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少女这幅样子,和方才的冰冷倔强,瞬间判若两人。

    “真是苦了你了,灵儿。”

    那貌美妇人轻轻拭去少女脸颊的泪水。

    见此,红衣少女竟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同时扑进了那貌美妇人的怀中,再也止不住,心中的委屈就像是洪水爆发。

    见到此幕,东方墨只是微微一愣,随即猛然抽身爆退,将那还未失去效用的风行符催发到了极致。

    可他只是刚刚走出了三丈,那貌美妇人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刹那间,东方墨的身形陡然顿了下来,想要迈动脚下的步伐,却是如若千斤般困难,冷汗瞬间从背后流下。

    而这时,貌美妇人才搂着怀中泣不成声的少女,轻轻顺着她的长发,当看着少女浑身的伤势时,眼中流露出一抹让人如坠冰窖的寒冷,同时周遭一圈的漆黑树木瞬间化作了齑粉。

    “灵儿,是娘亲不好,这次让你出来历练,只让你带了一个低阶随从,任何保命的法器和丹药也没有给你,原本娘亲是为了让你亲身体会这世间的凶险,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够逐渐的成长,娘亲不希望你永远在家族的羽翼下成长,没想到你却吃了这么多苦。”

    貌美妇人一边轻抚着少女的秀发,一脸爱怜的看着她。

    而此时那少女唯独剩下楚楚的哭声,或许现在才是她这般年龄应该有的样子。

    “好了乖,不哭了,告诉娘亲,这是怎么回事。”

    久久之后,直到少女的哭声渐渐弱了下去,貌美妇人这才抬起了她的下巴,柔声说到。

    闻言,少女将她出门寻找药血兽,只为了炼制那一炉丹药开始,一五一十的将所有事情都道了出来。

    当听到她夺到手了一颗异卵之时,那貌美妇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掩饰的惊喜。不过在听到东方墨为了争夺那异卵将她重伤到如此地步,其眼神却化作了丝丝的杀意。

    “小子,她说的可是真的?”

    这时,貌美妇人看向东方墨,冰冷的说道。

    与此同时,东方墨那犹如泰山一般的压力豁然消失,这才能够开口说话。

    于是转过身来:“不错,是真的。”

    “有点胆识,虽然她杀你在先,可是你却因祸得福,凝血珠都没能将你炼死,如今更是有了四阶的修为,那你又何必再对她下杀手。”见到东方墨看向自己居然不卑不亢的样子,貌美妇人淡淡说道。

    “我不杀她,她也会杀了我的。”

    “罢了,多说无益,既然你差点要了我女儿的命,我却留你不得。”

    说到此处,东方墨能够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杀机围绕自己,他毫不怀疑,这貌美妇人想要杀自己的话,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等等!”东方墨出声打断。

    “你还有什么话说!”貌美妇人倒也不急于一时。

    “不知还有没有商量的余地?”

    东方墨知晓今日在劫难逃,却依然抱着一丝希望。

    “哦?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或者条件能够拿来跟我商量的!”

    “我可以用这把火离子来换取我的性命你看如何?”东方墨举了举手中的长剑。

    “呵呵,你觉得我女儿的命就值你那把破烂法器吗!”

    “当然不够了,那你看我在加上这一百颗灵石呢。”

    说着,东方墨一拍储物袋,顿时拿出了一百颗灵石放在地上。

    可那貌美妇人只是看着他眼神越来越冷。

    见此,东方墨神色一紧。

    “我再加一千颗!”

    手掌一挥,再次拿出了一千颗灵石。

    貌美妇人微微蹙眉,没想到这一身破烂的小道士还能够这般丰厚的家底。

    不过当看到她依然不为所动的样子,东方墨一咬牙,再次挥手。

    只见一堆白花花的灵石瞬间堆在了地上,看那样子,怕是足足数万颗。

    这次貌美妇人眼中终出露出一丝讶然的神色。

    “所有都在这儿了,这位道友你看够不够!”

    貌美妇人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片刻后依然摇了摇头。

    东方墨心中气节,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继续说道:

    “竟然如此,我还有一物无比贵重,我相信道友定然感兴趣。”

    “哦?拿出来倒是我瞧瞧。”

    “若是此物都不足以打动道友的话,那小道无话可说。”

    说着东方墨往储物袋当中一摸。

    “这是一只修行万年的老魔头,同时这头骨还是一件祭炼数万年的法宝,无物可破。”

    他竟然将骨牙毫不犹豫地拿了出来。

    可此时,貌美妇人神识一扫,却发现那不过是一颗普通的骷髅而已,没有丝毫的特别之处。

    而东方墨在拿出骨牙的一瞬间,也暗叫不妙,只见这老小子眼窝当中绿油油的鬼火已经熄灭,如今就是一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骷髅头。

    “小子,我可没有功夫跟你开玩笑。还有没有话说,没说的我便给你一个痛快。”

    “有有有,我还知道一条灵脉所在,要是你能够放过我,我就告诉你那灵脉所在的位置。”

    “灵脉?”

    闻言,貌美妇人眼中终于闪过一丝淡淡的感兴趣之色。

    “不错,一条灵脉的价值总该能够换我一条小命了吧。”

    东方墨咽了口唾沫,如今可是连最大的筹码都压了出来。

    “哼,实话跟你说吧,你既然差点杀了我女儿,此仇不可化解,杀了你,你所谓的宝物都是我的,而那灵脉我只要搜魂便能轻易知晓其位置,你能有什么条件跟我讲。”

    “你……”

    东方墨勃然大怒,却又无可奈何,但眼珠子一转后,却哈哈一笑:

    “这位道友,其实也不然,你看我跟灵儿姑娘原本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一切都是误会而已,所谓不打不相识,我们何不化干戈为玉帛,那灵脉就当是我的嫁妆,我愿意做你家的上门女婿你看如何。”

    东方墨打了个哈哈。

    “哈哈哈哈!小子你还真是够胆说这话,有点意思。”

    闻言,貌美妇人哈哈大笑,就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娘亲!”

    却惹得那红衣少女脸红一声娇嗔。

    “该说的也说了吧,留你一个全尸。”说着貌美妇人手掌一抬,就要动手。

    “娘亲等等!”

    这时红衣少女却突然出声。

    “嗯?怎么了灵儿!”

    “娘亲,不要杀他,留着他的命,将来我亲自动手。”红衣少女看向东方墨眼中满是杀机。

    可这话听在东方墨耳朵里,却犹如天籁。

    “好,今日我就不杀他,将来让你亲自动手,免得有何心结在身,无异于日后修炼。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把你的心神敞开,莫要抵抗,不然后果自负。”

    说着那貌美妇人伸手一抓,东方墨的身形不可抗拒的被她吸了过去。

    “岳母等等啊,我还有话说!”

    东方墨一声惊呼。

    可这时那貌美妇人哪里肯理会他,一把就要抓在其天灵,看其样子,似乎是想直接搜魂的打算。

    “咯咯咯!这位道友这般以大欺小,不觉得有**份吗!”

    霎时,一道娇笑声由远及近,同时只见一道淡淡的白光从天边疾驰而来,刹那间挡在了东方墨与那貌美妇人之间。

    那股庞大的吸力终于消散,东方墨身影也由此一顿。

    抬头一看,只见一个二十出头的白衣妩媚女子站在眼前。

    “你是谁?”貌美妇人在看到这妩媚女子的一刻,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忌惮。

    “你问我是谁,我反而想问问你是谁!竟然敢在我太乙道宫的地盘肆意横行。”

    “原来是太乙道宫的道友,罢了,强龙不压地头蛇,小子今日算你走运。”

    说着,那貌美妇人手中打出一个古怪的结印,顿时周遭虚空一阵扭曲,说走就走的样子。

    “师姐,别让她走了,异卵在她手上。”

    见此,东方墨瞬间反应迅速,连忙大声提醒。

    闻言,妩媚少女眼中精光一闪,同时只见她口中吐出一个奇怪的字符。

    顿时周遭虚空一荡,同时就见其素手一抬,掐指中一个硕大的巨轮突兀的出现,向着那母女二人镇压下去。

    “哼!“

    貌美妇人一声冷哼,伸手一招,一旁掉落的暗红色长鞭被她抓在手中,对着那巨轮狠狠一抽。

    同时就见到一条数十丈长的蛟龙一声咆哮,周遭气浪鼓动,对着那巨轮席卷而去,威力比起在那叫灵儿的少女手中,不知强横了多少倍。

    “轰!”

    可那蛟龙瞬间被巨轮压下,不过一息的功夫就被震荡成了片片灵光。

    见此,貌美妇人眼中一凌。

    “你不过一个化身而已,也敢跟我争锋!”

    妩媚少女一声不屑,就见到那巨轮再次狠狠压下。

    貌美妇人眼中闪过一丝温怒,随即就见她将手中长鞭猛然注入法力,同时对着那巨轮屈指弹了过去。

    “自爆法器。”

    妩媚少女面色微微一变,一把抓住身后的东方墨向后疾驰。

    “轰……隆隆隆!”

    瞬间一股气爆向着周遭炸开,将方圆五十丈的漆黑密林全部轰碎。

    东方墨感觉到面前一股香风袭来,同时也看见了自己那数万颗灵石在那法器的自爆之下,全部化作了乌有,心中一阵绞痛。

    再看那母女二人,此时那貌美妇人本就虚幻的身躯,更加虚无,但其借着法器自爆引起空间波动,手中掐诀飞快,下一刻在其身前陡然出现了一道黑漆漆的空间裂缝。

    见此,貌美妇人面色一喜,抱着红衣少女瞬间钻了进去。

    这时,妩媚少女身形身形一动,瞬移出现在那还未闭合的空间裂缝之前,脚步一抬同样踏了进去,可在那黑漆漆的洞口那头,却突然伸出了一只非石非木的手臂,对着妩媚少女毫无花哨的一拳砸了过来。

    “傀儡!”

    妩媚少女一声惊呼,猝不及防之下,身形却被那势大力沉的一击挡了一下,而那洞口瞬间闭合。

    妩媚少女脸上厉色一闪,挥手连连掐指,将那空间撕开,可此时那母女二人的身形早已消失不见了踪影。

    见此,妩媚少女心中异常的愤怒,眼看异卵就在面前,却让人这般夺走。

    但一想到方才那傀儡手臂时,柳眉一蹙。

    “东海韩家?”

    若真是韩家的人,那此事怕是只能作罢了,毕竟鞭长莫及。

    久久之后,妩媚少女这才回过头来,看着衣衫褴褛的东方墨。

    “你叫什么名字。”

    闻言,东方墨一抱拳道:

    “在下东方墨,乃是太乙道宫妙音院弟子,方才多谢师姐救命之恩。”

    “师姐?”

    妩媚少女眉头一皱,却再次出声问道:

    “你就是那新进妙音院的男弟子?”

    “不错,正是在下。”

    闻言,妩媚少女神识一探,扫过东方墨的身躯,果然发现其灵根似乎有些特别,在木灵根当中还隐藏了一条若有若无的细丝,不仔细看,看真不容易发现,暗自点了点头,随即又道:

    “异卵降世的消息也是你传回宗门的?”

    “正是!”

    “很好,回去找钟长老领赏,就说我说的。”

    “这……”

    东方墨心中狐疑,可那少女身形一动,眨眼就已经消失了。

    东方墨愣了愣神,但下一瞬就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猛然转身。

    “骨牙,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身形一跃,东方墨顿时将一颗冒着幽幽绿火的骷髅头拿在手中。

    “啊呀呀,人崽子,你实在可恶,居然出卖你骨爷爷。”

    “哼!没想到你还会装死。”

    “你懂个屁,那两娘皮修为好深,若不如此,骨爷爷就暴漏了。”

    “回去之后定然将你封印。”

    随即东方墨一把将骨牙塞进了储物袋。

    ……

    而此时,在万灵山脉无尽向东之地,茫茫的大海之上,只见虚空一阵扭曲,片刻之后,就见到一虚一实两道身影显现而出。而在此地,早已有一只数丈高的人形傀儡等候,仔细一看,这傀儡一身非石非木的材料,和方才将妩媚少女一击挡下的手臂一般无二。

    在看到两道身影显现的同时,傀儡伸手一托,顿时将二人放在手心,向着远处破空而去。

    “娘亲,那小道士手里还有一颗黑色的异卵。”这时红衣少女悠悠开口说道。

    “什么?”

    “应该是真的。”

    “你怎么不早说?”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呀。”少女低声似是知错的样子。

    “哎…你这丫头,要是早说的话,拼上一拼,娘亲也定然要将那小子抓住,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灵儿知道错了。”

    “算了,娘亲没有怪你的意思。”貌美妇人摇了摇头。

    “灵儿,这次你回来后,短时间不要外出,你的灵根应该也温养的差不多了,可以开始将其慢慢炼化。”

    “天火灵根,这般万年不遇的资质,若是你能将修为练至化境,想来不仅仅是在我人族,即便是外族也可以横着走。”貌美妇人一想到此处,眼中不自觉闪过一丝自傲的神色。

    “是,灵儿一切都听娘亲的,咳咳!”说着,少女一阵咳嗽,嘴角再次溢出了一缕鲜血。

    见此,貌美妇人眼中露出一丝心痛的神色,一催脚下傀儡,那傀儡速度再次提升数成,渐渐消失在茫茫海天尽头。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