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看来昨夜是有人专门要对付你,我和卫兄是被人用阵法困住,无法施以援手,好在林兄弟最后化险为夷,只是那神画师道当真如此神妙,鬼煞之物可是极为难缠,连我都不敢保证可以应付,可这等鬼物偏偏被一幅画给灭了,当真是神奇。”管奕啧啧称奇,依旧是一脸不敢置信。

    卫渊修炼神画师道时日已长,但他依旧没有能做到‘笔墨入灵’这神画师道的第一境,脸上的惊愕更是藏都藏不住。

    “林……林兄弟,可否让为兄看看你那一副画!”卫渊出声说道,林微将那一副图随身携带,此刻取出展开递了过去。

    卫渊取来一看,便道:“如此画技,当真超出我不止一筹,我与林兄弟你也算是相识已久,竟然不知道你的画技如此了得。”

    说完继续看画,越看越是痴迷,脸上一会儿惊,一会儿喜,竟然是沉浸这一副画中难以自拔,一旁管奕也是好奇凑上去看了看,但不一会儿就摇头道:“我就看不出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无非是这猫儿画的真的一些,但要说这一幅画便能灭掉一个鬼煞,我不信。”

    林微笑了笑也没有反驳,反正信不信这都是自己亲眼所见,管奕这么说,也是因为不懂画艺,不知神画师道奥妙的缘故。

    许久卫渊才抬起头来,一脸意犹未尽,冲着林微道:“林兄弟,你的画技,可以当我的老师了,卫某想拜你为师,如何?”

    “别,卫大哥这可万万使不得,咱们互相研究学习那是没有问题,拜师什么的千万别再提,这不是折煞小弟了。况且神画师道还是卫大哥你教我的呢,另外这幅画,卫大哥若是喜欢,尽管拿去。”林微急忙说道。

    卫渊哈哈一笑,点了点头,又看了看画上那一题字,也是眼睛一亮暗道:“怪不得刘城隍会不顾身份夺林微的试卷,他这字,卫某拍马都赶不上”

    当然这话卫渊是不会说出来的,只是小道:“好,这一幅画,卫大哥我就收下了。”

    “不就是一幅画,卫兄你也不用这么高兴吧,前几天我送你那么多好东西,还有镇鬼的符篆,你都没这么高兴。”管奕在一旁说了一句,不过可能觉得有些失言,立刻又道:“那暗算林兄弟之人,我看,必是傅春来无疑,只是他竟然能养出一只鬼煞,还是精怪之魂成煞,这可不是三五个月能办得到的。”

    说到这里,卫渊神色才凝重起来,点头道:“错不了,是傅春来,他的驱鬼和养鬼的法术是我教他的,而且三年前临县曾闹过鼠患,乃是一只修炼成精的老鼠作祟,我与一位云游修士一起灭了那鼠精,但事后鼠精尸体不翼而飞,现在想来,定然是傅春来偷偷藏起尸体,用养鬼秘法炼化精怪之魂,并且让它吞噬其他孤魂野鬼成煞。哎,真是想不到,我还以为傅春来只是因为功名被革才会性情大变,没想到他本就是一个阴险歹毒之人,我错看了他。”

    卫渊一阵自责,不过这种事还真不能怪他。

    至于傅春来,他本身没有什么修为,只是借用一些邪门灵器,驱使鬼煞杀人,如今鬼煞被灭,定然会被煞气反噬,便是不死也是会丢半条命。不过昨夜那可以困人的阵法绝对不是傅春来能施展出来的,肯定有其他高人帮助他,傅春来肯定也是这人救走的,不得不说,算是留下了一个隐患。

    不过眼下,无论是林微、卫渊还是管弈,都无可奈何。

    管弈在此小住两天之后便告辞离去返回龙虎山,这两天时间,林微和管弈也是相处愉快,从对方身上了解到不少修炼界的奇闻趣事,例如当今天下诸多修仙宗门,一些天资卓越的修士,总之是有趣的很。

    而自从林微半夜遇到袭击,铃铛也是说什么都要住到林微的屋子,睡在地铺,林微拗不过她,只能是由着她,不过却是和她换了换,总不能让一个女孩子睡地上。

    这几日又有一些宗门弟子前来探访卫渊,不用问,都是为了鬼差之事,但卫渊心中已敲定林微,干脆是闭门谢客,谁都不见,每天只和林微探讨神画师道,简直可以说用如痴如醉,废寝忘食来形容。到了距离他阳寿的最后一天,卫渊画了一幅自画像,却是叫来林微点评。

    画中,乃是一身黑衣的卫渊,端坐姿势,可以说是惟妙惟肖,林微看得出来,这一幅自画像已经是侵尽卫渊所有的心血,单论画技,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上佳制作,只可惜,依旧没有笔墨入灵。虽然如此,卫渊也表示无憾了。

    “这一幅画,算是我阳间为人时的巅峰之作,只可惜依旧没有笔墨入灵,林兄弟,你天资卓越,尤其是修炼神画师道,比我强了何止百倍,希望你继续勤奋修炼,将来成就,也会远超于我。”卫渊此番脸色竟不似之前那种苍白,有了一丝红润之色,林微知道,这便是回光返照。

    今夜一过,卫渊阳寿耗尽,世人称之为死亡。

    林微虽然知道卫渊死后会入阴府任职,但也不禁有些伤感,深情流露,眼睛里影音有泪珠滚动,卫渊见状则是哈哈大笑,毫不在意。

    “林兄弟,你可能不知道,你卫大哥我修的就是阴德法,此法也算是一门修炼法门,对于我来说,死后可入阴府为官,这是我的愿望,也是我的修炼道途,所以虽然人死,但却是喜事。我有件事叮嘱你,我死之后,不办灵堂,也不可挂白布,只需将我葬在这小院当中便可。”卫渊交待了林微一番,林微也都一一记下。

    “我死之后,阴府会有阴官鬼差来接引我赴阴府上任,快则一日,慢则两日,最迟不会超过三天,我就会上报阴府,封你为从九品鬼差。而这小院,从此便归你所有,还有我屋子里的东西,也都给你。”

    卫渊本不是唠叨之人,不过这次,却是交待了很多事情,却是他也清楚,今后他虽然和林微还可相见,但不会像现在这么容易,毕竟林微虽是鬼差,但也是活人,阴府之地,便是修炼有成的人也是少去为妙,所以说的未免多了一些。

    等到一切交待完毕,天色已暗,林微毫无睡意,叫铃铛取来今早买好的酒,和卫渊斟酌畅聊,举杯赏月。

    夜入三更,卫渊笑着和林微道:“时辰到了,林兄弟,为兄走了!”

    说完,含笑而逝。

    林微明知卫渊是去阴府做官,但此刻依旧是悲从心来,但他强忍下眼中泪,看了看杯中还未喝完的酒,又看了看坐在那里已经没有气息的卫渊,刚刚畅谈之景依旧是历历在目,但友人已经是阴阳两隔。

    若是凡人,怕是永生再无相见之日,或许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想要修炼成仙的缘故。

    便在此刻,一股阴风袭来,林微眼睛一眯,睁眼再看,院子里已经是站了乌泱泱一片人,领头的是一个身着红色官服,头顶有几道鬼火,模样有些狰狞的阴官,在这阴官身后,站着一个威风鼎鼎,身披铠甲的鬼将,后面则是两排阴兵,也有鬼差,其中一名阴兵牵着一头高头大马,最外面,则是一群小鬼敲锣打鼓吹唢呐,好不热闹。

    也只有林微有灵眼,灵耳,才能看到这一幕,听到那欢悦之声,再看另一边,卫渊阴身已离体而出站在那里。

    带头的红袍阴官手里拿着一个诏书,那是阎罗亲笔书写的封官鬼令,此刻展开念道:“临县卫渊,广积阴德,今功德圆满,特封七品阴官文判,赐法器无生笔,即日上任。”

    说完那阴官换上一幅笑脸,冲着卫渊作揖道:“下官八品巡游离虻恭贺卫大人,请卫大人随下官入阴府赴任。”

    卫渊阴身则是接过那任命状,道了声辛苦。这时候他扭头看了一眼林微,却是发现林微盯着自己,立刻是面露惊色,只是卫渊并没有多说,而是极为隐晦的冲着林微打了一个眼色,随后立刻上马。

    一群小鬼又开始敲锣打鼓,喜气洋洋,下一刻一股阴风起,院子里这一群鬼眨眼之间便消失无踪。

    林微至始至终坐在那里都没有动,不过刚才那一幕他是看的真真切切,而且听的真真切切。

    如此吵闹,别说隔壁屋子里的铃铛,就是半个临县都应该能听到才对,可偏偏没有人听到。林微知道自己再生之后耳目灵通,刚才那景象和声音,普通人定然是毫无察觉,所以也就释然,倒是卫渊最后一个眼神他看懂了。

    那就是让自己不要表露出这种能力。

    卫渊没有对自己说话,应该是怕被周围的阴官鬼差听到,虽然不知道为何如此,但林微知道,卫渊定然是为自己好。

    “不知道卫大哥此去阴府是否顺利!”林微喃喃自语,他上一世为人官,知道官场险恶,而无论是阴府还是仙朝,应该都是一样,卫渊初入阴府为官,虽然表面风光,但谁又能知道背后的危险,况且卫渊为人刚正不阿,拒绝了不少宗门的说清,这些宗门当中不乏有在阴府当差的高人,若是因为鬼差这件事背地里下绊子,卫渊的日子也未必好过。

    林微相信卫渊定然知晓这些,但对方依旧是选择自己,这份恩情,林微铭记在心。

    端坐院中,林微闭目沉思,直到暮色初现,放在一旁的酒杯上凝结出一层露珠,林微才其身而立,此刻他心中荡漾,却是取来笔墨,在纸上写下一首诗。

    “临城晚霞洗轻尘,客舍烛灯伴暮人,壶中美酒夜凝露,不见知己不见魂。”

    ……

    看了下新书榜,茄子蔫了,距离前十名还差了好多,实在是有些沮丧,希望兄弟们多多收藏、投票、打赏,让《至尊仙朝》上升一些名次。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