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

    东方墨眼神一凌,看向身后的一堆白骨。

    在方才他似乎有一种被人窥视的错觉,正当凝神打量时,眼角的余光突然感觉到了身后某个影子晃了一下。

    寂静的暗河沉寂了三五息的功夫,陡然从东方墨身侧传来了一道似嬉笑的诡异怪叫。

    “我!”

    东方墨大惊,手中火离子闻声而落,在耀眼的火光之下,一堆白骨再次化作了残渣。

    借此机会,他四下一扫,可四周除了森森白骨,别无他物。

    “鬼鬼祟祟,你是谁?”

    借着周遭散出淡淡白光的灵石,东方墨眼中异常的凌厉。

    “我是你骨爷爷!”

    当那怪异的声音再次传来时,已然在他另一侧。

    这次,其眼疾手快,似乎看到了两团碧绿的幽光一闪即逝。

    于是毫不犹豫的再次一挥,火离子对着那道幽光狠狠劈下。

    可在火光之后,四周便再次陷入了寂静。

    “道友躲躲藏藏,何不现身一见。”

    ……

    “好啊,现身就现身!”

    ……

    闻言,东方墨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这边这边!”

    豁然转身,果真看到了两团婴儿拳头大小的幽光,就像两道碧绿的火焰,熊熊燃烧。

    “呼哧!”

    屈指一弹,一道若有若无的青光眨眼间就向着那火焰激射而去。

    “噗!”

    随着一声轻响。

    “哎哟,你敢扎你骨爷爷,人族崽子信不信骨爷爷咬碎你全身骨头。”

    那诡异的声音似乎被芒刺术打个正着,吃痛一声怪叫,两团碧绿的火焰顿时泯灭,四周又恢复了寂静。

    “哼!我倒是何方神圣,不过绣花枕头。”

    见此,东方墨嘴角看似挂起了一丝讥讽,但心中却早已绷紧。

    就在他思量着是进是退时,身后再次传来那诡异的怪笑。

    “在后面!”

    猛然转身时。

    “这这里!”

    身侧又传来讥笑。

    “咔咔,骨爷爷在你上面。”

    ……

    东方墨嘴角猛抽,但却难以捕捉到这怪笑的声源在何方。

    而那怪笑声足足调侃了他近半个时辰这才渐渐停下来,在这半个时辰当中,退也不是,进也不是,夹在中间实在憋屈。

    “人族崽子,骨爷爷不跟你玩儿了,你也别动手,我们两坐下好好谈如何?”

    闻言,东方墨眉头一皱,若他猜测不错的话,他虽然难以抓到那诡异的东西,可对方也奈何不了他的样子,否则的话应该早就动手了。

    “好,就依道友所言。”

    随即,一口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这就才对嘛,骨爷爷要现身了。”

    “不知道友何在?”

    “就在你脚边。”

    见此,东方墨一惊,在低头的一瞬间,更是吓得几乎跳了起来。

    只见一个白森森的骷髅头,正张开嘴巴发出“嘎嘎!”的怪笑,空洞的双眼当中,冒出了两道绿油油的鬼火,那诡异的情形,让东方墨背脊瞬间发凉。

    东方墨哪里见过这阵势,下意识的一脚就踢了过去。

    “嘭!”

    那骷髅头被一脚踹飞,重重砸在了石壁上,掉下来落在骨堆当中。

    “我x你祖宗,人族崽子说好不动手的。”

    那骷髅头掉在骨堆当中,眼中鬼火忽隐忽现,一阵跳动。随即更是飞了起来,上下左右一阵叫嚣谩骂。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东方墨心中骇然,以前他书中不时会提起妖魔鬼怪,以及各路神仙,可如今当他真正面对一只会说话还会飞的骷髅头时,那种发怵的感觉让他不寒而栗。

    “哼,放在以往,你要跟骨爷爷这么说话,骨爷爷保准吃了你连骨头都不会吐。”

    “人崽子,记住,你可以叫我骨牙大人,哇咔咔咔咔!”

    说着那骷髅头张狂大笑,眼中的火焰滚滚。

    东方墨咽了口唾沫,随即冷静下来,不管这东西是什么,照目前的情形来看,对方似乎都只有被动挨打的份,随即也就释然了。

    “咳咳,不知骨道友乃是何方神圣。”

    “哼,说出来吓死你人崽子,实话告诉你吧,你骨牙大人我乃是……”

    “咦!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虽然骨牙大人我几万年没跟人说过话,嘴里都能淡出个鸟来,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人崽子我问你,此处是在什么地方啊?”

    骷髅头围绕着东方墨上下漂浮,不断叫嚣。

    “笑话,你不告诉我,那我为何要告诉你?”

    “骨爷爷问你话,是看得起你,换做以前老子发话,谁不是抢着应,你个人崽子不过区区三阶修为还敢拒绝回答你骨爷爷,真是活腻了。”

    骷髅头眼中火焰更甚。

    “那又如何?”

    见此,东方墨不屑道,他越发肯定,这骷髅头就是败絮其中,若真有实力的话,又何必跟他躲躲藏藏,现在还一副摆开阵势对峙的样子。

    “你……好吧,虎落平阳被犬欺,骨爷爷今天认了。”骷髅头嚣张的火焰也一下子暗了下去。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在此和那老和尚有关吧!”

    “不错,就是那秃驴把我……不对,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见过那秃驴?”骷髅头猛然惊醒。

    “不但见过,还承蒙大师指点一二。”

    东方墨扬起了头。

    闻言,骷髅头先是一愣,片刻后却咔咔怪笑,像是听见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你……就你?咔咔咔,还被那秃驴指点一二,咔咔……笑死你骨爷爷了。”

    “人崽子你知道那秃驴是谁吗?”

    “知不知道又如何,他还曾请教过我一个问题,对我的回答极为满意。”

    “咔咔……咔咔咔,不行了不行了,老子要笑抽了,你个人崽子牛皮吹得也太大了吧,不过对我胃口,骨爷爷我就喜欢你这不要脸的样子。”

    “实话告诉你人崽子,那秃驴虽说不是个东西,天杀的压了老子几万年,但他身份可不得了,乃是佛祖坐下三大僧王之一的净莲法王。”

    “就你一个丁点大的人崽子他还请教你问题,天底下他有什么问题不知道,要你回答,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东方墨懒得理会这骷髅头,对他说什么三大僧王也不曾在意,不过当听到他自称被压了几万年时,就有些发怵了,难道这骷髅头真是什么大凶大魔不成。

    “你要知道,即便是骨牙大人我,等待了几万年才有机会从该死的泥梨之地逃出来,如今还得被迫散了全部修为法力,躲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就怕那老和闻到我的气味,能把我逼到这一步,你就知道这老秃驴道行多深了,你还敢自称他请教你一个问题,还什么大师极为满意,我呸!”

    说着骷髅头一阵谩骂,若是他能吐出口水来,保准喷了东方墨一脸。

    当他说道“泥梨”二字时,东方墨眼睛一眯,想到了当日他问那老和尚此处乃是何地时,老和尚所说的“此乃泥梨之所”。

    “泥梨又是什么地方?”

    于是毫不在意骷髅头的嘲笑,开口问道。

    “这泥梨就是指十八……”

    “我为什么又要告诉你?”骷髅头立马反应了过来。

    “好吧,作为交换小道可以告诉骨道友,此处乃是大瑜王朝南沿郡万灵山脉边沿,这下骨道友可以告知小道了吧。”

    听到了东方墨说出此地乃是大瑜王朝,骷髅头眼中诡火一顿,似是在思索一般,但其思量片刻后,最终确信自己从没听过,于是再次骂道:

    “什么大瑜王朝,谁知道哪个犄角旮旯。”

    “没听过是道友的事,如今我已如实告知,那道友总归要告诉我泥梨是什么地方吧?”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告诉你了?是你自己先入为主一厢情愿而已,骨爷爷可没答应。”

    “你……”

    东方墨一阵气节,却又不能发作,骷髅头奈何不了他,可他好像也拿骷髅头没有办法。

    “小子,跟你做个交易吧!”

    “不做!”

    “为什么,你都还没听听骨爷爷说是什么交易!”

    东方墨一声冷哼,道:

    “就你这浑身上下能拿出一跟毛来?那还有什么资格跟我做交易!”

    “你你你……”

    骷髅头显然被东方墨气的不轻。

    “你若是不做这交易,骨爷爷就将这地底有一条灵脉的事情捅出去,就你这蝼蚁一般的修为,保准被抢的连渣都不会剩下。”

    骷髅头要挟道。

    “好啊,那我现在就出去找到那净莲法王,告诉他有个骷髅头在这儿,我们要不要相互试试看?”

    东方墨哪里肯受他威胁。

    “别……别啊,人崽子有话好说,不要冲动啊!”

    让东方墨没想到的是,这骷髅头一下子就服软了,甚至没有讲什么相互保密,约法三章之类。

    见此,其心中却在思量着骷髅头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

    “呵呵,骨道友多心了,小道我又哪里是那般小人做派。”随即露出一副和善的笑容,几乎和当初坑良子马葛云那帮人的神情无二。

    “不知道骨道友可是要和我做什么交易呢?”

    “呵呵,这个简单,就是如今我法力修为都自行散去了,肉身也早已毁坏,不如你把身体借给我用下,过段时间给你找个更好的怎么样。”骷髅头大言不惭的说道。

    闻言,东方墨就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骨道友果然爽快,我还从来没有听人把夺舍这种事情说的如此直截了当。”

    “诶诶,什么夺舍,就你这资质,在坐拥一整条灵脉的情况下,依然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才勉强达到三阶的修为,你不如找几个小娘子好好快活,反正这辈子修炼也是白白浪费时间。”

    “况且骨爷爷用你的身体,那是看的起你,到时候保准给你找个更好的,你看如何?”

    骷髅头继续说道。

    “我看不如和。”

    “你你你……这种天大的好事都不占,你是白痴吗!”

    骷髅头气的说不出话来,对着东方墨破口大骂。

    “不如我跟骨道友做一个交易吧。”

    “你?你能跟我做什么交易!”

    骷髅头疑惑道。

    “不如骨道友让我封印一段时间,等我把这灵脉吸干了便自会离去,届时你我各奔东西,这样的话,我能安心修炼,而你的行踪也不会暴露出去,确保了自身的安危,你看如何。”

    东方墨眼珠子一转,摸了摸下巴。

    “好啊!”

    让他没想到的是,那骷髅头居然不带丝毫考虑的就答应了下来。

    这下反倒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本以为这骷髅头定然要和他讨价还价讲一番条件,而他也想好了如何从中保住这条灵脉,可如今这骷髅头一句“好啊”,竟然让他不知如何作答。

    “那个…骨道友就不考虑考虑吗?”

    东方墨略显得有些尴尬。

    “考虑个屁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打算,不就是拿我没办法,又不想泄露这条灵脉吗。”

    “实话告诉你吧,你不想泄露灵脉,骨爷爷也不想泄露行踪。如今骨爷爷的确拿你没有任何办法,但你若想对我动什么手脚,也是万万不可能的。”

    “我们两都有对方的把柄在手里,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以和为贵。”骷髅头说道。

    闻言,东方墨不禁暗自思量,这骷髅头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若是就这般让它离去话,他必然不能这般安心修炼,地底灵脉的事情谁能保证它不会传出去。

    当然若是东方墨就此离去,骷髅头也会忌惮它的行踪被暴露。

    可真要要精打细算的话,应该还是自己能压住这骷髅头一筹。

    因为即便这灵脉的事情传了出去,那他大不了放弃这条灵脉,至少也能明哲保身。可若是他将骷髅头的存在传了出去,按照它的说法,引来了那老和尚,它就不知道能不能如他这般自保了。

    想到此处便点了点头,似是作出了决定,随即道:“那就这般决定了吧,还请骨道友告知如何封印之法。”

    闻言,这次轮到了骷髅头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道:

    “人崽子你还真敢想,就算告诉了你封印之法,以你这修为又能奈我何?”

    “要知道我这头骨可是祭炼了几万年的至宝,别说是你,就是修为达到……反正就是修为很高的人来了也拿我没办法。”

    骷髅头话语一顿,似乎还真怕告诉了这小子有什么靠山背景,到时候阴沟里翻船就滑天下之大稽了。

    东方墨眼角一跳,就知道不可能这般顺利。

    “那你说怎么办!”

    “算了,**暂时也不要了,若是因此泄露了一丝气机的话,那老和尚鼻子可是比狗还灵,你就随便把我藏起来就行,不要让别人发现。”

    “好说好说。小道别的东西没有,这储物袋可大得很呢,道友要不要进来试试?”

    “罢了,只能如此。”

    说着,骷髅头一动,就要钻进了东方墨的储物袋。

    东方墨更是不带考虑的敞开了储物袋,任其钻了进去。

    随后把储物袋挂在了腰间,也不怕这骷髅头有什么诡计,要是有的话,这些天趁着自己沉心修炼的时候,应该早就动手了,所以,此刻它要耍什么把戏的可能微乎其微。

    “人崽子你可真是够穷,什么都没有。“

    这时,东方墨因为心神联系,感觉到了骷髅头在储物袋中的叫嚣声。

    心道要是有什么的话,还敢让你进去。

    “咦,人崽子,你这储物袋好像被人动过手脚啊!”

    暗骂这骷髅头不知道又搞什么鬼,要动手脚除了你还能有谁。

    于是在储物袋的玉环上加了一层禁止,懒得听他胡言乱语,这才毫不在意的继续修炼起来。

    只是此刻谁都没有注意到,他嘴角一丝讥讽的笑容。

    “落在我手里,我才不管你哪路神仙。”

    <a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a>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