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阳城的街头,依旧如往日那般繁华,身着各色服饰的修士,或急或缓的穿梭着。天籁小  说』2两旁的阁楼当中,也有络绎不绝的人群进进出出。

    东方墨随意走进一座看似热闹的驿楼,便找了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了下来。

    此刻,他甚至不需要刻意的展开耳力神通,就能够听到他想要打听的事情。

    “也不知道那捣乱之人到底是谁,当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在钦点之战结束之后闯进龙罡风,这在以往可是绝无仅有的……”

    ……

    “不错,此子胆大包天,竟敢忤逆域外来使的意图,当真是罪不可恕啊……”

    ……

    “据说我东域所有家族势力现在都在找他,若是现此人必有重赏。”

    ……

    “找有什么用,那人既然敢现身捣乱,自然是做好了万全之策。据说没有一个人看清了他的容貌,而且就连他的嗓音也被刻意改变,唯一能够确认的就是,他的修为只有筑基期,除此之外他来自何处,是男是女都不知。”

    ……

    “可不是吗,我东域高阶修士最快的都是一个月后才知道消息,去了早就扑空。”

    ……

    东方墨食指和拇指正夹着一盏酒杯,下意识的摇晃着杯中的碧绿色酒液。此刻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一口将杯中的灵酒饮尽。

    “听说最后还好有域外来使出手,否则这一次,五十个钦点之人就会被此人给一锅端了。”

    ……

    “可我好像听说此次五十个人当中,只有四十八个人归来,还有两个人失踪了。”

    ……

    “哦?这是怎么回事?”就听有人问道。

    而这时,东方墨也双目微眯,也下意识的倾听起来。

    “第一个是韩家的韩灵,据说当时掉进了空间裂刃。”

    ……

    “什么?空间裂刃,虽然韩仙子实力灌顶,绝对是五十人当中最顶尖的存在。可她毕竟只是筑基期修为,若是掉入其中,岂不是凶多吉少。”

    ……

    “这个就不甚清楚了,但我听说韩仙子的本命魂灯并未熄灭,如今东海韩家正耗费大力气寻她。”

    ……

    听到此处后,东方墨神色微微一沉,心中一声冷哼。可仔细一想,他倒觉得若是韩灵就这般死了,才有些滑天下之大稽。

    当年他尚未突破筑基期,就曾在皂袍童子用裂空石撕开了虚空之后,坠入其中。他的遁天梭乃是一件高阶法器,其神通就是能够短暂的穿梭于虚空,因此他才没有被空间之力给压迫死。

    虽然空间裂刃和撕开的虚空有所不同,空间裂刃的绞杀之力,就连化婴境修士都会忌惮万分。但是韩灵乃是韩家嫡女,身具天火灵根的东域第一天才,若是没有一些自保的手段打死他都不信。

    如今看来,韩灵还真有可能没有死,就是不知道她如今又在何方。

    “那第二个人呢?”这时,又听有人问到。

    “第二个来自西域,好像是西域一个叫南宫家的家族的嫡女,此女叫什么名字我忘了,但我曾听说,此女在传送台碎裂的一瞬间,被硬生生的传送走了。”

    “怎么可能?传送台都碎裂了她还能被传送走。”显然有人不信。

    “这个我就不甚清楚了,但无风不起浪,传言总归有几分真实的。”

    ……

    东方墨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沉思。若是别人不知晓便罢了,他当时可就在场,而且他清楚的看到,南宫雨柔的确是在一阵白光包裹之下,就被传送离开了。

    当时他同样震惊,为何传送台碎裂之后还能被传送走,而且他明显的看得出,是有人暗中出手的。

    “难道是那两个域外来使?”此刻,他心中猜测。

    而他越是如此想,就越觉得有道理。有能力在传送台崩溃的情况下,依然将人传送离开的,即使化婴境修士都不一定做得到吧。想来也只有那两个修为早就过了化婴境的域外来使才能做到了。

    可他转念又想到,为何单单将南宫雨柔传送走呢。不是邢伍,或者韩灵那等天资绝高之人呢。

    思来想去东方墨也猜不到原因,便摇了摇头。

    “不对!”

    但在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韩灵掉入了空间裂刃,而她的本命魂灯并未熄灭,那种危机的情况下,说不定同样是域外来使将她救走了。想到此处,东方墨眉头一皱。

    “还真是够难杀的!”

    接下来,他小憩了两个时辰,继续听着这些人的大肆谈论。让他意外的是,期间他了解到,域外来使降临的时间是不确定的,从数十年,到上百年不等。并且据说此次过后,会等很久才会再度降临了。

    而东方墨对此可没有兴趣,他谨记岳老三所说的话,如今他心弦紧绷,要找到离开这片星域的方法才是重中之重。

    于是站起了身,随手扔下十余颗灵石之后,便走出了驿站。

    认准了方向,他径直向着西城的位置行去。半日之后,就看到远处一座威武庄重的黑色大殿。

    这座大殿名叫阴灵殿,依然是属于鬼魔宗。

    鬼魔宗强盛无比,独占西域鬼冢之地,不仅用以培育鬼灵花,而且也掌握着进入鬼冢之地的资格。任何人想要进入其中猎杀阴灵,或者历练,都必须经过鬼魔宗的许可才行。

    而阴灵殿的存在,就相当于是出入鬼冢之地的一道大门。

    当然,当年他和姑苏婉儿一同从鬼魔宗培育鬼灵花之地逃出来那个地方,自然不算此列。那是鬼魔宗严加把控之地,一般人就连靠近都不可能,更不用说出入了。唯有这阴灵殿,才是外人能够光明正大踏入鬼冢之地的地方。

    在阴灵殿中,还负责出售一种噬灵烛,噬灵烛是一种约莫手指粗细,一尺长度的蜡烛。燃烧起来会形成一种黑色的火焰,而这种黑色的火焰,能够让包括凝丹境修为在内的阴灵避之不及。

    这种噬灵烛的炼制方式,乃是鬼魔宗的不传之秘,唯有鬼魔宗能够炼制。这样的话,也就相当于变相掌管想进入其中的修士了。

    毕竟鬼冢之地当中的阴灵可不是开玩笑的,怕是凝丹境修士稍有不慎,都会陨落其中。若是没有噬灵烛,想要进入其中,结果可想而知。

    东方墨骤然想起,当年和姑苏婉儿从血族大地穿过了无尽的阴灵,逃到了西域鬼冢之地后,遇到那个叫做连祁的鬼魔宗弟子,当时或许是察觉到了他和姑苏婉儿的存在,此人就手持一根燃烧着黑色火焰的蜡烛,冲进了鬼冢之地的。

    想来当日连祁手中持有的那支蜡烛,就是所谓的噬灵烛了。

    东方墨来到了阴灵殿前方,驻足片刻后,就踏入了其中。

    这时,迎面而来走来一个身着黑衣的鬼魔宗女弟子。此女身材高挑,模样端正,约莫二十七八的样子。看其修为,足有筑基初期。

    “这位道友可是需要噬灵烛?”黑衣女子对东方墨俊郎的模样不由多看了一眼,随即便开口说道。

    “不错。”

    东方墨点了点头。

    “敢问道友需要哪种品阶的噬灵烛呢!”又听黑衣女子问道。

    “都有什么品阶的?”东方墨神色一动。

    之前他只是见过连祁手中那一种,所以具体还真不知晓。

    “有燃烧一日的,五日的,一月的,以及一年的。”黑衣女子道。

    听到她的话,东方墨摸了摸下巴,三五个呼吸后,就继续问道:“燃烧一个日的需要多少灵石。”

    “五千灵石。”

    “一年的呢?”

    “十万!”

    “嘶!”闻言,东方墨抽了一口冷气。可仔细一想,这燃烧一年的怎么算,都划算的多。

    如今他储物袋里身家还算丰厚,于是爽快的开口:“那就要燃烧一年的。”

    黑衣女子有些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要知道这燃烧一年的虽然划算,可却极少有人会买,因为即使是修炼阴属性功法的鬼魔宗弟子,也难以长时间承受当中阴灵之气的腐蚀,顶多待月许时间就会出来。

    能够燃烧一年之久的噬灵烛,大都是给凝丹境甚至是化婴境修士准备的,虽然东方墨气息深邃,可给此女的感觉绝对不会过筑基期。

    但她只是稍稍有些奇怪,便道一声“道友稍等”,就转身离去。

    不多时,此女拿着一只黑色的石盒走了上来,双手奉上。

    东方墨将石盒拿起,当着此女的面将其打开。只见石盒当中有一根看似普通白色的蜡烛,除此之外,还有一面刻画着一只形似魂物,模样有些狰狞的令牌。

    “这便是能够燃烧一年之久的噬灵烛了,而这面令牌,则是进入鬼冢之地所需要的传送令牌,此令能够传送两次。去一次,回一次,所以道友切记不可丢失了。”就听黑衣女子开口说道。

    “嗯!”

    东方墨点了点头,对此他是早有耳闻的。于是伸手一抓,拿出了一只储物袋交给了此女。

    黑衣女子法力鼓动,注入其中,不多时就点了点头,而后将储物袋收起,看向东方墨道:“道友可是现在就准备进入鬼冢之地?”

    “的确如此!”东方墨道。

    “好,请跟我来。”

    黑衣女子转身莲步款款的,就向着后殿的方向行去。

    东方墨下意识的瞥了此女扭动的翘.臀一眼,暗自点了点头,而后收回目光,就目不斜视的紧跟在此女身后,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座空旷的大殿当中。

    只见大殿当中有着左右两座六边形的传送阵法,其中一座时而有人进入。另外一座,则不时有人走出。

    “进入鬼冢之地后,还望道友切记,莫要靠近我鬼魔宗培育鬼灵花的区域,免得引起什么误会。实不相瞒,十余年前我鬼魔宗将培育鬼灵花之地严加把守了起来,并且布置了诸多威力奇大的杀阵,即使是化婴境修士深陷其中也会极为头痛的。”

    东方墨面上不露异色,不过心中却是极为怪异,他暗自猜测,十余年前不正好是他将鬼灵花盗走的那个时间段吗,说不定就是因为他,鬼魔宗才会如此警惕。

    “道友若是准备出来的话,只需将传送令牌捏碎即可,我鬼魔宗在鬼冢之地布置了引渡阵法,只要你不是处在深处,都能够将你引渡回来。”又听黑衣女子继续道。

    “我如何才能确认我是否处在深处?”东方墨问道。

    “呵呵,这个极为简单,这面令牌表面有一层荧光,若是荧光闪现,则证明能够传送回来。若是荧光熄灭,那道友就需要往回走一定的距离了。”

    “原来如此,多谢相告。”东方墨一拱手。

    随即不再犹豫,直接踏上了左边那座传送阵法当中。

    当他站入阵的瞬间,一股淡淡的空间波动将他徐绕,只是四五个呼吸,随着“嗡”的一声轻响,他的身形便消失无踪。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