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向北两百里地,一个踉跄的身形突兀的出现,仔细一看,正是那红衣少女,当她站稳之后,这才环顾四周,仔细确认了一个方向,顿时向着万灵山脉中心疾驰而去。

    同时,少女将一只造型奇特的夹子拿了出来,将那依然泛着蒙蒙白光的异卵放入其中,然后在那夹子上布置了多层禁制,最后还贴上了一张黄蒙蒙的符箓这才罢手。

    至此,那异卵所散发的气息逐渐封印下去,想来在数里之内,一般的低阶灵兽根本感应不到任何气息。

    可即便如此,在她方才拿出异卵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依然感觉到了几股灵兽的气息向着此处而来。

    红衣少女柳眉一皱,不敢怠慢,窈窕的身姿几个闪动就遁出了数百丈。

    盏茶功夫晃眼而过,就在红衣少女渐渐甩开了那几股灵兽的气息,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时,却陡然见到天边一道青色的身影速度快若闪电一般,直奔此处而来。

    红衣少女眼中先是一丝讶然,没想到有人这么快就追了过来,当看到追来那人居然是那一脸病容的青衫少年时,凤眼一眯,一丝冰冷的杀机闪过。

    此时只见那青衫少年脚踩一柄狭长的飞剑,虽说一脸病态,可眼中却精光闪闪。

    当其临近少女之时,只见其足下一顿,再一踢飞剑剑柄,身形一个空翻之后,脚下飞剑顿时化作了一道流光向着少女激射而去。

    “剑修!”

    见此,少女眼中明显闪现一丝忌惮,这少年不过七阶的修为,可却能够御剑而行,这柄飞剑定然是其本命法器了,没想到其年岁不大,居然能有这般天资。

    于是不敢大意,此刻眼中一凌,双手一抬,从袖口当中飚射出两道绫锻,那绫锻挥舞旋转间,化成一面厚厚的绫墙。

    见此,青衫少年嘴角却闪过一丝讥讽。

    就见到狭长的飞剑犹如一根钢针,毫无阻碍的刺破了一层脆弱的豆腐,在飞剑穿过绫墙的一瞬间,那绫墙更是猛然炸开,漫天飘飞。

    而后飞剑气势不减的向着少女刺去,可下一刻青衫少年眼中微微一愣,在漫天的绫锻之下,哪里还有红衣少女的身形。

    其眉头一皱,下一刻却猛然侧身。

    原来红衣少女不知何时,借着漫天的绸缎飘飞,竟然悄无声息出现在他身后,手中更是多出一根一丈长的暗红色长鞭。

    “啪!”

    那长鞭原本要打在青衫少年的头颅,可当他侧身躲过之后,鞭尾扫过空气,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气爆之音。

    见到青衫少年侧身化解这一击,红衣少女并未露出意外的神色,反而手腕一抖,那长鞭一挥横扫而出,再次抽向了青衫少年的胸膛。

    青衫少年脚下一跺,就没要拉开和红衣少女的距离。

    可红衣少女眉梢一挑,就见那原本一丈的长鞭,就像是一条灵蛇一般,生生延伸到了三丈的长度。

    长鞭更是化作了一只飞舞咆哮的蛟龙,对着青衫少年狠狠咬了过去。

    青衫少年避无可避,双手掐诀,随着口中一声轻喝,在其面前陡然浮现出一面晶莹的盾牌。

    “砰!”

    一声轻响,蛟龙一口咬在那盾牌之上,晶莹的盾牌眨眼化作了灵光消散,而青衫少年也借此堪堪退开。

    红衣少女不肯罢休,化作蛟龙的长鞭再次一声巨吼,蜿蜒舞动,向着少年缠绕而去,想要将其束缚。

    青衫少年一招手,远处的飞剑呼啸而回,对着向自己缠绕而来的长鞭一剑劈了过去。

    “当!”

    让人意外的是那长鞭不知道是什么宝物,竟然在青衫少年本命飞剑之下,只是被劈出了一条淡淡的白痕。

    但化作蛟龙的长鞭也被生生弹开,同时一股巨力顺着长鞭向着红衣少女手中袭去。

    “哼!”少女一声冷哼。

    手腕轻轻一转,只见那长鞭拱起一荡之下,就轻易化解了那股暗劲。

    可青衫少年并未停手,此刻手指一并,对着红衣少女指点而去,同时飞剑在其头顶盘旋一圈,化作了一道流光,斩向了少女面门。

    红衣少女手中长鞭飞舞,竟然速度奇快的挡在了面前,将那疾驰的飞剑一弹而开。

    青衫少年不以为意,只是在远处手中不断掐诀,那飞剑被其如臂使挥,每当被少女手中长鞭弹开之后,便再次激射而去。

    “当当当!”的声音,在半空中连成了一片。

    少女手中长鞭渐渐被舞动成了一面暗红色的墙影,才能勉强挡住那速度极快的飞剑。

    这般持续了数十息,少女眼中闪过一丝不耐,随即不再犹豫,一拍腰间一只黑皮袋子。

    顿时一道乌光快若闪电穿过了鞭墙,绕过那狭长的飞剑后,向着青衫少年面门袭去。

    青衫少年脸色微微一变,只能法决一收,抽手对着那乌光狠狠一指,只见一道虚幻的剑影就将那乌光劈的斜斜飞开。

    仔细一看,那竟然是一颗圆蒙蒙似石非石,似木非木的圆球。

    可下一刻,那圆球在一阵“咔咔”声中,膨胀化作了一只人高的巨狼。

    看见这巨狼时,青衫少年面色第一次大变。

    “傀儡!”

    “你是东海韩家的人。”

    可迎接青衫少年的却是那傀儡巨狼的一声咆哮,而后其身形一动,带着一股强大的压迫气息便冲了过去。

    红衣少女因为傀儡巨狼的出现,骤然间感觉到周身压力一减,显然青衫少年分心他顾,无法再专心控制其本命飞剑。

    少女眼中一丝冷芒闪过,即便不能杀了眼前这少年,可一定要让其知难而退,不能再拖下去了,免得夜长梦多。

    不过青衫少年并未惊慌,只见其身形一退,竟想要擒贼擒王,栖身向着少女而去。

    见此,少女眼中一丝轻蔑,同样不退反进。

    “嗷!”

    那傀儡猛然转身,和红衣少女一前一后向着青衫少年夹击。

    少年一声冷哼,手中打出一个古怪的手印,霎时间,一个巨大的大印从天而降。

    “轰隆!”

    出其不意的狠狠砸在了那傀儡身上,将其步伐砸的一个踉跄。

    与此同时,少年猛然侧身,躲过身后那飞来的一记鞭影。

    “啪!”

    空气当中再次一声爆鸣,再看那青衫少年,此刻一截衣袖被抽碎开来,露出略显苍白的手臂。

    红衣少女一击而退,长鞭往回一甩,堪堪将身后不足一尺的飞剑同样抽的偏离一丝角度,但一缕秀发被剑气切断,飘洒在空中,二者竟然势均力敌。

    “吼!”

    这时,一声愤怒的咆哮从下方传来,再一看,那被大印砸下的傀儡巨狼,居然毫发无损的再次腾空飞起,速度更快的向着青衫少年扑来。

    少年眼睛一眯,不得不召回了飞剑对着傀儡巨狼一刺而去,即便傀儡巨狼再是矫健,可依然难以躲开飞剑的速度。

    “叮!”

    一声轻响,飞剑猛然刺在傀儡巨狼的眉心,可让青衫少年骇然的是那傀儡身形只是微微一顿,就再次俯冲而来,转眼就已经临近其面前,猛然张口,狠狠咬去。

    青衫少年足下一跺,轻易地闪开,可那傀儡巨狼一击不成,前蹄一抓,空气都被震得虎虎生风,拍向其面门。

    其刚要再退,却突然感觉到了身后一道凌厉的劲风袭来。

    一声冷哼,只见其竟然转身向着身后少女而去,手臂豁然探出,原本苍白的手掌,眨眼化作了漆黑之色。

    “嘭!”

    在少女诧异的目光当中,漆黑的手掌居然将那暗红色的长鞭一把捏在手中。

    同时顺势一甩,将少女抡了起来,反身向着那傀儡狠狠砸去。

    少女略显一丝惊慌,但片刻后身形在半空就像是飘飞的蝴蝶,左右闪动,化解这一股巨力,同时脚尖在那傀儡头上轻轻一点,就再次立在了半空。

    而这时青衫少年也站在了远处,漆黑的手掌慢慢恢复了过来,看似无恙,可仔细打量就会发现其虎口之处微微裂开。

    青衫少年顾不得其他,竟想先发制人,其手指飞快轮动,口中念念有词,不过一息的功夫,本就病态的脸庞更是显得苍白。

    与此同时,在少女头顶陡然一股庞大的压迫传来,抬头看去,在其上方居然有一尊一丈之巨的大印,和方才那砸向傀儡的一般无二。不过此时这大印比之前的威力,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虽说是灵力化成,但其上纹路清晰可见,给人一种实质般的压迫。

    “咄!!”

    最终在少年口中吐出一个奇怪音节之后,那大印向着红衣少女还有傀儡巨狼重重砸下。

    原本想要避开,可在那大印压下的刹那,少女的气机似乎被锁定一般不可闪躲。其心中大骇,只来得及将那傀儡巨狼挡在了头顶。

    “轰!”

    只见一股波浪以那傀儡巨狼为中心,向着四周猛然震荡开来。

    同时就见到傀儡被狠狠压下,身形砸进了土石当中,一身非石非木的身躯被压得吱吱作响。

    不过那一尊大印也因此微微一顿,在其身后的少女借机抽身爆退,却依然被一股气浪掀飞。

    少女刚刚稳住身形,嘴角一缕殷虹的鲜血流出,不禁心中大骇,对这术法的威力实在心惊。

    可她还来不及调整体内躁动的气息,却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冰冷的刺骨寒意袭来,竟然是那狭长的飞剑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身后。

    其反应着实不慢,头也不回的手中长鞭对着身后猛然一抽。

    “啪!“的一声。

    可也只来得及将让那飞剑堪堪偏离了一丝方向。

    “咻!”

    那飞剑几乎贴着她的太阳穴而过,她甚至能够感觉到那冰冷的锋利剑芒。

    “吼!”

    就在青衫少年还要有何动作之时,突然一阵耀眼的火光袭来。

    居然是那傀儡巨狼张嘴吐出了一颗人头大小的黄色火球。

    青衫少年神色一凌,伸手猛然拍下,一只由灵力化作的漆黑手掌与那黄色的火球豁然撞在一起。

    “噗!”

    二者同时泯灭。

    可再看那傀儡巨狼此时凌空而起,仰头一声咆哮之后,口中连续闪动阵阵黄光。

    顿时一颗颗火球持续从其口中喷出,堵住了青衫少年四周所有退路。

    青衫少年来不及召回飞剑,此时手中不断指点而出,手指弹射出了一道道虚幻的剑气,将那火球劈的炸裂开来,顿时周遭火光漫天。

    就在青衫少年将所有火球挡下,同时召回了那狭长的飞剑暗自松了一口气时,神色却猛然大变。

    只见此时其脚腕处豁然被一节长鞭缠绕,更是被一股大力一拉而下。

    青衫少年手中一指,飞剑飚射而出,对着少女手腕刺去。

    “晚了!”

    少女却是一声讥讽。

    只见一道巨大的火球飞射而来,将飞剑弹开,同时青衫少年就感觉到脚下一股不可抵御的巨力。

    红衣少女一声娇喝,手中长鞭猛然一挥,青衫少年的身躯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半圆。

    “轰隆!“一声。

    狠狠地砸在了一颗巨石之上,将那人高的巨石砸的四分五裂。

    再看那青衫少年,此刻“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吼!”

    可不等他有所调息,一颗冒着黄光的火球已经来临,同时就见到傀儡巨狼将脚下大地踩的微微晃动,身形飞扑而至。

    见此一幕,青衫少年眼中却没有丝毫的慌乱,反而闪过一丝冰冷杀机。

    “是你自找的。”

    同时,就见其突然闭上了双眼,口中咒语连连,不过一息的功夫,青衫少年挥手在自己身上多个穴位猛然拍下。

    而在这一瞬间,其原本病怏怏的姿态陡然消失,气息鼓荡,身体刹那间恢复了正常的肤色。

    与此同时,少年豁然睁开双眼,眼中精光一闪,再伸手一招。

    那飞剑顿时一晃,化作了一道肉眼难以看清的残影,以比之方才还要迅猛数倍的速度飞射而来。

    “噗!”

    一瞬间就后方轻易洞穿了那傀儡的身躯。

    “不可能!”

    红衣少女一声惊呼,要知道制作这傀儡的材料可是千年铁杉,即便是高阶法器也不见得就能够将其轻易刺穿。

    再看那青衫少年,此时身形凌空而起,一扫之前颓废的姿态,神色倨傲,气势不凡,哪里还有一丝病容,不止如此,其一身的修为更是达到了九阶巅峰,无限接近筑基期。

    青衫少年毫不在意那少女的惊骇,尚在半空中,其手指连连点出,飞剑顿时化作了几道难以看清的流光,来回穿梭,瞬间就将那傀儡刺的千疮百孔,最后化作了一堆废渣掉在地上。

    见此,红衣少女脸上骇然更甚,毫不犹豫的拿出了一张淡淡的符箓拍在身上,竟然说走就走。

    “现在才想走,不觉得迟了吗!”

    此刻少年手指再次一指,那飞剑飚射而出,速度之快眨眼就已经到了少女后心之处。

    少女骇然至极,想也不想的拿出了一只形似龟甲的宝物,向着身后抛去。

    同时,那龟甲滴溜溜一转,化作了一只厚重的甲盾挡在身后。

    “叮!”

    在凌厉的飞剑之下,那龟甲也不知道是什么宝物,竟然生生的扛住了这一击,而且毫发无损的样子。

    但青衫少年嘴角一扬,露出一丝不屑之色,只见其手中法决一变,那飞剑居然一分为二,化作一大一小,其中那不过一尺的短剑绕过了龟甲,出其不意的直直射向了少女背心。

    “子母剑!!”

    少女心中骇然失色,没想到这少年本命法器还是成套的子母剑。此时只来得及将身躯微微一偏,可依然被那一尺的短剑刺过了腰腹,穿透出一个血淋淋的伤口。

    不止如此,青衫少年双手法诀再变,一长一短两柄飞剑交叉而过,一前一后堵死了其进退之路。

    见此,红衣少女将龟甲召回,挡住那母剑,同时挥手长鞭甩出,堪堪打在子剑一侧,可由于那子剑速度太快,原本刺向少女胸膛的方向,只是微微偏离了一丝,依然从划过少女手臂一侧,将其握住长鞭的右手划开了一道长长的伤口,鲜血顿时流淌,顺着手臂滴滴落下。

    见此,少女一咬牙,竟然毫不犹豫地拿出了那封印异卵的古朴夹子,同时手中法力一注,将那夹子向着少年另一个方向弹射而出,在此方向,似乎正有着几股灵兽的气息飞驰而来,

    少女不再停留,身形向着反方向逃遁。

    青衫少年眉头一皱,暗道这人还算果断,知道取舍。

    此时他同样感觉到了远处几股灵兽的气息,于是不再犹豫,起身向着那飞出百丈距离的古朴夹子而去。

    当其一把将那夹子抓在手中时,转身那少女已经消失不见了踪影。

    “算你走运!”

    本想一不做二不休,可一想到那少女极有可能是东海韩家的人,这才一声冷哼。

    青衫少年大手一挥,那一长一短子母二剑刹那间合二为一,被其踩在脚下。

    “谁!”

    可当他刚刚收身而立,却神色一变,有所感应一般豁然转身。

    只见一个衣衫褴褛,身着破烂道袍的小道士,此时手中正把玩着一只龟甲,眼中精光闪动,口中啧啧称奇的样子,看那龟甲,正是方才红衣少女没来得及收走之物。

    有收藏了的道友,希望多给点推荐吧,谢谢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