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板和孙老板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罢,孙老板冲着唐豆伸出拇指和食指,开口说道:“小唐老板,你看这个数行不行?”

    “八万?”唐豆眉头一挑脱口而出,这钱也忒好挣了吧,到宋代随便转了一圈,拎回来个物件就值八万,照这样下去一年半载的自己还不成了亿万富翁?

    孙老板一脸的苦瓜:“小唐老板就不要开玩笑了,如果你这物件是官窑的,确实能值八万,这个瓶子我给出八千就已经不少了。”

    “八千呀。”唐豆有些失落。

    这时王老板在一旁冲着孙老板歉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孙老板,这个物件我也相中了,我出一万。”

    同行是冤家,这年头真正的老玩意可不多见,你有了我就没了,王老板和孙老板虽然是结伴而来,不过平时两个人的关系也并非那么友好,而且两个人都是玩杂项的,生意上有些冲突也是难免的事情,现在这个物件唐豆也没说一定要卖给谁,孙老板横插一手倒也不算是坏了规矩。

    唐豆笑了,目光从王老板脸上转到了孙老板脸上,那眼神分明是在说:“加价呀,拿钱砸他。”

    唐豆如意了,孙老板果然再次加价,只是可惜王老板并没有跟孙老板死磕的意思,笑了笑放弃了,最终这个瓶子以一万一的价格成交。

    当然,这也是这个瓶子的价值所限,如果这个瓶子真是传世哥窑出品的话,就算喊到五六万块钱他也不会轻易放手。

    孙老板多花了三千块钱,脸色自然没有那么好看。

    而唐豆脸上的表情就丰富多了,又进账一万一,刚才拿出来五个物件,那幅包世臣的字敲了葛长贵一万块,这个帐应该算在老爸头上,不过剩下的四个物件都是唐豆从古代搬运回来的,两只定窑白瓷碗卖了两千,再加上这一万一,那也是一万三进账了,这笔钱可是凭他自己赚回来的,特有成就感。

    现在五个物件只剩下张老板和黄老板两个人正在观看的那个最大的瓷瓶,这个瓷瓶是唐豆在乾隆年间闲逛的时候从一个大户人家的茅厕旁捡回来的,估计就是因为瓶口上有了一个缺口才被人丢弃的。

    没办法呀,唐豆两手空空穿越到古代,除了捡他还能怎么办,难不成冲进店铺或者人家抱住贵重物件马上启动传送戒指飞回来?那不成了抢了么。唐豆虽然不着调,但是做人还是有自己的原则,像这样的事情他还真做不出来。

    其实穿越到古代唐豆也得小心翼翼的,根本不敢往人多的地方去,主要是他这一身行头在古代也太另类了,特别是清朝,人人脑袋后面都挂着一根大辫子,像他这样小平头走出去,如果被人抓住了那可是掉脑袋的死罪,他第一次过去的时候就险些落入官差手中,幸亏及时启动传送戒指飞了回来,不然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可惜了。”张老板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放大镜,一脸的遗憾,用手抚摩着瓶口上那个不小的豁口,脸上一阵阵的抽搐,显然是非常的心疼。

    黄老板冲着张老板说道:“老张,说说这个瓶子有什么讲究。”

    张老板收回手,卖弄的说道:“黄老板,这不叫瓶子,这叫尊,确切的讲,这应该叫青花釉里红龙纹蝴蝶耳尊,难能可贵的是这蝴蝶耳尊是将青花和釉里红两种釉色同施于一器,烧制成本高昂,成功率极低,能够保存到现在的物件可以说是非常稀少,当年也只有康乾盛世才有能力制作出这等精美的物件,就是现代工艺也很难仿制出这么精美的青花釉里红。如果这个蝴蝶耳尊品相完好的话,我估计售价应该在十八万到二十万之间,如果上拍卖会的话,也许能够拍到三十万左右,可惜有了个缺,修补起来的难度太大了。”

    唐豆更关心的是现在能卖多少,不过他却没有问出口,他可是懂得沉默是金的道理。

    还好,张老板并没有吊人胃口,他沉思了一下,接着说道:“这个蝴蝶耳尊也不是不能修复,不过修复下来最少要花四五万块钱的成本,而且就算修复好了毕竟也是有缺的东西,价值跟品相完好的根本无法相比,我估价,这个尊如果就以现在这个状态出手的话,应该也就在两三万块钱之间。”

    才这么点?唐豆大失所望,这东西虽然是他不花钱捡回来的,可是毕竟那也花了不少力气不是么。

    张老板望向唐豆,开口说道:“小唐老板如果要出手这个蝴蝶耳尊的话,我最多能给出三万块钱来,不过你要是能找到高手修复好的话,这个蝴蝶耳尊我可以给到八万块,你看怎么样?”

    唐豆看了一眼剩下的几位老板,见他们并没有抬价的意思,他知道张老板在这一条街上玩瓷器是有名的,而且人也厚道,看来他给出的这个价格就是一个中肯的价格了。

    唐豆哪有心思去找高手修补,而且张老板刚才也说了,修补的成本就要四五万块钱,有那修补的功夫还不如去掏弄几枚靖康元宝回来呢。

    唐豆冲着张老板点了点头:“成,那就这么着,三万卖了。”

    张老板笑着数出三万块钱交给唐豆,说道:“我自己也曾经修补过一些小玩意,不过像这么精细的物件还没有碰过,买回去就想着自己练练手,多谢小唐老板成全了,你老爸要是还留下什么好物件可别忘了关照张叔。”

    唐豆嘴里说着一定,把几位老板送出了店门,看着桌上又多出来的五万三千块钱,轻轻摇了摇头,嘀咕道:“这来钱也忒慢了,看来得走精品路线。”

    杨灯被唐豆气得直翻白眼,这一天下来卖了十几万块钱,这样还嫌来钱太慢?人比人气死人呀,自己现在还在为了下学期的学费而打暑假工,而人家连这么多钱都看不上眼了,怎么比?

    猛子愁眉苦脸的望着唐豆,心说如果按照唐豆这样的卖法,估计用不了两天老东家存下的家底就全被唐豆卖空了,这以后生意该怎么做?看来要抽个时间跟豆子念叨念叨,古玩生意可是个细水长流的精细活,心急可吃不着热豆腐。

    不过猛子心里也是奇怪,刚才唐豆拿出来的这几样物件,也就是那幅包世臣的字他清楚来历,至于其他的几样他从来就没有见过,看来应该是他不在店里的时候老东家收回来的。

    唐豆把钱锁进保险柜里,大手一挥:“走,咱们到德胜楼吃板鸭去,顺道商量一下明天该怎么收拾店面。”

    猛子和杨灯瞅了一眼徒空四壁的店铺,店面里的东西都被人搬空了,还有什么好收拾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