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有两个散修留在原地,他们一个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一个则是一个手持木杖的老叟。在散修界,这俩人也算是小有名气,中年人叫做武高,修炼功法杂乱,没有师承,全部是自己摸索,虽然如此,也是修炼到了明心小境界,至于那老叟和武高一样,叫做野狗道人,据说他踏入修炼界是因为一条野狗,数十年前,野狗道人不过是一个乞丐,一日将讨来了饭菜给路边的几只野狗吃了,到了夜里,野狗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叼来一卷残破的功法,野狗道人因此入道。

    不过这野狗道人只是凭借当初那残破的功法修炼,数十年时间,也不过是明心小境界,不过修为明显要比武高浑厚。

    此番他二人想要提升境界,花费数年时间好不容易寻到一件聚灵的灵器,这灵器已经是残破不堪,且只能再用一次,催动需要七种生灵之血和秘法,可以聚集周围数百米范围之内所有的灵气,包括地下的灵脉,可以形成一片灵雾。修士在其中修炼,绝对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他二人万万没想到,灵雾刚刚聚起,还没来得及修炼,就被一股力量全部夺走,当时那件下品灵器更是直接崩碎,可以想象,辛苦数年时间,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他二人当然是咽不下这一口气。

    见到其他散修都离开,野狗道人咬牙说道:“武老弟,你我修行不易啊,此番不管是谁,夺走你我好不容易聚齐的灵雾,这件事都不能这么算了,别人走了,我偏要会会那人,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

    武高也是一脸愤恨,只是他依旧是存了一丝的忌惮,道:“去看看那小院里是什么人也好,只是我怕……”

    “怕什么?”野狗道人问道,武高一脸你知道的表情,野狗道人才是冷哼一声道:“不就是那广阳郡守文若成刚才来过嘛,他只说不管这事,却又没说是惧怕小院中的人,我觉得,是那些家伙会错意了,你想,文若成是何等人物,那是修到神关小境的修士,还是五品人官,文圣门生,他若是惧怕的人物,又怎么可能在这小小的临县地界,而且,我之前偶有耳闻,这里住的,是一个姓卫的书生,只懂几手驱鬼的小法,你我都是明心小境的修士,莫非还怕区区一个穷酸书生?”

    武高一听才恍然大悟,立刻是道:“原来如此,还好道兄提前打探好了情况,要不然还被那穷酸书生给蒙骗了,对了,一定是那文若成知道里面是一个读书人,所以不想参合,但是你我的灵雾被这人给夺走,说什么也要讨一个说法。”

    “正是如此,不过你我二人也要小心一些,就先施法试探,我觉得那书生应该有一件比你我那个聚灵灵器还要好的宝贝,如果可以,你我二人可夺来。”野狗道人伸手虚抓,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二人打定主意,纷纷施法,武高所学杂乱,此刻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旁门法术,竟然是从怀中取出一个黄纸扎的小人,随后扯下一旁柳树上大片的柳条,编了一个假人,将黄纸小人贴在上面,掐诀念咒,就见一股阴风吹过,那柳条编的假人竟然是如人一般动了起来。

    “好手段,人说武老弟你懂得百种奇门异术,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那老道我也要献丑了。”野狗道人说完,取出脖前一个古怪的哨子吹了一声,下一刻,从远处便跑来几只赖皮野狗,野狗道人取出几枚黑不溜秋的丹药喂给那几只野狗,眨眼之间,这几只野狗体型暴涨一倍,一个个是阔口獠牙,目露赤光,凶悍非常。

    看到野狗道人的手段,武高也是面露惊色,嘴上恭维了几句,二人便催动假人和野狗向小院冲去。

    林微在屋子里练功,十分专注,自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此刻他将小聚灵功运行了几个周天,下一刻,就感觉大量的灵气注入自己的阴身当中。

    小聚灵功是鬼道功法,只能壮大阴身,卫渊告诉林微,仙门正宗里有大聚灵功,那才是正宗的仙道功法,可以凝练肉身,走的便是明心,聚灵,玄道,神关的路。

    而小聚灵功,走的则是灵动、噬灵、阴泉、黄道的鬼修之路。

    眼下林微要在阴府当差,阴身必须要强,之前几个周天之后,最后一下涌来的灵气极为庞大,林微只感觉仿佛置身在一片灵气水潭当中,原本只能勉强运行几个周天的小聚灵功,此刻竟然是自行运转,足足又运行了三十个周天。

    下一刻,林微张开眼睛,阴身脱壳而出,双掌相对,一股灵气在掌间涌动。

    “灵动?”林微立刻是大惊,他又试了一次,这一次依旧是如此,当即林微神色激动,又带着一丝古怪:“我的阴身竟然步入了灵动小境,这……这怎么可能,我应该是头一天修炼小聚灵功才对,怎么可能一天就步入鬼道灵动小境?”

    林微心中惊奇,刹那间,他想到一种可能,看了看手里那一根棍子,心下暗道小聚灵功绝不可能只修炼一天便能让阴身步入灵动小境,若是如此,阴府当中早已经是鬼仙遍地走了,那些修炼数十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鬼修老怪之所以没有成鬼仙,就是因为鬼道和仙道一样,都是步步艰险,所以绝不可能这么容易,但自己偏偏就是一日灵动,必然是借助了外力,那就是这根棍子帮了自己的忙。

    想到神秘口诀当中那一句“万法为基,奇木为径”,林微有些明白了。

    便在这时,林微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打斗声,立刻是阴身飘动,闪出屋子。林微本体没有修为,也只有阴身有些手段,况且林微的阴身已经是灵动小境,算得上是一个鬼修,又有鬼差官服和血玉佩,如果遇到敌人,多少也有自保之力。

    院子里,铃铛正在和几个怪东西在缠斗,林微再看,那和铃铛缠斗的赫然是几只野狗,只是这野狗体型巨大,满嘴獠牙,身上邪气森森,绝对不是普通的野狗。再看墙头上,还站着一个柳条编制的假人,林微立刻知道,这是有人在施法对付自己。

    铃铛身负武技,肯定是这些东西入院之后被铃铛察觉,这丫头怕这些东西对付自己,所以才出手阻拦。

    说实话,林微还是头一次见到铃铛全力施展武技,还别说,铃铛的武技相当厉害。她手持一把短剑,寒光闪闪,身形腾挪,或刺或挑,那三只大狗竟然是奈何不了她,而且看样子,短时间内,铃铛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唯一的麻烦,是墙头那个柳条假人,林微能看到,那假人身上趴着一个黑漆漆的鬼物,应该是被祭养了超过十年的鬼物,鬼气不弱于自己。

    可再怎么说,那也是鬼物,既然是鬼物,林微堂堂阴府鬼差又怎么可能惧怕。他看到柳条假人要出手的样子,立刻是毫不犹豫,取下腰间的血玉牌,直接丢了过去。

    这么做林微也是无奈之举,他初为鬼差,刚刚修炼,还不懂什么法术,最多也就会驱鬼之法,而看这柳树家人身上趴着的那个鬼物,白奴绝对不是对手,所以只能是用鬼差血牌。

    血玉牌砸过去,那柳树人立刻是发出了一声惨叫,上面那个鬼物被震的身形涣散,柳树假人也是直接破碎,身上的那个黄纸更是轰的一声烧了个精光。

    远处散修武高立刻是口喷鲜血,神色狰狞,林微这时候也是掐诀,找来鬼仆白奴,随后飞出墙外,看着远处那两个散修。

    铃铛是凡人,看不到此刻的林微,但是那两个散修都是明心境修士,此刻感觉到阴风袭来,知道有鬼物出现,立刻是纷纷施展手段,开了阴眼。

    下一刻,武高和野狗道人看到了阴身状态下的林微。

    二人也是有些见识的,立刻认出林微身上所穿的鬼差官服,武高顿时失声道:“是阴府鬼差!”

    那野狗道人散修时日已长,见识也广,立刻沉声道:“不要怕,就算是阴府鬼差,也管不到我们头上,阴府有严令,不准阴府阴官擅自干涉阳间事务,他便是阴官鬼差也奈何不得咱们,况且阴官都是鬼修,我看他不过灵动小境,还比不上咱们正统的阳修明心境,便是单对单,咱们也无需怕他。”

    那武高一听,也是心神大定,立刻是点头道:“野狗道兄说的没错,鬼差又如何,阴府只管阴界,管不到咱们头上,况且一个灵动小境的鬼修,你我二人随便就能打发了。”

    当下他二人底气十足,野狗道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林微,冷声道:“这位差爷不在阴府办事,跑来这里做什么,而且还出手灭了我这位老弟的傀儡,你若是说不出个缘由,休怪我们去阴府衙司告你。”

    林微负手而立,冷眼看着这两个散修,心里盘算,但表面上毫不示弱:“缘由?此处宅院是我的住所,你们施法打进来,难道还不准本差爷还手吗?你们可知道袭击鬼差的罪过,那是要勾去魂魄,下地府受刑的。”

    ……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