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两天,猛子从老家回来了,比唐豆给他放的假期足足提前了十天,说是不放心唐豆,着实令唐豆感动了一把。

    唐豆给杨灯和猛子相互做了介绍,猛子拉着唐豆问起门口贴着的招聘老板娘的事,一旁的杨灯耳朵也支棱了起来。

    唐豆呵呵的笑了起来:“那个招聘启事只是一个噱头,我估计现在整条街都知道咱们这家古往今来古玩店了,那些外来的游客也免费帮咱扬名了,没见那些明星们没事儿还会自己制造点绯闻出来么,都是打广告。花钱就能招来的老板娘,她敢来我还不敢要呢。现在咱们用不上这些歪门邪道了,去揭下来吧”

    原来你也知道是歪门邪道呀,杨灯翻了唐豆一眼,如果她不是想要找一个跟自己专业有关的兼职,还真没勇气踏进这个店门。

    三个人一起吃了顿饭,唐豆定下来开门营业的事,不过他给猛子和杨灯派下的任务是用最短的时间把店里这些四个九的现代工艺品处理干净,把两人吓了一跳,以为唐豆准备转行呢。

    唐豆也没法解释,只好往自己过世的老爸身上推,说老爸留下来不少有年头的好玩意,以后店里就不卖这些工艺品了。

    杨灯不知道情况,可是猛子跟了唐豆老爸这么多年却知道一些根底,老板是有几件真东西,可是那也撑不起诺大一家店铺呀。

    次日正式打开门做生意,别人卖三千的玩意,唐豆店里类似的东西只卖三百,生意火爆得一塌糊涂,客人多得挤都挤不进来,看得猛子额头直冒冷汗。

    看着对门生意火爆,葛长贵倒背着手站在自家门前摇头冷笑,古玩这一行讲究的是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还有这样做生意的?看来这小子不是胡折腾,就是准备要转行了,可是,在这古玩街上不做古玩做什么?这小子是要把老唐积攒下来的这点家业败了呀。

    败家好呀,等你小子撑不住的时候,到最后还不是要打店面的主意,这是好事呀,我就等着白菜价收你的店铺了。

    半天下来,猛子和杨灯两个人骨头都要累断了,这还是猛子照顾杨灯,只让她做一些收钱记账的轻松工作,不过就算如此,杨灯跟猛子俩人还是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全身都湿透了。

    生意这么忙,可是作为老板的唐豆竟然连面都没露一下,这实在是有些让人气愤。

    临近中午的时候,猛子抽了个空小跑着出去打来三份盒饭,生意这么忙也只能将就了。

    猛子回到店里,见店门被人堵住了,门外站着不少人指指点点的,心里一紧,急忙分开人群挤了进去。

    进到店里,只见杨灯正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猛子急忙站到杨灯身旁开口问道:“杨灯,出什么事了。”

    杨灯见到猛子就跟见到救星一般,委屈的指着店里那几个人说道:“猛子,他们不让卖了,他们要找老板,可是我按了半天门铃老板都没有回话。”

    猛子看向那几个人,一见竟然全都认识,这几人全都是这条古玩街上店铺的老板,最熟悉的莫过于对门的葛长贵。

    “葛老板、张老板、黄老板、王老板、孙老板,打开门做生意,你们怎么还管到我们店里来了,你们这是啥意思,是不是觉得我们家老板走了,唐豆还年轻好欺负?告诉你们,有我猛子在,谁也甭想欺负豆子。”

    说着话,猛子横起膀子挡在了杨灯前面,对葛长贵等人怒目而视。

    葛长贵呵呵一笑冲着猛子说道:“猛子不要误会,我们就是看你们家在处理货,你们这样处理不是个事儿,而且也搅乱了市场秩序,令我们大家都很难做,这不黄老板他们来向我诉苦,我身为金陵市古玩协会的理事,对这件事儿也不能不管。我们过来是想要跟你们小唐老板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换个处理方式,没别的意思。”

    猛子皱了皱眉,这事儿他做不了主,还得唐豆拿主意:“那成,你们等会儿,我去叫老板。”

    唐家这家古玩店前面的店铺和后面的宅子之间有道防盗门,钥匙在唐豆手里,锁了门谁也进不去,只能用对讲门铃跟里面通话。

    猛子按了半天门铃,里面没有一点反应,杨灯在一旁说道:“我刚才按了半天了,老板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猛子挠了挠头:“也许是里面的门铃坏了吧,我打个电话试试。”

    猛子用店里的电话拨打唐豆的手机,没想到一拨就通了。

    “谁呀?”

    “豆子,我是猛子,门铃是不是坏了,你赶紧到前面来一趟,街上的几位老板在这儿等着你呢。”

    “成,我马上过去。”

    唐豆应了一声挂断电话,咧了咧嘴,刚从北宋咸平二年穿越回来就听到门铃响,还没来得及接又换成电话响了,看样子前面的事儿还挺急。

    唐豆随手把手中拿着的两个定窑白瓷碗放到满地的瓶瓶罐罐之中,扑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脚步匆匆的向前面店铺走去。

    打开防盗门进入店中,唐豆见到葛长贵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笑着开口说道:“稀客呀,葛老板是不是想好了要把你那家店转给我了?”

    葛长贵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不过葛长贵毕竟是老江湖,干笑两声直接开口说道:“小唐老板,你这么卖东西,是不是打算要转行了?”

    葛长贵是怕了唐豆这张嘴,生怕他当着几位同行的面让自己下不来台,干脆改口称呼唐豆为小唐老板以示亲近。

    唐豆可不卖葛长贵面子,这老货连自己的店铺都盯上了,跟他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唐豆毫不客气的一句话把葛长贵给噎了回去,“我转不转行关你屁事。”

    唐豆一句话把葛长贵噎了个上不来下不去,一张瘦猴脸变得跟猴屁股一样涨紫。

    一旁年龄最大的黄老板急忙笑着打哈哈:“唐豆呀,在这条街上做生意的都是你叔叔伯伯辈的,我们也是关心你不是么。”

    唐豆冲着黄老板一笑:“谢谢黄伯伯关心,您几位来应该不光是关心我的吧。”

    黄老板干咳了两声,左右看了一下,别的几个老板笑着冲着伸手示意让他来说。

    黄老板心知大家都是这条街上有头有脸的人,生怕被这个不着调的东西噎一下失了面子,葛长贵的例子不就摆在那儿了么,连古玩协会理事的名头都不好使。

    黄老板等人本指望葛长贵这个理事能挑头说明来意,现在看来是指望不上了,黄老板也只能自己出头,笑笑道:“唐豆呀,是这么回事,你这么处理东西对咱们这条街上做生意的影响不太好,你老爸这家古玩店也经营了有年头了,而且地段也是咱们这条街上最好的,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如果你这样处理东西,会让别人认为咱们这条街上就是借着古玩的名头卖假货,这样大家以后的生意都不好做,你说是不是?”

    唐豆点了点头:“黄伯伯说的有道理,我倒没有考虑到这一点,那您说该怎么办?”

    你看着孩子多懂事儿,谁说不着调来着,人家那也是看人下菜碟不是么。

    黄老板满意的捋着自己的长胡子,还没来得及炫耀的瞅几位同行一眼,没想到唐豆话还没说完,那旁唐豆突然一脸兴奋的接着说道:“要不我把这些东西砸了听响得了,嗯,这个主意不错,反正这些东西也值不了几个钱,就拿到门口去砸了听响,估计砸完以后,整个金陵城就都知道我这家古往今来古玩店了。”

    黄老板手一抖,揪下来一缕白胡子,疼得他呲牙咧嘴喊出了声。

    小祖宗,你要是砸了听响,咱这条古玩街的名头可就真被你给搞臭了,以后谁还敢到咱这儿来淘换物件。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