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卫渊所吩咐的那样,他的后事林微办的极为低调,甚至说是简陋。只有卫渊和铃铛二人张罗,也没有寻常人家挂白布,办灵堂,只是整理卫渊衣衫,买了一口棺木,在院中一角下葬。

    卫渊墓前,林微神色平淡,倒是铃铛哭的稀里哗啦。虽然林微已经将卫渊是入阴府为官的事情告诉铃铛,但这小丫头眼窝子浅,还是哭个不停,嘴里直说早知道如此,就应该多给卫大哥烧一些好菜,还说卫大哥最喜欢吃她烧的红烧柳河鱼,可惜,以后再也没机会了。

    还别说,便是林微早已经看开这件事,依旧是被铃铛弄的有些伤感。

    “别哭了,卫大哥说这是喜事,他是去做官,七品阴官,等同于吴国的正四品大员,咱们应该庆祝,恭喜卫大哥修成正果才对。”林微见到铃铛哭个没完,只好板起脸说道。

    铃铛这才停下道:“真的?那以后卫大哥会不会来找我托梦,叫我给他烧菜?”

    林微摇头,肉身才需吃食,阴身当然不需要。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叩门声,林微急忙道:“有客人来访,我去看看是谁。”

    铃铛抹了抹眼泪,冲着卫渊墓鞠了一躬,才跑到屋子里。

    打开院门,林微看到门外站着一个文人打扮的中年人,这中年人一脸威严,腰挎宝剑,一看就不是等闲之人,林微扫了一眼这中年文人的头顶,立刻是惊骇无比,这人头顶之上,竟有七道灵纹,比前几日来访的龙虎山鹤阳道人都要多。

    七道灵纹,那应该是神关小境界了。

    林微心中惊骇,但表面丝毫不露。在这中年文人身后,还站着一个少年,这少年身子单薄,肤白唇润,十分俊俏,还戴着一顶帽子,林微可不是愣头小子,他一眼就看出,这人是女扮男装。

    不过人家女扮男装,就是不想被人看出是女的,那自己看出来也只当是没看见。此刻林微拱手一礼,道:“请问找谁?”

    那个女扮男装的少年站在后面不言不语,只用一双美眸看着林微,而中年文人则是气场强大,微微点头道:“你可是林微?”

    “是我,您是……”林微好奇,自己并没有见过这里两个人,不过他们好像是专程来找自己的,而且,他看着中年文人,似乎有一点点眼熟。

    中年文人呵呵一笑,道:“文若成!”

    屋子里,铃铛沏茶倒水,好奇的打量坐在对面的两人,不过她知道这两人是来找自家少爷的肯定有话要说,所以乖巧的走出门外。

    林微当然知道谁是文若成,上一世,他还和这文若成打过交道,自己官拜二品,为刑部尚书的时候,这文若成才不过是正四品,而按照资历,文若成就是当一品大员也是绰绰有余,但他性格刚硬,不畏强权,所以一直没有升上去。

    要说得罪的人和仇家,这文若成比上一世的林微要多得多,最后林微官位虽高,反倒是保不住项上人头,文若成官位不如上一世的林微,却是无人敢惹。

    原因就是因为文若成有一个强大的靠山。

    他是苏文圣三百门生之一,苏文圣是谁?那是仙朝六品仙官,乃是儒圣之一,有这么一尊大靠山在,便是有人恨不得将文若成挫骨扬灰,也绝对不敢真的对付他。

    林微上一世不懂其中道理,没有强大靠山撑腰,结果被人害的掉了脑袋,而这一世,他才要踏上仙官之路,就是要掌握自己的命运。

    不过现在,自己只是一个十三岁少年,而文若成却是广阳郡守,五品人官,而且是神关小境界的修士,和自己比起来,那绝对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这么一个大人物为何会跑来这里见自己,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

    文若成进屋之后便没有再说话,只是专心品茶,那女扮男装的少年却是大眼珠四下观察,也不说话。林微转念一想便反应了过来,却是起身对着文若成躬身一礼。

    “恩,孺子可教!”文若成竟然是赞扬一声,而这里面的道理,林微当然知道。

    林微被傅春来撕文帮,是文若成出面摆平此事,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林微都应该谢谢这位郡守大人,林微这一礼便是有这么一个意思。

    文若成这时又道:“林微,你可知我堂堂郡守,为何会屈尊来这里找你?”

    “林微不知,还望郡守大人告之。”林微摇头,他的确是不知道。

    “你的文章我看过,写的很好,独树一帜但另有一番道理和见解,更得儒家精髓,而如今我手下缺人,你已经是秀才,有功名在身,我看你也是一个可造之材,就来我这里做一个文案先生,虽然不入官籍,但一月俸禄也有一两纹银,你可愿意?”文若成性格直爽,也没有拐弯抹角,直奔主题将来意表明。

    林微一愣,显然自己被这位郡守文大人看重,对方这是想要招揽自己,甚至将自己当成门生来培养。

    若是换成上一世的林微,这种事简直是求之不得,不说成为文若成的门生,单说那一份郡守府文案先生的职位,其他秀才那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一两俸银虽然不多,但也绝对不少了,若是正常情况下,一年除了正常开销,至少能积攒下七八两银子。

    可是林微已经是今非昔比,他的志向是入仙朝,为仙官,若是答应了文若成,鬼差之事怕是会有变故,却是因为林微听说过苏文圣和阴府不合,这是其一。其二是林微深知读书无用,至少不可死读书,做迂腐秀才,上一世吃亏就吃亏在这里。除此之外,林微上一世是文若成的上官,两人也算是好友,虽然再世为人,但也不愿意屈居人后,这是林微自尊使然,所以林微绝对不会答应。

    当下林微婉拒道:“谢郡守大人抬爱,只是我自由惯了,不愿受一些约束,而我还有另外一个志向,只愿为此而奋斗,郡守大人的好意,林微只能是心领了。”

    话音一落,文若成脸色就是一变。

    他显然没想到,林微竟然会拒绝,要知道他乃是堂堂五品郡守,更是苏文圣门生,何等尊荣身份,其他读书人不知如何挖空心思想要讨好自己,而此番屈尊前来招揽一个小秀才,对方竟然拒绝了他的好意,简直是岂有此理。

    文若成也是文人出身,自命清高,也最重脸面,如今被林微拒绝,虽然林微话语婉转,但他还是有些面子上落不下来,当即是冷哼一声道:“林微,本官好意相请,你竟然拒绝,可是瞧不起本官?”

    文若成可是五品大员,若是发怒,连临县的县丞都得吓跪在地上,不过林微此刻却是如同面对汹涌海水的磐石,岿然不动。

    “郡守大人言重,林微绝不敢瞧不起大人您,只是林微句句属实,确是有其他志向。”林微缓缓说道,本想着文若成应该会就此作罢,没想到对方一拍桌子怒道:“林微,本官是为你好,你若来我这里,苦读诗书,等几年你再考中举人,我便能保举你入朝为官,若是中了进士,直接做一任县丞也是未尝不可,甚至你可以和我一样,成为圣人门生。这可是光明正道,堂堂正正,总比这里的卫渊,走那阴府小道要好的多,林微,你说的志向,莫非是想学那卫秀才一般,走那上不了台面的阴府小道吧?”

    文若成一怒,气势十足,跟着他来的那个女扮男装的少年吓了一跳,暗道你堂堂郡守,竟然说翻脸就翻脸,又怕吓着林微,就想劝几句,只是她未曾想道还没开口,那边林微竟也是拍桌而起。

    就见林微丝毫不退让,针锋相对道:“郡守大人,科举为官是正道,积德行善成阴官怎么就成小道了?”

    文若成眼睛一瞪,负手道:“正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此乃圣人所言,除此之外,皆是小道,不足挂齿。”

    一听这话,林微恼了,上一世自己不就是一门心思读书求学,也的确是坐到二品大员的位置。

    可结果呢,书读的再多又如何,文章写的再好又如何,最后还不是掉了脑袋?这文若成虽然刚正不阿,但根子里却还是一个书呆子,只知道圣人言,瞧不起其他门道,别说积阴德这种,便是正统仙门的修仙道法,在他看来,也不如一卷儒圣之作。可他虽是儒圣门生,但又有什么好处?一生为官,不过四品,修为更是止步神关境界,再说林微自己,也算是儒家子弟,可上一世被人斩了脑袋,又何曾有哪位儒圣出面救助?

    没有,一个都没有。

    林微已经不想再做那迂腐的书呆子,可这文若成竟然还是这般说词,什么叫迂腐,这就是。

    不知道这文若成如何得知卫渊的事情,但他贬低卫渊,这便是让林微难以接受了,当下林微也是怒从心来,联想起自己上一世的遭遇,冷笑一声道:“仙佛人鬼皆治世,百无一用是书生。郡守大人的好意林微心领,但实难从命!”

    “放肆!”文若成一听顿时是勃然大怒,跟他来的那个女扮男装的少年一看要坏事,立刻是眼疾手快,上前拦下文若成。

    “文伯,我想起来了,临来的时候我爷爷说有要事找你相商,那是一刻都等不了,都怪我忘了,咱们赶紧回去,先处理事情要紧。”说完,硬拉文若成向外走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