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官林微,冲撞仙官,犯人法、触仙律,灵仙下令,判斩首之刑!”

    午门大街,烈阳当头,刽子手吞入一口烈酒喷于鬼头刀上,手起刀落,血溅白绫,人头落地。

    林微‘啊’的一声惊呼,猛的睁开眼睛,盯着头顶的木梁,大口的喘着粗气,他可以感觉自己出了一身的汗,衣服都被打湿了。

    “少爷,你醒了?太好了,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旁边,一个丫头这时候从瞌睡中惊醒了过来,急忙上前问候,听的出来,她语气里带着一丝激动和欣喜,如果仔细看,还可以看到她那一双大眼睛红肿,似乎之前刚刚哭过。

    “我……我……不是被斩首了吗?”林微愣了半响,突然发疯一样从床铺上跳起来,伸手摸着脖子和脑袋。

    这一下那丫头直接被吓哭了,连连说自家少爷这是疯了。

    林微没理会这丫头,而是将有些混乱的脑袋冷静下来,这时候他确定自己还活着,可他明明记得,自己因为冲撞仙官,被人陷害,以莫须有的罪名定了罪,竟然是惹的灵仙动怒,下令定自己斩首之刑。

    当时脖子上那疼痛都记忆犹新。

    那种情况下,自己又如何能活?

    扭头看了一眼在那里碎碎念,又求神又拜佛,嘴里说着“少爷你快好”的丫头,林微只觉得眼熟,又看了一眼,他立刻是双目瞪圆,心中疑惑丛生,暗道这不是自己年少时陪伴自己成长的铃铛么?

    她……她怎么还活着,而且,和记忆里的那个俏丫头一般年纪,可自己分明记得,当年铃铛在自己屡受打击一蹶不振之时为了给自己捡柴取暖,一天在大雪中上山,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据山上的猎户说,是被山中野兽给吃了。

    为这事,林微大哭三天,从此幡然醒悟,发愤图强,考取功名,成人官,最后一路升迁,在吴国官拜二品大员,为刑部尚书,可谓是权倾一时。但也因为官事,得罪一位仙官,最后落得个身败名裂,身首异处的下场。

    这些过往历历在目,但现在不光是已经死掉的铃铛活过来,自己也还阳了?

    又看了看铃铛,她此刻不过十二三岁年纪,就算她活着,也不可能如此年轻。林微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心头立刻冒出一个念头,然后出言问道:“你是铃铛?”

    “少爷,我是铃铛啊,你连我都不记得了?怎么会这样,只不过是摔到枯井里撞到头,怎么会连人都认不得了。”铃铛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

    “摔到枯井?”林微一听,当即回忆起自己在十三岁时的一幕,当时自己的确是摔入村东的一个枯井当中,但并非是自己不小心失足,而是有人将自己推入枯井的。林微清楚的记得,那天是林勇说是有事,约自己去枯井旁,结果对方趁自己不备,突然将自己推下枯井,当时因为撞到头,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差一点丢了小命。

    也是那一次,林勇冒名顶替自己,拜入空山玄宗,从此飞黄腾达,踏入修士之途。

    难道自己非但没死,而且还回到了三十年前的少年时期?

    林微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疼痛无比,并非做梦,这才知道一切都是真的,一阵无语,先是大笑几声,随后嚎啕大哭。婢女铃铛也在一旁哭着,心里发愁,暗道少爷一会儿笑一会儿哭,果然是将脑袋撞坏了。

    将前世那种郁闷发泄完,林微才止啼沉思,不管是还阳重生还是黄粱一梦,既然可以重走人生路,那就要走出一个不一样的路来,再不可重蹈覆辙。

    见自家少爷又恢复正常,而且比以前还要一本正经起来,铃铛也是抹了抹眼泪不敢再哭。林微问她问题,她也是老老实实回答,模样乖巧无比。

    铃铛的回答,让林微更加确定现在是什么时候,跌落枯井是发生在昨天,而自己此刻就是在林勇的家中。

    说到这林勇,林微是恨得牙痒痒,林勇的父亲林方和自己的父亲林旭当年关系莫逆,两家人也是经常走动,但知人知面不知心,谁也没想到林方和林勇都是心怀叵测的小人。

    此事还要从十年前的一件事说起,林微的父亲林旭在十年前游历时,机缘巧合之下曾经救过一个人,而那人竟是当时仙门之一空山玄宗的弟子。

    空山玄宗是正统仙门之一,修的是长生之仙,那是出过仙人的大宗门,距今已经传承数千年,这世间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拜入空山玄宗,修长生之法,踏上仙路。只是玄宗择徒严格,入门者皆是上上之资,别说偏僻乡村的农家小子,就是郡县当中豪门子弟甚至是官宦人家都得不到玄宗的入门资格。但偏偏那个被林旭搭救的玄宗弟子为了报答林旭救命之恩,许诺十年之后,会接林旭的儿子入玄宗修炼。

    林旭归来并未将此事宣扬,只告诉了妻子以及好友林方,而那时林微还只有三岁,二年之后,林旭从外面抱回一个被人遗弃的女孩,便是铃铛。

    而世事难料,林旭归来之后第四年突然染病身亡,林旭之妻悲伤过度,再加上身子不好,只撑了一年也就撒手人寰,只留下独子林微和养女铃铛相依为命。

    父母双亡,每每想起此事,林微都是心如刀绞。父母在时,林微家里还过得去,至少有屋有田,吃穿不愁,而等到父母相续故去,家里的情况便是一落千丈,若不是还有几个老邻居照应,林微和铃铛二人早就露宿街头了。

    那时作为父亲好友的林方就想起数年之前林旭曾和他说过的玄宗之事,竟然是灵机一动,将主意打到那玄宗入门资格上了。

    林方有一子林勇和林微同龄,他便想若是能偷梁换柱,让自己的儿子林勇顶替林微进入玄宗,那绝对是光宗耀祖,壮大门楣的好机会。

    于是林方父子暗中算计,设计在那玄宗弟子来的前一天将林微推入枯井,再让林勇假扮林微,住到林微家中,玄宗弟子未见过林微,登门之后必然会以为林勇便是林旭之子,到时候可鸠占鹊巢,让林勇拜入空山玄宗。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聪明的计谋,而上一世林方和林勇这一对父子也的确奸计得逞,靠这法子夺了林微的入门资格。

    好在那林方和林勇只为窃取入门资格,也不想搞出人命,所以将重伤的林微弄到自己家中,掩人耳目,当然也将铃铛骗过去。而林微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就算是想要去揭发,也找不到玄宗山门,申冤无门。

    这便是林微知道的经过,如果没有记错,今天,正是父亲所救那玄宗弟子说要登门的日子,林微问了问铃铛现在的时辰,脑中盘算一阵,立刻换衣下地出门。此番林微伤势未愈,头上还裹着麻布绷带,因为失血而脸色苍白,再加上身体底子薄,整个人病怏怏的,不过那一双眼睛,却是从未有过的明亮。

    门外守着一个林勇家的亲戚,是林方一个堂弟,五大三粗,看来林方为防万一,让这人守在门口。他见到林微走出来先是一愣,随即急忙上前阻拦。

    林微哪能让这人坏自己的大事,立刻冲着铃铛道:“给我打晕他。”

    铃铛应了一声,立刻是身形一闪,那人眼一花,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是被铃铛一掌劈到后颈,顿时一声不吭栽倒在地。

    没错,铃铛懂得武艺,而且相当不差。

    林微能活到现在,铃铛功不可没。她被林旭抱回来后便和林微一起长大,不过她称呼林旭为老爷,称呼林微为少爷,怎么劝都没用,也就由着她,但林微当她是亲妹一般。三年前在她九岁的时候,曾有一个道姑云游到此处,见到当时的铃铛是分外喜欢,直言说要收铃铛为徒带她离开,只不过那时铃铛和林微相依为命,铃铛虽然年幼但却是知恩图报,死活不肯离开林家。那道姑感动,于是便在村外树林结庐住下,天黑之后就来院中教铃铛武艺,那时林微年少,但也知道姑是世外高人,就这么过了一年,道姑才因事离开,一年时间铃铛从那道姑身上学到不少本事,武艺精湛,如果真打起来,三五个壮汉都休想近身。

    此事隐秘,除林微之外无人知晓,而铃铛也听从道姑临行告诫,不轻易展露本事,这也是林微现在最大的依仗。

    那林方的堂弟不过是一个庄稼汉,空有一身蛮力,又怎是铃铛的对手。

    冲出林勇的家,林微带着铃铛径直朝自家走去。

    想起往事,林微心中思绪良多,玄宗入门资格是断然不能让林方那卑鄙父子夺去,但入玄宗,却并非是林微的上上之选。

    成为仙官,才是林微现在所想之事。

    上一世林微见识过仙官之威,自己当时已是吴国二品大官,但仙官嘴皮一动,自己便是人头落地。相比拜入空山玄宗,苦修数十年,即便是修炼有成,也不过是一个修士,哪怕是天资卓越,百年之后修炼成仙,也比仙官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毕竟仙朝治下,仙人也得遵命。

    既然再世为人,为何不搏一搏,图谋仙官之位。

    这时候他和铃铛已到了自家小院,听到屋子里有人说话,直接推门而入。

    屋中,林勇正激动的跪地冲着一个年轻的黄衣道人磕头,林方站在一旁赔笑,屋子里还有几个林方的亲戚。见到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林微,一个个都是瞠目结舌,楞在当场。

    不用问,林勇定然是冒自己之名正在磕头拜师,而林方带着那几个亲戚,显然是以乡邻之名,证实林勇就是‘林微’。

    卑鄙无耻,若不是林微再世为人,及时赶到,这一场骗局还当真会得逞。

    ……

    (茄子新书上传,本来名为“大仙朝”,无奈撞名,所以就改“大”为“至尊”,俗是俗了点,但新年伊始,也图个吉利。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先养养,多多收藏,多多投票,拜谢各位!)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