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渊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这几天他都是早出晚归,也不知道在外忙些什么,但看得出来,卫渊的脸色日渐苍白,浑身死气加重,应该是阳寿将尽的缘故。不过此刻,他却是轻捋胡须,连连点头:“了不起,林兄弟,你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天资卓越,将来成就必然会超过我,也不枉我传你术法。不过这孤魂底子太差,我若是你,便再招一个阴气更重的,这样养出来的鬼仆才会神通广大。”

    林微笑了笑,道:“卫大哥,我能与你相识,那是缘分,我能招来这个孤魂也是缘分,既是缘分,又岂能轻易舍去,就它了。”

    说完,念动咒语,那白衣女鬼周身荡起一股若隐若现的气雾,随即女鬼如梦初觉,对着林微盈盈一拜,随即飘散无影。

    林微用的术法是阴谷先生的炼鬼之术,虽然名字听上去阴森恐怖,但却是正儿八经的鬼修之法,刚才林微念的是只有鬼物才能修炼的口诀,一来让这女鬼恢复神智,不再浑浑噩噩,二来讲鬼修口诀,让她自行修炼,若是鬼物愿意,修炼之后就成林微鬼仆,至少要侍奉一年,若是不愿意,也可拒绝,然后转世投胎。

    简单来说,这术法有超度孤魂野鬼的神妙,一般来说,但凡心有牵挂,有未完心愿之鬼,都不愿意转世投胎,况且林微所念的鬼修之法可是正统的鬼修法门,不知道多少孤魂野鬼想要修炼,所以十有**都会同意。

    卫渊笑着点了点头,显然对林微那淡然的心境十分满意。

    这驱鬼之法卫渊也曾经教授给傅春来,可傅春来资质平庸,学术之后三月才招鬼成功,而且他性格争强好胜,连招十鬼,才选了一个阴气最强,怨气最重的厉鬼当做鬼仆,相比起林微,傅春来在心境之上就要差了太多。

    林微显然并不知道卫渊此番已经拿他和傅春来做了比较,若是知道,定然会欣喜若狂,因为这说明,卫渊心中那一杆天平,已经开始向他倾斜。

    “林兄弟,能招来鬼仆,说明驱鬼之法你已经入门,后天便是县试之日,你还应该好好备考,若是你能考取功名,中了秀才,为兄便和你说一件事。”

    “卫大哥,是什么事?”林微心中一动,却是明知故问。

    卫渊摇了摇头道:“到时候你便知道了。”

    ……

    两天之后,临县贡院,数百学子齐聚,等待今年县试开始,林微和铃铛也早早赶来,除了随身带着的笔墨砚台,便只有铃铛大早给林微烙的几张饼。也是铃铛听说一入考场,便不准外出,连解手都要在里面,生怕林微饿着,所以才烙的饼。

    “少爷,你不要紧张,发挥出平时的水平就可以,我相信你。”铃铛很是正经的说道,殊不知林微压根儿没有一丁点紧张的意思。

    在林微看来,区区县试,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小孩过家家一般简单。

    眼看时辰差不多了,贡院大门打开,有学子童生已经是鱼贯而入,林微便冲着铃铛道:“行了,回去吧,考完之后我自己回去。”

    铃铛摇了摇头,显然是打算一直等在门口,林微拗不过她,只能是由得她去。

    进了贡院,林微看着整齐的考间,倍感亲切,当年他也是从县试开始考取功名,然后中举,最后考中进士,入朝为官。

    此刻场景依旧,但林微却已经不是三十多年前的那个林微。

    入了考间,有专门的监考前来搜身查验笔墨看有无夹带,最后关门上锁,考题会从一个巴掌大小的一个窗口递进来,然后燃香鸣锣,正式开考。

    打开考题,上面有一题,“孔子圣人,其学必始于观书”,以次为论点,写一篇文章佐证。

    林微一看,便知道此题并无难度,沉思片刻,提笔疾书。

    与此同时,卫渊在屋中施展术法,就见屋子当中凭空起风,供台上城隍神像前香烟飘起,在空中聚形成一个老者形象,栩栩如生,卫渊见这老者,起身行礼,很是恭敬。

    “卫渊,你成阴官文判之事已经确定无疑,只是鬼差之位你可有人选了?”这老者形象便是卫渊一直供奉的刘城隍,四品阴官,即便是在地府阴司那也是一个大人物,法力高强、

    “鬼差之人,还未确定!”卫渊摇头说道,对于这件事,卫渊原本已经确定人选,那就是傅春来,只是最近几日,这个念头又有所动摇,自从结交林微之后,卫渊觉得无论人品还是天资,林微似乎更适合鬼差之位,但他已经许诺傅春来,若是选择林微,岂不是自食其言,为此,卫渊也是烦恼不已。

    “此事应早些确定,名入地卷可是非同小可,需提前上报地府几位阎罗,宜早不宜迟,你应该已经知道,为了这九品鬼差之位,已经有人是争的头破血流,光是我这里,就有不少宗门的修士前来说情,听说龙虎山和空山玄宗的弟子也来找过你,若是拖了太久,你中意之人怕就难以上位了。”

    “莫非,别人还能夺我封位之权不成?若是那样,这七品文判,不如也让给他们,哼!”卫渊恼怒,他骨子里还是一个文人,此刻脾气一起,大有不畏强权的架势。

    “放心,他们有我顶着,搞不出什么风浪,便是仙门弟子又如何,别说还未成仙,就是成了仙,也压不到我头上,只不过要记住,你挑选之人最好有两把刷子,到时候那些谋官不成的仙门弟子,说不得会来找你那鬼差的麻烦,当然明面上他们不敢乱来,但谁也挡不住他们背地里下绊子,就像是那傅姓书生,我便瞧不上眼,资质不佳,难成大器。”刘城隍哈哈一笑,随即想到什么,又道:“不过最近又有一人借我之力施展驱鬼之法,我知你之前人选已定那傅姓书生,莫非是因为此人出现,才让你改变主意?”

    卫渊一听便苦笑一声,暗道什么事都瞒不过刘城隍,对方毕竟是正儿八经的阴神,地卷登记在册的四品阴官,再说林微借力施法也是借刘城隍的法力,对方又怎会不知。

    既然刘城隍问起,卫渊也想听听这位阴神的建议,于是躬身一礼,将心中的犹豫道出。

    刘城隍一听,也是大感有趣:“只是学法十几日便能招来鬼仆,的确是资质上承,至少悟性极佳,而且听你所言,此子品性上佳,我闲来无事,便替你去瞧瞧,他在哪儿?”

    “这时候,应该在临县贡院参加县试!”

    “好,我分身去去就来!”

    说完,刘城隍化作一团烟雾消失无踪,卫渊知道对方乃是真正阴神,神通广大,来无影去无踪,所以也不惊奇。

    这时候林微已经将一片文章洋洋洒洒写完,通读一遍,可谓佳作,而此时外面巡检的锣声刚刚响了第二声。

    按照县试规则,十寸香每燃三寸便响锣一声,以此告知考生时辰,三声锣后,监考便会来收卷,所以时间还有很多。

    林微这时候竟觉肚中略有饥感,当即是取出烙饼吃了起来,嘴里嘟囔着:“还是铃铛心疼我,知道我会肚子饿。”

    此刻一道青烟徐徐从窗外飘入,正是那刘城隍的分身,而这刘城隍显然不想被人瞧见,所以是施展手段隐去分身,凡胎肉眼根本瞧不见他。

    隔空七尺,刘城隍看着林微,见他吃饼,目光便转向林微的试卷,只是第一眼,刘城隍便是一愣,暗道好字,这一手字体可是火候十足,有大家风范,更是自成一派,字体飘逸,越看越是喜欢。要知道数百年之前,刘城隍也是一个读书人,更是中过举人,当过大官,因为机缘巧合,死后才成为阴官,之后修鬼道真法,一路升迁,才坐到四品阴官,城隍之位。

    刘城隍自问自己那一手字,也算是佳品,但和眼前这试卷上的字一比,竟是霄壤之别,差了太远。

    这时候刘城隍反倒是忘了初衷,开始研究起字体来了,手里也是暗自比划,竟然是物我两忘,沉浸其中。

    “你是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城隍突然听到一声轻问,当即是吓得一哆嗦,也是他太过沉浸字体当中,猛不丁听到这么一声,就算是阴神也会吓一跳。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那肯定不是问自己,常人的肉眼凡胎根本看不到自己。

    只是他还是下意识看了下面的林微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刘城隍立刻是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这时候下面的林微正捧着半个烙饼,抬头盯着自己。

    刘城隍愣了半响,身体向左飘了飘,又向右飘了飘,只见到林微视线随着自己移动而移动,立刻明白,对方看得到自己。

    “你能看到我?”刘城隍一脸不信。

    林微点头,又问一句:“你是哪来的孤魂野鬼,竟然不惧阳光,可阴身日游,不对,便是修炼有成的阴神,也不可能阴身日游,你究竟是谁?”

    ……

    (吆喝一声,没收藏的兄弟帮忙收藏一下,有推荐票的兄弟,投几票支持,如果觉得好看,打赏也可以,茄子现在急需诸位兄弟的支持!)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