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客栈,那高大的少年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大马金刀的坐下,那长条的木凳被他的身段压得咔咔直响。

    东方墨一直注视着那高大的少年,此时也不动声色的坐在了那少年的对面。

    “小二,好酒好肉给洒家招待上来。”

    东方墨不由气结,心道这小子真是不客气,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憨货,不知道还以为是你付银子呢,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这客栈的效率倒也高,不一会儿满满一桌丰盛的酒菜就摆在了东方墨二人眼前。

    “这位兄台,大恩不言谢,洒家先干为敬。”那高大的少年一碗烈酒下肚,巴扎了一下嘴巴,看着东方墨憨厚的一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哪里哪里,遇见便是缘,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东方墨也端起了酒碗,小抿了一口。

    闻言,那雄壮的少年哈哈一笑,粗壮的手掌一拍东方墨肩头,差点没把东方墨瘦弱的身躯拍翻在地。

    “好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兄台果然性情中人。实话告诉你吧,若不是今日兄台出面相阻,哼,洒家非要把那几个撇人腿脚打断不可,也幸亏兄台言出及时,免了那几个撇人遭受皮肉之苦。”雄壮的少年一提到那几人,一声冷哼,顿时满脸怒气。

    东方墨白了那雄壮少年一眼,口中却淡淡说道:“道友果然心宽体胖,宅心仁厚。”

    “对了,不知道友高姓大名?”东方墨话锋一转,不由问道。

    “大名不敢当,洒家姓邢,名伍。”

    “邢伍!”东方墨对于这邢姓之人,倒还是第一次听闻。

    “小道复姓东方,单名一个墨字。”不过这时,东方墨也一甩手中拂尘,拱了拱手,答道。

    邢伍此时伸手从碗里拿出一大块不知是什么肉,连肉带骨塞进嘴里,大口的咀嚼着,将那骨头咬的咯咯脆响。

    “原来是东方兄,久仰久仰。”

    邢伍竟然头也不抬,含糊不清的答道,那随意敷衍的姿态可没有丝毫的掩饰。

    若不是东方墨还有话要问,到真不介意摆这小子一道,这态度以为自己是大爷了,对付这种愣头青,他没有十种办法,也有六七种。

    “对了,不知邢道友哪里人氏,又是要去哪里作甚。”但东方墨口中却说道。

    “洒家自紫临山而来,将要前往太乙道宫修行仙术,直取得道长生之境界。又不知东方兄何去何从啊!”

    邢伍嘴里动作依然没有停下。

    “哦?前往太乙道宫,那可巧了,小道也正是有此打算。”

    “此话当中?”闻言,邢伍一愣,不由诧异的看向了东方墨。

    “自然是真,骗你我可有什么好处。”东方墨嘴角一扬。

    “不过不知道友对这太乙道宫了解多少,可知路程时日几何,小道虽然有心向道,对此可却一无所知。”东方墨再次出声问道。

    “这个洒家倒是知道一些。”

    “那不知道友可否为小道解惑。”闻言,东方墨心中一喜,不由出声问道。

    “有何不可,洒家也是听族老曾说过,太乙道宫乃是我人族一处修仙圣地,其中修士不胜枚举。地处我族紫临山以西十万里之遥,洒家长途跋涉数月才到此处,想来还有数千里,再有数月应该就到了。”

    说着邢伍再次一口饮尽碗中烈酒,并自顾自的满上。

    十万里?也不知那紫临山在何处,反正打死东方墨都不信邢伍的话,十万里路程不被被野兽咬死,就他这吃白食的性格,也早被人打死了。

    “妙哉妙哉,你我二人可谓志同道合,既然如此不若我等结伴而行,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哈哈哈,在下正是求之不得,东方兄,来来来,干!”语罢只见邢伍再次饮尽一大碗酒水,转而满脸笑意的看向东方墨。

    不知为何,看到邢伍那一脸的憨厚,东方墨心中有些古怪,这小子莫非表面上一副憨傻的样子是假,想要自己给他送免费的口粮才是真。但表面上依然会心一笑,端起碗来,同样一口饮尽碗中烈酒。

    如此,这顿饭吃的也算融洽,期间东方墨对于邢伍的食量感到无比震撼,只见邢伍就这般往嘴里不断塞肉喝酒,足足一个时辰这才停下来。

    东方墨无比肉痛自己辛苦赚来的银子,不过却只有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在邢伍酒足饭饱之后,二人在这酒肆当中要了两个房间,各自休息去了,相约第二日一早,便一起结伴而行。

    ……

    数月后,一处茂密的山林当中,两个一高一矮的身影穿梭当中,不时传来二人的谈话之声。

    “邢兄,不知此路可对,我等二人走了一月之久,可没见到有什么出路或是城池。”

    “这个……应该是正确的,族老曾告诉我,出了那碧霞城,径直忘西而行,不出一月就能够到达一座名叫牛角山的地方,在那山下,有一座牛角城,便是离太乙道宫最近的一处城池了,到时随便找个人打听就能够知道太乙道宫的位置。”

    这两人便是一路而来的东方墨与邢伍,二人此路足足走了三个多月,在一个月前,刚刚走出一座城池,邢伍便对东方墨说他知晓一条捷径,能够更快的达到太乙道宫,东方墨本就两眼一抹黑,听到邢伍的话,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跟着邢伍就走进了茂密的山林里,这一转就是一个月的时日。

    而在这一个月当中,野兽碰到不知多少,险地更是路过了好几处。但好在二人一路都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不过这一路上,对于这高大的邢伍倒是多了不少的认识,在东方墨心中对邢伍早有一个定义,那就是这是一个只会用蛮力解决问题的蠢货。

    对于自幼野于山林的东方墨来说,走在山林里就跟走在自家后院差不多,自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林子当中豺狼虎豹这类猛兽,能别招惹的绝对不会招惹,若是避不开的,也会做好了陷阱对付,以巧获胜。

    但对于邢伍来说,不管你是狗熊还是猛虎,只要你挡在了面前,不等那野兽冲来,他就会握着拳头率先冲上去一番激烈的肉搏。

    起初东方墨以为这家伙疯了,即便你再是强壮,怎能敌过这类猛兽,本着宁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三十六计走为上,几个窜步,身形异常熟练的就消失在密林深处。

    在一个时辰之后,东方墨估摸着那家伙尸体应该也快被吃光了,这才一路小心翼翼的向着原路而回,想要看看情况如何,二人一路结伴,也算有一段因果,顺便给那家伙收尸。

    但当他回到原处后,却见到邢伍正盘膝端坐在一张有些眼熟的兽皮之上,面前一堆篝火,其上正烤着方才那头猛兽。

    见到东方墨回来,邢伍咧嘴一笑,招呼着东方墨坐下吃肉。

    震惊之余,东方墨倒也还算镇定,也不脸红,道:

    “方才见邢兄与那猛兽搏斗正酣,不忍打扰,这才抽空去透透气。”

    邢伍对此倒是毫不介意,一把撕下一块后腿肉递给了东方墨。

    如此,二人就这般一路行径。

    几天之后,一头丈高的人熊再次挡在了二人眼前。

    东方墨本欲故伎重施,但旋即一咬牙,三五下爬上一棵树,硬是要看着那邢伍到底是有何过人之处。

    此刻树下,虽说邢伍身材异常的高大,但在这只人熊面前,就犹如鸡仔一般。

    人熊一声怒吼,冲过来蒲扇大的熊掌对着邢伍面门就是一拍。

    东方墨缩了缩脖子,这一巴掌下去,恐怕就是坚硬的石头也会变成一堆石粉,更别说那邢伍的脑袋了。

    就在东方墨为邢伍捏了一把汗时,只见邢伍浑身本就异常凸出的肌肉,猛然间剧烈的膨胀,就像是一股骤然拧紧的钢绳。东方墨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那肌肉当中的爆发力,邢伍挥舞着右拳,竟后发先至的一拳击在了那人熊的掌心。

    噔噔噔

    邢伍足足后退了七八步这才停下。

    此时,东方墨再次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邢伍这厮力气这般大,看来当初所说要打断那几个闲汉的腿脚并非是空穴来风。

    “嗷!”

    人熊虽说没有后退,但手中却吃痛,反而更是凶残激怒,一声咆哮,拍打着胸脯,就要向着邢伍追去。

    但不等人熊有何动作,邢伍嘴中一声不似人声的怒吼,居然率先向着那丈高的人熊就扑了过去。

    更让东方墨骇然还在后面,就在邢伍扑向那人熊的瞬间,东方墨明显的感觉到了邢伍的变化。

    原本七尺身高的邢伍,此时竟然生生拔高了一尺。本就强壮的身躯,肌肉膨胀隆起,浑身涨大了不止一圈。黝黑的皮肤此时隐隐泛红,且表面冒着丝丝的淡淡白气。他的双眼当中,充斥着丝丝的红光,杀气昂然。

    这番变化看似繁琐,实则瞬间完成。

    只是一个呼吸,邢伍和那丈高的人熊就撞在了一起。

    二者没有多么花式的技巧,纯粹就是肉搏,你一拳我一掌的拍打在彼此身上。

    东方墨看到那人熊厚重的手掌,拍在邢伍身上发出咚咚的声响,阵阵心惊。心想若是换做是他的话,在那人熊的铁掌之下,恐怕早就变成了一滩肉泥。

    但反观邢伍却只是身体微微一震,体表似乎有一层淡淡的红光过后,就跟没事一样,反而一拳打在人熊的软腹,将人熊打得声声咆哮。

    如此景象,持续了盏茶的功夫,邢伍就像是用不完的力气,越来越猛,越来越狠,眼中的杀气也是越来越浓。那丈高的人熊最后反而有些吃不消,渐渐眼中的凶残消失,萌生了退意。

    邢伍哪里肯罢休,拳头车轮般的落下,每一拳都如若千斤。最终那人熊不支,转身就要逃跑,邢伍眼中凶色一现,一个箭步,一拳打在人熊后心,人熊吃力倒地。见此,邢伍翻身而上,骑在了人熊的后背,对着它的后脑一顿猛锤。

    只是三五个呼吸,数十拳落在人熊的后脑,那人熊的脑袋顿时被砸的红白一地,死的不能再死。

    这时,东方墨咽了口唾沫,难以想象此人居然如此凶猛,一己之力生生打死一头人熊。

    想到此处,东方墨鬼使神差的伸出双手拍了拍:“邢道友果然我辈豪杰。”

    话音刚落,邢伍霍然转身,杀气昂然的眼神看相东方墨不带一丝的感情,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

    感到邢伍眼中的杀气,顿时东方墨双腿一软,差点从树上掉下来,暗骂自己嘴贱。

    不过下一刻,随着邢伍粗重的喘息,其眼中的杀气也逐渐消失,原本拔高的身躯和一块块隆起的肌肉也可见的缩小。

    只是数息,邢伍就完全恢复了正常,看到东方墨略微紧张的样子,反而咧嘴一笑。

    “东方兄见笑了,洒家天生力气有些大,打些寻常野兽倒也不算艰难。”

    闻言,东方墨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心道幸亏这家伙没有神志不清连自己也给一巴掌拍死了。

    东方墨身子一跃,跳下大树,站在那死去的人熊一旁,嘴中啧啧称奇,邢伍带给他心中的震撼显然无以复加。

    “邢道友莫非是修士不成。”东方墨不禁好奇问道。

    “这倒不是,若洒家是修士,还用去什么太乙道宫。”

    闻言,东方墨点了点头,或许是他多虑了,不过这邢伍竟然有如此天赋,若真能够进入太乙道宫的话,将来说不准倒有一番作为,想到此处东方墨不禁起了一番真心结交的心思。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