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后,在万灵山脉外围某处密林当中。

    只见一道身影在正在林中穿梭不定,那身影时而一闪,时而一顿,身形随着动作就像是融入了周遭参天的大树当中,再次出现时已经从另一颗古树钻了出来。

    “不错,这木盾之法果然有些玄妙。”

    当那身影再次从一颗古树当中穿出时,似是自言自语一般说到。

    此人正是一个月前便离开了宗门来到这万灵山脉边沿的东方墨。

    其一路独自前行,之前和刑伍二人因为对周遭的不熟,足足走了数月的时间。

    而今借助虽然只是堪堪摸到了门槛的木遁之术,以及自身一阶的修为,不过月许的功夫,就来到了当初和刑伍相遇的那座城池,数日前更是步入了这片万灵山脉的边沿。

    沿途,自然遇见了一些不开眼的野兽,而他正好借此机会试探了一番自己芒刺术,化藤甲还有那火离子的威力,他发现即便是那壮硕的人熊,在术法面前,就像是砍瓜切菜一般简单。

    想来如今除了灵兽之外,一般的寻常野兽再也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是以他才能一路有持无恐的,走到了这万灵山脉的外围。

    “应该是这个方向吧!”

    当东方墨再次翻过了一座山脉时,身形一顿,融入了一颗数十丈高的古树,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了古树之巅茂盛的枝桠上。

    此刻眺望远方,仔细的想要找到出当初自己一路而来的方向。

    但入眼茫茫林海,只能依稀辨别出当日乃是从西南方向而来,如今也只能遵循着大概的方向前行了。

    如此,又是数日的时间过去,当这一****来到一条奔腾的大河时,眼中顿时露出惊喜的神色。

    “找到了!”

    上次他便是顺着一条大河行走了近百里路程,想来不可能这般凑巧,有两条大吧。

    那么只要顺着此河往上游寻去,定然就能找到那湖泊,以及落入湖中的那面悬崖。

    于是脚底生风,若有嶙峋峭壁便借着木遁之术的玄妙,穿行而过,如履平地一般。

    上次百里路程,足足行走了两三日的功夫,而今只是三个时辰,就已经看到了远处一个巨大的湖泊,在那湖泊边沿,果然还有一面近百丈的悬崖。

    东方墨大喜过望,向前疾驰而去。

    可就在他身形将要临近湖泊之时,骤然一顿,随即将目光看向了一旁一颗一人环抱的大树,微微思量了一番,一摸腰间储物袋,抽出火离子,对着那大树一剑挥去。

    不多时,就用火离子生生凿出了一只粗糙的小舟。

    东方墨体内法力一动,将那小舟一脚踢入了湖中,随之身形一跃,站在小舟上向着悬崖之下划去。

    当他来到那断崖之下时,看着周遭成千上万个石洞,却没有丝毫焦急,反而开始慢慢寻找,而这般功夫又耗费了近两个时辰,才终于在一个毫不起眼的洞口处停了下来。

    看着洞口边沿那依然清晰的标记,东方墨按耐住内心的激动,四下打量一番,这才迅速划入了洞口。

    顺着石洞前行了不过十丈,就已经漆黑一片,东方墨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夜明珠,继续前进。

    幽静的山洞,不时传来哗哗的划水声,除此之外,便只能够听见自己的呼吸了。

    约莫前行了数里的路程,东方墨不由皱起了眉头。

    “难道走错了?”

    这般远的距离,应该快到当初那老和尚盘坐的莲花台了吧,可此处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正在他怀疑是否是走错了路时,陡然看见前方似有一个大大的拐角。

    见此,这才松了口气,上次他对此处拐角有些印象,应该在前方不远处了。

    于是手中动作不断,又前行了将近盏茶的功夫,这才看到前方水路陡然变宽,当他驾着木舟行至此处,发现狭窄的暗河已经豁然开朗。

    “咦?”

    若他没有记错的话,此处应该是当日那老和尚盘坐的莲花台的位置,可如今头顶那束光已经消失,莲花台更是不见了踪影,更别说老和尚以及那头小象的身影了。

    就在东方墨内心疑惑时,借着夜明珠的光亮,却看见前方不远处似乎有一个巨大的影子。

    见此,东方墨陡然警惕,握了握手中的火离子,向着那巨大影子缓缓而去。

    当其走近数丈时,却露出一副见鬼的骇然神情。

    “这是……”

    只见那巨大的影子并非是某种活物野兽,借着夜明珠散发的微弱光亮,东方墨看清那是成千上万白森森的枯骨。

    那枯骨有的像是野兽的骨架,还有的显然是人类的头骨,密密麻麻的堆积在一起,形成了一座座数丈高的骨山,是以他方才看见的巨大影子,便是这一堆堆的白骨了。

    东方墨心中惊骇之下不禁疑惑,若他没有猜错,这白骨的位置,就是当日那老和尚盘坐的莲花台,可如今那芬芳四溢的莲花不见了,却变成了这阴森森的白骨堆。

    一向小心好奇心重,如今所处这环境封闭幽暗,若是不搞清楚这枯骨堆的情况,他可不能安心在此。

    于是手中一划,就向着那枯骨堆而去,起身跃起,有些站立不稳的踩在枯骨上。

    “喀喀喀!”

    顿时踩断了不少那早已腐朽不堪的白骨,声音传荡在这宽敞的河道之中,显得尤为的诡异。

    东方墨左手拿着夜明珠,右手握着火离子,随着脚下不断传来咔咔声,向着白骨深处而去。

    越是前行,他越发肯定了此处就是当初那老和尚所在的莲花台,因为这白骨堆方圆大小,和当日的莲花池正是一般无二。

    只是数十丈的距离,就走到了这白骨堆的尽头,四下仔细查探,除了森森白骨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莫非是当初那些浮冰包裹的枯骨?”

    东方墨心中暗自猜测,当日在这暗河之中,可有大大小小,数之不尽的浮冰飘荡,浮冰之中便是不少野兽的尸体。可如今此处除了这座骨山之外,哪里还有浮冰的影子,若是如此的话,倒还解释的通。

    见此其不由摇了摇头,于是转身而回,最终划着木舟顺着暗河深处而去。

    不多时,就感觉到木舟之下的水流渐渐变了方向,东方墨心中大喜,若他所料不错的话,绕过了这弯道,就是他此行的目的了。

    “哗哗哗!”

    当他划着木舟,绕过那暗河的弯道时,顿时只觉得眼前一亮,一股淡淡的白光打在了脸上。

    东方墨张大了嘴巴,看着暗河石壁上镶嵌的颗颗泛光的银白之物,还有鼻尖那几乎化作了实质一般的灵气,虽然心中早有所料,可不禁意间,手中的橹还是“噗通”一声,落入了水中。

    “发财了!!!”

    眼睛死死盯着前方,就像是久未开荤的和尚,闻到了飘香四溢的酒肉。又像是**万年的yin魔,看见了一丝不挂的风娘皮一样诱惑。

    “我的,都是我的。”

    东方墨哪里还有捡起那橹的心思,顺势就用手中火离子连刨带划的一阵搅动,叫嚣着向着那石壁上嵌满的灵石而去。

    “咕噜!”

    咽了口唾沫,每当扣下一颗灵石,就毫不犹豫地装进了储物袋中,神色就像入魔一般癫狂,这种感觉,又是谁能够体会的。

    直到当他最后累的跟死狗一样气喘吁吁,这才趴在木舟之上一动不动。

    看着储物袋中数千块灵石,东方墨不由咧嘴一笑,这种活,再累一点也可以接受。

    而当他完全从这种疯狂的喜悦之中回过神来时,已经是数日之后了。

    此时的东方墨已经盘坐在枯骨堆当中,在他周身已经被腾出了一大块地方,摆满了晶莹的灵石,仔细一看,起码不下千块。

    阵阵乳白色的灵气围绕在其周身,即便他并没有刻意的去吸收,也能感觉到灵气钻入体内的充盈,在这种充盈的灵气包裹之下,修炼速度比起往日何止提升了十倍,堪称恐怖。

    是以一鼓作气,用了不到十日的功夫,就打通了周身数根灵脉,达到了练气二层的境界。

    而这时,他才停了下来,开始慢慢巩固修为,转而修炼起了芒刺术还有化藤甲。

    在这般沉浸在不知疲倦的修炼当中,眨眼近两个月时间就过去了。

    ……

    这一日,东方墨从打坐当中缓缓张开了双眼,吐出一口浊气,便觉得神清气爽,仔细内视一番,不知不觉依然达到了练气三层。

    在此期间,他发现似乎进阶练气三层,要比进阶练气二层难上不少,足足花费了他近两月的时间,才堪堪打通了练气三层的桎梏。

    东方墨猜测,相对于之后的进阶练气四层甚至五层的境界,那相应的难度也是成倍增长的。

    不过感觉到体内灵力充盈了不止十倍,便觉得一切都值了。

    挥手间,灵力激射,化作了一道肉眼难以看清的淡青色芒刺,眨眼就没入了周遭的石壁当中,足足刺穿了近一丈的深度,由灵力化作的芒刺这才消散。

    不止如此,体内法力再次一动,在其周身形成了数层古朴的藤甲,那藤甲一阵变化,由轻巧而化作厚重,更是向着周身蔓延,眨眼就将自己裹成了一只藤茧。

    感觉到周身那坚实的犹如铠甲一般的藤茧,东方墨暗自点头,露出满意的神色,同时灵力一收,那藤甲包裹的茧这才再次消散。

    内心一阵激动,在这种不需要考虑体内灵气枯竭,而需要打坐恢复灵气的情况下,芒刺术以及化藤甲,被他从入门的境界硬生生练到了小成的地步,更有逐渐向着大成境界缓慢爬升的趋势。

    “这速度,不知比起南宫娘皮又如何呢!”东方墨心中想到。

    而就在他暗自喜悦时,神色却猛然大变,右手顺势抓住放在一旁的火离子,一剑对着身后斜劈而下。

    “呼!”

    一道耀眼的剑光瞬间照亮了整条暗河。

    在这火红的剑光之下,周遭森森白骨,泛起丝丝冷光,显得更加的诡异恐怖。

    “咔嚓嚓!”

    身后的那对白骨,在火离子的剑光之下,眨眼就被劈成了一堆残渣。

    “谁!!”

    东方墨眼神一凌,陡然看向身后。

    <a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a>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