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市文物鉴定所是市文物局下辖的官方营利性机构,这里出具的证明都是具有权威性的。

    黄老板介入古玩这一行已经有年头了,经常跟文物鉴定所打交道,有不少熟人,找到关系干了点私活,反正他也不需要文物鉴定所出具的鉴定证明,他只是想确定这三枚靖康元宝的年代。

    干私活可比一板一眼的走正规渠道效率高多了,没用多长时间鉴定结果就出来了,经碳十四检测,这三枚靖康元宝确实已经有九百多年的历史了。

    黄老板喜笑颜开,心中早已计划好了这三枚靖康元宝怎么处置,一枚送拍卖会,一枚镇店,一枚自己收藏。

    唐豆其实也是有些担心的,这三枚大钱虽然是他从北宋搞回来的,可是通过穿越戒指瞬间带回现代,如果只说这三枚大钱存在这个世上的时间来说,恐怕最多也就是一年多一点的时间,碳十四检测会不会得出这三枚大钱是新造的结论?

    现在这个担心已经不存在了,看来古代的那些东西甭管多新,只要拿到现代来,岁月依旧会在那些东西上刻上自己的年轮。

    黄老板和唐豆两个人直接在街口的银行完成了转账手续,黄老板兴冲冲的叮嘱唐豆再回家翻翻唐豆老爸留下的存货,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钱币珍品。

    黄老板做了这么多年的古钱币生意,到现在为止古钱币五十珍也只收集到了三枚,他也知道自己有生之年肯定不能将这五十珍都收集齐全了,但是毕竟也是有个目标不是么。

    唐豆笑着应了下来,对他来说收集全古币五十珍还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他也知道不能这么快就又拿出几枚珍品来,要细水长流。

    返回店里,猛子迎上了唐豆:“豆子,你可算回来了。”

    唐豆刚收入二十四万,心里正高兴,笑着跟猛子开起了玩笑:“猛子哥是不是又忽悠出什么好玩意了。”

    “啥叫忽悠呀?”猛子呵呵笑着给了唐豆一拳,低声说道:“那个破咸菜缸我以为不会有人买呢,没想到刚才竟然卖出去了,你猜卖了多少钱?”

    唐豆翻了猛子一眼,他从道光年间搬回来一个个头不小的荷花缸,可是把他累了个够呛,结果猛子见到这个荷花缸之后竟然说跟他老家腌咸菜的咸菜缸差不多,把唐豆气了个够呛,杨灯看过这个荷花缸后,评价这个荷花缸虽然年头够久,可是做工粗糙,应该就是民窑生产的民间生活用具,并不具备多大的收藏价值,当时他们三个人给这个荷花缸估的底价就是七八百到一千块钱之间,唐豆为此还腹诽了自己半天,早知如此何必费这么大的力气,还不如随便捞点别的东西呢。

    猛子神秘兮兮的冲着唐豆伸出了三根手指,唐豆心中一动,难道是卖了三万?

    唐豆眉头一挑,冲着猛子问道:“三十万?”

    猛子腿一软伸手攀住了唐豆的肩膀:“我去,你还真把那个咸菜缸当成宝了,三千块钱还不成,还三十万。”

    唐豆呵呵笑了起来:“三千也不少了,晚上吃大餐。”

    三千算个屁呀,费了那么大的劲,连三枚靖康元宝的零头都赶不上,当然,这话唐豆是不会说出口的,刚才黄老板可是千叮万嘱别把两人交易的事情泄漏出去,也正合了唐豆不想张扬的心愿。

    自己能够随意穿越任何年代这可是个天大的秘密,这个秘密一旦被人怀疑到了,恐怕以后的日子就不会安生了。

    不行,按照这个势头,自己还得赶紧去淘弄点东西去,要不然过不了几天这店里的东西就卖空了。

    唐豆的头有点疼了,自己总不能一个劲的从后院往前面搬东西吧?那样肯定会招人怀疑的。

    见唐豆低着头要往后面走,猛子急忙拉住唐豆:“别走呀,买缸的那位先生还在会客室等着你呢。”

    怪不得猛子在店门口迎着自己,原来是这样。

    唐豆应了一声走进会客室,见一位文质彬彬的中年人正坐在沙发上打电话,他冲着那个中年人点头笑笑。

    中年人自然看到了唐豆,看唐豆这么年轻,以为唐豆也是店中的伙计,歉意的回了一个微笑,伸手指了指手中的电话。

    唐豆笑笑做了个您继续的手势,走到了窗前随意看着街道上川流的游客,以示避嫌。

    中年人的电话中并没有透露出什么信息,唐豆也没有刻意去听,只知道他是在给老师打电话,说的倒是唐豆店里陈列的那些古董的事儿,一个劲的建议他老师亲自过来看看。

    唐豆嘴角露出了笑容,有人免费帮自己宣传当然是好事。

    很快,中年人结束了通话,唐豆转身走向中年人,笑着伸出了手:“这位先生你好,我是这家店里的老板,我姓唐。”

    “你是老板?”中年人微微有些吃惊,站起身跟唐豆握了一下手,毫无掩饰的笑道:“这么年轻,我还以为你是店里的伙计呢。”

    呵呵一笑两人握过手,唐豆又给中年人添了点茶水,中年人自我介绍叫高明德。

    寒暄几句,高明德笑着说道:“唐老板,我看你这店里的古董有点意思,挺杂的,而且年代跨度也挺大的,看来唐老板进货的渠道挺宽广的。呵呵,唐老板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更不想打探你的商业**,我只是想要你帮我再寻找一下这种荷花缸类似的古董。”

    唐豆眉头微微一挑,难不成这种荷花缸还是什么宝贝不成?是杨灯看走眼了?

    唐豆笑着问道:“德叔,这荷花缸虽然到现在只有二百来年的历史,可是能够完整保存到现在的可是不多,而且品相保存得这么好的也实属难得,我也是凑巧才收上来这么一只,不过您放心,如果再遇到类似的玩意我一定会帮您留下来。”

    是凑巧,穿越过去的时候凑巧就掉在缸里面了,转了一圈没找到什么好东西干脆就把这口缸给搬回来了,貌似那地方还真像是个废弃的腌咸菜作坊,院子里堆满了几十口这种破缸,不过唐豆还真的不想再去干这种受大累也没有多大利润的活了,这才开口推脱。

    做生意的嘴巴甜点没有坏处,而且高明德的年龄也跟唐豆老爸的年龄相仿,这一声德叔倒也是叫得顺口。

    高明德微微一笑:“唐老板,实不相瞒,我老师是搞民俗研究的,这种东西对收藏家来说可能没有太大的价值,但是对于研究民俗还是有一定的辅助价值,我们做弟子的只能尽力满足老人家的心愿。”

    原来如此,唐豆一笑应了下来,他虽然辍学了,可是对于有知识的人还是非常尊重的,如果顺手的话倒是不介意多搞几件有特色的古代民俗文物回来。

    一番客套的攀谈过后,高明德笑着跟唐豆握手告别,唐豆一直将高明德送出店门,转身见杨灯正在为一位顾客讲解一架残破的明代纺车,笑着凑了过去。

    【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本书已经签约了,请大家放心收藏,老三再求一下推荐票,新书娇嫩柔弱,需要大家的呵护,老三先谢谢大家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