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出租车挤五个人,司机师傅老大的不愿意,还好夫子庙古玩街距离帝豪皇家路程够远,否则的话司机师傅还真有可能拒载。

    其实唐豆选择去帝豪皇家去吃饭不仅是考虑要好好的庆祝一番,主要还是因为帝豪皇家就在金陵大学附近,吃完饭杨灯返回学校也方便一些,不然的话诺大的金陵市岂是只有帝豪皇家一家五星级大酒店,就是这古玩街附近也是有一家国际著名五星级大酒店的。

    不过这个心思唐豆自然不会对别人说。

    杨灯被唐豆推进了副驾驶座,柳淑仪只得委委屈屈的跟唐豆他们三个大男人挤进后座,幸好司机师傅颇有经验,教给他们一前一后犬牙错开,倒是也能勉强坐下。

    司机师傅一边抱怨一边开车,其实无非是想要额外要点打表之外的零头,倒是唐豆闷声不语的,心里琢磨自己是不是该考个驾照买辆车了。

    说话间,出租车到了金碧辉煌的帝豪皇家大酒店门前,几个人相继下车,唐豆看了一眼计价器,二十六块钱,拿出自己的钱包抽出一百块钱递给司机师傅。

    司机师傅麻利的找给唐豆七十块钱,手不动了。

    唐豆笑嘻嘻的望着司机师傅说道:“师傅,你还差我四块。”

    司机师傅险些吐血,抽出五块钱隔着车窗扔给唐豆:“甭找了,一人一块,回去的时候正好坐公交。”

    出租车呼的一下开跑了,唐豆呵呵一笑弯腰从地上捡起那五块钱,用手指弹了弹钱上的灰尘,塞进自己钱包里,见自己几个手下都在大眼瞪小眼的瞅着自己,跟不认识一样。

    一天卖了三十多万,谁都知道古玩的利润高,三十多万怎么说也得赚个十几万吧,一天赚十几万的大老板竟然还跟出租车司机纠结几块钱的零头,这话说出来谁信?

    唐豆扫了几人一眼,笑道:“钱这东西跟人一样,是有灵性的,你不尊重它,它就会不尊重你,该是谁的就是谁的,我不会去强求属于别人的东西,但是应该属于我的我却不会轻易舍弃。呵呵,好了,不说这些了,咱们进去吧。”

    杨灯没想到唐豆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老气横秋的话,眉梢一挑,眼睛亮了一下,若有所思。

    猛子等人却没有这么多的心思,他们早就已经被帝豪皇家璀璨的灯火晃花了眼睛,此时迫不及待的簇拥着唐豆向酒店里走去,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模样。

    五星级大酒店的门童早就练就了一副火眼金睛,他们早就看到这五个人是挤着一辆出租车来的了,见五个人走向门口,一个门童迎上了领头的唐豆,面含微笑的招呼道:“几位先生女士晚上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几位的?”

    门童脸上虽然带着笑,但是那种笑容却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令人感觉有些不爽。

    唐豆毫不在意,微微一笑道:“我们来吃饭,有包间没有,给我们来一间。”

    门童一笑:“请问先生有预约么?”

    “预约?没有。”唐豆说道。

    “餐厅在二楼,包间在三楼,先生女士请跟我来,我到吧台询问一下是否还有空闲的包间,不过包间设有最低消费,最少的也要三千块钱。”

    其实现在早就已经过了用餐的高峰期,门童不用问也知道必定有很多空闲的包间,他就是想亲眼看一下当唐豆他们几个人听说最低消费三千元时脸上的表情,满足一下自己的恶趣味。

    唐豆还无所谓,杨灯却被门童的话吓了一跳,忍不住伸手扯了一下唐豆的袖子。

    三千块钱就吃一顿饭?三千块钱够他们五个人一个月的伙食费了。

    唐豆微微一笑看了杨灯一眼,他知道杨灯又心疼钱了,如今唐豆虽然算不上有钱人,可是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新店开张大卖,他本来就做好了狠狠奢侈一把的打算,口袋里足足装了三万块钱现金,这并不是说三万块钱就要全都花了,钱带多点总是没有什么坏处,当然,遇到打劫的除外。

    这么个好日子,花三千块钱吃顿饭也是值得的,最少日后回忆起来没有什么遗憾,话再说回来,三千块钱不就是一个咸菜缸的钱么,如果唐豆愿意的话,他搬来咸菜缸的那个院子里还扔着一堆呢,甚至连下家都不用找,那位德叔早就留下话了。

    唐豆冲着门童一笑:“谢谢,麻烦你带路。”

    门童没有从唐豆脸上看到他想要看到的表情,大失所望,心中却断定唐豆这是打肿了脸充胖子,看这五个人都是十**岁二十郎当的样子,从哪看也不像是有钱的主,三千块钱吃顿饭竟然连眼睛也没眨一下,谁信?

    就算唐豆不让门童带路,门童也会主动请缨,他倒要看看唐豆装逼到什么时候。

    坐电梯直达三楼,门童将唐豆五人领到吧台前,按理说这时已经没他的事儿了,但是为了满足他的恶趣味,只是退后几步站在一旁等着看笑话。

    吧台服务员是个小姑娘,倒是没有门童这么恶俗,她微笑着望着唐豆问道:“请问先生你们需要什么样的包厢,我们这里有三到五人的小包厢,最低消费三千元,有五到十人的中包厢,最低消费五千元,还有……”

    听到这个价格连猛子都微微有点皱眉,杨灯更是再次伸手扯了一下唐豆,低声说道:“老板,要不咱们就在二楼餐厅随便吃点吧。”

    还是个老板?门童愣了一下,看走眼了,他还以为这几个人就是打工仔或者学生呢。

    老板也是个小老板,装什么装。

    唐豆一笑,望着杨灯说道:“既来之则安之,今天特殊,下不为例,好了,我们要个小包。”

    唐豆这话就有点向杨灯解释的意思了,令杨灯小脸忍不住一红,不再说话。

    人家是老板,干嘛要向自己解释?

    还真是打肿脸充胖子了,门童没能满足自己的恶趣味,嘀嘀咕咕的走了,心中已经在打赌唐豆要吃一个月的方便面了。

    别说,这五星级大酒店的包厢就跟那些寻常酒店的包厢不一样,说是三到五人的小包厢,可是那张大桌却足可以安排十个人就餐,而且包厢内空间颇大,还有独立的卫生间,电视音响卡拉ok真皮沙发具备,甚至还有一个放满了名酒的微型吧台,比唐豆跟同学们去过的最好的ktv还要奢华好几倍。

    原来这就是上层人士消费的场所,超乎了唐豆的想象,猛子和张春来更是不嫌丢人的东摸西瞅,咋啦,没见过就是没见过,反正哥花钱了,最少在这个时间之内这间房里的东西归我们支配。

    打开菜谱,标价两位数的菜肴只有可怜的十几样,唐豆随便谦让了一下,他也知道自己这几个手下肯定放不开,让他们点菜恐怕比生孩子还难,干脆就自己完全做主了,翻着菜谱报上菜名,一会儿的功夫就点了十几样菜,然后又要了几瓶啤酒和两杯果汁。

    不大的功夫,唐豆点的那些菜陆陆续续上来了,房间内的两名服务员上前为五人倒酒,搞得几个人都有些拘谨,唐豆其实也不习惯被人这样伺候,更不习惯自己吃饭的时候房间里还站着两个美女等着随时召唤,他说了声谢谢两位,把两位服务员打发了出去,五个人这才放松了一些。

    看着满桌美奂美伦的菜肴,猛子咕咚咽了一口口水,讪讪道:“这得花多少钱,三千块钱恐怕不够吧。”

    难得的,从坐下以后杨灯终于笑了一下,美目瞟向了坐在身边的唐豆,唐豆刚才点菜的时候她可是目不转睛的都看在了眼里,唐豆合上菜谱的那一刻她心里已经有数了,她没想到唐豆还挺能算计的。

    唐豆呵呵一笑,望着猛子说道:“不多不少正好三千,来,按照你的话来说,大家今天晚上可劲造。”

    几个人也都笑了起来,站起身端起面前的酒杯饮料伸向唐豆,乱七八糟的献上祝词:

    “祝老板开张大吉财源广进。”

    “祝老板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我去,说错词了。”

    “哈哈……”

    【感谢不要打我哥哥怕大大的打赏支持,新书娇嫩需要各位大大的细心呵护,大大们手中如果还有推荐票就给老三扔几张吧,没有收藏的大大们麻烦也劳动一下手指收藏一下,老三在这里发誓保证:绝不太监、绝不断更、绝不烂尾、绝不……,走起,请大大们陪着糖豆一起走过一段快乐的人生!!!】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