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板手中的这个白瓷碗做工粗糙简单,像极了定窑宋代以前出品的瓷器,他把两只碗拿在一起比较了一下,心中已经有七八成把握认定这应该是五代时期的定窑产品,这东西虽然年头够久,可是收藏价值并不大,那时候的定窑还是民窑,到五代后期定窑出品的瓷器才逐步走向精细,至北宋中后期,定窑才成为官窑,被选定为宫廷用瓷,那时生产的定窑瓷才身价倍增。

    像手中的这两只白瓷碗么,实在是有些鸡肋。

    王老板抬起头望向唐豆,开口问道:“小唐老板,你这两只碗断代了么?”

    唐豆笑了一下,道:“据我老爸说这对碗最少应该是北宋年间的。”

    这两只破碗就是他从北宋年间随手拿回来的,当然最少是北宋年间的了。

    这时,唐豆身后的杨灯开口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两只碗应该是五代中后期的定窑瓷。”

    杨灯的插话令几位老板的目光都投到了她身上,王老板望着唐豆问道:“这位是?”

    唐豆笑笑:“她是杨灯,大学生,考古专业的。”

    几位老板不约而同的想起了昨天还贴在唐豆店门口的那张招聘启事,眼神登时变得暧昧了起来。

    王老板哈哈一笑,望着唐豆说道:“既然考古专业的大学生都给断代了,那这对定窑白瓷我要了,小唐老板,两千块钱你看怎么样?”

    唐豆怎么说也是生长在这条古玩街上,耳濡目染之下对古玩的行情大致也清楚,他知道王老板开出的这个价格还算厚道,反正这两只破碗也是自己随手捡来的东西,他微微一笑点头道:“成,两千就两千。”

    “痛快。”王老板笑了起来,马上从口袋里点出两千块钱交给了唐豆,这对定窑白瓷碗就归他了,估计放上一年半载的卖三四千块钱应该问题不大。

    有人交易了,葛长贵也按捺不住了,收起那副卷轴望着唐豆问道:“小唐老板,不知道你这幅字画准备卖多少钱?”

    “一万。”唐豆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

    像包世臣这样的高产作家,如果穿越到他那个年代淘弄点他的东西应该不会是什么难事,要是换了别人,五六千唐豆也会出手,可如果是葛长贵,那要是不宰上他一刀,唐豆宁愿这幅画不卖了也不愿让他捡了便宜。

    “小唐老板,有点过了吧?像这样的包世臣字画,在市面上也不过就是七八千块钱的样子,这还是碰上愿意买的,一万块钱,呵呵。”葛长贵望着唐豆呵呵笑了起来。

    唐豆摆出一副爱买不买的样子,盯了葛长贵片刻,扭头冲着猛子说道:“猛子哥,把那幅字画收起来。”

    “别。”葛长贵急忙伸手按住那幅字,包世臣的这幅字虽然就值七八千块钱,可是他那位熟客可是大有来头,说是要找幅包世臣的真迹,价格由他定,只要是真迹就行。

    这仓促之间除了唐豆老爸收藏的这幅以外,葛长贵还真不知道到哪儿淘弄去。

    “五千,这个价不低了。”葛长贵咬着后槽牙说道。

    “猛子哥,收起来。”

    “七千,再多我就要赔钱了。”

    “猛子哥。”

    “小子,算你狠。”葛长贵忽的站起身,从小包里掏出还没开封的一沓百元大钞拍在了桌上,夹起卷轴转身就走。

    这地方没法呆了,这小子明显就是针对我,再呆下去非得被他气出毛病来不可。

    葛长贵推门走了,黄老板咳嗽了两声,望着唐豆语重心长的说道:“唐豆呀,大家邻里邻居的,在一起最少都呆了十几年了,葛老板毕竟是你的长辈。”

    唐豆截断黄老板的话不屑的说道:“黄伯伯,我爸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要买我家这个店铺,这样的长辈我还是真不敢认。”

    黄老板等人都不知道原来还有这事儿,这事儿葛长贵可是做得不太厚道,黄老板等人登时闭上了嘴不再提这个话茬。

    这时孙老板也看好了手中的瓶子,放下放大镜冲着唐豆漫不经心的问道:“小唐老板,这个瓶子你打算多少钱出手?”

    看来这个瓶子也是大开门的真玩意,王老板兴致勃勃的伸手取过那只瓶子,孙老板微微皱了一下眉,不过这物件现在还不是他的,他也没有理由阻拦王老板看货。

    唐豆把孙老板的表情尽收眼底,知道孙老板从心里已经相中了这个瓶子,他微微一笑说道:“这个瓶子应该是宋代的物件,至于定价多少我还真说不好,孙老板不妨出个价我听听,如果咱俩都满意的话就可以成交。”

    一旁的杨灯也凑到王老板面前看那个瓶子,王老板一笑把瓶子放到桌上,冲着杨灯笑道:“大学生给断个代吧。”

    杨灯笑笑也没做作,接过汪老板递过来的放大镜观察起来,并没有用多少时间就直起了腰,开口说道:“这个瓶子应该是宋代的,我看应该是北宋后期或南宋初期的产物。这段时期生产的瓷器受宋徽宗仿古复古风气的影响,大多模仿商周秦汉青铜器玉器的造型制造,这支瓶子的风格就是秦代的风格。不过这支瓶子胚体厚重,釉面也略失光泽,做工并没有那么精细,应该不是传世哥窑或者修内司官出产的。”

    王老板哈哈笑着给杨灯鼓起了掌,连孙老板也赞许的点了点头,学无长幼达者为先,这个小丫头眼力不凡,自己也是推敲了好半天才确定这支瓶子是北宋后期的产物,没想到这小姑娘只用了这么点时间就看出来了,看来这小姑娘不简单呀。

    唐豆冲着杨灯咧了咧嘴,愁眉苦脸的问道:“你到底是不是咱家店里的人?人家别人家的伙计捡根草棍都说是乾隆爷用过的牙签,你倒好,还把咱家大开门的东西埋汰上了。”

    杨灯冲着唐豆莞尔一笑:“你不是说要诚信经营么?”

    “我说过吗?”唐豆一头雾水,诚信经营那是对别的行业来说,对古玩行可行不通。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