜的猛子和张春来见到走进来的客人竟然是他,不待见的表情直接就挂在了脸上,随便打了个招呼就接着低头忙活自己的事儿。

    关家鲲呵呵笑着跟猛子等人打招呼,一双眼睛却在店里寻索,寻找杨灯的身影。

    猛子不咸不淡的支应着,却依旧在摆弄展柜中的那个笔洗,此刻在他心中就没有任何东西能赶得上这个笔洗了。

    这个展柜是店里最好的展柜,单独摆放在正迎着店门的地方,与其他的那些古玩比较起来如同鹤立鸡群一般的格格不入,显得格外显眼。

    展柜四面加厚玻璃,四角还安装了四个白炽射灯,直接照射着居中的那个宋汝窑天青葵口四足笔洗,使那个精美无比的笔洗更显得如同璀璨的宝石一般珠璧交辉。

    关家鲲见杨灯正蹲在一把太师椅前,他反倒不急了,呵呵一笑凑到猛子和张春来身旁,见到那个宝石般的笔洗之时忍不住也愣了一下,俯下身端详片刻,侧头望着猛子问道:

    “猛子师傅,这是件啥宝贝。”

    别说这关家鲲的记性还真不错,竟然记住了猛子的名字。

    猛子得意的直起了身子,十分得瑟的开口说道:“不懂了吧,这是宋汝窑的精品瓷器,叫笔洗,是本店的镇店之宝。”

    听到关家鲲的声音,杨灯扭头看了一眼,忍不住又皱了一下眉。

    别人追求她是别人的权利,可是她已经表达得这么明显了,甚至为了躲他都搬到这里来住了,这人还不死不休的缠上来,这就让人感到非常讨厌了。

    不过这关家鲲虽然讨厌,却从来没有对她做出过什么过分的举动,甚至没有挑明过追求的意思,只是对她的关心有些过分了,这让她虽然觉得烦不胜烦,却也没办法黑下脸哄走关家鲲,她唯一能采取的办法就是躲,希望关家鲲自己能知难而退。

    关家鲲显然对古玩是个门外汉,如果有了解的话也就是在电视或者报纸上看过一星半点的古玩鉴赏知识,在这个全民收藏的年代,就连老农都知道古玩是值钱的玩意,关家鲲自然比那些老农懂得更多一些。

    “原来这就是汝窑瓷,果然是不同凡响。”关家鲲又低下头打量了一番,只是玻璃相隔,否则的话他肯定会亲自拿在手上把玩一番,懂不懂的也算是过把手瘾。

    “这个笔洗你们卖多少钱?”关家鲲笑着问道,心中打算如果这个古董要价不高的话就买回去送给二舅,也在杨灯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财力。

    猛子冲着关家鲲伸出了五根手指,微笑不语。

    这也是做古玩生意的惯例,大多数卖家在卖东西的时候只伸手指头不说话,您要是有那个眼力见,能估个差不多自然不会当冤大头,您要是估高了,对不起您那,那您就算可着劲的还价也超出了卖家的心理上限,无论谈到什么程度卖家都是赚到了,如果您要是估低了,除了换来卖家的一对白眼之外,可能还会收获一堆的冷言冷语。

    关家鲲显然不懂这个规矩,也不知道宋汝窑的行市,他见到猛子伸出五根手指头,呵呵一笑说道:“五万块钱?还真是不贵,那成,你给我包起来,我拿回去送人。”

    猛子险些没被气吐血,脸一黑冲着关家鲲说道:“关同学,您何不打算是大清早赶过来拿我们开涮来着?得,您该干嘛干嘛去,我这儿还忙着呢。”

    关家鲲白脸一红,怎么说他也算得上是家境殷厚的主,这送****来被一个伙计埋汰了,让他情何以堪。

    难道这个瘸腿的破玩意竟然值五十万?

    关家鲲一个月的零花有两三万块钱,算上这些年过年过节收的红包,他的卡里也有一百多万,在同学们之中也是被当成了土豪一般的人物捧着,五十万是多了点,但是还没有超出他的承受能力。

    俗话说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就是只为了赌这口气他今天也要把这个瘸腿破玩意买下来,哪怕是花五十万也豁出去了,万一二舅要是真喜欢呢,搞不好马上就把这五十万还给自己了,或许还会多给个十万八万的,最重要的一点,他还可以在杨灯跟他这些同事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实力,也许杨灯以后就不会对自己这样不冷不淡的了。

    关家鲲迅速调整好心态,脸上依旧带着一副浅笑,冲着猛子说道:“实在不好意思猛子师傅,我对古玩确实没有什么研究,不过我看这玩意真的有些喜欢,如果我说错话了您千万甭往心里去,您告诉我个实价,这东西你们打算卖多少钱,如果合适的话我就买下了。”

    关家鲲话说得客气,可是他口气中的那种傲气却是掩饰不住的,绝对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猛子那会真的跟关家鲲致气,他一笑说道:“看来关同学还真的是不懂古玩,得,刚才是我小气了,我向您道歉。”

    关家鲲笑着说不用。

    猛子接着说道:“这东西可是稀世之珍,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就那么多,cei一件少一件,cei了就找不回来了,您甭看我们这件宋汝窑天青葵口四足笔洗缺了半只脚,可是那也得卖五百万。”

    “呃”,关家鲲一口气噎在嗓子眼差点没喘上来,就这么一个破烂玩意竟然要卖五百万,比自己的全部身家还要多出好几倍,自己刚才竟然出价五万让人家给包起来,这个人可丢大了。

    再想起昨天晚上自己竟然要给唐豆他们免单,关家鲲脸上阵阵发烧,干咳了两声:“猛子师傅你们忙,我去看看杨灯忙啥呢。”

    说着话,关家鲲脚步不停的逃离了原地,向杨灯走去。

    这时,唐豆穿着一身休闲装从后宅走进店里,抬眼见到关家鲲,心中暗笑,这哥们追女人都追到这儿来了,追得可是够紧的。

    唐豆一笑开口说道:“关同学来了,热烈欢迎。”

    关家鲲只得站住脚步,迎着唐豆走了过去,远远伸出了自己的手:“唐老板早呀,我刚才正好经过这里,顺道过来看看,没打扰你们吧。”

    在关家鲲心中已经把唐豆的身份又抬高了一截,不说别的,就是那个宋汝窑的笔洗就值好几百万,更何况还有这一店的东西,那么唐豆的身家恐怕要赶得上自己老爸了,关同学向来是喜欢跟有钱人交朋友的,当然,前提条件是不能抢走自己看上的女人。

    两个人笑着握了手,嘴里说着没有营养的客套话,唐豆刚想把关家鲲请到会客室喝茶,这时杨灯走了过来,伸手挽住了唐豆的胳膊,冲着关家鲲笑了一下,转向唐豆说道:“你怎么才出来,你不是说要陪我去买衣服么,咱们走吧。”

    得,又被人当枪使了。

    唐豆望着关家鲲笑了一下:“这个……关同学没啥事儿吧?要不你先慢慢看着,我陪杨灯出去一趟。”

    关家鲲倍觉尴尬,杨灯这是摆明了不给他机会了,昨天唐豆他们走了以后他专门到酒店保安室把监控调了出来,自然见到杨灯一进电梯就松开了唐豆的手臂,而且出了酒店之后也是杨灯自己一个人走的,他已经明白杨灯这是故意做给他看的,她跟唐豆之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所以他今天一大早就赶过来想要跟杨灯好好献献殷勤,可是没想到进店先出了个丑不说,杨灯还依旧这么不给他机会。

    不过现在他知道了唐豆身家丰厚,心中也感到了危机。

    这俩人别到最后假戏真做了吧?

    关家鲲推了推眼镜讪笑道:“既然你们有事要忙我就不打扰了,我就是从这儿路过顺道进来看看,没有别的事情。”

    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关家鲲转身逃离。

    杨灯当然是迅速松开了唐豆的手臂,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唐豆嘿嘿一笑冲着杨灯伸出了剪刀手。

    杨灯皱了皱小鼻子,得瑟什么。

    唐豆一笑,说出了剪刀手代表的另一个意思:“这是第二次了,好事不过三,假如有下次我会当真的。”

    “呸,你也不是好人。”杨灯俏脸一红也落荒而逃。

    注:辛瓦,北京话读cei,就是摔碎了的意思,拼音输入法和五笔输入法都打不出这个字,老三只能以拼音代替了,大家能看得明白就好。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