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静止了,浮冰静止了,摇曳的莲花也静止了,更是连空气中飘荡的花香都静止了一般。

    东方墨下意识的顺着老和尚所指的地方看去,只见黑暗中隐约有一扇轮廓巨大的铁门,那铁门堵住了整个暗河与莲花池的去路。

    铁门长宽各由十丈之余,通体呈现黑色,透露着一股子腐朽味道,或许是因为常年河水的腐蚀,表面上堆积了一层厚厚的铁锈,但仍然能够大概看清,其上有各种花鸟奇兽的图案。

    铁门的中央门缝处,各冒出了一只凸出的狮子头,两个数尺的圆环穿过那狮子头的鼻子,扣在当中。

    东方墨难以想象,为何在这地底会有这么一扇巨大的铁门。

    就在东方墨不知老和尚是哪路神仙,又唱的是哪一出时,老和尚嘴中突然吐出了六个奇怪的音节。

    “唵嘛呢叭弥吽”

    刹时,那巨大的铁门随着老和尚音节的落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巨响声,那种金属的摩擦声让的东方墨起了一层疙瘩,心中极为不舒服,但却目不转睛的看向了那门中的景象。

    当铁门撑开数丈,一股浓稠犹如墨汁一般的黑雾滚滚而出,遮挡住了东方墨的视线。

    足足数息之后,浓稠的黑雾才缓缓飘散,东方墨定眼一看,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铁门之中居然是一道模糊的倩影盘膝而坐,那身影此时正背对着东方墨,东方墨只能看到一头蜿蜒的长发随意披散,以及那身影一身古朴的黑色麻衣。

    在那女子身侧,一盏青铜古灯正散发着丝丝微弱的青光,将周围昏暗的场景照的稍微明亮一丝。

    在那女子面前,还有一尊一丈高大,宝相庄严的古佛,那古佛一身华丽的衣衫,头上一顶八面毗卢帽,其唇红齿白,明眼直视前方,虽说只是一尊石佛,但却惟妙惟肖极为的传神。起初一看,东方墨以为这尊石佛是个男子,但细细一品之后又觉得其像是一尊女菩萨。

    青灯古佛一倩影,东方墨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转身看向身后的老和尚,发现老和尚不知何时早已低头,似是陷入了沉睡一般,对此视而不见。

    东方墨再次看相面前的女子,居然鬼使神差的喊了一声:

    “这位姑娘,打扰了。”

    东方墨的声音在这寂静的莲花池当中显得格外的清晰,甚传荡向了暗河的两头,犹如在平静的水面之上荡漾起了一圈圈的波纹。

    但镜子当中的女子身影不为所动,更没有要回答东方墨的意思。

    “姑娘不知为何在此,在此作何。”东方墨用了老和尚的话,此时看着那背对着自己的倩影如是说道。

    他很难想象为何在这暗河的铁门之中,会有一个女子在此。

    可那倩影依旧毫无动静,见此,东方墨一提脚下早已消失的道袍,抬步向前而去,只待走到那倩影身前,好一睹芳容。

    短短数丈,平日里东方墨几个呼吸便至,但让人骇然的是,不管东方墨如何行走,似乎他的距离始终离那背影一丝不变,依旧保持那数丈的距离。

    “这又是哪一出?”

    东方墨今日所闻所见,即便是他那自诩万中无一的聪慧程度都有点转不过弯来。

    这身影看似近在眼前,却犹如远在天边一般不可接近。

    “幻觉?”东方墨心中浮现二字。

    下一刻,东方墨随手捡起了脚下一块石头,放在手中掂了掂,随即向着那女子身侧抛了过去。

    “吧嗒!”

    那石头却意外的落了那女子的一侧石砖上,并发出一声脆响。

    “咦!”

    东方墨一声轻咦,心中甚感好奇。

    不过让他惊讶的话,这时,那女子似乎被石头落地的声音惊到,其身子有一丝细微的动静。

    而后在东方墨讶然的眼光当中,那倩影徐徐转过身来。

    东方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女子,心中百般好奇她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就在那女子即将转过脸颊的一侧,东方墨甚至见到了那女子犹如羊脂美玉一般洁白的脖子,东方墨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这女子定然是一个倾城倾国的绝世美人。

    但是下一刻,就在女子将要转过头来的刹那,在东方墨期待的目光当中,眼前画面突然一阵扭曲。

    那青灯古佛一倩影,陡然间消失了,铁门当中再次滚出的浓稠的黑雾,遮挡住了东方墨的视线。

    “阿弥陀佛!”

    同时,一声佛号从东方墨身后传来。

    随着佛号,铁门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巨响,竟然是在缓缓地关闭,只是几个呼吸,随着“轰”一声巨响,铁门被重重的关上,眨眼再次隐若在黑暗当中。

    “这……”

    东方墨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施主所见为何!”老和尚抬起头来,此刻手中的念珠不急不慢的滑动着,徐徐问道。

    东方墨眼珠闪动,但片刻后依然如实说道:“小道看见了铁门当中,一青灯,一古佛,一女子。”

    “善哉善哉,施主相告一语,胜过贫僧枯坐千载。”

    闻言,那老和尚居然微微一笑,似乎对东方墨的回答很是满意,随即又说道:“缘已尽,路在此,望后会无期。”

    老和尚随手一指,东方墨顺着其所指的方向看去,居然又是一条岔开的暗河。

    “哞!”

    突然间,一道洪亮之声响起,只见那头酣睡的小象此时仰长了鼻子发出一声似欢快的象鸣。

    而后那头豺狗大小的小白象迈动四只蹄子向着老和尚所指的那条暗河奔去,其身形一跃,竟然踏在了水面之上,足底踩出了几道水纹散向四方。那水纹散开时,一个呼吸的时间,居然就化作了一块白色的坚冰。

    “随它去吧。”

    语罢,老和尚低头叨念经文的声音再次响起,回荡在暗河之中。

    东方墨只是略微一愣,一提脚下道袍,连忙踩在那小白象踏出的坚冰之上,竟然犹如踩在土地上一般结实,随着小白象向着暗河深处而去。

    “铃铃铃!”小白象脖子上的黄铜铃铛发出声声脆响,越走越远。东方墨跟在小白象身后,盏茶功夫后,已经听不到身后老和尚念经以及木鱼的声音。

    如此,约莫走了有一个时辰,东方墨感觉到前方似乎有一个微弱的白点,那白点越来越大,发出略微刺眼的光芒,那应该就是这暗河的出口了。

    想到此处,东方墨心中越发的激动,只感叹这几日经历比自己书中所述的还要传神一般。

    “咕噜咕噜!”

    这时候,肚子再次发出咕噜噜的声音,一阵饥饿的感觉袭上心头。

    东方墨有种错觉,即便是现在一头大象在他的面前,他都能够一口气吞下。

    “大象?”

    想到此处,东方墨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身前不远处那憨态可掬的小白象,嘴里咽了口唾沫。

    “哞!”

    那小白象恰在这时发出一声清鸣,似仔怒吼一般,转过身来,向着东方墨一头撞了过去。

    东方墨猝不及防之下,被这小白象一头撞到,一步踩空,扑通一声,掉进了河里。

    见到了出口,东方墨本性就暴露了出来,头刚刚浮出水面,张口大骂:“你这小畜……”

    “哞!”

    再次一声洪亮的象鸣,只见那小白象长长的鼻子对准了东方墨的面门,一股水柱喷了出去,结结实实打在了东方墨的脸上,将他的话硬生生顶了回去。

    与此同时,那小象张开嘴,眼中居然露出了拟人化的笑容,似乎在嘲笑东方墨的狼狈。

    “我x你祖宗!”东方墨气不打一处来,居然被一只小象这般欺凌。

    但这小象此时早已摇着尾巴,向着暗河深处返回,脖子上清脆的铃铛声也越来越小,白色的身影也越来越远,最终逐渐消失。

    东方墨呛了几口河水之后,只能自认倒霉的向着那白光游去。

    但就要到了出口时,却突然见到暗河的石壁上,有好多字迹。

    “李沧海,捕鱼人也,一日途遇阴风而渔,不料迷于雾海间,偶遇一高僧,高僧为指明路而于在下一问,欣然同意之。”

    “霎时,眼前景象大变,眨眼却见刀山火海煞神恶鬼,处处凶相,惧之,则惊醒,原是一梦也。高僧问吾所见,俱答之,遂指明出路”

    ……

    “陈南天,南城丈长公子,骑马狩猎荒野而坠于深谷,本以必死之,岂料谷中一湖,遂而命不该绝。落魄时一僧现,与吾一问,刹那间风起色变,湖作血海,枯骨疮痍。”

    “遂惊醒,魂飞而僧现,问吾所见所闻,答之,不日,则出山。”

    ……

    如此文字叙述,足足有数百。东方墨侧目冥思,片刻后从一层扣下一块石头,在那石壁上一笔一划的刻画着。

    “东方墨,上古东方世家三千七百五十一代嫡传子孙,一日捕猎不甚跌入无底涧……”

    不多时,东方墨收手而立,看向自己所刻画的文字,点了点头,露出满意的神色,这才转身向着身后的白光游去。

    只是半柱香的时间,东方墨眼前陡然大亮。抬头一看,此时正至烈日当头。

    东方墨转过身来,却发现身后居然是一面百丈高的悬崖峭壁,而在峭壁之下,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水面,在东方墨的身后正是他方才游出来的那条黑洞洞的河道,而像这般黑漆漆的洞口,在这面峭壁之上,居然有成千上万个之多。

    东方墨眼中目光闪烁,片刻后,在那洞口的位置做了一个标记。这才沿着峭壁向远处游去。还好,这次只是三两个时辰,东方墨就见到了一处可以登上岸的斜坡。

    当爬上斜坡,重新站在一块巨石上时,东方墨迎着日光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那种久违的自在让他异常的舒爽。

    “这次算是因祸得福了。”

    东方墨感觉到体内经脉运转,以及丹田中那凝聚的气海,心中一阵畅快。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