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求推荐票,大家多投几张支持,另外还没收藏的兄弟,劳烦点击收藏,拜谢,第一更奉上。)

    ……

    “少来这套,这位差爷,我野狗道人修炼三十载,什么场面没见过,阴府鬼差当中也认识不少,别以为两句话就能吓住我。武老弟,你帮我拖住这鬼差,我去小院找东西。”野狗道人要说不怕那是假的,就算阴府的鬼差管不到他头上,但也不能随便得罪,若不是因为想要弄到那个可以夺人灵气的宝物,他也不会铤而走险。

    武高一听,立刻是取出一叠纸扎的小人,咬破拇指将血淋上,随后念动咒语,瞬时间平地生风,他手里的纸人一个个被吹的飞起,竟然是在空中吸附周围的泥沙草木,最后变成人一般大小的东西。

    “就让你看看草木傀儡道法的厉害,这位差爷,小心喽!”武高说完,掐了一个手决,当下那是几个傀儡就扑向林微的阴身。

    与此同时,野狗道人奔向小院,林微见状是大为着急,这野狗道人是修士,而且已经是明心小境的修士,铃铛就算是身负武艺也断然不是对手,他立刻就想回去,但这时候,身后一股大力撞来,直接将林微撞出去一丈多远,还没站稳,侧面又是一下,将林微撞的是晕头转向,回头一看,发现是几个草木傀儡在撞击自己的阴身。

    这些草木傀儡显然可以攻击到鬼魂,好在林微身上穿着鬼差官服,所以并无大碍,但因为林微空有鬼道灵动小境修为,还不会什么法术,所以只能是手持血玉牌拍打那些草木傀儡。

    林微显然知道,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好在这时候鬼仆白奴也是冲上来和林微一起对付那些草木傀儡,让林微有喘息的机会。

    回头一看小院,林微担心铃铛遇险,况且自己肉身还在屋子里,所以冲着鬼仆白奴道:“想法子拖出它们。”

    说完,化作一团阴风返回小院,这时候铃铛被野狗道人和几条野狗一起围攻,已经是险象环生,林微干着急帮不上忙,却是立刻冲入屋子,返回自己的肉身。

    林微知道情况紧急,自己虽为鬼差,但不懂法术,肉身更是没有修为,连铃铛都不如,就这么冲出去,肯定是帮不上忙,反而会拖累铃铛。

    好在林微立刻想到自己还懂神画师道,他立刻是将一张纸铺在桌子上,毫不迟疑,提笔绘制了一幅图。

    原本卫渊留给他的那一副“伏鬼图”显然用不上,那两个散修是活人,伏鬼图是降服恶鬼所用,所以林微只能重新绘制一幅可以对付活人修士的战图。

    神画师道中讲了几种进攻用的战图,境界最低的,叫做“青峰剑客图”,画中为一舞剑的无名剑客,若是入灵之后,可以图攻敌。可别看这‘青峰剑客图’最容易,但偏偏卫渊花费数年时光修炼神画师道,都没有画出过一幅,就是林微之前也曾经尝试过几次,但也都没有成功。

    此番情况危急,林微不可能弃铃铛于不顾,所以这一幅“青峰剑客图”,他是无论如何都要画出来,并且入灵。

    林微持笔在手,瞬间是物我两忘,只是片刻之间,纸上一个剑客挥舞青峰长剑的形态便跃然纸上。

    倘若是文若成或者曲无双在这里,定然会惊为天人,这种作画速度,画技竟然也是如此的出类拔萃,而且林微用了最少的笔墨来勾勒,但偏偏将剑客那种剑技高超的姿态和神态画的形神兼备。

    画成之后,林微轻轻一声“入灵”,化作当中的剑客,就仿佛下一刻要跃出纸面,前去杀敌一般。

    林微此刻是浑身大汗,他第一次画出入灵的战图,这对他的消耗是相当的巨大,此刻,他就连抬手都十分困难,但却是咬牙强撑,拿着图推门而出。

    院中,铃铛已经是香汗淋漓,虽然如此,依旧是挡着三条野狗和那野狗道人。铃铛不傻,知道野狗道人肯定是懂得法术的修士,而传授她武艺的道姑曾经说过,如果遇到修士,只能贴身强攻,让对方没有施法的机会,否则断无胜算。

    所以铃铛一直都在追打那野狗道人,后者果然是被打的颇为狼狈,若不是本身也会一些武艺,有三条野狗在旁策应,说不定已经被铃铛给拿下了。

    但林微的看出来,若是再这么僵持下去,铃铛必败。

    这时候野狗道人见到林微出来,立刻是伸手一指,一条野狗嚎叫着扑了过来,铃铛见状,立刻大叫:“少爷小心!”

    林微自然知道,他再不犹豫,立刻将手里的青峰剑客图展开。

    刹那之间,就见图上灵光闪现,就听见几声青鸣之音,那只野狗噗通一声栽倒在地,再看它的狗头已经不知何时滚落一旁。

    “啊!”野狗道人见状目瞪口呆,不过他显然不知道神画师道,还以为林微手里是一件宝贝,立刻是心生贪念,命令另外两条野狗扑过去,同时从怀中取出一枚核桃大小的东西狠狠砸向铃铛。

    铃铛知道那不是什么好东西,立刻是侧身一翻,躲了过去,就听嘭一声,野狗道人丢出的东西突然炸开,溅出一片黑水,那黑水所触之物全部是腐蚀冒烟,若是落到人身上,显然立刻就会被化作一滩血水。

    野狗道人只为逼退铃铛,此刻他趁机冲向林微,挥动手里的木杖砸了过去。

    林微被一人两狗围攻,只能是再次举起战图,这一次,院中似乎有一个剑客虚影在辗转腾移,施展了一套剑法,那两条野狗立刻是被几道剑光斩杀,狗血喷了一地,野狗道人毕竟是明心境修士,修为醇厚,此刻感觉到不妙立刻是收杖防守,但是为时已晚,他的木杖被剑光削断,双眼也被剑光刺瞎,整个人摔到几米之外,惨叫不已。

    而击败野狗道人,林微手里那一幅战图也是灵气耗尽,竟然是自行碎裂,变成漫天纸屑。

    野狗道人还在嚎叫,铃铛怕他作怪,直接上去结果了这个散修的性命,估摸这野狗道人临死也想不到,他依靠一本野狗道法残篇,修炼三十年,明心境的修士,竟然会死在一个丫头手里,想来他若是泉下有知,也会再一次气死。

    这时候白奴也从外面飘了回来,告诉林微外面那个散修听到院子里的惨叫声,已经是逃走了。

    林微松了口气,还好另外一个散修逃走,否则若是冲进来,自己可是真没招了,

    这一次林微已经是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勤加修炼,不光要修炼鬼道,还要修炼正统的道法和法术。除此之外,也要多准备几幅青峰剑客图以备不时之需,这一次若非是自己懂得神画师道,而且还画出了一幅入灵的剑客图,现在的结果怕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

    这时候林微有所感应,却是和铃铛叮嘱了一番,立刻阴身出窍,果然看到在野狗道人身上冒出了一个鬼魂,正是野狗道人的阴魂。这野狗道人修炼三十年,虽然没有名师指点,但所学甚杂,竟然也懂得一些鬼修之法,虽然新死,但阴魂并不像其他人那般浑噩,竟然也是阴险狡诈,想要趁机逃走。

    林微哪能让他如愿,之前对方是修士,林微差一点着了道,现在对方死了成阴魂,那林微可就一点都不惧怕了。

    死后为鬼,都属阴府管辖,林微鬼差的身份,别说只是一个新死的鬼,就是那些修炼有成的鬼修,面对林微也不敢造次。

    此刻野鬼道人的阴魂看到林微,立刻是被那鬼差官威所震慑,吓的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林微盯着对方道:“你也算是作恶多端了,看你所修炼的功法极为歹毒,身上应该背了不少血债吧?我也不为难你,跟我回阴府,自有判官给你定罪。”

    说完林微伸手一抓,就将野鬼道人的阴魂抓在手里,野鬼道人生前那也是手段众多,但是死后,竟然连挣扎都做不到,被林微轻易抓住。随后林微才和鬼仆白奴一起,入阴界,一路无话,到了东城阴府阴司之内,林微将野狗道人的鬼混丢给早已等在那里的鬼七,让它好好招呼这个野狗道人。

    鬼七自从上次的事情,已经是将林微当成了它的靠山,而跟着林微,就是跟着卫大人,对于鬼七来说,卫渊那就是一尊大山,有这尊大山靠着,它日子比以前过的也舒坦了很多。此刻它看出林微对这个新死鬼魂不爽,立刻是点头答应,伸手一甩,就丢出一根锁鬼链将野狗道人牢牢锁住。

    这锁鬼链可是一个好东西,一般鬼魂,但凡被锁住那是绝不可能挣脱得开,也不怕它跑了,此刻野狗道人已经是吓的屁滚尿流,如同一个鹌鹑般缩成一团,但依旧是被鬼七给拖走,至于这位野狗道人之后的情况,林微也懒得过问,肯定没有什么好下场。

    办了这事,林微让白奴跟着鬼七去修炼鬼道,他自己则是去见卫渊。

    卫渊依旧是一身官服,见到林微呵呵一笑,叫几个小鬼泡了一壶茶。林微还是头一次在阴界喝茶,自然是十分惊奇,卫渊告诉林微,这茶可不是想喝就能喝到,就算是他身为七品阴官也得不到,这茶还是上一次赴任的时候刘城隍送的。

    “这可是好东西,喝一口,抵得上你修炼大半月!”卫渊呵呵笑道,这时候他扫了一眼林微却是咦了一声,似乎有什么发现,再看,他竟然直接惊的从桌椅上站了起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