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收藏的兄弟麻烦点击收藏一下,谢谢大家支持!)

    ……

    虽然耽搁了片刻,但林微收获颇丰,接下来便是要跟随青皮小鬼入阴府了。林微是阳身尚在的活人,所以稍微麻烦一些,若他是修炼到玄道小境界的修士,便可阴魂出窍,云游四方,不过现在林微是没有这本事,所以还得依仗那青皮小鬼。

    小鬼早有准备,让林微坐在椅子上,随后猛的拉住林微的手一扯,林微便感觉身体一空,被拉的站了起来,只是此刻,他入眼所见一切已经是不同,如同蒙上一层雾气一般,色彩也是单调了许多。

    扭头一看,林微看到自己竟然还好端端的坐在椅子上,如同睡着一般。

    当即林微知道,自己已经是阴身出窍,想不到这青皮小鬼如此能耐,心中对这小鬼又是高看了一分。

    “林公子请随我来!”青皮小鬼说道,说完就走出屋子,而林微的鬼仆这是飘过来,冲着林微道:“白奴随公子一起前往阴府。”

    林微点头,于是三人一起出门离院,直奔柳河而去。此刻外面雾气蒙蒙,青皮小鬼走到柳河边,四下张望,然后从腰间解下一个小旗晃动了一下。

    就听一声清鸣之声响起,不一会儿,就听到一叶孤舟从柳河雾气中划过来,停在岸边。

    “林公子,请上船!”青皮小鬼笑着说道,林微上了船,青皮小鬼和鬼仆也都飘上船头,这时候林微却见这船中除了一个撑船的船夫之外,再无他人。那船夫披着蓑衣草帽,一声不吭开始划船。

    起初林微还没注意,但很快他就发现,岸边景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是临县,而是一处他从未见过的地方。

    继续向前,洪奕便听到鬼哭鬼嚎之声,隐约可闻,而原本那种浓浓的雾气越发的浓厚,但说来也怪,便是雾气再浓,林微也可以看清百米之外的事物。他可以看到岸边的植物,已经是那种从来没有见过的品种,还有在远处,一些游荡在野外的游魂。

    甚至,林微还看到不少身体腐烂的行尸走肉游荡在百米之外,毫无疑问,这里已经不是阳间。

    便在这时候,水中突然传来异动,下一刻,一个足足有磨盘大小的鬼脸从河中冒出,冲向小船。

    那鬼脸极为骇人,简直是青面獠牙,普通人看见绝对会活活吓死,这时候青皮小鬼脸一沉,大骂一声:“该死的东西,连老子的差事也敢捣乱,瞎了眼了。”

    骂完,依旧是取出那个小旗子一晃,就见那小旗上黑芒一闪,那鬼脸便是惨叫一声,整个身体被一股力量扯碎,化作一团团黑气被卷入小旗当中。

    可以看到小旗上黑气涌动,明显不是凡品,怕是最差都是一件下品灵器,要不然,怎么可能一下就将那鬼脸灭杀。

    “哼,不自量力,七爷的差事也敢搞乱,活该被这食鬼幡吃掉。”青皮小鬼骂了一句,它自称七爷,此刻摇头晃脑很是得意。

    而至始至终,撑船的船夫都无动于衷,林微扫了一眼,立刻是眼皮一跳,他分明看到,在那船夫身上,赫然有一条黑色的蛟影,阴气之强,远超青皮小鬼。

    但偏偏青皮小鬼却是看不到一样,林微这时候小声和自己的鬼仆道:“你可曾看到船夫身上有什么东西吗?”

    鬼仆看了一眼,摇头,表示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就怪了!

    林微没有再说话,但对这撑船船夫却是上了心,这时候,前面出现一个码头,上面有阴兵镇守。

    船靠了岸,青皮小鬼引着林微和白奴鬼仆下了船,那撑船的船夫便划船离开。

    “七爷?”林微冲着那青皮小鬼问了一声,后者立刻诚惶诚恐道:“公子爷不敢乱叫,您是文判老爷亲笔封的鬼差老爷,那是名入地卷的阴官,比小的我要高贵多了,以后,您叫我小七就行。”

    林微笑了笑,就问刚才那船夫的情况,小七一听,不以为然道:“你说哑巴啊,和我一样,也是一个当差的,不过不如我,他只负责摆渡划船,其他的什么都不管。还有刚才阴河里那鬼脸,只是一种阴秽鬼物,不过若是实力不行,也可能会拖下阴河,到时候神仙难救。”

    林微一听就知道这青皮小鬼也不知道那船夫的不凡之处,此事林微没有多问,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码头那里有一架马车,青皮小鬼带着林微和白奴坐上去,沿着一条路行了几里地,路两侧全部是孤魂野鬼,数量不计其数,这时候,林微看到一座巨大的城池。

    林微有灵眼,远远看去见到那城池上面阴气冲天,但偏偏那一股阴气又是正大光明,似乎一座城,便可震慑周围所有的孤魂野鬼,

    “林公子,这便是咱们的东城阴府,镇压东阴界。”青皮小鬼小七这时候介绍了一句,估摸是因为那多半根阴魂草香的缘故,青皮小鬼一路上都是替林微讲解,这让林微在短时间内对整个阴界有了不少认识。

    东城阴府门前,有阴兵把守,林微放眼看去,却见这些阴兵一个个阴气成煞,极为强悍,每一个都要比青皮小鬼厉害,顿时明白这东城阴府能镇压整个东阴界,绝对是有很强的底蕴。

    进了城,到处都是鬼气森森,林微也没有下马车,一直到了一个府衙一样的地方,马车才停了下来。

    “林公子,请跟我来!”青皮小七跳下马车,将林微和白奴迎了下来,正准备进入这府衙,这时候,从府衙内突然走出一个人,小七因为招呼林微,并没有注意对方,险些撞上去。

    这人穿着黑衣,腰间挂着一块血红色的玉牌,看到青皮小七和后面的林微,顿时眉头一皱,嘴角带着一丝讥讽之色,直接停下脚步,挡在门前。

    青皮小七见到这人,吓的急忙上前行礼:“周爷好,小的刚才没有看清,差点冲撞了您,真是该死!”

    黑衣男子却是脸一沉,喝斥道:“鬼七,你好大胆子,你在府衙当差也有些年头了,怎么连规矩都忘了?我乃九品阴官鬼差,你不过小小的鬼兵,冲撞阴官,可是要罚打鬼鞭的。”

    一听这话,青皮小七吓的直接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求饶,想来那‘打鬼鞭’不是什么好事。

    “周爷饶命,小的修为尚浅,若是挨了鬼鞭抽打,怕是立刻会魂飞魄散,还请周爷可怜可怜,饶小的一命。”

    “我为何要饶你,规矩就是规矩,鬼七,你就等着挨鞭子吧。”那被叫做周爷的黑衣男子一脸狰狞,说完,抬头看了一眼林微和白奴,张口骂道:“你们两个孤魂野鬼,竟然敢在这府衙门前逗留,给我滚。”

    一声喝斥,当即阴气翻滚,化作一个鬼脸直冲林微而去,小七见状吓的魂飞魄散,暗道林公子还没有正式入职,名字也没有被写入地卷,不受地卷护灵,被如此冲撞,便是不被撞的魂飞魄散,也会阴气大损,若是林公子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自己便是躲过那一顿鬼鞭,也会被卫大人严惩。

    想到这里,它也顾不得其他,立刻是化作一股阴风,挡在林微身前,就听到一声惨叫,小七被那鬼脸撞了个正着,身形涣散,险些魂飞魄散。

    林微脸一沉,他刚才看的真切,这黑衣男人分明就是借题发挥,之前林微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直到对方突然用那鬼脸撞向自己的时候,林微才弄明白。

    这明显是针对自己,要说鬼气,白奴比自己更浓,但那鬼脸偏偏是冲着自己来的,这就能说明问题。

    只是林微从没有见过这人,也和对方也无冤无仇,对方为什么这么做?

    本来林微想着初入阴府,还没有正式入职鬼差官职,所以该低调还是要低调,却没想到对方竟然是直接动手,刚才那一下若不是有小七替自己挡了一下,自己这阴身即便是不被撞碎,也会元气大损,轻则卧病三月,重则一命呜呼。

    更不用说本来就无辜的小七替自己挨了这么一下,林微立刻是涌出一股怒气,白奴早就护在林微身前,刚才对方动作太快,她也是反应不及,一脸的懊悔。

    小七此刻身形飘忽,明显受创极大,不过还是急忙喊出:“这是文判卫大人亲封的鬼差林差爷,小的奉命接引林差爷赴任。”

    那周姓之人听罢脸色稍缓,冷笑一声道:“哦,原来不是孤魂野鬼,那刚才就是误会了。既然是卫大人亲封的鬼差,那就让他进去吧,不过鬼七,你冲撞我,今天这一顿鞭子,是逃不掉的。”

    小七脸色更是惨白,若是之前他挨一顿鬼鞭,或许还能挺住,但是现在,怕是一鞭子就能将它打的魂飞魄散,虽然心中不甘,明知道这姓周的鬼差是为了给林微难堪,才针对自己,但这姓周的鬼差是正式的阴官鬼差,官位比它大了一级,在阴府,官大一级压死鬼,它根本不敢反驳,到时候对上官出言不敬,又是罪加一等。这时候小七只希望林微能出面救自己,否则,今天自己怕是难逃一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