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墨此生从未对何人有过杀机,可当他看到那一红衣包裹,轻纱拂面的少女时,眼中的杀意却犹如实质。

    而此刻,异卵再次落入他人手中,灵兽群毫不犹豫地向着红衣少女杀去。二者一追一逃,逐渐消失在了远处。

    东方墨眼睛一眯,心中祈祷最好她别死那么快,随即却向着方才那黑影的方向而去。体内灵力一动,转瞬出现在方才那黑影不远的一颗大树茂密的枝桠当中。

    此刻定眼一看,只见一个黑衣青年,正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可并没有就此死去。

    东方墨眼中杀气一闪,屈指一弹,一道淡青色的芒刺对着那黑衣青年眉心射去。

    就在芒刺快要距离其眉心不过三寸的距离。

    黑衣青年陡然睁开了双眼,眼中凌厉一扫而过。

    就见其只是微微侧头,轻易的躲开,芒刺钉在了脑后的土石之上,随后化作了灵光。

    “谁!”

    黑衣青年双手一拍,身形借力猛然站了起来。

    此刻,只见其全身上下衣衫破碎,手臂胸膛有几道数寸的伤口,鲜血还在汩汩往外冒。

    在他小腿处,更是被一只灵兽爪子洞穿,看见了森森的白骨。如此伤势,没想到他还能这般站起来。

    黑衣青年警惕的四下打量,就见到从不远处一颗大树之后,走出一道身影来。

    只见这身影不过是个十岁出头的小道士,一身褴褛道袍,披头散发。

    见此,黑衣青年眼中露出了一丝狐疑,暗道此人似乎有些眼熟,当他仔细分辨那乱糟糟头发之下的面庞时,片刻后却是大惊失色。

    “是你?”

    闻言,东方墨嘴角一扬。

    “不错,这是在下。”

    “你居然没死。”

    “承蒙阁下上心了,小道命贱,死不了。”

    “很好,今日让你想死也死不成。”黑衣青年自然也想起了当日东方墨出口不逊。

    “好大的口气。”

    东方墨不屑道。

    “小子,即便是你有些奇遇,如今居然有四阶的修为,可今日你也难逃我的手心。你是自己滚过来呢,还是要我亲自动手。”

    “废话,当然是要你亲自动手。”

    “不识抬举!”

    见此黑衣青年眼神一凌,身形化作了一道黑影,向着东方墨近身而去。

    在他看来,即便自己身受重伤,但对付一个区区四阶的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当他就要一把捏住东方墨脖子时,却突然感觉到脚下一绊,身形猛然前倾。

    这时,只见东方墨手中一道火光已经自下而上狠狠一挥。

    黑衣青年只来得及双手交叉,挡在面门。

    “当!”

    火离子斩在了他手臂金色的圆环之上,发出一声脆响。

    “哼!”

    东方墨一声冷哼,只见其口中如若有词。

    这时,黑衣青年就感觉到脚下似乎被某种东西缠绕而上。

    待其低头一看时,竟然是几根婴儿手臂粗细的藤条,转眼就将自己的双腿死死的勒住,还有继续向上的趋势。

    “雕虫小技。”

    黑衣青年异常不屑,就要有所动作,可这时却感觉到周身一阵刺痛,竟然是一根根芒刺突了出来,扎进了**之中。

    黑衣青年眼中一丝惊讶闪过,不再犹豫,只见其周身泛起一丝丝红芒。

    “给我碎!”

    下一刻,其身躯猛然震荡,一股压迫的气息袭来。

    同时就见到那紧紧缠绕的藤条被他绷成了数节散落在地。

    东方墨眼中大惊,没想到这人如此生猛。

    下一刻,就已经见到黑衣青年身形快若闪电一般,出现在他面前,其身形一转,借势一脚侧踢了过来。

    东方墨也不见慌乱,周身突然密密麻麻的藤甲长出,瞬间化作了一只藤茧,将其包裹。

    “噗!”

    黑衣青年的一脚踢在了那藤茧之上,藤茧顿时四分五裂。

    “小子,让体修近身,就是你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决定。”

    看着面前化作碎渣的藤茧,黑衣青年嘴角一丝狞笑。

    可下一刻,他却陡然露出惊讶之色,藤茧之中哪里还有东方墨的影子。

    “木遁之术!”

    黑衣青年大骇。

    “不好!”

    再感觉到身后一道凌厉的剑光时,其身形骤然一晃,这才堪堪避开那道火红色的剑光,但衣衫一角依然有一股被灼烧的痕迹。

    东方墨一击不成,立马抽身爆退,眨眼间就没入了一颗大树之中。

    “轰!”

    黑衣青年哪里肯善摆甘休,一记鞭腿,将那两人合抱的大树抽的粉碎。

    而东方墨的身形早就消失不见。

    “没想到你还会木遁术,要知道修炼此术可是极为耗费精力和时间,真让人有些意外。”

    就在黑衣青年分神之际,在其身后一颗大树中,一道身影乍现,手中火离子对着黑衣青年后脑一劈而去。

    黑衣青年猛然转身,却见剑影已在面门。

    见此,东方墨心中闪过一丝喜色。

    可下一刻,这喜色就在黑衣青年诡异的笑容下土崩瓦解。

    只见黑衣青年双手一并,手掌将火离子夹在中间,任由东方墨如何使力,就是纹丝不动。

    与此同时,青年猛然一转,东方墨的身影倒飞了出去,重重砸在一颗巨石之上。

    “噗!”

    体内翻滚,当即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黑衣青年一声狞笑,身影一动,顿时化作了一道残影。

    东方墨暗叫不妙,强忍住伤势,法决一掐,没入了身后一颗大树当中。

    而刹那间,方才那颗巨石“轰”的一声,四分五裂。

    东方墨顾不得伤势,穿行大树之中,不多时气息渐渐远遁。

    见此,黑衣青年眉头微微一皱,五行遁术当中,这木遁之术极难修炼,也最是玄妙,此处木灵气如此充沛,要抓住他的话,必然要费好一番手脚。

    “哼,算你走运!”

    黑衣青年一声冷哼,知道此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就见其身形爆射,向着远处红衣少女离去的方向追去。

    直到黑衣青年的身形远去,东方墨这才从一颗古树后站了出来。

    “没想到这人即便身受重伤,实力也如此强悍,若不是仗着有木遁之术的话,今日怕是有些麻烦了。”

    “人崽子,你还真是蠢,那黑衣小子明摆着是体修,而且修为远远高过你,你还敢让他近身,要是我的话就在他一旁周旋,他如今伤势不轻,耗也耗死他。”

    骨牙再次传来不屑。

    对此,东方墨懒得理会他的马后炮。

    一抹嘴角鲜血,身形闪动,同样跟了上去。

    远在数十里之外,只见一道火红的身影忽闪忽现,一阵变幻不定,巧妙的躲开了周遭灵兽的攻击,挥手间更是不少灵兽被她手中的绫锻抽飞。

    不过在如此多的灵兽追击之下,那火红的身影动作明显越来越慢,显然有些吃不消。

    见此,红衣少女不再犹豫,伸手往怀中一摸,拿出了一张两指宽的精美符箓。

    就要一把捏碎这符箓时,下一刻眼睛看向远处却露出一丝意外随即狂喜的神色。

    只见在远处一只长着肉翅,浑身碧绿的小兽同样向着她追击而来。

    “药血兽!”

    少女一声惊呼,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虽说能将这异卵带回家族,已经是天大的收获,可如果能够抓住那只药血兽的话,就是一举两得。于是暂时将符箓捏在了手心,转而向着那药血兽杀去。

    正当她距离药血兽越来越近时,突然感觉到身后一股莫大的危机袭来,只见她毫不犹豫地身形一闪。

    “噗!”

    一只黑漆漆的手掌,狠狠从其方才的地方穿过,甚至将空气摩擦的一声空爆鸣。

    少女只觉得手臂一凉,再一看,居然被那手掌所带起的罡风划破了一道细长的伤口。

    殷虹的鲜血顿时流了下来。

    “筑基期灵兽!”

    少女眼中闪过一丝骇然,往身后一看,果然看到了一只身形足有一丈高大的猴子正一脸凶色的看着她。

    “黑魔灵猴。”

    少女口中惊呼出来,没想到这筑基期灵兽还是极为难缠一种。

    原本这些低阶灵兽就已经疲于应对,若是再有一只筑基其的黑魔灵猴,那今日能否安然脱身都是问题。

    “小姐快走!”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闻言,红衣少女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十三,你来得正好,拦住那黑魔灵猴,待我去抓住那药血兽。”

    来人正是黑衣青年,此刻他自然也发现了那筑基期的黑魔灵猴,再听到少女的话后,随即一咬牙,拿出了一颗鲜红如血的丹药吞入了腹中。

    在吞下丹药的刹那,就见到他脸上浮现一抹不正常的红色,而他身上的伤势居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不仅如此,浑身的气息更是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压迫,比之没有受伤的时候,还要强大一两分的样子。

    虽说气息还不及那黑魔灵猴,可却依然不可小觑了。

    “小姐动作要快,我不可能拦住它太久。”

    闻言,少女不再犹豫,身形一晃,已然在十丈之外,再次闪现时,就出现在那药血兽的面前。

    正当少女修长的手指打出一个古怪的手印,向着那药血兽抓去时。

    一只略显苍白的手掌,却同样向着少女腰间的储物袋探去。

    少女大惊失色,手中一段红绫飞射而出,不断旋转,将那手掌硬生生弹开。

    而她身影也由此一顿,这时一个身着青衫的少年身影猛然欺近,只见他手掌一吸,那墨绿色的药血兽就被他一把捏在手心。

    当看到面前这个不过十五六岁,却一脸病容的青衫少年时,少女面上闪过一丝温怒。

    “你是谁!”

    不待少年发话,一道黑影去猛然倒射,身形撞倒了两颗古树这才停了下来。

    “小姐快走,正事要紧。”

    身形正是那黑衣青年。此刻,被那筑基期的黑魔灵猴一拳砸飞。即便他是体修,可对上一只筑基期同样以肉身强悍闻名的黑魔灵猴,能坚持一招半式足以见他不凡了。

    闻言,少女看了看那青衫少年手中的药血兽,再看了看周遭越来越多的灵兽,最终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后,一把捏碎了手中的精美符箓。

    而她的身影在一阵白光之后,不过呼吸间就不见了踪影。

    周遭的灵兽一下子失去了对那异卵的感应,疯狂的咆哮,随即四散而去,想要找到那少女的踪迹。

    黑魔灵猴更是龇牙咧嘴,眼中凶光闪现,四下感应一番后,眼神蓦然看向了一个方向。

    随即抽身就追了出去。

    “想走!”

    这时,黑衣青年为了给少女争取更多的时间,自然是奋不顾身的拖住那筑基期的黑魔灵猴。

    黑魔灵猴转身一声愤怒的咆哮,二者再次战在一起。

    此刻,唯独那青衫少年,看着消失的少女,眼中闪过一丝轻笑。

    “小挪移符!你逃不掉。”

    随即,就向着方才黑魔灵猴看去的方向同样追了过去。

    <a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a>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