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此时众人丝毫没有发现,在百丈之外的某颗大树身后,衣衫褴褛的东方墨正将一切看在眼中,尤其是当他看到那黑衣青年在吞下一颗丹药之后,浑身上下的伤势居然瞬间治愈,而且还能在筑基期的灵兽之下坚持数十回合,背后不禁一阵冷汗。

    若是方才黑衣青年就这般做的话,那么他想要全身而退可就难了。

    而当东方墨看到红衣少女身形消失,那青袍少年以及四周灵兽同样四散而开,想必是追踪那少女而去时。

    略一思量之后,立马摸出剩下的那张传音符。

    手中不断刻画,随后法决对着符箓一指点,顿时那传音符化作了一道火光消散。

    转而再次看向黑衣青年还有那筑基期的黑魔灵猴。

    ……

    此时,太乙道宫妙音院。

    一座宽敞的大殿之中,一个二十出头的绝美女子正端坐在主座之上。那女子一身白衣,脸色温润,凤眼狭长,平添一分媚惑。

    在其之下,正有四五个道姑落座左右两侧,仔细一看,其中一人正是当日带领东方墨进妙音院的钟长老。

    “启禀院首,数月前,太上长老已经回宫。”

    其中一个年过七旬的老妪向着主座之上的妙龄女子恭敬道。

    听其话语,这主座之上的女子,竟然就是妙音院院首。

    “嗯,这件事情我已经听宫主提起过。”

    “院首,数月前宫门招收弟子之时,属下为妙音院引进一位男弟子。”只见钟长老此刻也拱手说道。

    闻言,那少女眉头明显一皱。

    “钟长老难道不知我妙音院素来不招收男弟子吗,即便是有的话,那也是情况特殊,莫非那男弟子又是哪家后辈不成。”

    未等少女开口,在一旁一个年约五旬的妇人却眼中闪过一丝不快。

    “这倒不是。”

    钟长老矢口否认。

    “哦?那他可是天纵奇才之人了!”

    “算是吧!”

    钟长老淡淡的撇了那妇人一眼。

    “哼,钟长老可真会睁眼说瞎话,据老身所知,那小娃不过是丙等木灵根而已,如此资质,又如何能够算得上是天纵奇才。而你将这样的人引进我妙音院,难道那弟子又是你哪个侄儿吗。”

    妇人一声冷哼,话中带刺的看着钟长老。

    闻言,钟长老一声轻笑,不再理会那老妪,随即转身对着主座之上的少女说道。

    “启禀院首,那男弟子并非哪家宗门或家族子嗣,本身也只是丙等木灵根的资质,不过……。”

    “不过什么,不过他是你某个晚辈,所以才招到我妙音院,你也好照拂一二对吧!”

    可那妇人却步步紧逼。

    “齐长老真是有意和贫道过不去吗!”

    泥人还有三分火,钟长老此刻眼中一凌。

    “并非老身和你过不去,我不过有些疑惑不解而已!”

    “够了!”

    就在二人争吵之时,主座之上的少女一拍凤椅,厉声打断二人。

    “钟长老继续说下去。”

    见此,钟长老这才继续说道:

    “虽说那弟子只是丙等木灵根的资质,可其身具隐灵根,日后若有机缘,天资不可揣测。”

    “什么??”

    “隐灵根?”

    只见在座诸位道姑莫不是露出一副惊讶的神情,即便是屡屡跟钟长老做对的妇人也眼神一眯。

    主座之上的少女此时神色一挑,嘴角轻扬微笑道:

    “隐灵根,有点意思!”

    “隐灵根又如何,能否筑基都难说,即便能,可他引起灵根变异的概率依然微乎其微。”

    那妇人却有些嗤之以鼻。

    “这件事情做得不错,留下他慢慢观察即可,诸位长老可还有何事要说。”

    少女伸手打断众人。

    “院首,还有一事,三日前虚空之镜便已经察觉万灵山脉有所异动,数个时辰之前更是天现异象,似有异宝出世。”

    钟长老继续说道。

    “钟长老莫要小题大做,虚空之境不过查探到些许异动而已,就说是有异宝出世,若是如此的话,那异宝可是一抓一大把吗。”

    方才老妪似乎没能压住钟长老一头,此刻毫不留情出言相讥。

    可就在老妪刚刚说完,钟长老似有感应一般,伸手拿出了一张巴掌大小的符箓。

    只见那符箓化作了一道火光燃烧,随后在虚空当中化作了数个灵力形成的字符:

    “万灵山脉,西南三百里,异兽出世。”

    在座的所有人将那寥寥十数字看得清清楚楚,先是鸦雀无声,但片刻后众人无一不到抽一口冷气。

    “异兽!”

    那少女更是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身影一晃,凭空消失。

    “将消息封锁,我亲自出马。”

    数个呼吸后大殿之中才传来了少女的声音,只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而那妇人看向钟长老更是说不出话来,这种被打脸的感觉,实在是憋的难受。

    ……

    万灵山脉,此刻黑衣青年被那黑魔灵猴压制的节节败退。

    即便他是体修,可当他遇到纯粹以**强横而闻名的黑魔灵猴时,不过小巫见大巫。

    筑基期的黑魔灵猴,一拳之力已经逾越万斤,而且速度奇快,若是被它近身,便是天大的麻烦。

    此刻黑魔灵猴压制着他,不时拳掌落下,将空气都摩擦出一丝丝凌冽的罡风。

    黑衣青年只能被动闪躲,若是被击中的话,那万斤之力足以将他拍飞。

    不多时,就见到他已然气喘吁吁,面色潮红,身体各处外伤不计其数,体内五脏六腑更是撕裂一般的疼痛。

    不肖半刻钟后,那黑魔灵猴仰天一声巨吼,似乎对迟迟不能杀死眼前这实力不如自己的人族修士极为不满,双手拍打着胸膛,尽然进入暴怒的状态。

    见此,黑衣青年面色大变,此时即便他不去纠缠,黑魔灵猴也定然会和他不死不休。

    “不能再拖下去了。”

    不再犹豫,其脚下一跺,化作一道黑光,向着和青衫少年相反的方向离去。

    黑魔灵猴同样身形一闪追了出去,二者呼吸间就已经逃遁了数十丈距离。

    见此,东方墨眼珠一转,只是略微思量一番后,就向着方才青衫少年离去的方向而去。

    这黑衣青年既然不是这筑基其灵兽的对手,却还死缠着不放,无非就是想给那少女争取更多的时间。

    那青衫少年虽说不知何许人也,不过看他追去的方向,正好和刚才黑魔灵猴看的方向一致,那么十有**红衣少女就在前方了。

    一路疾驰,四周不时就会有灵兽出没,即便是东方墨遁术再玄妙,依然不时就会撞见一两头。

    见此,莫不是全然避开,根本不与其针锋相对。

    此刻这些灵兽正因那异卵之事而焦急,见到东方墨离去,更加没有心思拦住他了。

    不到一个时辰,东方墨就已经遁出了百里路程。

    正当他四下打量之时,却突然看到远处一道白光由远及近,待他仔细一看,眼中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

    “是他!”

    脑海中只是念头一转,便神色一扬,大大咧咧的就站了出来。

    而那白光显然也注意到了东方墨,蓦然一顿,站在了他的面前。

    当他仔细打量着衣衫破烂,浑身狼狈不堪的东方墨时,好一阵这才认出,惊讶道:

    “怎么是你!”

    “咳咳,见过祖师兄。”

    东方墨却轻咳了两声,面前这人正是祖念棋。

    “你怎么在这儿!”

    祖念棋双手一背,居高临下的看着东方墨。

    “我原本是在此执行采集柳叶参的任务,不知祖师兄又为何在此?”

    “哼,我为何在此你不需要知道,我且问你,你可知道方才此地可有发生什么事情?”

    祖念棋冷哼一声。

    闻言,东方墨面色谦逊道:

    “有,方才天空天雷乍现,一道白光从中飚射而出,我观那白光正是在此处不远,所以前来看看,没想到就看到上百只灵兽聚集围绕,守护着一颗看似兽卵,而且周身白蒙蒙之物。”

    “你说什么?上百灵兽围绕守护的兽卵?”

    “不错,我看得清清楚楚,但那个时候一个黑衣人不知从那里钻了出来,将那兽卵夺去,而那上百只灵兽如若疯狂一般,最后还引来了一只筑基其的灵兽,那黑衣人显然不敌,唯有带着兽卵逃遁,我也是枉受无妄之灾,这才逃到此处来。”

    东方墨叹了口气。

    “那黑衣人逃去哪儿了?”

    祖念棋迫切的问道。

    “黑衣人还有那筑基其灵兽,一追一逃,向着那个方向去了。”

    东方墨指向了黑魔灵猴还有那黑衣青年遁去的方向。

    “很好。”

    见此,祖念棋哈哈大笑,脚底生风,轻轻一晃就向着二者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直到祖念棋走远之后,东方墨这才一声冷哼:

    “整不死你!”

    <a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a>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