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顿饭吃得那叫一个细致,就差连鱼骨头都嚼了,这并不是说唐豆点的菜不够吃,虽然说这五星级大酒店菜肴的份量实在是不咋滴,盘子里的装饰都占去了一大半,真正能吃的只有那么一坨……呃,说一坨似乎有些不雅,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个啥,反正就是那个意思,不过唐豆点的菜倒是挺多的,从数量上弥补了质量上的缺陷,就算分量小点也足够几个人吃的了,这几个人是舍不得糟蹋东西,搞不好这一口就值好几十块呢,哪能吃不干净。

    倒是杨灯一顿饭没怎么动筷,如果不是唐豆给她夹了一些菜,恐怕她连面前摆着的那盘菜也不会吃上几口。

    唐豆看在眼里,他猜测杨灯在心里一定是非常抵触这种高消费,也没办法了。

    酒足饭饱,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几个人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满桌的杯盘狼藉,满意的拍着肚皮走出包厢结账。

    那两个被唐豆请出去的服务员一直站在门口守候,见他们出来了,急忙引领着几人走向吧台。

    其实在这里就餐的客人是没有几个亲自到吧台结账的,大多时候都是由服务员代劳,或者是直接在包厢里刷卡,而服务员的小费也是从跑腿的过程中得来的。可惜唐豆他们不懂这些呀,客人自己到吧台结账服务员也没有阻拦的道理,只是脸上的表情就有那么一点生硬了。

    消费账单早就在吧台的电脑里生成了,打印出来即可。

    唐豆从钱包里数出三千块钱递过去,笑道:“麻烦开张发票。”

    吧台服务员不情不愿的从抽屉里拿出发票,低头填写数字,正在这时,从唐豆他们一行人身后走过三个年轻人,其中一个顿了一下脚步,惊咦道:“杨灯,你怎么在这里?”

    年轻人的声音把唐豆等人都吸引了过去,杨灯一直微垂着头,这时也留意到喊她的那个人,有些不自在的笑了一下:“这么巧,关师兄也在这里吃饭,哦,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打暑假工的唐老板,他们几个都是我的同事,这位是我大学里的师兄关家鲲,比我高两届,我入学的时候就是关师兄接待的。”

    “你老板?”关家鲲有些意外的跟唐豆握了一下手。

    唐豆一笑自我介绍道:“唐豆,请多关照。”

    听到唐豆的自我介绍,跟关家鲲一起的一男一女忍不住笑了起来,那女的毫不避讳的笑道:“糖豆,还有叫这名的,真逗。”

    唐豆笑笑毫不在意,爹妈给起的名字不就是让人叫的么,小的时候他也挺抵触的,甚至为了名字的问题跟老爸造过反,结果老爸告诉他,等他长大了就知道这名字给他带来的好处了,现在唐豆虽然还没有长大,可是也已经深有体会,只要是听过他这名字的人,马上就会将他记到脑子里,这就是这个名字给他带来的直接好处。

    关家鲲跟猛子几人敷衍的握了一下手,皱着眉望着杨灯问道:“我还以为你回家了,你打暑假工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会帮你安排的。”

    杨灯也是微微皱了皱眉,开口道:“谢谢关师兄关心,打暑假工是我自己的事,就不麻烦关师兄了,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忙吧,我们几个还有活动。”

    还有活动?这么晚了还有什么活动?

    大家都是聪明人,自然已经看出杨灯这是在搪塞关家鲲,看来这个关家鲲应该是杨灯在学校里的追求者,最少是之一。

    怪不得人们说防火防盗防师兄呢,看来是有些道理的。

    关家鲲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伸手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笑道:“也好,你还住在学校宿舍吧,明天我去宿舍看你。”

    杨灯微微皱了皱眉,开口说道:“我现在住在老板店里,就不劳关师兄关心了。”

    唐豆眉梢一挑,自己今天倒是跟杨灯提起过让她住到店里来的事情,可是被她拒绝了,如今倒好,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追求者反倒把杨灯赶到自己店里来了,自己是该谢谢他呢还是该谢谢他呢。

    关家鲲看向唐豆,似乎这才认真打量,心里生出了一丝危机,他笑着冲着唐豆再次伸出了手:“唐老板,杨灯住在你那里,还劳你多帮我照顾一下了,对了,还没请教唐老板是做什么生意的呢。”

    杨灯截断关家鲲的话,板着脸说道:“关师兄请自重,你是你我是我。”

    关家鲲哈哈一笑,毫不以杨灯的话为杵,目光依旧盯着唐豆。

    唐豆笑了笑,说道:“我在夫子庙古玩街上开了家小古玩店,欢迎关同学有时间来玩。”

    貌似唐豆童鞋不久之前自己还是一个学生,而且还是个连高中都没毕业的中学生,现在摇身一变成了老板,再从他口中喊出同学这个称呼的时候已经是完全不一样的味道,最少关家鲲有种被人俯视的感觉。

    关家鲲面含微笑摇了摇唐豆的手,不失热情的说道:“有时间一定会去的,我舅舅就喜欢收藏,等回头我一定到唐老板店里去淘换点好东西。”

    关家鲲嘴上说的客气,心中却对唐豆竟然是在夫子庙古玩街经营古玩的感到有些意外,要知道那条街可是金陵市最著名的古玩街,在那儿经商的人大多都是身家不菲。

    难道这小子身后有什么背景?

    两人松开手,关家鲲冲着吧台服务员说道:“小马,把唐老板的钱退了,他们的消费记在我账上。”

    那个姓马的吧台服务员毫不犹豫的把唐豆刚递给她的那三千块钱递了回来,唐豆微微一笑伸手挡了回去:“消费了就要埋单,谢谢关同学,好意我心领了。”

    关家鲲呵呵一笑,有些显摆的说道:“我知道你们做古玩生意的不会在乎这点小钱,忘了介绍一下,帝豪皇家的老板是我二舅,我老爸在帝豪皇家也占着一点小股份,我在这里算是半个主人,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一顿饭而已,唐老板就不要客气了。”

    唐豆微微一笑:“下次吧,下次一定叨扰关同学。”

    说着话,唐豆转向吧台服务员开口问道:“小姐,发票开好了没?”

    那个吧台服务员下意识的望向了关家鲲,见关家鲲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她急忙双手将发票送到了唐豆面前:“先生,您的发票。”

    唐豆笑笑接过发票扫了一眼塞进自己口袋,再次向关家鲲伸出了手:“关同学再见。”

    关家鲲微笑跟唐豆握手道别,两个人相互点了点头,唐豆率先向电梯走去。

    唐豆刚走两步,就感觉胳膊一紧,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从他腋下穿过来挽住了他的手臂。

    唐豆侧头看了一眼状似坦然的杨灯,苦笑着摇了摇头,得,让人当挡箭牌了。

    不过貌似这挡箭牌也是当得心甘情愿,甭管自己有没有机会抱得美人归,那总比眼睁睁看着别人抱得美人归要强得多,更何况这个美人还是令自己也有些心动的美人。

    唐豆虽然没有回头去看,却也知道关家鲲同学现在的脸色肯定跟酱茄子一般,他到真想再回头跟关同学挥手告别一下,最终还是忍住了。

    yy之间,唐豆等人走进电梯,在电梯门刚刚关上的那一瞬间,唐豆就感觉到挽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臂跟泥鳅一样滑溜了出去,不仅如此,那只手臂的主人甚至还避开了他一步,像是生怕他缠上来似的。

    唐豆苦笑道:“大小姐,卸磨杀驴也用不着这么快吧。”

    猛子等人深明究理,哈哈的哄笑了起来,只有杨灯脸儿红红的向唐豆说了声‘谢谢’。

    唐豆笑着问道:“那你今天晚上住在哪儿,是回宿舍还是去店里?”

    “我……”,杨灯举棋不定,唐豆的危险程度可是丝毫不亚于关家鲲,可别刚出虎穴又进狼窝。

    杨灯迄今也不敢忘了唐豆那张另类的招聘启事。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