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床上,唐豆摩挲着手指上黑黝黝的戒指,爱不释手,口水流了一下巴也不知道。

    就在这时,房间里响起了门铃的声音,门铃是前面店铺通过来的。

    此刻的唐豆哪有心情去看门外是什么人,依旧躺在床上把玩那个戒指,满眼都是小星星。

    有了这个能随便穿越的戒指,自己还不是想要什么有什么。

    经过无数次实验,唐豆发现这个穿越戒指能够把自己传送到自己出生前的任何一天,为何不能穿越到近十几年唐豆也搞不明白,只能解释为这个戒指跟自己滴血认主有关,这个戒指不会把自己传送到有另一个自己存在的时空。

    神奇的是,唐豆每次穿越的大致地点也能由自己来选择,但是古今地名差别很大,会出现误差,有时甚至误差得离谱。

    穿越看起来容易,其实风险也是挺大的,万一传送过去的地方是什么悬崖峭壁,又或者是什么河流湖泊的呢,那刚一传过去还不就挂了。

    唐豆已经考虑要恶补一下历史知识了,尤其是古今地名对照,还是小命最重要呀。

    唐豆躺在床上yy,那个门铃声却一直弃而不舍的响着,令唐豆烦不胜烦,他终于忍受不住这种不间断的骚扰,怒气冲冲的从床上翻身而起,气呼呼的走到前面店铺,哗啦一声拉开了铺门。

    “谁呀,还有完没完,呃,这位美女,你有啥事。”

    门外站着一个背着单肩包的美女,小脸有点红,却是一脸的冷峻,她望着开门的唐豆开口问道:“你好,请问你们老板在不在?”

    “我就是,美女有啥事?”

    “你?”美女不可置信的看着唐豆。

    唐豆嘿嘿一笑:“怎么了,不像?”

    美女小脸又红了一下,望着唐豆问道:“你这店里是不是要招人?”

    唐豆上下打量了一番那个美女,嗯,不错,身材匀称凸凹有致,模样也绝对养眼,第一关过了,他嘿嘿一笑望着美女冲着贴在墙上的招聘启事努了努嘴:“你看清楚条件了?”

    美女小脸又是一红:“老板真会开玩笑,不过我知道你这里应该真的要招人,我想试试。”

    唐豆呵呵一笑,闪身让开店门:“那进来说吧。”

    在围观招聘启事的闲人指指点点下,那姑娘红着小脸走进了店门。

    唐豆哗啦一声又关上了店门,那姑娘登时慌乱了起来,退后一步做出防范的姿势,盯着唐豆一脸紧张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唐豆一笑摆了摆手:“别紧张,我这里还没有营业,这古玩街上人来人往的,开着店门总会有客人进门,忒麻烦。”

    姑娘看到唐豆手臂上带着的黑箍,放松了一些警惕,小声问道:“你家里有人过世了?”

    唐豆摆摆手:“不说这个,坐吧,你介绍一下自己。”

    姑娘小心翼翼的坐在了唐豆对面的太师椅上,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叫杨灯,是苏北余州人,这是我的身份证和学生证,我是金陵大学考古系的学生,今年刚上大一,现在放暑假了,我想在您这里勤工俭学,开学以后没课的时候和节假日也可以过来工作。”

    “这样呀~”唐豆把玩着手中的身份证和学生证,他是想要招一个全职店员,杨灯虽然长得挺养眼,可是不能全天都在这里工作呀,暑假期间应该没问题,可暑假以后怎么办?

    店里原先有一个伙计,比唐豆大两岁,叫猛子,跟了唐豆老爸好几年了,挺机灵一个人,唐豆老爸老妈出事之后,猛子跟唐豆一起忙活着把唐豆父母的后事给办了,唐豆那时也没心情开店做生意,干脆给猛子放了一个月大假,猛子两年没回北方老家了,放假之后买了张火车票回北方了,估计还得过十多天才能回来。

    以前店里就是老爸和猛子两个人照看,有时老妈也跟着帮帮忙,这才勉强可以照看得过来。

    这并不是说店里的生意有多好,做古玩这一行向来是看得多买的少,而这古玩街人来人往的客流量很大,什么人都有,人多手杂的,一个人根本照看不过来,搞不好就会被人顺走点东西,虽然店里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四个九的现代工艺品,可那也是花钱买进来的不是么,再者说,以后自己这家店里恐怕没有那些四个九的东西卖了,随便摸一件都是价值不菲,看不过来怎么成。

    看出唐豆犹豫,杨灯急忙补充道:“老板,至于工钱您少算一点也行,其实我除了勤工俭学以外,也想利用这个机会巩固一下自己学到的知识。”

    唐豆微微一笑,摆了摆手说道:“不是钱的问题,主要是我现在缺人手,需要一个全职店员帮我打理店面。”

    杨灯有些失落,哦了一身站起身,从唐豆手中拿回身份证学生证放回了包里:“那我就不打扰老板了。”

    唐豆也跟着站起身,突然想起了点什么,开口问道:“你说你是考古系的,这古玩你懂多少?”

    经营古玩店有进有出,偶尔的也会有人拿着东西来卖,老爸在的时候,店里掌眼的事情都是老爸在做,老爸这一走可就没人挑得起这个大梁了。

    唐豆知道自己这两把刷子,对鉴定古玩最多也就是半只脚踩在门槛上,还没进门,虽然说以后自己有渠道淘换好东西了,可是送上~门的生意也不能往外推不是么,他见杨灯是考古系的,应该比自己要多懂一点,脑子里转起让杨灯做鉴定师的主意。

    听到唐豆这么问,杨灯莞尔一笑:“老板可以考考我。”

    唐豆点了点头,自揭其短:“你也甭笑话,别看我是做这一行的,可是也是刚刚接手,对古玩基本就是不懂,所以考考这话就不用说了。正好前一段时间有人送过来一个瓶子,请你帮我掌掌眼,看看这个瓶子是不是大开门的东西。”

    大开门是古玩行里的术语,是指那些传承有序说得出来历的真玩意。

    说着话,唐豆走到古董架前,小心翼翼的从架子上取下来一个青花瓷的瓷瓶,虽然他自己心里明知道这个东西就是一个高仿品,可是这番做作却丝毫也不含糊,古玩行里讲究的就是这个,而且那些客人们也吃这一套,你越小心,说明这东西越金贵。

    杨灯毫不怯场,把自己的单肩包放到了椅子上,伸手一指八仙桌说道:“宝不过手,老板请把宝贝放到桌上吧。”

    唐豆一笑,把花瓶放到了八仙桌上,冲着杨灯挑起了大拇指:“行家呀。”

    这也是古玩行里的规矩,别说是易碎的瓷器了,就是字画啥的也不会手把手递过来,这东西放稳妥了下家才会伸手把玩,否则真要有什么闪失算谁的。

    杨灯走上前,并没有着急伸手把那个瓷瓶拿起来,而是围着八仙桌盯着瓷瓶转了一圈,微微一笑伸手推开唐豆递过来的放大镜,笑道:“老板既然考较我,那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如果是旁人拿这个东西给我看,我会跟他说这东西我看不准。”

    唐豆又冲着杨灯挑起了大拇指,在行里,请人掌眼,人家说看不准,等于是明明白白告诉你这是一个假货,没有直接打脸而已。

    杨灯一笑,接着说道:“老板这个元青花做工挺精细的,如果只看做工的话,这个瓶子算得上是高仿了。您这只元青花的瓶型是蒜头瓶,这种瓶型始出现于宋代,盛行于明清,而元代的生产则是最少的,元代流行最多的是玉壶春瓶和兽耳瓶,元代的蒜头瓶是非常稀少的,物以稀为贵,如果真是老玩意的话,价值必定不菲。您这支瓶子的毛病出在釉面上,这支瓶子釉面使用的是影青釉,影青釉只存在于元代早期和中期,到了中后期元青花使用的基本都是白釉和卵白釉,影青釉基本已经绝迹了,而您这支瓶子上的绘画风格却明显是元代晚期的绘画风格,这是一个硬伤。”

    唐豆冲着杨灯又挑起了大拇指:“厉害,一眼活呀。”

    一眼活也是古玩行中的术语,说的是鉴宝者眼神锐利,别人糊弄不了。

    杨灯微微一笑:“老板夸张了,我只是自小就对古玩有些兴趣,多看了几本书。”

    唐豆哈哈一笑:“成,你这个人我要了,随时都可以来上班。”

    杨灯的小脸又是一红,啥叫你这个人我要了呀,这人说话还真是不经大脑。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