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月后,地处南延郡某座边陲的小城当中,此城不大,街头稀稀落落,两旁的酒肆店家也显得冷冷清清。

    而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中,反而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不少人。

    仔细一看,一个身着锦衣道袍,左手一把雪白的拂尘,头上一根桃花木簪横插的小道士,正高坐在一张椅子上,讲的唾沫横飞。

    “这凡人国度,何其渺小不堪。就如我等如今所处之地,名作南沿郡,方圆千万里,人口数以亿万,土地何其广袤,人口何其繁多,但我南沿郡隶属大瑜王朝,不过是大瑜王朝九十九督府,一百零八边郡当中的一郡而已,诸位道友可以想象这大瑜王朝又是何其的庞大。”

    “嘶!”

    当听到周围人一片惊愕的声音,小道士尤为满足的呼了口气,口中再次滔滔不绝的讲下去:

    “我等凡人……”

    这小道士,不是别人,正是东方墨。

    但此刻的他换掉了昔日的一身破烂,穿的是量身定做的绸缎道袍,再也没有以前拖拉一节在地上滑稽的感觉。手中那把拂尘古朴却不失精致,定然是能工巧匠手工雕琢。东方墨精神抖擞,面色红润,此时浑身上下一副油光可鉴的样子。

    早在几个月前,他穿过了层层密林,终于找到了出路,来到了此处名叫牙城的地方。

    拥有一技之长的东方墨自然是饿不死。不过早先那些吃饭的家伙都弄丢了,这着实好一阵麻烦,但对于东方墨来说,砍些树枝做一张高凳,偷些宣纸自然又能有大捆的家传秘籍。

    不过这次东方墨可是学精了,知道那秘籍可是货真价实的宝贝,自然不能就这般低贱的卖出去。只能靠肚子当中那几滴墨水随意瞎编,想来也足以糊弄这些人了。

    “既如此,小道不才,呼风唤雨的本事没有,术法倒是还有半卷,那可是我一日出入山林九死一生,才在一个早已驾鹤仙去的仙家洞府找到。如今既与诸位道友有缘,便一两银子赠与大家,诸位请看,这便是那半卷残经的……拓本。只需要一两银子了……”

    说着东方墨从袖子里摸出了一本看起来有些破旧的书册。

    “吁……”

    只见周围却是一片不屑地嘲弄声,显然对小道的做法嗤之以鼻,不过是些江湖术士在口若悬河而已,听听也就罢了,真要拿钱出来的话,那傻子才会干。

    见此,东方墨丝毫没有焦急,反而嘴角翘了一丝微微的弧度。

    “慢着。”就在众人将要散开时,东方墨陡然出声。

    闻言,众人又回过头来看着东方墨,看这小道士还有什么话说。

    “小道知晓诸位道友不信,认为我只是个江湖骗子而已,但诸位请看……”

    至此,东方墨一抹右手绫罗绸缎的袖子,露出了整个手臂,以示自己并非藏有机关。同时左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的样子。只是三五息功夫,一声大喝,右手食指中指并拢,向着周遭人群面门指点而去。

    与此同时,周遭的人群却是猛然的睁大了双眼,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怎样,是否感觉到一股如浴春风的仙气扑面而来,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爽。”

    “有的话那就对了,这就是灵气。”语罢,东方墨一收手,再次于高凳端坐,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我知晓诸位道友心中多疑,所以就略施一手,这招只是简单的仙气外放而已,诸位可是看清楚了方才小道可有取巧之处。”

    东方墨面色严肃,心中却异常得意。

    果然,众人大呼惊奇,纷纷要东方墨告知这是如何回事。

    见此,东方墨却不急不躁的拿起了身旁一盏茶,用盖子滤了滤茶叶,轻轻一吹,这才故作优雅的小品了一口。

    就在众人急不可耐之时才缓缓说道:

    “实不相瞒,这便是那半卷残经的作用,小道我之前也如诸位一般,不过区区一凡人,不过自从得到了这半卷残经,整日冥思苦想,琢磨其中,终有一日打通了自身奇经八脉,可吸纳灵气入体。”

    “虽说不时什么威力巨大的仙法,但却胜在仙气入体,不仅可以百病不侵,也可延年益寿,给自己的身体打下一个好底子,将来机缘到了,能够得到一两本完整的仙法,谁又能说你不能得道成仙。”

    “若不是小道我急需盘缠上路,前往太乙道宫,只求能入其宗门得道修仙,又怎会将用命才换来的半卷残经给予诸位道友,如今机会就在面前,诸位道友怎么把握就看自己了。”

    东方墨说完后,就闭眼沉思,似在养神,但心中却早已胜券在握。

    “我要一卷……”

    “给我一卷,我也要……”

    “别挤啊,真人这银子望收下……”

    果不其然,之前感受到了那股仙气入体的舒爽,众人心中的早就对东方墨的话信了十之**,加上东方墨一番挑动的话后,对此更是深信不疑,因此争先恐后,就怕自己落后别人一步。

    “不急不急,人人都有人人都有。”

    东方墨鬼使神差的从身后取出了一个大袋子,里面竟然是成摞的书册。

    只待收取一两银子,就送出一份所谓的残卷,银子收的那是不亦乐乎。

    不肖多时,成捆的书册就消失无踪,反而腰间挂了一只沉甸甸的布袋子。

    东方墨勒紧了袋子,习惯性的一提脚下道袍,竟然连自己吃饭的家伙都来不及收,趁着周围人没有注意,赶紧钻过人群,不多时,就消失在这街道的尽头处。

    就在东方墨前脚刚刚溜之大吉,后脚却从东城门冒出一群人来,叫嚣着:“见到一个说书的道士没有。”

    方才争抢的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所以,却如实告知那道士就在这儿,可四下一看,哪里还有东方墨的踪影。

    在东城门那群人相告之下,这才知道,那道士就是个骗子,卖的什么残卷就是糊弄人的,拿去问了问教书的先生,只听那先生说:“写的什么狗屁不通。”,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众人愤怒之时,西城门也来了一群人,同样叫嚣着要找到东方墨,竟然在他手中也吃了这样的亏。

    那还了得,数十人汇聚成上百人,其中不知谁吼了一句那道士按照规律应该要去北城门了,于是众人浩浩荡荡的赶往了北城门。

    而此时的东方墨却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抬头张望,看到众人都跑去了北城门这才得意的一笑。

    这些日子走过了好几个城池,就没有失手过,不然他能有如今这幅衣食不愁的打扮吗。

    也幸亏他能够纳灵气入灵海,同时能够外放灵气。虽然不会什么法术,更加谈不上有什么威力。不过那灵气放出来,平常人只是吸了一口就能够陶醉其中,对自身更是百利无一害,这才能够将这些人引上钩。

    但他所谓急需盘缠上路,前往太乙道宫倒是真的。自他当日起,就不断打听哪里可有修仙的仙人,虽然十个人当中可能有十种答案,不过其中重复最多的就是在西南数千里某个地方,有一座仙家宗门,名叫太乙道宫,那里就是仙家福地,仙人修仙的地方。

    待人群消失在街道的尽头后,东方墨一提脚下道袍,认准道路后,快速的向着最近的东城门而去。

    此处名叫牙城的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以城墙围城方圆数十里而已。

    东方墨在临近东城门的地方,随意找了一间客栈,身上有大把的银子,可以好吃好喝好睡,顺便还能躲躲那些人,只等明日便可启程,前往下一处城池,一路打听下来,在路过四五个城池应该就差不多到了太乙道宫的范围了。

    选了一家名叫“福来楼”的客栈。

    就在东方墨前脚刚刚踏进门槛,一道身影却从客栈当中倒射而出。

    东方墨的身体经过那药血珠的凝练,以及灵气入体的洗精伐髓,不管是五官感觉还是身体敏捷程度,比起常人提升了不止一筹,只是微微一晃,就轻易地闪开了。

    而那道身影可就没那么幸运,重重的砸在地上,掀起了大片的尘土。

    “没钱还敢来吃白食,今日不给你腿打断,你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随着一声爆喝之后,几个人影绕过东方墨,瞬间从客栈里冲了出来,对着地上那身影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住手,别打了,哎哟……”

    “再打,再打别怪洒家还手咯……”

    地上那身影不断地哀嚎叫嚣着。

    这时,一个掌柜模样的胖子也从客栈当中走了出来,听见那吃白食家伙的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小子吃白食你还有理了你,给我打,往死里打。”

    见此,那四五个壮汉立马脚下有多使了几分劲。

    “洒家不给你这几个撇人点颜色看看,妄图我将来入太乙道宫的名声。”

    说着那被打得抱头鼠窜的身影,豁然间站了起来。

    这时,东方墨才看清那竟然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少年面目原本憨厚,但此时却被怒容遮掩,一脸的凶色,不过仍显得有些稚气未泯。

    尤其让人注意的是,那少年的身型,足足七尺,异常的雄壮。一身粗布短褂,露出他那浑身上下隆起的一块块肌肉,就像是一头人形的棕熊。寸许的短发,略微开阔的鼻翼,加上异常黝黑的皮肤,使他原本稚气的面庞显现出一股坚毅之色。

    在少年的脖子上,有一串洁白兽牙挂饰。在其两耳垂上,还有两个粗大的环形耳扣,比起少女妇人所戴的耳环,那耳扣大了不止几倍,使其看起来显得有些狂野不羁。看其样子,应该是某些地域或者人氏特有的习俗,东方墨也没有感到太过惊奇。

    此时少年刚刚站起身来,那比正常成年男子还要高出一个头来的身躯,给人一种极其压迫的感觉。

    在其身侧,几个对他拳打脚踢的汉子立马住手,显然被那少年威猛的身躯,以及粗犷的形象给震撼到了,心中对这壮硕的少年不由忌惮几分。

    “楞着干什么,给我打,给我打呀。”那胖掌柜此刻双手捞起袖子,恨不得亲自上阵,在一旁气的直哆嗦,真是拿钱白养这几个闲汉。

    几人一愣,哥几个也算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如今几个人居然被一个少年郎就个吓住了,那说出去也着实丢人。再说了即便这少年再壮硕,也不可能是几人的对手,顶多花些力气罢了。因此,不约而同的就要再次围攻上去。同时,那少年也龇牙咧嘴,一脸凶相。

    “住手。”

    几人刚要动手,这时,一道淡然声音突然从掌柜身旁传来。

    胖掌柜转身一看,说话之人居然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小道士。本就一肚子火气,再看到一个、杂毛道士也敢出言阻止,刚要发作,他的眼睛无意间就顿在了东方墨腰间的布袋子上。

    胖掌柜人老成精,岂能看不出那袋子里装的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因此看向东方墨眨眼间就就露出眉开眼笑的神色。

    “怎么了,这位道爷,有何贵干啊!”

    对着一旁比他还矮一个头的东方墨,掌柜的拱手作揖,语气说不出的谄媚。

    东方墨瞥了一眼胖掌柜,没有说话,转而再次看向了那高大的少年。

    他对这种吃白食的人原本最是看不起,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虽说这少年和他以前一样,可谓一贫如洗,但他可是靠手艺吃饭,怎么会作出吃霸王餐这种既危险又没有尊严的事。要不是听到那少年说到太乙道宫几个字,他还真不想管这闲事。

    “这位道友的银子,小道我付了。”

    东方墨一甩手中拂尘,兜里有的是银子,说话那就是底气十足。

    “这……好说好说,道爷里面请。”

    掌柜起初一愣,片刻后心中乐开了花,能有人把之前的银子付了,还能揽到一个大买家,自然是值得高兴的事。至于眼前这四肢发达的小子,今日就算他走运,毕竟没有人会跟银子过不去不是。

    “这位道友,相见便是缘,若是道友不嫌弃,今日小道我做东,还望道友给个面子,里面请。”

    东方墨一伸手,作出有请的姿势,对着身后那高大的少年说道。

    闻言,那高大的少年憨厚一笑,也不客气,收起了拳头后,拱手一礼就跟随东方墨走进了客栈。

    “算你们几个走运,呸!”走过那胖掌柜时,雄壮的少年不知有意无意,发出一声不屑唾弃。

    闻言,胖掌柜一肚子火气就要再次爆发,但一看到东方墨腰间的袋子,硬是被生生的憋了回去。

    即便是脸皮奇厚的东方墨的也不禁老脸一红,这愣头青把台词唱反了吧。就算他再雄壮威武,也不可能是那几个闲汉联手的对手。

    但那雄壮少年却不以为意,大步流星的就走了进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