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阳道人乃是管弈师叔,这一次前来拜访卫渊,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让管弈坐上鬼差的阴官官位。

    只是鹤阳道人何等人物,又岂会看不出卫渊特意留林微在这里的含义,这便是隐晦的告诉你,鬼差人选,已经定了林微的意思。

    鹤阳道人也是有身份的修士,本来此番前来,就是听管弈说他最大的竞争对手傅春来因为撕文榜而被革去功名,觉得这是一个天赐良机,认为卫渊已无人选,若是自己亲自前来拜访,再送与厚礼,想必卫渊也不会拒绝,只是没曾想,卫渊早已经心有人选。

    所以鹤阳道人也没有提及鬼差之事,因为他知道,说了也白说。

    “贫道久闻卫善人之名,又听说卫善人珍藏有一古图,堪比灵器,贫道修炼之余,也喜好丹青之道,此番前来,便是想看一看那一幅灵图,不知道卫善人可否满足贫道这个心愿?”鹤阳道人品了口茶,出声说道。

    本来是来为师侄求官,此刻去是改口说是来观图,算是给他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管弈一听,便知道鬼差这件事应该要黄。不过他生性洒脱,图谋鬼差这事也是师叔张罗安排的,就算得不到,他也不会特别在意,他更喜欢在山中修炼,闲暇之余云游天下。

    他自然也看得出来,卫渊选定的鬼差人选,应该就是面对坐着的林微无疑了。又想到那傅春来,管弈心中是十分鄙夷,此人心胸狭窄,将鬼差当成囊中之物,又目中无人,被革去功名也算是对他的惩罚。看了一眼恭恭敬敬不多言多语的林微,又想到林微所写的论圣言,管弈也觉得卫渊这一次人选没有选错,林微比那傅春来,强多了。

    “鹤阳道长稍候,我这就去取。”卫渊当然听出鹤阳的弦外之音,心道这位龙虎山高人果然不凡,遇事不强求,这才符合修道人的心性。

    取来画卷,卫渊当宝一般缓缓展开,林微也是探头一看才发现鹤阳道人所说的古图,便是当日那一副‘伏鬼图’。林微上一次见到这一幅图便知道其不凡,上面所画之人当真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上一次林微只是匆匆看了一眼,这一次,他也是仔细观摩。

    不一会儿,林微便得出一个结论,那便是画着一幅画的人,定然是神画师道的绝顶高人。

    “袁碧空,也不知道是作画之人,还是画中之人的姓名,或许两者都是。”林微心中暗道。

    鹤阳道人也是仔细观图,屏气凝神如视珍宝一般,管弈明显不善书画之道,只是看个热闹,看了几眼之后,就开始喝茶。

    许久,鹤阳道人才道:“好图,据传神画师道乃是一门古传神法,来历成迷,修炼界中也极少有人知道,卫善人得到此画也是一份机缘,贫道一见便十分喜爱,不知为善人可否割爱让画给贫道,贫道这里有一件阴槐鬼木,可用作交换。”

    说着,鹤阳道人手一翻,变戏法一般取出一块巴掌大小,通体黝黑的木头,这木头一出现,屋内的温度似乎都凭空低了几度,让人生出一股寒意。

    林微修炼驱鬼之法,自然知道天下有众多奇物,可用来滋养阴身,这阴槐鬼木绝对可以排到前三,显然鹤阳道人知道卫渊不久于人世,还知道对方会以阴身成为阴官,所以才以这养阴身的奇物交换,若是有阴槐鬼木,卫渊将来的鬼道修炼,必然会更快。

    只是卫渊摇了摇头:“怕是要让道长失望了,此画我不打算交换,待我故去,只会留给我的传人。”

    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林微,脸上满是笑意。

    林微一愣,暗道不会给留给自己的吧,当即是又惊又喜。鹤阳道人一听,脸上露出失望之色:“那便是贫道唐突了。”

    说完,再没有提这件事,茶杯中的水换了三次,鹤阳道人和管弈便起身告辞,显然他们这一次的目的没有达成。林微和卫渊也是起身相送,送出大院之后,鹤阳道人和管弈施展缩地成寸的道法,眨眼之间就走了没了踪影。

    “这鹤阳道长是高人,知道我另有人选,那件事便连提都没有提,这才是修道人的心境,道法自然,不去强求。”卫渊赞叹了一声,林微在一旁点头称是。这时远处又狂奔来一人,仔细一看,竟然是管弈去而复返。

    “管大哥,可是遗漏东西了?”林微上前笑道。

    管弈摇了摇头,对着林微严肃道:“我刚才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我来之前,曾见过傅春来鬼鬼祟祟夜入野外坟地,似乎是在施法,当时他走得快,我没有看清,后来一想,此人因你而被革去功名,怕是对你怨恨极深,而他心胸狭隘,又懂驱鬼之术,我怕他对你不利,所以我和师叔道明缘由,他许我借宿这里几日,若是傅春来要对付你,我也能帮上忙。”

    林微一听也是吓了一跳,不过他也记得卫渊说过教授过傅春赖驱鬼之法,按照傅春赖那种瑕疵必报的脾性还真有可能干出驱使鬼物来对付自己的事情。

    看了一眼卫渊,后者也是眉头紧锁,叹了口气道:“前日我曾去找过傅春来,结果他家门紧闭,人不在,街坊邻居说他自从那日撕了文榜,便再没有回来,都怪我识人不明,没有看出他性格如此极端,更教了他驱鬼之法。倘若是他真的敢用法术害人,我卫渊第一个不饶他。”

    “卫大哥不用太过介怀,毕竟管兄也只是猜测,我觉得傅兄应该不会做出这等事情。”林微这时候说道,倒是一脸不在意。

    林微当然不是真的不在意,经过管奕这么一提醒,他还觉得真有这种可能。

    只是他也不知道傅春来究竟会不会报复自己,又会怎么报复,好在有卫渊和管奕两个高手,更有铃铛,傅春来再厉害,来了也绝对讨不到什么好处。

    想到这里林微才放下心来。

    管奕借宿,林微让铃铛去买了一些酒,又烧了几盘好菜,三人坐在小院,喝酒畅谈,林微这才发现,管奕心胸豁达,为人正派,比那傅春来强了不知道多少,不愧是正派宗门弟子。

    等到酒足饭饱,天色已暗,林微三人也是有些吃醉,分别回屋休息,卫渊这小院一共有四间屋子,现在算是住满了。

    林微回到屋子,让铃铛回去休息,他自己则是井水洗脸,清醒了一些,随后才烧香施法,召来自己的鬼仆。

    屋中阴风起,一个女鬼隐约浮现,随后飘在空中,冲着林微盈盈一拜。

    这女鬼在以前也不过是一个孤魂野鬼,连自己是谁都已经不记得,要不是林微将她召来,并教她鬼道修炼,她要么烟消云散,要么被鬼差勾到阴府,走三年阴魂鬼路,运气好的话转世投胎,运气不好,要么成为无魂鬼,终日在阴间徘徊,要么被打入地狱,受诸多刑难。

    相比较这些,能成为林微的鬼仆,已经算是运气好的了,因为如果修炼有成,那也是有可能成为大鬼,甚至修炼鬼道,成为鬼仙。

    所以林微对她,如再造父母一般。

    “白奴见过公子!”女鬼阴森森的说话,声音倒是千娇百媚。

    林微说实话还是有些担心傅春来会找自己麻烦,虽然卫渊和管奕都在,但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果一不小心着了道,那可是只有自己受罪。

    所以林微打算让鬼仆守在自己屋子里,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她哪怕不敌,至少也可以示警。

    林微将事情交待一番,女鬼便点头道:“公子放心,白奴便是拼着魂飞魄散,也要护公子周全!”

    如此,林微才放心睡下。

    而夜半三更时分,在小院之外,柳河边上,却是有两个人影闪动。

    其中一个,赫然便是失踪的傅春来,此刻傅春来身穿一身黑衣,一脸狰狞,全然不似之前那书生气,此刻盯着小院的方向,手持一个巴掌大小的古怪小鼓。

    这小鼓做工十分精致,上面用血写着一道道符文,鼓皮则是仿佛人皮一般。而实际上,这就是人皮制成的一件下品灵器,叫做‘人皮鬼鼓’。

    这玩意乃是邪门歪道修士才会炼制的东西,用来驱魂役鬼那是极为称手。

    在傅春来对面,还站着另外一个人,这人却是五短身材,相貌丑陋,脸有毒疮,一个眼大一个眼小,而如果仔细看,可以看到这人双目白乎乎一片,竟然是一个瞎子。

    这瞎子手持一根形状古怪的木杖,此刻桀桀一笑,冲着傅春来道:“书生仔,你要对付的人便在前面那小院当中?”

    傅春来对这丑八怪显然十分恭敬,低头道:“是,陈兄,那人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不杀他,我难泄心头之恨。”

    语气当中显然透着极度的怨毒。

    ……

    (新的一周,兄弟们来投几张推荐票吧,没收藏的还请收藏一下,拜谢各位!)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