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日之后。

    在万灵山脉,异卵降世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此时早已炸开了锅。一路上不时就能看到单独,或是三两成团的低阶修士向着万灵山脉赶去,其中大多都是身着道袍的太乙道宫弟子,但也有不少人面生的很,看向周围身着道袍的修士眼中警惕异常。

    ……

    而这时,在一条地底的暗河当中,只见东方盘膝打坐,闭目调息,久久之后,才睁开了双眼,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经过那凝血珠的提炼,其肉身强度不凡,再加上这几日此地灵气的灌溉,伤势终于好了七七八八,腰间那条触目惊心的伤口在这几日的温养之下,只剩下了一条淡淡的痕迹,相信再有几日,便可彻底恢复。

    见此,东方墨神色一喜,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伸手往储物袋一探,将其中一颗漆黑冰凉的石头拿了出来。

    仔细一看,正是那颗黑色的异卵。

    若是东方墨没有猜错的话,这黑色的异卵就是当初紧随白光之后降临的那道黑芒,据骨牙说这是什么双生异卵。

    于是东方墨毫不客气的将骨牙从储物袋中抓了出来。

    “干嘛,人崽子!”

    “告诉我什么是双生异卵!”

    “哼,没事的时候就骨爷爷当枪使,现在有事就想到骨爷爷了!你个人崽子实在不是东西。”

    不过当骨牙看到东方墨那似笑非笑的神情时,瞬间就败下阵来。

    “好吧,骨爷爷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这双生异卵,其实就是两颗同时诞生,同时降世的异卵。本来这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可唯独让人惊奇的是,只要有双生异卵降世,其必然是两个极端。”

    “极端?”

    “不错,水火,阴阳,生死,始终,都可视为极端。”

    “看这两颗异卵一黑一白,具体我也不知道是哪两个极端了。”

    “不过人崽子,我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消息?”东方墨疑惑。

    “之前我就观察了好几天,你这颗异卵虽说散发的气息时间太长,原本必然是一只异常强大的异兽,但其降临之时,却没有召来一只灵兽,而且它四周的灵气还有草木生机全都断绝,骨爷爷有理由推断,这是颗死卵!”

    “什么!死卵?”

    东方墨大惊失色,难怪不得他也能够从黑卵之上感觉到一丝丝的死气,那不是这异卵毫无用处,更别说是化形成为异兽。

    “咳咳,若说是死卵也不完全正确,那周围草木的生机应该是被它吸收了,所以这异卵当中还有一丝微弱的生机,但想要让其孵化成型,没有莫大的神通,绝无可能。”

    “至少,以你目前的修为来说,想也别想。”

    “这……”

    东方墨眉头一皱,难不成这用命换来的异卵却是个无用的鸡肋,那老天也实在是太捉弄人了吧。

    “还有个更坏的消息要告诉你。”

    “放!”

    东方墨此时憋了一肚子火气。

    “这异卵若是没有持续的强大生机供给,不出一年就会变成一颗真正的死卵。”骨牙继续说道。

    闻言,东方墨气的咬牙。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给它提供持续不断的生机。”

    “废话,当然有。”

    “哦?什么办法。”东方墨眉头一挑。

    “我怎么知道。”骨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小子,我是真不知道……别乱来啊。”可看到东方墨拿出了火离子时,却连忙解释。

    “你不是自称掐指算天机,回首牵因果的万年大修士吗,这种小事都办不好,我拿你何用。”

    “你你你……既然拿着我没用,那就放了我啊!”

    “放了你?我敢放你敢走吗!”

    对于这么一只不明来路的骷髅头,原本想要灭了他,如今东方墨着实还有不少的兴趣,于是在骨牙鬼哭狼嚎的叫骂声中,用火离子足足砍了他一个时辰,这才把它塞进了储物袋当中。

    骨牙这古怪的骷髅头,东方墨总结出了一点,那就是没有丝毫的攻击性,不可能给他造成任何威胁,再加上这老小子一肚子坏水,所以能动手解决的问题,绝对不会和他谈下去,反正他也死不了。

    于是东方墨再次细细的打量着这黑色的异卵,眉头不禁深深的皱在一起,久久之后长叹一声,将其收进了储物袋。

    这才起身,拉过了一旁的独木筏,向着那暗河之外划去。

    ……

    一日后,东方墨已经快要走出了万灵山脉的范围,在这一日当中,见到了不少修士进进出出,神色各异的样子。

    东方墨心中不屑,犹如看白痴一样看着这些人,身形却着实不慢的向着宗门而回。

    就在他前脚刚刚踏出万灵山脉,却突然注意到一道白色的身影破空而去,在看到那身影的一瞬间,东方墨眼中震惊之余,满是精彩。

    只见一个面容俊朗的白衣少年,此时身形在半空当中踉跄而行。

    其原本洁白的道袍被染红了大片,如今头发凌乱,面色异常的苍白,不止如此,浑身上下遍布着数十上百的拳印和掌印,一条手臂耷拉下来,右腿更是呈现一种怪异的扭曲姿势,显然已经断了。那凄惨的模样竟然比起东方墨还略胜一筹。

    再看那白衣少年不是祖念棋还能是谁。

    原来,当日祖念棋好不容易追上了那筑基期的黑魔灵猴还有黑衣青年,见到二人一追一逃打得正欢,本想坐收渔翁之利,可不想黑衣男子最终摆脱了黑魔灵猴,那筑基期的黑魔灵猴也似是恢复了一丝清醒,放弃了黑衣青年,向着万灵山脉深处而去。

    这时,黑衣青年刚刚要遁走,祖念棋半路杀出,更是当场质问那异卵是否在他身上。

    黑衣青年震惊异卵的消息为何这么快就走漏,眼中不禁闪过一丝不妙。

    可他的神情落在自以为是的祖念棋眼中,就像是找到了答案,根本不等他回答,直接祭出了自己的本命小钟,二者大战在一起。

    黑衣青年开口解释,可祖念棋哪里听得进,就是一口咬定异卵在他手中,更是声称今日不交出来,就打得他交出来。

    黑衣青年一肚子憋屈,再听到这话顿时火起,这修为还不如自己的白衣道士还真是冥顽不灵,当自己是泥捏的不成。

    于是二人大战数百回合,黑衣青年才发现这小子并非绣花枕头,修为居然如此精深,尤其是体内的法力,异常的浑厚,真正实力绝非表面七阶的样子。

    久久未能分出胜负,加之黑衣青年心中担忧红衣少女的安危,已然萌生退意,可祖念棋哪里肯放他离开。

    纠缠不休之下,二人渐渐打出了真火,各种手段使出,尤其是祖念棋,法器符箓层出不穷。

    黑衣青年大骂他是疯子,无论他如何解释祖念棋就是不信,最后二人两败俱伤之时,黑衣青年终于不愿再无谓的缠斗下去,向着远处逃遁。

    祖念棋见到黑衣青年这般落荒而逃,心中畅快的同时,越发肯定他就是做贼心虚,那异卵肯定就在他手中,于是想也不想的追了上去。

    这一追,就是三天三夜。

    见此这小子居然如此难缠,黑衣青年知道今日若不杀了他,定然难以摆脱,于是再次拼着暗伤,吞下一颗血红的丹药后,便和祖念棋大战上千回合。

    这一次,二人毫无保留,压箱手段不断,祖念棋硬是凭着七阶的修为,和那九阶巅峰的黑衣青年打得两败俱伤。

    直到二人都是一副强弩之末时,祖念棋大笑着,要动用某种最终的杀手锏的时候,这时虚空一荡,一条黑漆漆的手臂就一探而出,将那黑衣青年的身形一把抓住,随即拉入了其中,眨眼间虚空再次恢复了平静。

    祖念棋一声不甘的怒吼,却也无济于事,知道是有高人在那一头出手,强行救走了黑衣青年。

    最终只能拖着重伤的身躯一路向着宗门而回,偷鸡不成蚀把米,说的就是祖念棋了。

    东方墨看着他那凄惨的模样,大概也猜得到他为何这般。本想上去招呼一声,最终却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不要画蛇添足自找麻烦。

    ……

    近一月时间,东方墨一路疾驰,终于赶回了宗门。

    巧合的是,值守的弟子正好是穆紫雨和另外一个东方墨不认识的师姐。

    见到一个衣衫褴褛的道士出现在此处,穆紫雨不禁面色微微一愣。

    “呵呵,穆师姐好久不见。”东方墨拱手一礼。

    “你是……东方师弟!?”

    穆紫雨好半响才认出东方墨来。

    “穆师姐真是贵人多忘事,小道不过换了身行头而已。”东方墨打了个哈哈。

    闻言,穆紫雨掩口娇笑道:

    “东方师弟可真会说笑,不过为何却把自己搞的这般狼狈。”

    “哎,一言难尽,改日在和师姐细说,今日就先别过了。”

    “那好,师弟走好。”

    直到东方墨走远之后,穆紫雨二人才小声的嘀咕,为何这几日连续两个人,都是一身破烂的样子就回来了。

    东方墨自然不知道二人所谈论的话,踏进了大殿之后就绕过山间小径,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一把关上大门,躺在石床之上呼呼大睡。

    可在东方墨踏进宫门的刹那,在距离妙音院不远的南垂坊市当中,一个略显肥胖的道士原本正闭着眼睛,悠哉的品着灵茶,刹那间却是睁开了双眼,脸上显出一摸喜色。

    “终于有感应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