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下众人无不瞪大了眼睛,暗道葛云这隐若之法可着实了得。

    “呼啦!”

    两道化作火光的臂影瞬间砸在了祖念棋身上。

    见此,台下妙音院众女,心中大骇。

    不过下一刻,葛云却暗道不妙,只见眼前这“祖念棋”的身影居然化作灵光消散。

    “残影!”

    葛云动作倒也不慢,身形顺势向前两步,再猛然抽身,对着身后一拳而出,只见一只巨大由火焰化作的拳头,呼啸而至。

    在其身后,果然有一道白色的身影乍现。

    面对呼啸而来的火焰拳头,祖念棋双手一划,猛然一震,那火焰拳头就像是遇到了冰水一般,瞬间泯灭。

    只见其动作不停,手指车轮一般转动,随着口中一声“咄!”

    一股狂风陡然而起。

    葛云暗叫一声不好,只觉得周身压力剧增,而且那狂风当中似乎暗藏玄机。可祖念棋的身影已经随着狂风迅速而来,修长的手指对着葛云狠狠抓下。

    葛云不甘示弱,火红的手臂一捣而出。

    “嘭!”

    二人一触即分,祖念棋的身影纹丝未动,而葛云却退出了七八步之遥,二人实力差距一眼就能看出。

    见此,葛云不再犹豫,一呲牙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火红色的符箓,口中念念有词,同时一口精血喷出,那火红色的符箓顿时熊熊燃烧,在这狂风当中化作了一只十丈巨大的火蛟,火蛟栩栩如生,甚至能够看到身上火红色的鳞甲。

    葛云伸手一指之下,那火蛟一声咆哮,对着祖念棋张口咬去。

    “是化形符!”

    “还是中品化形符!“

    “葛师兄果然财大气粗,这符箓至少要一百灵石,而且还是一次性的消耗品。”

    木玄子也点了点头。

    见到那火蛟呼啸而来,祖念棋终于神色微微一皱,开始略微正视起来,但也不见其慌乱,只是手指轮动更快,四周狂风越加猛烈,且在其中似乎有着一道道晶莹的风刃已经形成。

    不肖片刻,那狂放当中的把把风刃飞射而至,齐齐斩在了那火蛟的身上。

    不过葛云却露出一丝不屑。

    “这中品化形符,岂是这般容易就破解的。”

    果不其然,只见那晶莹的风刃就像是斩在了坚硬的花岗岩上,甚至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反而越加激起了那火蛟的凶性,一声咆哮,身形呼至。

    祖念棋脚下一动,即便是东方墨的目力,也只感觉到眼前一花,一道白影闪过后,就见到那火蛟扑了个空。

    再一看祖念棋的身影,已经在火蛟身侧,距离葛云不远的样子,同时祖念棋手中一挥,就要对葛云施展某种手段。

    葛云自然知道祖念棋的打算,不等祖念棋出手,此刻手指一转,那火蛟头也不回,只是蛟尾猛然一摆,不仅将那狂风扇的逆转,更是带着一股凶悍的气息向着祖念棋抽去。

    台下妙音院众女,脸上难掩一丝紧张地神色,似乎都知道这中品化形符的厉害,暗自为祖念棋提心吊胆。

    而此时,祖念棋自然不可能再对葛云出手,看着迎面而来的巨大蛟尾,面色一正,只来得及在面前凝聚了一面巨大的晶莹风盾。

    “轰!”

    一声巨响,这一击着实势大力沉,只见祖念棋白色的身影倒飞而出,险而又险的落在了武斗台的边沿。

    “啊!”

    周围妙音院的女弟子无不掩口惊呼出来。

    再一看落在边沿的祖念棋,面色苍白,气息略显急促。

    “哼,不过是仗着中品化形符的威力罢了,就算这样,今日你也翻不了身。”

    祖念棋此刻厉色一闪,只见其双手挥动,在周围的狂风呼啸更甚,即便是台下众人也被吹得衣衫猎猎作响。

    只有在台上的葛云嘴角一扬,身形纹丝不动。

    随着祖念棋手中动作越来越快,四周狂风隐隐化作了一道龙卷,不止如此,祖念棋还咬破了舌尖,一口精血同样喷出,随即就见到那龙卷声势空前的浩大。

    见此,葛云收起了轻视之心,手中掐诀之下,那巨大的火蛟一飞冲天,自上而下,对着祖念棋张开了巨口,蛟龙未至,一股强大的压迫陡然袭来,竟然想要将祖念棋一口吞噬其中。

    而这时,祖念棋口中法决也堪堪落完,一股同样巨大的龙卷在其身侧围绕,而龙卷的中心正是祖念棋。

    祖念棋双手一抬,这股龙卷风自下而上,与那蛟龙猛然碰撞在一起。

    “咔!“

    只见祖念棋脚下的石砖猛然破碎,同时脸色闪过一丝不正常的红润,显然其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不过那巨大的龙卷与火蛟却僵持在半空,隐隐难分胜负的样子。

    葛云眉头一皱,知道这祖念棋实力着实强悍,竟然能够以一己之力,硬抗下这中品化形符的,若是长久如此的话,待中品化形符灵力耗尽,自己处境堪忧。

    随即,就见他一咬牙,口中法决一变,再次对着那火蛟穆然一指。

    下一刻,一股庞大的灵压四散而开。

    “不好,他要引爆这化形符。“

    良子马一声惊呼。

    同时,妙音院众女也大惊失色。

    在武斗台上的祖念棋眼中闪过一丝惊骇,便听见“轰!“的一声巨响。

    武斗台上顿时火光漫天,隐隐烧红了半边天的样子,随之,那股庞大的龙卷风也不见了踪影。

    当火光终于消散的时候,只见武斗台上葛云的身形立在其中,正气喘吁吁的四下打量。

    而在武斗台上哪里还有祖念棋的影子。

    “这……?“

    “难道被轰下了武斗台?“

    众人面面相觑,可是唯有东方墨眼尖,在那一瞬间似乎看到了一道淡淡的白影冲天而起,当他向着半空望去时,果不其然,只见祖念棋的身影正立在半空。

    不过此刻的他略微有些狼狈,头发凌乱了一丝,同时脚下洁白的道袍更有一丝灼烧的痕迹。

    “很好,你成功的激怒了我。!“

    祖念棋看向葛云,眼睛一眯,厉色凌厉

    “那中品化形符已经破去,我这次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祖念棋脚下一动,身形就凌空而来,自上而下豁然一踩。

    一只硕大的灵力化作的脚掌对着葛云生生压了下来。

    葛云知道自己与对方的差距,由于常年精钻炼器一道,其本身的实力比起祖念棋的确有不小的差距。

    看着那脚掌落下来,葛云动作不慢,并没有想要耗费灵力接下这一击的打算,而是身形一跃就轻易地闪开。不过当其刚刚转身,就看到半空之上的祖念棋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微笑。

    葛云暗叫不妙,同时,豁然感觉到背后一股微风轻抚,下一刻一股巨力袭来,感觉到五脏六腑一阵翻滚,其身形豁然抛飞,重重砸在了地上。

    “哇!”

    葛云一口鲜血吐出,就是连他也没看清,自己到底是怎么飞出去的。

    唯有在座众人看到,祖念棋方才那凌空落下的脚掌,居然转了一个弯,踏在了葛云的后背。

    “你竟然能将风灵力运用到这种炉火纯青的地步!”

    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葛云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不得不说,这祖念棋是个天才一般的人物。

    “哼,现在投降也晚了。”

    就见到祖念棋身形一动,化作了一道白影,刹那间已经出现在了葛云面前,手中一划,再一拉,顿时一道月牙状的风刃呼啸而出,直取葛云脖子。

    就在良子马等人为葛云捏了一把汗时,葛云却没有露出丝毫的慌乱。

    反而伸手从腰间一摸,双手各持一柄造型奇特的金刚锏,对着那月牙状风刃斜挥而上。

    “咔嚓!”

    在一道暗红的锏影之下,那月牙风刃从中被砸断,向着两边飚射,将武斗台的青石劈出了两道一尺深的光滑切口。

    而众人的目光却齐齐集聚在那葛云手中那两柄暗红金刚锏上。

    “高阶法器!”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