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唐豆在一夜之间失去父母双亲,成了孤儿。

    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掉了三天眼泪,班主任和同班的学生干部结伴过来关心他,结果这货翻身农奴当家作主了,马上做出了一件他早就想干却一直不敢干的事情,辍学了。

    眼看还有十几天就要放暑假了,高二三班马上就要进入最紧张的高三学期,班里少了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学生,高考升学率搞不好要多出几个点,班主任老师心里也是一阵轻松,虚情假意的关怀了一番,带着学生会干部们有说有笑地走了。

    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唐豆这才处理好老爸老妈的遗留问题,户口本上只剩下了他孤零零一个人。

    老爸留下的几张银行卡终于在居委会大妈和派出所蜀黍的共同努力下解冻了,可是银行卡上的余额却让唐豆感到了一阵蛋疼。

    几张银行卡加在一起竟然连十万块钱都不到,真不知道老爸老妈这么多年是怎么混的。

    还好,唐豆老爸还给唐豆留下了一家古玩店,占据着金陵城夫子庙古玩一条街最好的地段,前面三格店铺一百多平方,后面就是唐豆的家了,一个小院三间正房两间偏房,就这套铺面最少也得值几百万,现在都归唐豆了,也算是小有身家。

    当然,还有古玩店里摆的满满当当的古董,不过唐豆心里很清楚,店里那点玩意基本上全都是四个九的现代工艺品,连进货渠道唐豆都门清。

    这几天唐豆也想通了,坐吃山空肯定不行,这古玩店还得接着干下去。

    可是这么大的店面一个人也照看不过来呀,得招人。

    唐豆抓着毛笔在大红纸上歪歪扭扭写了张招聘启事,打开店门准备贴出去。

    店门打开,迎门看到一张笑脸,认识,老街坊,对门聚宝斋的老板葛长贵。

    见到唐豆,葛长贵急忙收起笑脸,一脸悲痛状的安慰唐豆节哀顺变。

    常言道对门是冤家,唐家跟葛家也不例外,更何况还是同行,唐豆老爸在的时候两家也是老死不相往来,没想到唐豆老爸前脚刚走,后脚这葛长贵就找上来了。

    来者不善呀。

    唐豆横着门,望着葛长贵问道:“葛老板有何贵干?”

    你丫的要是敢摸出张欠条说我老爸欠你钱,我就敢立马把你丫的打得找不着北。

    葛长贵脸上露出几分笑容,冲着唐豆说道:“糖豆,你可是葛叔看着长大的,如今你老爸老妈走了,街里街坊的,有什么难处你吱声,只要是你葛叔能帮上的绝不含糊。”

    自小到大唐豆就被人叫成糖豆,反正都是一个音,唐豆也不在乎,唐豆也好,糖豆也罢,没啥区别。

    葛长贵话说得敞亮,不过唐豆却也知道那不过是开场白,场面话而已,他微微一笑横着门寸步不让,开口道:

    “那就先谢谢葛老板了,还有啥事?”

    “这孩子,跟葛叔客气什么,也不请葛叔进去说话?”

    “葛老板,这店里头都是贵重物件,我现在还没开门,你进来说话有点不太方便吧?有啥话你就在这说吧。”

    葛长贵老脸一红,这小子话里有话,这是拿我当贼防着呢。

    毕竟是老江湖了,葛长贵哈哈一笑化去尴尬:“那成,葛叔也就不跟你兜圈子了,糖豆,你老爸老妈走了,不知你以后是怎么打算的?”

    “我以后怎么打算貌似跟葛老板没啥关系吧?”

    葛长贵被唐豆噎得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早就知道老唐家这个儿子不着调,这一回自己算是领教了。

    “好,那葛叔就有话直说,唐豆,不知道你家这处店面有没有心思转让出来,如果想卖,葛叔可以给你开个市场最高价,你可以拿着这钱到郊外买栋别墅,这一下豪车洋房全有了……”

    唐豆脸上露出笑容,直接截断了葛长贵的话:“葛老板,我刚才还在琢磨你们家店面卖不卖呢,没想到你跟我是一个心思,得,看来咱俩还是谁也甭麻烦谁了,您该干嘛干嘛去,我还有事。”

    说着话,唐豆毫不客气的推开了葛长贵,往店门一侧的墙上挤了点胶水,把手中的招聘启事给贴了上去。

    葛长贵被闹了个大红脸,甩袖子往回走,嘴里道:“得,唐老板,当我没说。”

    唐豆三把两把贴好招聘启事,追着葛长贵的背影喊道:“别呀葛老板,我可是当真的,你家店面啥时候想卖说一声。”

    “买我的店面,你买得起么?”葛长贵被气着了,转身回了唐豆一句。

    唐豆一笑:“万一你要是脑袋进水非得三万两万卖给我呢。”

    葛长贵一个趔趄逃回了自己的店里。

    唐豆哈哈大笑,关上店门回到店里继续整理老爸留下的零碎。

    不大工夫,唐豆贴在门口的招聘启事就吸引了一大堆人,连居委会大妈都给惊动了,人们有说有笑,都说老唐家儿子不着调,这一回可是有了佐证。

    招聘启事:诚招储备老板娘一名,能洗衣做饭,会陪玩聊天,关键一点,必须得看着养眼,专职的包吃包住,兼职的一日三餐,学历不限,户口不限,有意者进店面谈。

    居委会大妈看完启事险些没有笑尿,敲了半天店门想要数落唐豆两句,结果等了半天店里没动静,居委会大妈也懒得管这不着调的东西,乐不可支的走了。

    唐豆这会儿正满头大汗的跟老爸留下的保险柜做斗争,现在家里就剩下这保险柜里的东西他不知道是什么了。

    幸亏老爸的保险柜是传统的那种,密码加钥匙,钥匙就在唐豆手里,不过却不知道密码,不过总比指纹的要强,不然的话唐豆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十几天他把该试的密码都试过来了,老爸的生日、老妈的生日、自己的生日、银行卡密码、手机号码、电话号码、甚至是qq号门牌号他都没有放过,可惜就是一直打不开那个保险柜。

    唐豆摆弄了两个多小时,终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仰天狼嚎:“老豆,你到底设置了个啥密码呀。”

    “咔嗒”一声,唐豆随手扭了一下钥匙,没想到保险柜竟然意外的打开了。

    唐豆泪奔,老爸,您实在是太有才了,竟然用000001玩了我这么长时间,怪不得您常跟我说,有的时候最简单的就是最复杂的。

    唐豆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保险柜,不禁大失所望,保险柜中并没有他想象中的一摞摞的现金,钱倒是有一些,不过只有三万块钱,剩下的就是几个精致的盒子。

    唐豆腹诽着把三万块钱揣到自己怀里,把那些盒子也都搬了出来逐一打开,有鼻烟壶、有一方端砚、有一块古朴的玉佩,一看就是汉八刀的雕刻手法,保险柜里还有一轴清代包世臣的书法卷轴,看来这几样东西才是老爸这家古董店镇店的宝贝,不过这么大一家古玩店就这么几件真玩意,貌似寒酸了一些。

    唐豆把压在最底下的一个木盒拿了出来,打开一看原来是一枚戒指。

    唐豆把这枚戒指拿在手上仔细端详了起来,这戒指看上去像是用黑曜石制作的,并不是多么贵重的东西,只是造型有些奇怪,整个戒指浑然天成,看不出一丝雕琢过的痕迹,戒指上还有很多繁乱的线条,看上去也像是天然形成的,看久了竟然会有些头晕。

    既然老爸这么郑重的把这个戒指收在保险柜里,看起来应该也是一件有点来头的古董了。

    唐豆把戒指收进盒子放回保险柜,正要锁上柜门,突然想了想,又把那个戒指拿了出来戴到了自己手上,怎么说自己现在也是这古玩店唯一的老板了,身上没两件老玩意哪儿衬托得起身份来。

    戒指不大不小正好套在小指上,唐豆举起手看了看,还不错,嘿嘿一笑锁好保险柜,没想到蹲在地上的时间太长了,起身的时候一阵头晕,急忙伸手去扶一旁的写字台,却没想到一把抓在了剪刀刃上,登时鲜血就冒了出来。

    好在伤口不大,唐豆正要拿纸巾把手上的鲜血擦掉,就在这时,戴在他手上的那个戒指突然乌光一闪,竟然瞬间将唐豆手掌上的鲜血吸了一个干干净净。

    我靠,这戒指吸血。

    唐豆吓坏了,急忙去撸那个戒指,可是刚才很轻松就戴上的戒指竟然如同生了根一般纹丝不动,唐豆嗷的一嗓子就蹿到了卫生间,肥皂水洗洁精全用上了,最后竟然动用了锤子螺丝刀,可是生茬没有把那个戒指从手指上褪下来,反而把那只手搞得跟猪蹄一样。

    唐豆终于认命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无意中发现手上刚才被剪刀割出的那个伤口竟然神奇的愈合了,连伤疤都没有留下。

    这不会是传说中的滴血认主吧?

    唐豆也不怕了,脑子里充满了各种yy,竟然就这样坐在地上研究起这个黑黝黝的戒指来。

    唐豆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来眉目,凭他的那点古玩鉴赏知识更无法断代,伸手摩挲着戒指喃喃道:“这东西不会是从远古时期传下来的吧?”

    唐豆话音刚落,那个戒指突然黑光一闪,嗖的一声,唐豆竟然消失在了卫生间里。

    可是只过了一根烟的功夫,唐豆又砰的一声出现了,小脸煞白煞白的完全失去了血色,嘴里还在哇哇大叫:“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等到唐豆终于看清自己所处的地方之后,竟然很没品的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滴个娘呦,刚才追我的那几只恐龙不会是真的吧?

    突然,唐豆止住哭声,两只眼睛瞪得比鸡蛋还大。

    我去,刚才我不会真的穿越了吧。

    摩挲着手指上的戒指,唐豆一脸兴奋的喊道:“我要去唐朝。”

    嗖,唐豆又消失在了原地。

    不大的功夫,唐豆又砰的一声出现在了原地,手中还抓着一个古朴的陶罐。

    唐豆看着手中的陶罐,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要去宋朝。”

    “我要去元朝。”

    “我要去明朝。”

    “我要去……”

    不大的功夫,卫生间地上堆满了瓶瓶罐罐,甚至还有一件古代女子穿着的衣服。

    “发财啦~”唐豆猛地从地上蹦了起来,脑袋险些碰到天花板。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