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刻,在山谷的迷雾当中,东方墨正大步而行。

    四周白蒙蒙的一片,即便是以他超乎一般人的眼力,也只能勉强看清周围数丈的距离,毫无方向可辨别。

    只能凭着当初进入山谷时的感觉,向着山谷深处所处的方向而去。

    足足有一个时辰,东方墨都漫步在这迷雾当中,期间没有看到周围任何人,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不过时间一长,东方墨却有一种奇特的错觉,周围的雾气似乎有些奇怪,好像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中的丝丝缕缕竟然顺着毛孔,钻进了自己的身躯一般。

    若是以往东方墨根本感觉不出来,换做一般人也定然无法察觉。可是经过了那药血珠之后,东方墨五官敏锐,此刻微微察觉到一丝。

    想到此处,东方墨不禁默默运转起那段“祖传”的法决。

    下一刻,东方墨大惊失色,法决只是刚刚运转了一个周天,四周的白雾就像是洪水找到决堤的突破口一般,猛然间钻进了他的体内。东方墨惊骇之下就要阻止,可白雾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不到一个呼吸,白雾又顺着他体内某根经脉绕了一圈又再次钻出了他的身体。

    此刻,在山谷深处的那处平台上,绝尘长老神色突然一动,对着石镜挥手打出一道法决,那石镜当中的情景蓦然转变,画面中,正是一个身着道袍的少年。

    “咦,这难道是通灵之体,天生能够呼吸吐纳灵气?”

    这时,一旁的钟师姑一声轻咦,也通过石镜感觉到了东方墨的情形。

    不过片刻后,绝尘长老却是摇了摇头道:“不过是有些机缘,得到了一些残卷打通了身体灵脉而已,资质尚有,到底如何还要一会儿再看看。”

    钟师姑定眼一看,随即也感觉到了东方墨运转法决时,乃是通过身体当中固定的经脉路线,微微摇头,好苗子哪儿是随意一看就有的。

    这时,算算时间,一个时辰差不多已过,绝尘长老双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数息之后,手指对着石镜一弹,顿时那石镜一片混沌。

    于此同时,山谷当中,东方墨正对方才的情景惊疑不定,但这时突然感觉眼前迷雾一阵旋转,片刻后竟然露出了一条清晰地道路。

    见此,东方墨心中疑惑,但思量片刻后,一提道袍,脚下一动,还是顺着那道路而去。

    这次只是盏茶的功夫,东方墨就完全走出了迷雾,入眼之处,却是一条蜿蜒的小径,直通向面前的一座不知名高山。

    东方墨抬头一看,只见这山高耸入云,只是山腰之处就没入了云端。

    见此,东方墨心中反而一喜,只要没有走出迷雾后回到刚进来的地方,那应该是通过了,因此毫不犹豫地就顺着小径而上。

    此时在山谷深处的平台之上,钟师姑微微点了点头,道:“不错,此次总共两万七千八百五十一人,足有十九人身具灵根。”

    绝尘长老却是不以为意,反而手中法决再次一指,石镜当中出现了十九副画面。

    画面中有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身影,还有一个面容精致的少女,以及一个身着道袍的少年。

    ……

    而在山下的迷雾当中,在东方墨等人进入山谷的谷口处,却涌现了大片的人群,仔细一看,正是一个时辰前走进迷雾当中的大批人。

    这些人一看到彼此的情形,哪儿能不知道自身的处境,显然是没有通过那阵法了。

    有的人表现的洒脱,只是微微一笑就毫不在意,但有些人捶胸顿足,气恼不以,更有甚者丝毫不服,就要再次走进身后的迷雾当中。这时却被一个老者拦下了,仔细一看,此人正是在那客栈的老说书。

    “年轻人莫要冲动,条条大路通青天,此路不通,另寻他路嘛,可没有必要搭上自己的生命。”老说书好言相劝。

    闻言,那些不服气的人这才恍然醒悟,这太乙道宫的阵法一生只可进入一次,若没有通过的话,再进去就会有性命之忧。

    好些人显然知道这老说书的贪得无厌,不过此刻却是暗自感激,一抱拳之后,各自便离去了,只待回到牛角城,改日再择它途。

    ……

    “这只是第一层的灵根测试而已,十九人当中大都一辈子只能停在灵徒期,能有一两个能突破灵徒期达到筑基期的都不错了。”这时,绝尘长老有意无意的开口,似是对着身侧的钟长老而言。

    钟长老此时像是完全没有听到绝尘长老的话,她的眼神不知何时,已经停留在了那面容精致的少女身上,眼中露出一丝关切的神色。

    绝尘长老瞥了钟长老一眼,随即也再次关注其石镜当中的十九幅画面。

    此刻的东方墨浑然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已落在他人眼中,只顾着攀上眼前这条通山小径,心中更是推测这山顶上是否就是太乙道宫的宫门。

    不过在此处却没有见到其他人的影子,方才可是人山人海的情景,即便是身具灵根拥有资质的人万中无一,可他也不信方才上万人,只有自己一个人通过。

    这时,东方墨心中陡然闪现了邢伍的影子,但只能心中祈祷他也能够通过考验了。想到自己当初可是毫不吝啬的将那半本残经交给了他,可他死活不能打通经脉感悟到气感,对此东方墨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抛开杂念之后,脚下一动,速度再次加快了几分。

    东方墨的身体原本有些孱弱,但经过那药血珠的提炼后,身体强度要高于常人不少,此刻只见两旁的嶙峋怪石以及落崖孤树飞快的向着两旁倒退,可见其速度之快。

    只是两个时辰,东方墨终于来到了半山腰,此时回头往身后看去,竟然有淡淡的雾气弥漫,使人看不清来时的道路。

    不远处,四周片片云海翻腾,赤霞触手可摸,使人有一种犹如身处仙境的幻觉。

    “咦,不对!”

    这时,东方墨内心却陡然生出一丝不妙之感。

    在他看来,这山腰弥漫的雾气似乎在越来越浓,不过细细感觉之下,此处虽处山腰,但此刻却没有一丝的微风,那这雾气又是为何变浓。

    就在东方墨心中疑惑时,目光一动,却在一旁数丈的地方隐约看到一块巨大的石碑。心中念头一转,东方墨度步来到那石碑面前,便见到石碑上刻有几句话:

    “进,则斩世间牵挂;退,则享世俗繁荣。抉择尽在一念间……”

    见此,东方墨嘴角一扬,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脚步一迈,就踏过了石碑。

    当东方墨踏过石碑的刹那,四周景象突然变化。

    他竟然出现在了一条繁华的街头,而自己正处在人群的包围之中,高坐于一张高凳之上,四周不断传来声声喝彩。

    东方墨心中大惊,但只是眨眼,画面再转,只见自己又处在山野荒林之中,面前正是一只刚刚打来的野味,篝火上烤的金黄油亮,一阵肉香扑鼻而来。

    还未来得及反应,画面又再次一转,这次是出现在了一片华丽临水的阁楼前,此刻东方墨斜躺在一张虎皮椅子上。锦帽貂裘,穿金戴银,手中一根镶金的鱼竿伸入面前的湖中垂钓,身侧四五个娇美的丫鬟,有的捶背,有的捏肩,还有的忙着剥水果喂到东方墨嘴中。

    “这是……哈哈,这就是道爷我要的,哈哈。”

    “来来,美人儿,道爷要吃那鱼翅。”东方墨伸手指点,这时身侧一个丫鬟妩媚一笑,连忙用手轻取一块鱼翅,慢慢喂到东方墨口中。

    “有赏!”见此,东方墨怀中随意摸出了一把银子,塞在那丫鬟手中,抽手时还不忘了细细体味一番那丫鬟小手的柔软。

    ……

    而此时,在山腰平台的上,绝尘长老,钟长老二人已经目不转睛的看着石镜上的十九幅画面。

    这十九幅幅画面当中,十九个不同的人,此时毫不例外的都驻足在那相同的石碑处,有的面露笑容,有的神色愁苦,有的嘻哈打趣,还有的悲愤连天。

    唯独其中一幅画面当中,一个面容精致的少女却面无表情,闭目沉思,将近半柱香时辰,其双眼霍然睁开,同时嘴角一笑,便快速向着石碑后的小道而去。

    见此,那平台上的道姑嘴角一扬,露出一丝赞许的笑容。

    只是片刻后,道姑等人身侧的一条小道上,突然显现出一个娇小的身影,待那身影走近后,赫然正是方才石镜当中那面容精致的少女。

    那少女此时也看到了为首二人当中道姑的影子,少女嘻嘻一笑,向着道姑而去。

    “姑姑!”

    见到面前这个面容与某人有七分相似的少女,道姑眼中亲切的神色更浓,摸了摸少女的头:“三年不见,雨柔你长大了。”

    “来,姑姑给你介绍,这位是太乙道宫的绝尘长老。”

    “晚辈南宫雨柔,见过绝尘长老。”

    闻言,少女对着绝尘长老拱手一揖,恭敬道。

    见此,绝尘长老只是看了少女一眼,而后点了点头算作回应,便再次转身看向了面前的石镜。

    “姑姑,那是什么?”

    这时,少女自然也看到了石镜当中的十八副画面,当看到石碑中的画面时,眼中疑惑,对着身侧的道姑小声的问道。

    “那是一处幻阵而已,是考验心性的一关,所有人都沉溺在幻境之中,体味自己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若能够沉浸在幻境当中并自行醒转过来,其心性坚毅可见一般。”说完钟长老看向少女,似是在夸耀。

    “嘻嘻。”少女脸色微红的吐了吐舌头。

    “不错,这的确是考验心性的一关,历次能有资质进入宫门的弟子当中,一百人能够有一人能够自行醒转过来的都算是气运了,你这侄女不仅自行醒悟过来,更是用时不足半柱香的时间,心性果真坚忍,但剩下的十八个人应该没有人能在此觉悟。”

    绝尘长老看着石镜当中剩下的十八副画面,眼中闪现一丝失望之色。

    “罢了……”

    一个时辰后,绝尘长老一挥手,就要将剩下的十八个人从幻境当中惊醒。右手尚在半空,却堪堪停住了。

    只见其中一副画面当中,一个身着道袍的身影,此刻身形颤抖,似是有醒转的迹象。

    与此同时,东方墨原本早已沉浸在幻境当中,朝思暮想的富足日子里,终日消沉,渐渐迷失。

    但一日出猎时,却不经意间来到了一处湍急的瀑布处,同时一个红衣少女以及一个壮硕青年正徐徐站在半空,似是在搜寻什么。

    东方墨在看到那脸上蒙着一层面纱的少女时,双眼猛然瞪大,同时看相壮硕的青年也满眼的杀机。

    曾经经历过的一幕幕闪现在脑海中。

    “这是,幻觉?”

    东方墨内心一颤,随即一声冷笑,同时心神一震。

    “给我碎!”

    在那石碑旁,东方墨身形颤抖,此刻脑海中一股怒气冲天而起,陡然睁开了双眼。

    眼前黄金马车,丫环侍卫,还有身上的锦帽貂裘,同时消失了。再次出现那石碑旁,没想到最后一刻,东方墨竟然硬生生从那幻境中挣脱了出来。

    东方墨背后冷汗直流,心中更是一阵后怕,若是如此沉浸下去,说不得醒来时,发现自己早已身处牛角山下了,或许这也是太乙道宫对自己等人的考验。

    “此子心性不错。”在山腰处得平台上,钟长老看向画面中的东方墨微微一笑道。

    绝尘长老也多看了东方墨一眼,没想到此子竟然在关键时刻自行醒悟过来,之前倒是有些小看他了。

    这时,一个时辰也早已过去了,绝尘长老其尚在半空的右手豁然一挥,那石碑当中除了东方墨,剩下的十七副画面猛然一转,其中十七人竟同时坐倒在地上,无不气喘吁吁。

    足足好一会儿,这十七个人才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方才所处的似乎并非真实,而是梦幻一般。

    但此刻的东方墨却早已大步踏过了石碑,向着石碑后的小道而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