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遁之法,化藤甲,芒刺术。”

    鹿长老到没有过多意外,只待东方墨说完之后,就见他大手对着石床一拍,只见在其盘坐的石床面前,随着咔咔声的响起,陡然升起了一面长宽各有一丈的巨大玉石。

    鹿长老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只精致的狼毫手笔,对着那玉石虚空就开始书写起来。

    “妙音院,东方墨,木盾之法,化藤甲,芒刺术。”

    书写完毕后,只见鹿长老口中发出“咄!”的一声。

    只见这十数个小字体就化作一道黑芒,钻进了那玉石之中。

    “法不传六耳,起誓吧。”

    随即,就见到鹿长老对着东方墨淡淡的说道。

    对此,东方墨似早有所料,之前良子马等人就已经告诉过他,在太乙道宫,每个弟子所学的术法或许不同,但是绝对不可轻易转于他人,这不仅仅是对宗门的资源的保护,也是对自身精专术法的鞭策。

    “弟子东方墨在此起誓,今日所修之法,绝不传于他人,否则愿造心魔反噬,万劫不复。”东方墨举起了三根手指,有模有样的说道。

    语罢,就见他咬破了右手食指,对着那巨大的玉石屈指一弹,顿时一滴精血没入了那玉石之中。

    同时,东方墨感觉到心中似乎又一股若有若无的力量在左右自己,好一阵玄妙的感觉。

    不过鹿长老点了点头,对东方墨甚为满意。收起了那只精致的狼毫手笔,而后单手掐诀,口中如若有词。那面巨大的玉石再次在咔咔声中,没入了其面前的石床之下。

    “拿去吧!”

    只见鹿长老大手一挥,顿时有三颗玉简向着东方墨飞驰而来,稳稳停在了其面前。

    见此,东方墨大喜过望,心道这才是那三道术法的完整口诀,之前所见的不过是个笼统的介绍而已。

    “这玉简,只能使用一次,你好自为之。”鹿长老提醒道。

    “弟子谨记!”

    东方墨恭敬回应,随后连忙收起了玉简,对着鹿长老一拱手后,转身便告辞离去。

    ……

    在大殿之外,良子马等人早已等待了数个时辰,此时终于看到东方墨走了出来,不禁露出喜色。

    “东方兄可算是出来了。”

    “不好意思,让诸位师兄久等了。”东方墨装作歉意的说道。

    “哪里话,东方兄的事才是正事,我等几人多等等也无妨。”火烨打了个哈哈。

    “咦,这位是?”

    此刻,东方墨看到了在良子马等人身侧,还多了一个生面孔,不禁疑惑道。

    “这位是我北辰院器脉葛云葛师兄。”

    “在下葛云,久闻东方兄大名,不想今日得见,东方兄真是艳福不浅啊,居然能以男儿之身,进入妙音院,实在是我等楷模。”

    那葛云身材五短三粗,眉间还有可黑色的胎记,相貌有些丑陋,实在不敢恭维,此刻对着东方墨说道。

    “哪里哪里,承蒙钟师姑看中,这才有些福缘。”

    扯虎皮做大衣,有时候就能让别人高看你一眼,这种事情,东方墨做起来得心应手。

    “没想到是钟长老引荐,东方兄果然人不可貌相。”葛云一脸吃惊的样子。

    东方墨心中却是暗骂此人夸人都不会,什么叫人不可貌相,难道说小道这幅皮囊还比不过你这丑汉吗。

    “葛师兄可是和诸位师兄一般的目?”

    随即东方墨岔开了话题。

    见此,葛云哈哈一笑:“我就不喜欢拐弯抹角,东方兄果然豪爽,不错,在下也正有此意,希望东方墨能吧这玉简交给贵院风落叶风仙子。”

    闻言,东方墨沉思片刻,心中念头百般转动,随即呵呵一笑。

    “好说好说,今日得以诸位师兄相助,师弟不甚感激,区区小忙自然不在话下,还请诸位师兄将玉简交给我,并告知需要交给那位师姐即可。”

    见此,良子马等人露出大喜,暗叹这东方墨当真是个性情中人,殊不知早已落入东方墨放长线钓大鱼的圈套。

    待收了近十人的玉简后,东方墨这才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

    “诸位师兄,要知道我妙音院规矩森严,小道与诸位师兄极为投缘是一说,不过此番事情不可常作啊,不然就算小道能逃过院规惩罚,也定然会误下自身修为进展,辜负了钟师姑的一番期望。”

    闻言,众人相视点了点头,心道东方墨所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

    “不过今日师弟我好事做到底,这玉简交给诸位师姐后,诸位师兄三日后尽可在山下等我,若是师姐有话传达,师弟我定然带与诸位师兄,若是没有话要我带到,还望诸位师兄也莫要生气。”

    东方墨继续说道。

    “哈哈!”

    “好,东方兄这朋友我交定了。”

    “以后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东方兄尽管开口,我良子马绝不二话。”

    “不错,若是东方兄将来需要符箓,尽管到北辰院找我火烨,在北辰院,还没有火烨办不成的事。”

    “我葛云也把话放在这儿了,若是想要炼制法器之类的,尽可到北辰院器脉找我,我葛云的名号在太乙道宫的弟子当中,还是有些分量的。”

    这时,那容貌丑陋的葛云也有些傲然的抬起了头。在其身侧的良子马等人听到此话,非但没有露出不屑,反而一副“正是如此”的表情,自然也落在东方墨眼中。

    东方墨心中猜测,此人或许还真有两把刷子也不一定,将来说不得还要好生利用一把。

    不管怎样,这些人现在都算是嗅到了鱼饵的味道了,接下来就看他怎么钓。

    “诸位师兄实在客气了,师弟简直受宠若惊。不过等师弟将这件事情给诸位师兄办好再说不迟。”

    东方墨一摆手,一副不把此时办好便是对众人极大罪过的样子,可着实又让众人对他的好感再次倍增。

    “好,就如此说定了,三日后,我等在山下静候师弟佳音。”

    于是在众人硬是将他送到了妙音院山下,这才抽身返回。

    见到众人离去,东方墨嘴角翘起了一丝微微的弧度,随后转身而去。

    不肖片刻,就到妙音院那殿宇前,发现依然是方才两位师姐在值守。

    对着两人点了点头后,这就大步走进殿宇,向着自己的洞府而去。

    不多时,东方墨就回到了洞府。借着夜明珠的光亮,东方墨拿出了那三枚术法阁所得到的玉简,眼中尽是喜色,随意拿起其中一块,贴在了额头。

    “化藤甲……以灵力过行脉,而至乏脉,再引之穿与灸脉……。”

    东方墨脑海中出现了一段段那完整的修炼法觉,每一个字都异常清晰地印在他的脑海中。

    直到半刻钟已过,当所有的信息都被东方墨谨记在心,在其额头的玉简,咔嚓一声,碎裂成了几块散落在地。

    见此,东方墨没有丝毫意外,鹿长老之前就告知过他,不过只要所有的口诀记在心中就好。

    于是东方墨再次拿起了剩下的两块玉简。

    “芒刺术……以灵力催草木,草木形异,而生芒刺……”

    “木盾之法……以灵力融于己身,借草木之灵而度己形……”

    当剩下的两块玉简同样碎裂散落在地后,东方墨感觉到脑海当中多出的三段口诀,这才心满意足的笑了笑。

    在术法阁,之所以选择这三种术法,那是有原因的。

    第一种化藤甲自不必说,能够将灵力化作一面藤甲,只要灵力足够,甚至于能够化作一颗坚固的藤茧包裹自身,一般的术法攻击可不一定打得穿。

    而那木遁之法,则是可以借助树木将自身隐若其中,甚至能够在就近的几颗相邻的树木中来回穿行,虽然必须借助有木灵之气,有很大的限制,不过东方墨要去的地方,本就木灵之气充足至极,所以这一点丝毫不用担心。

    最后那芒刺术,也是东方墨考虑再三才选择的。其限制依然是要有木灵之气充足的地方才可。芒刺术能够用灵气催发花草树木,使其生出一种坚韧的芒刺,修炼到了高出,更是能够挥手间发出数到芒刺,有着出其不意的效果。

    由于后面两种术法的限制性颇强,但是威力上,可比一般的低阶术法高得多,可谓各有所长罢了。

    随即,就见东方墨心神完全沉浸在第一种化藤甲的法决当中,洞府之中也这有这化藤甲能够没有限制的修炼。

    这是一种术防之术,将灵力通过体内不同的经脉运转,随后释放,灵力就会化作藤甲,护住自身。

    “过行脉,而至乏脉,再引之穿与灸脉……”

    半个时辰后,东方墨终于理清了所有化藤甲这种术法需要经过的经脉,随后将将灵力缓缓地引导。

    “咔!”

    东方墨气机一指,顿时灵力散出,在身前,蔓生出了几根粗壮的藤甲。

    不过那藤甲似是灵力所化,并非完全真实一般,只维持了数个呼吸,就消散在了空中。

    同时,东方墨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气似乎被抽掉了十分之一成。

    不过东方墨并没有沮丧,反而心中一股狂喜,终于不用只是将灵气释放出来骗骗凡人了,能够将灵力化作一道术法,实在可喜可贺。

    至此,东方墨乐此不彼的修炼着化藤甲,只是九次之后,他就感觉到了自身灵力几乎已经干涸。

    于是只能停下来慢慢恢复灵气。

    此刻,东方墨才开始嫌弃依靠凝气卷,那恢复的速度实在是太慢。

    只是思量片刻,就见他拿出了两块灵石握在手中,那恢复灵气的速度陡然加快了数倍。不肖一刻钟,东方墨体内的灵气便再次充盈起来。

    于是他又沉浸在一遍又一遍的修炼当中,直到体内的灵力再次枯竭,他才拿起方才那两块还未被吸干的灵石继续凝聚灵气。

    而时间过得很快,一日的功夫,东方墨足足吸干了六块灵石,这才罢手。

    他的化藤甲,此刻也差不多能够收发由心了,进入了入门的阶段。

    不过化藤甲当中似有描述,大成境界,可用最少的灵力,凝练最结实的藤甲,不过那需要千百遍的练习,更需要自身的领悟,将灵力修炼到一种炉火纯青的地步才可。

    想要短时间练到大成的境界,要么他是天才,灵脉宽阔,吸收灵气是常人数倍的速度。要么就得有足够的灵石,够他挥霍,那样也有一丝可能。

    但以他现在的样子,哪里有那么多灵石供他吸,只能靠时间慢慢的积累,可那样的话,所耗费的时间就长了。

    是以很多资质平凡的弟子,都是因为自身吸收灵气过慢,同时也没有好的资源供应,这才死死卡在低境界无法寸进。

    想到此处,东方墨眯起了眼睛,越加坚定心中的那个想法。

    随后,东方墨好好地睡了一觉后,感觉到神清气爽。才连忙起身,走出了洞府,向着就近的事物阁而去。

    答应过良子马等人事情可还没有办,明天可是约定好了要交差的,虽然心中已经准备好了要摆良子马那些人一道,不过该有的准备还是要提前做好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