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微知道他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想要获得鬼差这个阴官官职,对于他来说,难度还是太大。

    不过现在他已经结交卫渊,踏出了第一步。

    洗漱过后,林微就睡下,铃铛则是睡在另外一间房。林微有些乏困,躺下之后变迷迷糊糊入梦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似是有人在说话。

    林微听到这些声音,顿时清醒,这时候耳边的声音竟然是越发清晰起来。那声音像是两个小孩在说话,林微依旧闭目佯睡,因为他听到,这两个声音根本就是从自己床边发出来的。

    房间里有人。

    这是林微第一个反应,可自己睡前分明是将门栓插好,怎么可能有人进来。

    而仔细一听这两个声音交谈的内容,林微立刻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其中一个声音道:“老九,院里棺材里那位可是够凶的,小卫的伏鬼图也不知道能不能降服那凶鬼。”

    另外一个声音立刻桀桀一笑,仿佛夜猫子哭一般渗人:“横死的恶鬼本来就凶,而这位生前还懂一些术法,临死前给自己下了血煞术,想要留在尸身成煞,横行世间,这事儿咱们应付不来,小卫去处理就好,咱们也只是小鬼,得了小卫的供奉,过来帮忙压住这两个活人,不被那恶鬼害了就行,一会儿动起手来,老八你压着这小子,另外那屋子里的丫头,我去压。”

    “凭什么你压丫头我压小子,不行,咱俩得换换。”老八明显不乐意。

    “费什么话,一会儿时辰就到了,到时候棺木一开,那恶鬼就会冲出来,一旦发现这小子和那丫头,肯定来祸害,小卫可是说了,如果这俩人出了事,就叫鬼差抓咱哥俩去地府受刑,再说,这小子阳气足,只有老八你才能压得住。”老九话里带着弯弯绕。

    那老八没听出来,还以为对方夸他呢,立刻是嘿嘿一笑道:“那倒也是,我死的时间比你长,阴气也足,压这小子搓搓有余。不过,咱们在这里说了这么长时间话,这小子都一动不动,就算不压,估摸也醒不了。”

    “老八,你忘了,咱们是鬼,说的是鬼语,活人是听不到的,除非是修炼到明心境界的修士。”老九桀桀一笑,似是在取笑。

    “对,倒是我忘了这事了。”老八说完,便不再说话。

    林微听到这里,又觉得有趣,又有些惊骇。不用问,说话这两位肯定不是活人,是鬼,鬼压人,那不就是鬼压床嘛。林微曾经听说过,鬼压床,人便睡不醒,就算醒了也动不了,睁不开眼睛。听这两个鬼的意思,它们是小卫叫来的,鬼压床也是为了保自己和铃铛的性命,不被恶鬼所害。

    小卫,应该就是卫渊。

    林微立刻想起里,怪不得在卫渊的院子里会有那么一个棺材,原来里面的尸身里藏着一个恶鬼,自己要来借住,当时卫渊犹豫欲言又止,也是因为这件事,而且几次三番提醒自己三更天不要外出,也是因为如此,估摸是为了保险,才召来两个野鬼来压身,一来不让自己和铃铛醒过来坏事,二来还能压制阳气,不被那恶鬼发觉。

    之前林微就知道卫渊成为阴官之前就懂得‘神画道’的法术,现在看来果然如此,而降服恶鬼也是修阴德的法门之一,所以卫渊做这种事当然是在情理之中。

    心思电转之时,林微就感觉一股阴冷的东西压在自己身上,立刻知道老八压住了自己,正常人,绝对不可能清醒或者起身。

    不过说来也怪,除了一开始的阴冷,林微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适,甚至自己愿意,可以随时起身,而且刚才两个鬼说过,它们说的是鬼话,活人除修士之外是听不到的,可自己偏偏听到了,而且字字不落,自己并非是修士,为什么能听到鬼话。

    仔细一想,林微恍然大悟,莫非是因为自己重生为人的缘故,所以才能听到鬼话,这时候林微将眼皮睁开一条缝,立刻看到自己身上趴着一个看上去十几岁的小鬼,而床边还站着另外一个小鬼,那小鬼估摸是老九,化作一道肉眼可见的阴风,穿墙而出,估摸是去压铃铛去了。

    林微曾经读过草堂文集,也懂得一些鬼怪之事,**凡胎是看不到鬼物的,除非是修士,懂得开阴眼之法,又或者是修炼到通窍境界,开了神目窍,否则难见天地灵物。

    鬼也是灵物,是阴灵,总之,普通人就算是面对面遇到,也看不到,只能感觉到阴风拂面。

    可现在,自己不光是听到鬼话,还能看到阴灵。

    再联想到白天看那一副春梅图,林微一眼就看到骄阳灵气逼人,也是不同寻常,思来想去,林微也只能归到这是自己重生在世而获得的神通,因为上一世,自己可没有这种能耐。

    对于已经一门心思想要成就仙官之路的林微来说,这是好事,据说这种天生可以耳听鬼语,眼见阴灵的人,以后成为修士,修炼到通窍境后,会事半功倍。

    就在这时,林微听到屋外院子里传来古怪的声响,嘎吱嘎吱的声音,仿佛什么东西在磨牙一样,有人怪笑,如同老鸦叫丧,随后林微听到卫渊一声喝斥,下一刻,便是一声棺木破碎的响声。

    一声闷哼,是卫渊传来的。

    “坏了!”

    林微虽然没有看到,但也知道外面的情况不乐观,一时间,只听到外面阴风呼啸,除此之外,竟然再没有听到卫渊的声音。

    这时候林微心中焦急,虽然知道自己应该老实躺在床上,但一想到刚才卫渊的那一声闷哼,却是再也按耐不住,直接从床上坐起。

    林微这么一下动作,把趴在他身上的老八直接撞飞出去,这老八更是吓的魂飞魄散,他还从没有见过哪个普通人被它压着还能起身的,更不用说将自己撞开了。

    林微也没有理会躲在墙角的老八,他披上衣服就打开门栓冲了出去。

    此刻外面夜空乌云密布,不见月光,院子里却是静悄悄的。棺材此刻已经破裂,散落一地,里面躺着的尸体掉在地上,已经腐烂,瞪着眼张着嘴,要有多吓人就有多吓人。

    一旁,卫渊手持一幅画僵立,手中画卷还未打开,再看卫渊一动不动,眼睛瞪圆,脸色苍白如纸,额头汗珠滚落,如同被人当头浇了一盆水一般。

    显然情况不对。

    见到林微冲出来,卫渊眼珠一动,露出惊骇之色,不过他现在不知为何动弹不得,只能是不断的转动眼珠来示警林微。

    林微在上一世官居二品,也结交过不少能人异士,修士也认识很多,所以见识广博,看出卫渊可能是被那恶鬼上身,知道情况紧急,又见卫渊眼神转动似想告诉自己什么,再看卫渊手中还未张开的画,林微当即反应过来,几步上前从卫渊手里夺过画卷,对着卫渊展开。

    这显然是一副古图,从纸张上就能看出有些年代,图上是一个布衣青年,头戴羽冠,负手而立,背后背着一卷画,一把剑,神色傲然,脚下则是匍匐跪着几只模样丑陋的鬼物,画上还有两行字,“落笔有灵神画师,伏魔诛鬼墨自成”,落款之处,写着‘袁碧空’三个大字。

    画是好画,字是好字,画中之人傲气冲天,字里行间也是透着一股桀骜不驯,林微竟然是不自觉叫了一声好。

    下一刻,林微似乎看到画中之人眼神一瞪,看向卫渊,后者身上立刻冒出一股黑烟,那黑烟惨叫着,片刻之间就游离涣散,最后消散无形。

    而与此同时,在小院墙外,一名身着布袍,背着木剑,道士打扮的一个人刚刚跃上墙头,见到小院当中的景象,刚好看到卫渊被一个少年扶着进入屋内,一时有些愕然。

    “师叔说这卫渊今晚有大难,专门让我前来解救,趁机结交,以图阴官鬼差之职,不过这卫渊竟然已被人救,难道师叔的卜算有误?现在若是现身,并无好处,倒不如回去请教师叔,再作打算。”

    这年轻道士喃喃自语,随后跃下墙头,快步离去。

    ……

    清晨鸡鸣,林微让铃铛熬了一锅米粥,喂了卫渊一小碗,昨夜卫渊险被恶鬼附身,虽然最后被林微救下,但阳气受损,竟然是一病不起。

    铃铛出去之后,屋子里就只剩下林微和卫渊二人。

    此刻卫渊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气息萎靡,不过还是冲着林微道:“林兄弟,昨夜多亏你了,若不是你及时出现,我焉有命在!”

    说完,卫渊看了林微一眼,并没有看出任何异常,林微一脸关切,只是忙里忙外。说实话卫渊心中虽然有感激,但也有怀疑,他分明招来两个小鬼来压着林微和铃铛,正常人被鬼压,就算是院子里打雷都不可能醒过来,可这林微偏偏醒了。卫渊也问过压林微的小鬼,那小鬼当时被林微一撞,险些魂飞魄散,说这林微可能是体质特殊,阳气充足,卫渊也是将信将疑。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