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

    青衫少年眼中陡然闪过一丝寒意。

    “小道东方墨,不知这位道友怎么称呼。”东方墨却将那龟甲翻手收进了储物袋当中,转而看向那少年微微一笑。

    “东方墨?”青衫少年心中狐疑,暗道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随即道:

    “你可是想收坐收渔翁之利?”

    “道友哪里话,小道不过捡了个小便宜而已,哪能跟道友你相比!”东方墨话中似有所指一般。

    闻言,青衫少年神色一凌。

    “道友不必动怒,如今你我各取所需,你把大头都占了,难道还不留一点小头给我们这些小喽啰捡捡吗。”东方墨继续道。

    “你说的倒是轻巧,你可知道以你四阶的修为这般跟我说话,可是非常的危险。”

    “当然知道,可我还知道道友现在外强中干,表面看似无恙,不过体内的伤势就只有你自己清楚了。”东方墨却打了个哈哈。

    闻言,青衫少年眼中诧异一闪即逝,却被东方墨看的清清楚楚。

    “即便如此那又如何,要杀你的话不过多费些手脚。”青衫少年却是嘴角一扬,轻笑出声。

    “道友莫要出口就是打打杀杀,以和为贵岂不更好?我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所以我不会跟你争那宝物,但捡些残羹生菜不为过吧。”东方墨一脸毫无惧意的样子。

    闻言,青衫少年看着他,却默不作声,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

    “咳咳,如此的话,道友算是默认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

    说着,东方墨一抱拳,同时身形一顿,转身没入了一颗大树当中,几个闪动就消失在远处。

    而此时青衫少年依然立在原地,直到东方墨已经消失,才露出一丝古怪的神情。

    “外强中干吗!”

    随即伸手再次在周身多个穴位点下,自身修为随着动作,豁然降到了七阶的程度,同时恢复了之前那副病殃殃的姿态,可其脸色虽说苍白,却显得平静,浑身气息也平稳异常,就连方才被红衣少女那沉重一击,导致体内的伤势似乎也恢复无恙。

    “也许本该杀你灭口,却念在你我同门之情,东方师弟,可莫要让我失望啊。”

    青衫少年看着东方墨离去的方向,似是自言自语。

    而此时的东方墨脸上看似平静,却是连脚趾头都抓紧了。

    “怎么样人崽子,我没骗你吧?”

    “那小子就是强弩之末,外强中干而已,那种瞬间提升自己修为的术法,哪一个不是隐患极大,所以他定然不会和你动手,也肯定不会追来的。”骨牙在储物袋当中叫嚣着。

    心里却骂那青衫崽子是个白痴吗,竟然真的放东方墨这蠢货离去,到现在还不追来。

    他一眼就能看出那青衫崽子体质极其特殊,根本就是在用某种毒或者阵,来压制着自己的修为,是以才会呈现一副短命鬼的病相。

    可暂时解毒恢复自己的修为,绝对不会像他说的有什么极大的隐患,更别说什么强弩之末了。

    “还好你这次没耍花样,要是再敢骗我的话,就算拼着那灵脉不要了,我也要把你的行踪大肆宣扬出去。”

    东方墨显然对骨牙非常不信任,不过这老小子这次还算比较靠谱。但若不是仗着自己小成境界的木遁之术,他也同样不敢冒此风险。

    可他哪里知道,其实差点就真的被骨牙又摆了一道。

    “怎么会,骨爷爷什么时候骗过你!”

    闻言,骨牙略显得尴尬,却硬着头皮说道。

    心里却大骂着不应该啊,青衫崽子不可能对东方墨这蠢货离去无动于衷才对,不说他拿走了一件高阶法器,就算为了守住那异卵在他身上的秘密,也绝对会杀他灭口啊,人族难道都是这种白痴吗。

    “哼,算你识相,还有你说那小子手中的并非是真正的异卵,你可有依据?”东方墨继续问道。

    “当然有依据,那小子虽说实力不错,可经验太少,要知道一般的异卵降世,其气息顶多散发出一炷香的时间便会消散,可那夹子即便被红衣小娘皮里三层外三层封印了起来,依然传来若有若无的波动,而真正的异卵到了此时,是根本不用封印的,所以骨爷爷断定,那夹子当中的异卵是假的。”

    “那小子也是对自己太自信,拿到手中根本没想过打开看看,想来一方面是忌惮引来周围的灵兽,以他如今的状态疲于应对。二来就是他也感觉到了那股异卵独特的气息,所以才自信其中正是那颗异卵不假了。”

    “小子,机会可摆在你面前,那高阶灵器你也拿到手,下面就看你是不是像吹嘘的那般厉害,能够追上那身受重伤的小娘皮,把异卵夺过来。”

    “放心,那臭娘皮此刻身怀巨宝,又受了重伤,定然不敢凌空而行,那样太招摇,只要她敢在地上,就逃不出小道我的手心。”

    东方墨细长的眼睛当中一丝冰冷的寒意闪过,对他来说可并不只是想要夺宝那么简单。

    于是毫不犹豫地从储物袋当中拿出了一张当初木玄子给他的风行符,随手拍在身上,速度陡然提升了三成,一路向着方才红衣少女逃遁的方向而去。

    ……

    数个时辰之后,一道青光从天边疾驰而过,仔细一看,正是那青衫少年,此时的他面容恢复病态,脸色苍白,可眼中却毫不掩饰一股狂喜之色。

    就在他一路向着宫门而去时,下一刻却猛然顿住了身形。

    原来在其前方,不知何时凭空出现一个二十出头的绝美少女,那少女一身白衣,凤眼柳眉,显得妩媚妖异。

    在看到这少女的一瞬间,青衫少年神色大变,随即立刻拱手作揖:

    “弟子姜子虚见过院首!”

    “姜子虚?两年前姜家有个小子进入了我妙音院,可是你?”

    那少女疑惑道。

    “启禀院首,正是弟子。”青衫少年恭敬道。

    “原来如此,起来吧。”

    闻言,那名叫姜子虚的少年这才抬起头来。

    “有弟子回报此地有异卵降世,你可有什么发现吗。“少女开口问道,不过眼神却有意无意的扫了扫姜子虚腰间的储物袋。

    见此,姜子虚心中暗叫糟糕,没想到这少女来此的目的果然是为了异卵。

    是哪个该死的居然把有异卵降世这种消息都传回了宗门,而且还把妙音院院首都招来了。

    看来这异卵怕是保不住了,心中长叹一声后,这才果断的从储物袋当中拿出了一只玉夹子,双手奉上。

    “弟子不负院首厚望,已经将异卵拿到手。”

    闻言,绝美少女伸手一抓,那夹子顿时被她隔空吸在手中,想也不想的一把拍开封印。

    当看到那夹子当中静静躺着的一颗散发着蒙蒙光芒的白色异卵时,其眉头却明显一皱。

    而后将那异卵拿了起来,在姜子虚惊骇的目光当中一把捏碎。

    “噗!”

    但下一刻,那白色的异卵并未如姜子虚所想的那般四分五裂,反而化作了一张手掌大小的黄色符箓。

    “化形符?”

    姜子虚目瞪口呆。

    “你上当了。”

    绝美少女将那夹子还有符箓随手一扔,看向姜子虚微微摇了摇头。便再次凌空而起,眨眼消失,速度比起御剑而行的姜子虚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久久之后姜子虚才从惊骇当中回过神来,眼中杀意盎然:

    “连我都敢骗,这次我可不会管你是不是东海韩家的人。”

    随即同样转身向着来时的方向一路追去。

    ……

    而在千里之外,此时东方墨借着那风行符的威力,如履平地一般,速度极快的穿梭在密林当中。

    当他刚刚跨过一条蜿蜒的小河时,不禁停下身形,下一刻骤然一闪,出现在一颗光滑的石头旁。

    鼻子嗅了嗅,侧身果然看到了一滴殷虹的鲜血在那石头边沿,用手沾了沾,发现还有一丝粘稠之感,这才继续向着前方追去。

    “人崽子,你这样一路寻觅,耗时耗力,再这样下去的话,那女娃子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骨牙讥讽道。

    “你懂个屁,受了那么重的伤,再怎么样也要找个地方疗伤才是。”东方墨毫不客气的骂了回去。

    闻言,骨牙暗道自己嘴贱,他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自然知道此刻那少女若没有灵丹妙药的话,那么必然会找一个地方疗伤,本来想变着戏法打击一下这小子,没想到被这他一句话给呛了回去。

    “这血液还没有干涸,所以她离开此地不会超过半个时辰。”

    东方墨身形闪动,逐渐远去。

    而在数十里之外,一道红影踉跄闪过,仔细一看,正是那红衣少女。

    此刻的她虽说步伐虚浮,可气息显然比方才受伤好不少,腰腹的伤口也已经止住了流血。

    正当少女四下寻觅之时,突然看到前方有一片漆黑的树林。

    深黑的颜色,和四周原本碧绿的密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且她还能感觉到那漆黑树林当中的灵气极其的匮乏,草木不少更是枯萎。

    少女柳眉一蹙,却毫不犹豫地踏了进去,当她行进不过百丈,看到四周不仅仅是草木全部干枯没有生机,更是连一只蚂蚁都不曾有,心中一喜,随即向着更深处而去,身形渐渐消失。

    一个时辰后,东方墨同样出现在这片漆黑树林的边沿。

    躬身捡起一片被踩碎的枯叶仔细打量,片刻抬头看向那漆黑的树林深处眼中精光一闪,而后同样步入其中。

    当看到四周满是怪异的漆黑草木时,东方墨眉头明显一皱。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些草木和之前所见过的一般无二,不少更是一模一样,但区别就在于此处的草木全部都是枯萎的,似乎是因为某种原因造成。

    而且此地灵力极为稀薄,没有一丝的生机。他的木遁之术在此几乎失去了作用,因为周围的树木干枯,没有一丝的木灵力,他自然无法借此遁行。

    越往里走,东方墨心中越是惊讶,到了此处不但没有一丝的灵气,更是连一只活物都没有。

    就在东方墨暗自惊讶时,陡然看到前方一道红色的身影正盘膝而坐闭目调息,不是那红衣少女还能是谁。

    而在看到少女的一瞬间,东方墨顾不得其他,眼中杀机陡然爆发,几乎化作了实质。

    想也不想的屈指连弹,一道道手臂粗细的锋利木刺飚射而出,封死了少女四周。

    同时抽身而起,手中火离子狠狠劈下。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