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傅春来被三阴鬼爪破灭了魑煞之体,煞气全失,已经是勉强支撑,这时候别说再中一次三阴鬼爪,就是用伏鬼图照一下,傅春来都得魂飞魄散,他又如何能不怕。

    林微手持伏鬼图,他没有打算放过这傅春来,对方性格极端,瑕疵必报,几次三番的针对自己,所以绝对不能再留下这种后患,正待上前将傅春来灭杀。这时候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刺耳鬼叫,傅春来立刻是面带喜色,急忙喊道:“主人救我!”

    声音刚落,一道人影落在傅春来身边,这人一身紫黑长袍,衣服上用血色的细线绣着狰狞恶鬼图,三十岁上下,一脸的阴狠之色,右手持一把血纹短刀,落下之后先扫了一眼傅春来的阴魂,脸色一沉,随后便是死死盯着林微。

    显然这人已经开了阴眼,可以看到林微的阴身。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将我好不容易炼制的魑煞打成这个样子!”这人阴森森的说道,说完又看了看林微,微微一愣,又道:“原来是阴府的鬼差,既然是鬼差,为何不待在阴界,跑来这里管什么闲事?”

    “你是何人?”林微神色凝重,立刻是取回落在地上的伏鬼图,听这人的话,似乎傅春来变成之前那种鬼物和这人有关系。

    “我是谁,莫非你是头一天当差,没有看到我穿的是鬼王殿弟子的服饰吗?”这人一脸傲色,似乎身为鬼王殿弟子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

    “鬼王殿?”林微喃喃一句,他还真知道这个宗门,在规模上和空山玄宗相当,只不过修炼的都是邪门功法,空山玄宗修的是长生仙,鬼王殿修的则是邪战仙,功法凶猛霸道。

    不过在林微看来,鬼王殿又如何,他虽然只是最低级的阴官,但再低级也是阴官,代表着阴府权威,阴府又代表着仙朝天威,所以林微比对方还要傲。

    “鬼王殿弟子,便可滥杀无辜?况且我乃是阴府鬼差,又岂会怕什么鬼王殿,若是我没有猜错,这顾家一家十五口,都是被你用邪法所杀,死者死后怨气冲天,你炼制鬼物,最缺的就是这种怨气,所以先杀人,再让你炼制的鬼物吞噬这些怨魂,我有没有说错?”林微沉声说道,他修炼鬼道和驱鬼之法,自然知道一种炼鬼的法门,就是将活人折磨致死,这人无辜惨死定然是怨气冲天,到时候就可以借助怨气炼化鬼物,炼出的鬼物自然是凶煞无比。

    来到顾家,林微便猜测有人利用无辜之人炼鬼,现在看来果然是如此。

    “你都告诉他了?”鬼王殿弟子质问一旁的傅春来,后者吓的魂魄抖动,颤声道:“主人明鉴,我什么都没有告诉过他。此人性林名微,成为鬼差不过十几天,曾经与我有积怨,倘若主人将他阴身灭杀,便是主人将我炼成什么我都愿意。”

    说完,傅春来极为怨毒的瞪着林微,他上一次偷袭林微失败,被阴气反噬,半死不活,瞎子救走了他,不过在半路上,遇到了这个邪门修士。陈瞎子不过一个散修,修为不高,见到那修士身穿鬼王殿弟子服饰,立刻吓的魂飞魄散,丢下傅春来逃之夭夭,而傅春来便落入这个鬼王殿弟子手中,受尽痛苦被抽离魂魄,以秘法炼制成了魑煞。

    这般痛苦简直难以想象,傅春来性格偏激,不怪那鬼王殿弟子,反倒是将这一切都算到林微的头上,他偏激的认为,如果不是因为林微,他也不会落到这般田地。

    此番他见到林微成了鬼差,心中极不平衡,又知道这鬼王殿弟子实力强横,所以说出这一番话,就是想要亲眼见到林微被灭杀。

    他这么一说,林微恨不得上去将傅春来的残魂撕碎,不过眼下林微还真不能轻举妄动,他以灵眼观之,这鬼王殿弟子头顶之上有两道灵纹,应该已经是明心大境,修为要比野狗道人强很多,若是对方真的狠下心来下杀手,自己怕是很难应对。

    唯一能仰仗的,就是自己鬼差的身份。

    林微认定,越是大宗弟子,宗门规矩越是森严,就越不敢得罪阴府,更不敢得罪仙朝。但这也只是林微的推测,倘若这人真的要灭口,自己也没法子,不过就算是胜算不大,对方真的动手,自己也会全力一战。

    林微这边心思电转,那边那个鬼王殿弟子也是一样沉思。

    他也在衡量,的确,一个鬼差他并不放在眼里,鬼王殿的弟子里,也有在阴府供差的,有鬼差,也有品阶更高的阴官,自然知道阴府的强大。他可以教训一顿这个鬼差,但绝对不能灭了对方的阴身,因为那样阴府绝不可能坐视不理,倘若事情败露,鬼王殿绝对保不住他,也不会保他,甚至到时候会第一个来对付他。

    又看了一眼傅春来,他冷笑一声,这人虽然没有完全变成魑煞,但被自己用宗门秘法炼制,也有噬灵境的修为,却是被这鬼差破了所有的煞气和怨气,实在是不堪重用,当初自己也是看这人带着浓浓怨气,所以才抽魂炼鬼,如今被破了怨煞之气,已经是成了废物,没有了价值。

    既然如此,当然是不会为了这么一个东西去杀一个鬼差,得罪阴府。

    不过为了自己的面子,也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鬼差,否则也是堕了鬼王殿的威名,若是被宗门的其他弟子知道自己炼制的鬼物被废自己却讨不回场子,定然会沦为笑柄,被人小瞧。

    想到这里,他已经是有了打算。他在鬼王殿修炼已有数年,早在三年前就已经是明心大境界,距离聚灵小境也只有一步之遥,要对付一个才新任鬼差,可以说是手到擒来。他打算羞辱对方一番,到时候对方也休想在阴府混下去,一个丢了阴府颜面的鬼差,又可能有什么前途?

    当下他便是取出一枚黑乎乎的圆球捏碎,那圆球皮脆内空,碎裂之后涌出一团黑气,他嘴里念念有词,掐了一个手诀,顿时那一团黑气化作一支鬼犬,扑向林微。

    林微只感觉一股凶煞的鬼气扑面而来,知道那鬼犬非同小可,倘若被撞到,就算阴身不灭,也会毫无招架之力。当下是一抖伏鬼图,照向那鬼犬。

    一声惨叫,鬼犬身上冒出一团白烟,立刻是左右腾挪,避开伏鬼图威慑范围。对面那鬼王殿弟子更是冷笑道:“你以为区区一件下品灵器便能与我斗法?可笑,我这吞灵鬼犬一共炼制了五只,我倒要看看,你那下品灵器如何应对我五只吞灵鬼犬。”

    说完,又取出几枚黑丸捏碎,念咒掐诀,瞬时间,又有四只鬼犬嘶叫着扑过来。

    林微见状知道麻烦了,伏鬼图只能对以一个方向有效,倘若五只鬼犬同时从四面八方围攻过来,自己也难以招架。

    当即是单手持画,另外一只手施展三阴鬼爪,冲着一个从身后扑过来的鬼犬抓了过去。

    三阴鬼爪一施展出来,那边的鬼王殿弟子便是大吃一惊,失声道:“三阴鬼爪,这是三阴鬼爪,不好。”

    他刚想召回鬼犬,但已经是来不及了,一只鬼犬被林微三阴鬼爪抓个正着,直接被撕碎,在一声哀嚎中魂飞魄散。

    鬼王殿弟子心疼无比,这五只吞灵鬼犬可是他好不容易炼制出来的,花费了他足足四五年的光阴,不知道收集了多少犬魂,耗费了多少材料和药材,每一个都堪比一件下品灵器,此刻被灭杀一只,自然是让他肉痛无比。

    但是他没有继续放狗攻击,而是将剩余四只吞灵鬼犬全部召回。此刻他的表情和之前也是大不相同,一把抓过一旁的傅春来鬼魂,仔细用鼻子嗅了嗅。

    “果然,也是被三阴鬼爪灭了魑煞之体,该死,早知道如此,我还放出吞灵鬼犬做什么,这鬼差怕是和阴长乐有关系,为了这么一件事得罪阴长乐,不值。”自言自语了一番,这鬼王殿弟子将傅春来的阴魂一丢,冲着林微道:“这位差爷,今天的事情是一场误会,咱们就此揭过,你灭杀我一只吞灵鬼犬,我也不与你计较,但今天之事你也不要和其他人说起,这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说完,再不理林微,转身就走。

    “主人,你……你为何不杀了这姓林的小子。”傅春来此刻吼道,不过片刻那鬼王殿弟子已经是没了踪影,傅春来此刻如坠冰窟,他知道自己玩了,立刻也想逃走,但还没动就被林微的阴身扑上来一把扣住。

    “你就别跑了,傅春来,你几次对付我,真当我林微是泥捏的吗?”林微伸手抓着傅春来,后者虽然极力反抗,但又如何能挣脱林微的控制。

    便在这时候,一阵阴风吹来,鬼七现身而出,显然是急匆匆从阴府赶了回来,看到林微抓着一个孤魂野鬼,也不明白情况,上前就将卫渊嘱咐的话说了一遍。

    林微心中一暖,卫渊显然担心自己出事,不过借助三阴鬼爪和伏鬼图,林微也是转危为安,化解了危机,更是将傅春来捉拿。

    “鬼七,用你的锁鬼链将这家伙锁起来,带回阴府发落,告诉卫大人,顾家十五口人的阴魂都是被他吞吃。”林微说完,鬼七就急忙点头,取出锁鬼链将傅春来锁了个结结实实,后者还在疯狂挣扎,叫骂,但被鬼七上前几个耳光打的就不敢吭声了,鬼七修为比林微还高,对付恶鬼很有手段,几巴掌就打的傅春来魂魄不稳,傅春来本来就胆小如鼠,此刻也冷静下来,不敢再叫嚷,不过看向林微的眼神里怨恨更浓。

    对于这种人,林微也懒得理会,他本来可以直接将对方灭魂,但斟酌一番,还是决定交于阴府处置,这对于自己今后的发展也有好处,况且傅春来是卫渊好友,此事交给卫渊处理也是最为合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