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微一听大喜,他之前只是从九品鬼差,别看只是提升了半品,到了正九品,但这可是意义非凡,要知道阴府过半鬼差都只是从九品,有的鬼差当差一百年都难以晋升到正九品,由此可见升官的难度。

    至于府丞大人奖的养魂香,林微反倒是不怎么在乎,他毕竟是活人,阴身不可太过强悍,否则会反噬阳体,所以这魂养不养没什么关系。

    卫渊在一旁也是为林微高兴,这么短时间内就升到正九品的鬼差,可是百年难得一见,最重要的是,经过这件事,林微便算是在府丞大人这里挂上名了,若是差事办的好,日后再得晋升也是极有可能。

    林微谢过府丞大人,后者又道:“鬼王殿虽是大宗门,但放纵门下弟子残害无辜百姓,更是吞魂炼鬼,作恶多端,我倒要看看,这次那姓仇的还有没有脸说三道四。”

    显然,府丞口中那姓仇的,就是和他有积怨的鬼王殿副殿主。

    不过这种事和林微就没什么关系了,都是上层斗争,林微知道自己还是尽量不参合为妙。卫渊见状也是适时提出告辞,等到林微和他出来,卫渊则是哈哈一笑道:“当差不过十几天,从九品就成了正九品,你这升官的速度比老哥我还快啊。”

    “卫大哥这是在笑话我了!”林微知道卫渊这是替自己高兴,不过想到自己这次阴身出窍归体之后,身体的不适,便将此事说了出来,卫渊一听立刻是眉头一皱,一拍脑门道:“我倒是忘了这茬儿,你只是阳身鬼差,便是府丞再怎么赏识,但毕竟阴阳有隔,你最多做到八品阴官已经是顶天了,再升官,阴神加持壮大阴身,到时候,你的肉身怕就承受不了你的阴身,很可能就真的阳寿耗尽,魂归阴府。不过无妨,你只要修炼仙道淬炼阳身即可,那是正道仙途,比修鬼道阴身要强,到时候为兄再替你想想办法,看看有没有机会转成仙朝之官。”

    林微点头,他自然知道,阴官虽强,但相比于仙朝的仙官,还是要差了太多,就如同人官和阴官之比一样。

    眼下他每天借助天地奇木修炼阴身,阴身已经是达到灵动大境,阴气强横,再不修炼肉身,迟早要死。就如同卫渊所说,鬼道之途毕竟不如仙道正途,若是有机会,当然应该修炼正统的道法。

    在上一世,那傅春来当了鬼差,据说几年之后又拜入一个大宗门修炼仙道,林微显然等不了那么久,况且他有天地奇木,就算是用一些普通功法,也能修炼出一些名堂。

    想到这里,林微已经是有所决定,他将符丞奖的养魂香送给卫渊一半,剩下的他收起,然后找到鬼七,询问临县附近有没有散修坊市。

    鬼七当差时日已长,认识不少散修,消息掌握的也广,立刻是告诉林微,在临县周围还真有一个散修坊市,方圆百里的散修,都会定期在那里买卖物品。还给林微介绍了一个人,说是到了地方直接找那人作为向导,也省去很多麻烦事。

    林微打听到地方之后,便打算去一趟。

    修炼境界林微已经十分清楚,而实际上每一个境界,都会有对应境界的修炼功法,这些功法有好有差,那些仙门大宗里,自然都是上乘功法,不过并非所有人都能拜入这些大宗门,天下散修,也是一个极为庞大的群体,林微便是打算去散修坊市,寻一门基础功法修炼。

    古井镇,这是散修坊市的所在。林微和铃铛雇了一辆马车,赶了大半天路才到达这里,不用问,当天是赶不回去了,只能在这里过夜住宿,不过在此之前,林微打算还是先去坊市看看。

    首先要找到鬼七说的向导,林微和铃铛绕到古井镇的西面,找一户门前种着柳树的人家。

    古井镇不如临县那么大,住的人家也不多,鬼七说的又详细,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地方。隔着很远,林微就看到那一颗大柳树。

    “是阴界柳木!”林微一看这大柳树就知道这家人有名堂,阴界柳木是阴界非常普遍的树木,若是生长在人间,那此处便是一种阴界坐标,据说人间有一些人也替阴府收敛新死之鬼和孤魂野鬼,一般都会用阴界柳树的藤条栓在树下,等到深夜鬼门大开的时候,阴府的小鬼便会来将这些鬼魂带走,当然,也会给那人一些好处。

    阳间做这种事的人,就叫做‘跑阴差’。虽然也是当差,但只是编外人士,不如鬼七这种小鬼,自然更是远远不如林微这正编的阴官鬼差。

    “就是这儿!”林微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铃铛立刻是上前叩门,只是敲了几声,并不见有人回应。

    这时候一个放羊娃赶着几只羊路过,看到林微和铃铛,便道:“你们是来找王大丑的吧?我刚才见他在赌坊门口被几个人围着打,想来又是赌输了欠了人家债,你们要找他,就去赌坊看看吧。”

    林微一愣,问了赌坊位置就带着铃铛赶了过去,快到的时候,已经看到赌坊前面围了不少人,还能听到有人叫骂。

    “你这个丑八怪,连赵公子的债也敢赖,活不耐烦了,给我打,往死里打。”一个泼皮无赖一般的壮汉这时候撸着袖子骂道,前面,四个壮汉正在对着一个躺在地上的人猛踹。

    那被打之人护着脑袋,一声不吭,任由几个壮汉拳打脚踢。

    看到这里铃铛眉头一皱,有些看不下去了,她修习武艺,最见不得恃强凌弱,当下就要挽袖子上去,却是被林微一把拽了回来。

    铃铛看不出问题,但林微不同,不说他阴官鬼差的身份,单就是他的灵眼,就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林微早就看出,躺在地上的那个人身上有一层灵气护体,灵气属阴,带着阴府气息,显然就是鬼七给自己介绍的向导,应该是有一点修为,周围那些人虽然打的凶,但却奈何不得这个人。而在打人的那些人后面,站着一个神色冷峻的年轻人,竟然浑身灵气充实,比那王大丑的修为要强的多,看样子,应该已经是明心小境修士。

    林微见过明心小境的修士,以灵眼观之,可以看出对方身上灵气的浓度光亮,普通人身无灵气,而明心小境的修士,在头上会有一道灵纹。而这人头上,便有一道灵纹。

    灵纹这东西,也只有林微的灵眼可以看到。

    这个明心小境的修士,应该就是那些泼皮口中的赵公子。此刻这个赵公子也看出自己花钱雇的那些泼皮无赖奈何不得对方,冷笑一声,摆摆手道:“不用打了,放他走吧。”

    那几个壮汉这才收手,地上那人起身之后露出模样,竟然是一个脸上生疮,其丑无比的男人。

    这人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扫了一眼打他的人,微微一笑,满不在乎的道:“不打了?那我可走了。”

    赵公子冷笑着点了点头,王大丑立刻嬉皮笑脸的往外走。林微问了问旁边的人,才知道这王大丑似乎是和人赌一样东西,结果王大丑输了却是赖账不给东西,所以才被人当街围殴。

    铃铛一听,也是道:“愿赌服输,输了又不给东西,活该挨打。”

    林微摇头,事情显然没那么简单,王大丑也是修炼之人,没理由看不出那赵公子也是修炼之人,明知道如此却还是赖债,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

    “你们几个散了吧,这些银子你们拿去分了,足够吃几日酒肉了!”赵公子这时候冲着那几个壮汉说道,同时甩出一包碎银。说完,迈步离开,走的方向和那王大丑一样,显然是尾随了过去。

    这时候看热闹的人也都散了,林微拉着铃铛也远远跟了上去。

    一直出了古井镇,到了一处无人的荒郊野外,林微才看到在远处,王大丑和赵公子两人正在对持。王大丑一改之前嬉皮笑脸的模样,神色肃穆,手持一串用麻绳穿好的铜钱鞭,对面赵公子两手空空,要比王大丑轻松的多。

    “姓赵的,老子可以让那些泼皮白揍一顿,是因为不想伤及无辜,但不代表我怕了你,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东西,是我先发现的,就应该归我,你若是再纠缠,咱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王大丑这时候沉声说道。

    对面那赵公子这是一脸傲然之色,道:“东西,你今天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不过是跑跑阴差,认识几个上不得台面的小鬼罢了。我劝你还是将东西给我,动起手来,你不是我的对手。”

    “少废话,东西我不给,要动手,我接着!”王大丑刚说完,赵公子便是眼神一冷,猛的甩手,一样东西飞射而出,直奔王大丑面门而去。

    王大丑早有提防,立刻是用麻绳穿好的铜钱鞭猛的一扫,啪的一声,将射向他的那个黑乎乎的东西扫落在地。

    再看那个黑乎乎的东西,竟然是一只指头大小的蜈蚣,通体黑色,被扫落在地,立刻是快速爬回到赵公子脚下,发出沙沙声响。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