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狂奔疾驰,东方墨不到盏茶功夫就回到了洞府,而后一把将大门生生锁死,这才盘膝坐在石床上。“这风娘皮不会真敢对我下杀手吧!”东方墨心中七上八下,一想到风落叶眼中露出的杀气,再一联想到那隔空取物的一手,深深明白自己和对方的差距,就自己这只会化藤甲的一阶修为,肯定不是风落叶的一合之将。“不过宫门有规定,同门不可自相残杀,想来那风娘皮也会忌惮几分。”东方墨如此想到,但念头一转,自己可是把她浑身上下看了个精光,这份深仇大恨,难保她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方才她更是厉声威胁要挖了自己的双眼。想到此处,东方墨心中一跳,立马抽身而起。“这一夜恐怕只有在外面过了。”竟是吓得他不敢再待在自己的洞府,于是急匆匆的就向着山下而去。此刻临近傍晚,不多时,东方墨就来到了当日良子马等人守候的地方,想来到此处风娘皮不可能找到自己了,于是随意找了颗大树,盘膝坐在树叉之上。“罢了,等几日风落叶这娘皮的气消了些再回去,大丈夫能屈能伸,就暂且避一避。”“咦,此地木灵力尤为充沛,何不趁机在此试试那芒刺术。“东方墨一声轻咦,暗道此处还是个绝佳的修炼场所,于是心中就默默运转起了芒刺术的口诀。虽说他资质平庸,可这一夜下来,也堪堪摸熟了那芒刺术的门路,在灵力一催,食指一弹之下,身侧的树枝上陡然冒出了一根一尺来长的芒刺。东方墨用手摸了摸,顿时吃痛抽回了手掌,不想只是轻轻一碰,手指就被芒刺刺破,殷红鲜血流淌。看着被刺破的手指东方墨不惊反喜,不想这芒刺居然如此锋利。而且这还只是步入了芒刺术的门槛而已,虽说如今看起来这术法有些鸡肋,可东方墨知道,若是修炼到大成的境界,可不仅仅是只能在树上催发一根芒刺了,其威力叵测,绝非普通术法可以比较的。直到后半夜,东方墨才盘膝小憩了两个时辰,天色便蒙蒙亮了。日出东方,当天际第一缕晨光轻洒,东方墨睁开了双眼。与此同时,豁然间看到山下数到身影凌空而来。东方墨眼尖,一眼就看出正是良子马葛云等人。待良子马等人来到此处,东方墨身形一跃,轻轻落在地上。“诸位师兄果真守时。”东方对着几人客气的抱拳。而当良子马等人以为自己等人已经来的够早,不过看到东方墨竟然早已在此等候时,心中好感不禁再次提升到了一个高度。“东方兄果真性情中人,你这朋友,我交定了。”良子马哈哈一笑。“客气客气。”东方墨哪里不知道几人所想,心中暗骂,要不是为了躲风落叶,非得让你们几个等上半天不可。“不知东方兄可为我等带来了什么消息?”葛云口直心快,向来不喜欢拐弯抹角,此刻直接说到。闻言,良子马等人也精神一震,一脸希翼的看向东方墨。“咳咳…消息自然是有的,不过喜忧参半吧。”东方墨顿了顿说到。“还请东方兄如实相告。”“要知道当日我一回到妙音院,已是晚霞时分,自然不可贸然打搅各位师姐,只等第二日便一一登门拜访。”“因为就近的原因,就先造访了穆紫雨师姐洞府,正巧穆师姐还未外出,待我说明来意是替子马师兄送信而来时……”说到此处东方墨顿了顿,他本就靠说书为生,善于察言观色,此刻良子马那急切的神色尽收眼底。“穆仙子可有说什么?”良子马颇为焦急。“穆师姐先是微微一愣,随即脸色微红的收下了玉简,还让我告知子马师兄,修行为重,莫要因为她而耽误了自身修为,那样的话她心中难免伤痛。”东方墨绘声绘色的说到。再一看良子马,此刻神色振奋,一脸激动之色。顺带看向东方墨,那是怎么看,怎么顺眼。“而我第二个拜访之人,是黄莺黄师姐,待我说明是给木玄子师兄送信时,黄师姐原本古井无波的容颜,刹那间流露一丝喜色,虽说稍纵即逝,但依然被我察觉。不过黄师姐只是收下了玉简,并没有话让我传达。”东方墨也知道轻重,话不可说的太圆,否则必然露出马脚,可即便是这样,也难掩木玄子一脸的兴奋。“而接下来的几位师姐我都一一拜访了……”东方墨大言不惭的说着当时情景,竟让众人信以为真,各自流露出欣喜的神情。“不过当我最后拜访风落叶风师姐时……”说着,东方略显为难之色的看向了葛云。见此,葛云想到方才东方墨所说的喜忧参半,心中闪过一丝不妙之感。“东方兄但说无妨。”葛云说道。见此,东方墨清了清嗓子:“当日我去到风师姐所在阁楼,不想并非只是风师姐在,还有一个身着白色道袍的师兄。”“白色道袍?莫非是那姓祖的!”一旁的火烨疑惑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由于师弟也是刚刚进入妙音院,还未见过那两位师兄,不过想来应该是那两位师兄当中的一个。”东方墨本来也猜测那白袍男子应该就是妙音院另外两个男弟子之一,就不是不知道是那姓祖还是姓姜的师兄了。“应该是他了,早就听说祖念棋此人对风仙子已有窥视之心,哼,不想真是如此,还请东方兄继续说下去。”葛云眉头紧皱,那黑色的胎记拧在一起,显得有些面目可憎。“当我说是替葛云师兄送信时,风师姐神色清冷,不为所动。”葛云点了点头,心道要是风落叶能露出欣喜的神色,那才见鬼了。“不过一旁的白袍师兄却露出一脸的怒气,还说……”东方墨恰逢时宜的看了看葛云,发现葛云脸色瞬间垮了下来。“东方兄直言便是,无需刻意隐瞒。”“他说‘葛云那番闲杂人等,风师妹还是莫要理会的好。’”东方墨小心翼翼的说道。语罢,就见到葛云一脸的煞气,道:“继续说。”“风师姐原本并没有收下或者推辞玉简的意思,可当听到白袍师兄说这话后,也微微点了点头。”“噗!”闻言,葛云伸手一抓,手掌犹如钢刀一般。轻易的切入了身旁一颗人高的巨石,生生抓出了一道窟窿,看的东方墨内心一颤。“不过……”“嗯?”葛云本已怒气冲天,再听到东大墨不过二字,便凝神而视。“不过我也算对得起葛师兄了,见到风师姐不肯收下玉简,就说葛师兄也是一片心意,看看也无妨,莫要让同门心寒才是。”“见此,风师姐可能也觉得有些道理,便让我把玉简留下,只说让我以后莫要再做这等事情了。”“无奈之下,我只能口中应是,后来直到我离去,那白袍师兄连带看我都是一副面色不善的样子,这次可能是彻底得罪他了,哎…”东方墨唉声叹气的说道。不过心中却祈祷祖念棋自求多福了,只怪你当日气焰略微嚣张,态度稍加傲慢,所以我东方墨不介意摆你一道。“东方兄不必如此,那祖念棋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即便你今日不得罪他,他日也不会对你有什么好脸色。”一旁的葛云早就对祖念棋恨之入骨,此刻开口道。见此,东方墨只是叹了口气。“诸位师兄,话已带到,师弟这就告辞,后会有期了。”说着,东方墨转身就向着妙音院而去,竟然说走就走的样子。“且慢!”“等等!”不待东方墨离去,身后数道声音传来。闻言,东方墨嘴角一扬,这才装作一副疑惑的样子转过身。“不知诸位师兄还有什么事吗?”“这…”良子马等人相视一眼,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罢了,我等几人还想再麻烦师弟一次。”一旁的火烨开口道。见此,东方墨面带不解,不过心中早已笑开,方才废了那么多口舌,总算是上钩了。“师兄请讲。”“我等还想请师弟代为传话一次,望师弟成全。”说罢,火烨良子马等人抱拳一礼,语气极为诚恳。不过东方墨顿时露出为难的神色。“不是我不想帮诸位师兄,只是……”“只是什么?”“只是师弟刚入宗门,修为低下,本应安心修炼,不愿辜负宗门栽培,要知道诸位师姐洞府相隔甚远,跑一趟费时费力,如此的话,哪里又有多的时间和精力用在修炼之上。所以,不是师弟不想帮诸位……”东方墨摇了摇头,委婉拒绝。“东方兄,这次我等又怎会让你白跑,此物还请收下。”说着,良子马伸手往怀中一抹,拿出了一只拳头大小的瓷瓶。见此,东方墨眼中精光一闪即逝,却故作疑惑道:“这是?”“一百粒粒辟谷丹,还望师弟莫要推辞。”闻言,东方墨心中大喜,要知道一颗灵石才换三粒辟谷丹,即便是穆紫雨曾告诉过他,找到如良子马等丹脉的弟子,一颗灵石能够换取四粒,那眼前这一百粒辟谷丹也相当于二十五颗灵石了,对东方墨来说,堪称一大笔财富。“既如此,东方兄这二十颗灵石还望收下。”一旁的火烨也拿出了一只兽皮袋子递了过来。“不错,这是三张风行符,东方兄莫要嫌弃。”木玄子伸手也掏出了三张淡黄色的符箓。事已至此,剩下众人无一不是拿出了灵石或是其他宝物一类,交给了东方墨。最后只剩下葛云。“东方兄,这把火离子乃是我前些日子刚刚炼制而成,虽说只是低阶法器,可其威力叵测,不亚于一般的中阶法器,今日便赠与东方兄了。”只见葛云从腰间一只兽皮袋子当中拿出了一把一尺长,两指宽的火红色飞剑。周围良子马等人见此,无不露出一丝艳羡的神色。这葛云虽说其貌不扬,可一手炼器的本事,即便是北辰院院首也曾经赞许过。就说这把火离子,要是拿去坊市,至少能换取一百颗灵石,即使葛云身家不菲,也足以见其出手阔绰。而这次,良子马等人为了要东方墨再次帮忙,可谓下了血本,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有一丝对东方墨的交好之心。“诸位师兄使不得,若师兄真有此意我东方墨大不了再帮诸位一次就是了,可这东西,我却是万万不能收下。”东方墨摆摆手。“东方兄哪里话,原本就耽误了你的修行,心中实在有愧,今日若东方兄还不收下的话,就是看不起我等。”火烨正声说道。闻言,周围数人同时点头。“但这东西,也太贵重了些。”“东方兄莫要再说了,收下便是。”葛云出声说道。“那,师弟就却之不恭了。”东方墨知道若是再矫情,只会适得其反,这才收下了众人的东西。“诸位师兄,还请请将玉简刻好,师弟定然传达。”东方墨将所有东西鼓鼓的装进了兽皮袋子,回首说道。闻言,众人这才恍然醒悟,随即各自拿出了一块玉简,开始刻画。不多时,就将玉简悉数交给了东方墨。“那诸位师兄,三日后,依然在此地,静候佳音。““等等。“就在东方墨本欲离去时,葛云陡然出声,随后就见他再次拿出了一块空白的玉简,开始刻画,片刻间就已完成。“这玉简,还请东方兄交给那祖念棋。““这是?““这是我给他下的战书,三日后武斗台见。“一想到祖念棋坏了他的好事,葛云一脸的阴翳之色,若不出了这口气,心中实在难受。“葛师兄,万万不可。“周遭却传来了良子马等人劝阻的声音。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