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之后,焕然一新的古往今来古玩店重新开张,动静不大,却如一颗重磅炸弹一般震动了整个夫子庙古玩街、震动了整个金陵城的收藏界。

    十足真品,假一赔十。

    别说是金陵城了,就是全世界收藏界谁敢说出这样的大话,就算是久负盛名的收藏大师也有打眼交学费的时候,谁敢保证自己收来的玩意全都是真的。

    古玩这一行造假做旧的手段五花八门,有的时候就连做碳十四、钾氩法、热释光测定都会有出错的时候,前几年就有一位收藏大家花上千万购买了一只元青花大罐,经过碳十四鉴定为真品,可是后来竟然被人看出了一丝作假的痕迹,经过多位专家鉴定之后,确定这只元青花大罐竟然只有罐底是真的,其余的部分竟然都是仿制的,气得那位收藏大家当场把花了上千万买来的大罐摔了个粉碎。

    敢拍着胸脯说自己店里的东西全都是真品的古玩店老板,唐豆这是独一份,想不出名都不行。

    重新开业当天,几乎整条街上的古玩店老板都到古往今来转了一圈,嘴里说着开眼界,实际上大多数人都是准备着挑刺来的,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点教训。

    不光是夫子庙古玩街上的老板,金陵城中另外两个古玩市场也有不少听闻了这个狂言的老板闻讯而来,当然,大多数人对此传闻呲之以鼻,只认为唐豆是搞了一个哗众取宠的噱头而已。

    不过这个噱头确实也吸引了几个真正的藏家,反正过来看一看又没有什么损失,万一要是真的呢,敢放出这样的狂言来,手底下怎么着也得有几件真玩意吧。

    现在的古往今来店面布置完全都改了,原先是敞架售卖方式,客人可以触摸到摆放出来的那些古董,现在改成了柜台式,就跟七八十年代的百货商场一样,一圈柜台把货架都护在了里面,想要观看里面的物件得需要伙计拿出来才能看得清,为此,唐豆又招了两个店员,猛子被升格为店长,杨灯也被唐豆当成首席鉴定师使用,现在店里陈列的这些古董都是杨灯过眼之后给出结论,三个人商量着确定的售卖底价。

    这几天杨灯一直处于兴奋状态之中,她没有想到唐豆竟然可以拿出这么多古董出来,甚至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她闻所未闻,其中有不少东西她根本就无法确定年代,越是这样越是激发了她的斗志,点灯熬油遍翻典籍,实在搞不清楚的就拿手机拍下照片跑回学校去请教教授,就这么几天,她的鉴宝水平就跟着蹭蹭的见长,就连她的恩师秦教授也见猎心喜,跟着她一起到店里来了一次,毕竟有些东西只看照片也无法确定出处。

    古往今来重新开业,那些进门的客人甭管是抱着什么心态来的,这一回也算是开眼了,不过却也有几分不尽如人意的感觉。

    店里摆出来的玩意确实都是些有了点年头的老物件,品类也挺杂,锅碗瓢盆农具残破兵刃什么的挺多的,可惜就是没有什么压场子的珍品,像什么唐宋八大家的墨宝呀、什么名人的真迹呀、或者是上点档次的玉石摆件、珍贵瓷器这一类的古董则是一件都没有,说句通透话,店里这些东西确实都是古董,就是档次低了点,有几件春秋战国时期的物件,年头是够久远,可惜都是一些残破的民间用品,对历史学家来说倒是有一定的研究价值,但是收藏的价值并不是很大,升值空间也是非常有限的。

    很多人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心中虽然已经肯定了这家店的老板并没有说大话,不过像这些古董确实也是对人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老辈子传下来的东西都是古董,而那些传承有序的古玩才是真正的收藏热门。

    别看古董跟古玩只有一字之差,这里面的价值含量可是天差地别,就跟黄泥巴跟黄金比较是一个意思。

    虽然唐豆店里这些东西在一些人眼里并没有太大的收藏价值,不过在另一些人的眼中却也是无价之宝,这就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藏家的收藏方向不同,关注的物件自然也是风马牛不相及,这不,一上午的功夫店里竟然卖了二十几万块钱,其中一口春秋时期近乎完整的釜灶就被一位藏家以十二万元的价格买走,而那位藏家还跟捡了个大漏一样一脸的兴奋。

    像这样的东西,物件本身的价值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它的研究价值更胜于它的收藏价值。

    重新布置的店面用屏风分出了一个会客室,唐豆满脸笑容的送一位买主从会客室中走出来,看那买主双手抱着一个纸箱,就知道这又是做成了一单生意。

    唐豆刚跟那个买主握手道别,身旁就响起了一个笑声:

    “呵呵,唐豆呀,真没想到你老爸还给你留下来这么多老物件,在一条街上一起这么多年,你老爸藏的可是够深的。”

    “哎呦,这不是黄伯伯么,您也过来了,我正想到您那儿找您去呢,快请到里面坐。”看清来人正是同条街上的黄老板,唐豆脸上马上露出了笑容,一脸恭敬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黄老板眉梢却是一挑,盯着唐豆问道:“难道说你老爸还真收藏有那东西?”

    唐豆笑着冲着黄老板伸出了三根手指,低声说道:“三个。”

    黄老板吸了一口冷气,迫不及待的伸手抓住了唐豆的手臂:“快点拿给我看看。”

    唐豆冲着黄老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您请会客室稍坐,我马上拿过来。”

    黄老板自然知道规矩,不会提出跟唐豆一起过去的要求,此时在会客室中坐立不安,就跟唐豆已经离开一个小时一样,其实不过只是三两分钟的时间。

    唐豆打开防盗门进入后宅,又开了一道防盗门这才进入正房,随手从写字台上拿起随意扔着的三枚靖康元宝,在手上抛了抛,嘿嘿一笑:“三八二十四万,嘿嘿,划算,要不要等回头把古币五十珍搞齐了设个专柜呢?”

    这三枚靖康元宝来的可不容易,唐豆来回往靖康年间穿越了十几次,到最后竟然是靠……唉,不说了,说出来丢人……

    【感谢初四额书友的打赏支持。新书需保养,老三在这里恳请各位大大收藏推荐一下,老三保证每日两更绝不断更。】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