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杨灯在唐豆这里打工也有十来天的时间了,这十来天几个人在一起忙活着整理店面,给唐豆折腾回来的那些破烂断代估价,免不了一些耳鬓厮磨,几个人都是年轻人,熟悉了,相互之间的气氛也变得有些旖旎了。

    杨灯属于那种乍一看挺养眼,越端详越觉得赏心悦目的女人,绝非花枝招展那一种,也不是小家碧玉那一型,她虽然没有什么倾国倾城的容貌,但是跟她相处下来却让人觉得很舒坦,对了,就是舒坦。

    唐豆对杨灯也颇为动心,喜欢没事找事跟杨灯套两句话,只是杨灯对他却一直是不咸不淡的,跟他之间反而没有跟猛子亲近一些,这令唐豆颇为挫败。

    木办法,谁让正处在这个躁动的年龄呢,觍着脸往上凑吧。

    正跟顾客介绍得起劲的杨灯见唐豆凑过来没打算离开的样子,原本脸上的微笑登时变得严肃了,她望着唐豆开口问道:“老板有事儿么?”

    在杨灯和顾客的注视下,唐豆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干笑道:“没事没事,你忙。”

    讨了个没趣,唐豆转身往回走,走了几步站住脚步回头说道:“那啥,杨灯,今天咱们正式开业了,营业时间得到**点钟,吃完晚茶差不多就得十点了,你再跑回宿舍去休息也忒麻烦了,要不我在后院收拾间房给你当宿舍得了。”

    后院有三间正房和东西厢房,住几个人倒是宽绰,只是这防盗门一锁,后院就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

    杨灯小脸一黑,冷冷说道:“不用,我住宿舍挺好的。”

    杨灯现在还住在大学宿舍里,那里跟这里隔了一个城区,坐公交车差不多要一个小时,确实是有点不太方便,可是就算如此,杨灯也不愿意跟唐豆孤男寡女的锁在后院一个空间之内,谁知道唐豆包藏了什么祸心呀,杨灯可是对唐豆贴出来的那个招聘启事记忆犹新。

    唐豆干笑两声:“那随你,你如果什么时候想搬过来提前跟我打个招呼。”

    唐豆的后宅藏着太多的秘密,安排杨灯住进去他本来就有点犹豫,如果杨灯不是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美女唐豆肯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就说猛子跟随唐家多少年了,也只是晚上在店里搭张铺,连看店带宿舍全有了。

    唐豆返回后宅又开始当起了他的苦逼搬运工,累得跟灰孙子似的,倒也是苦中有乐,不过他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如果他总是源源不断的从后院搬出古董来,那就是傻瓜也知道这里面有猫腻了。

    还是得走精品路线,一件精品就抵得上卖一百件一千件破烂,这个道理谁都明白,可是这精品哪有这么好搞的,得想辙。

    不知不觉就到了打烊的时间,唐豆又从各个朝代搬运来十几件古董,以他的鉴定知识也知道搬来的这些东西没啥值钱的好东西,只能暂时将就了。

    洗了个澡换身衣服走出来,店门已经上了板,猛子带着两个伙计在整理货架打扫卫生,杨灯在盘点营业额。

    唐豆开了一罐可乐放到杨灯面前,杨灯头也没抬说了声谢谢,唐豆自己也开了一罐坐在她对面。

    可乐喝了一半,杨灯把账本推到他面前:“老板,今天一共卖了三十一万两千八,你核对一下吧。”

    “这么多?”唐豆吓了一跳,他可是知道老爸经营这家店的时候每天能卖个一万两万的就已经非常不错了,搞不好甚至还有不开张的时候。

    这条街上的古玩店铺大多都是这样,店里卖的东西甭管真假动辄上万,甚至更高价的也不是没有,随便拿件东西少说了也得几百块钱,就算是现代工艺品那也不是普通的工薪族玩得起的,卖对了人,赚几十倍上百倍的利润那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就比如对门的葛长贵,被唐豆宰了一刀,花一万块钱买下那幅包世臣写的字,一转手就赚了四万,所以说古玩这东西没有价格,就看你卖给谁了。

    当然,唐豆这是不知道葛长贵这么黑心,如果知道的话包世臣那幅字卖给他就不是一万块钱了。

    从桌上拿起账本,唐豆细细看了一遍,恍然。

    账本上高居首位的就是那个春秋时期的釜灶,卖了十二万的高价,当之无愧的成为了今天的榜首状元,其他的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大多都是卖了三五千块钱,卖的最低的一个物件也有一千二百块钱,而过万的东西只有两件,不过就是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加在一起竟然卖了将近二十万。

    暴利呀。

    唐豆极力压制,可是大嘴还是忍不住咧开了。

    这账本上还没算上他卖给黄老板三枚靖康元宝的二十四万,如果算上的话今天的营业额高达五十五万,对他来说这可都是纯利润,赶上原先老爸一两年挣的了。

    低调、低调、

    唐豆努力压制着自己的兴奋,清点过现金之后拿回后院锁进保险柜里,抽出三万块钱塞进口袋。

    今天要吃顿好的犒劳犒劳大家,新店开张第一天就来了个满堂红,值得庆祝,而且这也是唐豆凭着自己的本事赚来的钱,更是值得庆祝。

    走回店里,唐豆笑呵呵的望着杨灯等人问道:“今天是咱们新店开业第一天,要庆祝一下,你们说,今天咱们去哪儿吃?”

    两个新店员张春来和柳淑仪都是十**岁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不过跟大家都还不熟,自然不好开口,而猛子也知道唐豆问的不是自己,呵呵一笑望着杨灯说道:“女士优先,你决定吧。”

    杨灯也知道自己躲不过,看了一眼唐豆说道:“随便吧,不过我觉得咱们这么多人每天在外面吃也不是回事,要不以后咱们买菜自己做吧,又干净又省钱。”

    唐豆微微一笑,没想到杨灯还挺持家的,不错。

    猛子看了唐豆一眼笑道:“今天咱们用不着给他省钱,我跟了老板好几年,还从来没有一天生意这么好过,今天咱们就可劲造。”

    唐豆呵呵一笑:“对,今天就可劲造,猪肉白菜炖粉条子管够。”

    说完,唐豆自己先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知道猛子是东北人,就好这一口。

    几个人笑了一阵,唐豆说道:“大家忙了一天都辛苦了,至于开火的事儿回头再说,既然你们都不说去哪,那我看今天咱们就去帝豪皇家奢侈一把吧。”

    别人还没说话,张春来已经欢呼了起来:“老板,您实在是太英明神武了,帝豪皇家呀,五星级大酒店,我长这么大还没进去过呢。”

    “走起。”唐豆一挥手大步向店门走去,别说,帝豪皇家他长这么大也从来没有进去过,这一回兜里有钱了,也得去见识一下上层社会的人是怎么个活法。

    “帝豪皇家呀,那得花多少钱?”杨灯小声咕哝着,跟在了最后一个。

    柳淑仪笑着挽住了杨灯的胳膊,凑在她耳边低声说道:“老板娘心疼钱了。”

    柳淑仪进到店里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也听说了唐豆招聘老板娘的事儿,而杨灯可是看了那张招聘启事才进到店里来的。

    “死丫头,谁是老板娘。”杨灯的小脸腾地一下红了,两根手指狠狠地向柳淑仪的胳膊上掐去,两个人叽叽嘎嘎笑闹在了一起,引得唐豆等人频频回头,张春来那小子更是在心里暗呼‘走光,快走光呀’……

    走出店锁好店门,几个人雄赳赳气昂昂的向古玩街外走去。

    夫子庙古玩街是步行街,在里面叫不到出租车,既然要到五星级大酒店去奢侈了,总不能还挤公交车去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