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哗哗!”

    这里是地底万丈深处的某条暗河,但诡异的是此处并非完全的黑暗,周遭石壁上反而有点点的微弱光亮,零零碎碎,犹如夜空当中的繁星。

    此刻,在暗河之上,有无数巨大的浮冰,那些浮冰大多是半丈高度露在水面,在水面之下,才是它达到数丈的整体。

    而在这些浮冰,无一不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在冰块之中,都包裹着一物。

    有的是一截朽木,有的是一块石头,还有的是一只野兽,更有一些居然是人的尸体。

    若能看清,就会发现除了浮冰之外,暗河清澈至极,仿佛除了自身,暗河不容纳河水之外的任何东西。不管何物,只要掉进了这暗河,那么河水就会在其周围结成冰,包裹悬浮于水面,顺着暗河不知流向何处。

    而在这万千的冰块当中,有一块普通的浮冰悬浮于水面之上,毫无出奇之处。而在浮冰之中,有一个人影浮现。

    那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年轻小道。其衣衫破损,头发凌乱。平凡无奇的面庞上双眼紧闭,嘴角更有一缕鲜血流淌,在浮冰之中显得栩栩如生。

    暗河流淌,哗哗不断。但在四周石壁上的微弱光点越来越密集,越来越明亮,到了深处,已然能够勉强看清四周的场景。

    就在这时,那包裹着年轻小道身躯的浮冰之中,原本双眼紧闭的小道,猛然睁开了双眼。

    黑色的瞳孔之中起初迷茫无神,片刻后便汇聚了神采。与此同时,那悬浮的冰块似乎并非异常的坚固。随着年轻小道的醒转,那浮冰顿时发出咔咔的脆响,只是呼吸间便四分五裂。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东方墨。

    “我……”

    东方墨刚要说话,便被河水结结实实的堵了回去,呛了一大口冰冷的河水咽进了肚子。

    这暗河有些深,东方墨足下踩了几次都没有踩到底。起初尚且有些慌乱,也幸亏他识得水性,才慢慢的游出水面。

    “嘶!”

    在脑袋探出水面的那一瞬间,东方墨长长的吸了口气,在那浮冰之中不知多久居然都没有将他给憋死。

    “这是什么鬼地方!”

    东方墨心中暗暗庆幸自己大难不死,同时对着地底的暗河又满是警惕之色。

    其身子一动,慢慢地游到了一块体积巨大的浮冰旁,双手一撑,有些吃力的爬了上去。

    这才好好的打量周遭的环境。

    只见这条暗河足有数十丈宽,周围尽是大大小小的浮冰,在浮冰之中不少动物的以及人的尸身。不过大多尸身干瘪,有的甚至被撕裂的不成原型,根本辨认不出是何物。

    “这就是无底涧之下?”

    东方墨心中思量着,没想到这无底涧之下居然是这么一番样子。

    “咦,这河水达到了能够结冰的程度,为何我却感觉不到那般寒冷?”

    东方墨心思机敏,方才侵泡在河水之中来不及多想,此刻却感到异常的奇怪。脑海中陡然浮现出那红衣少女所说的“药血珠”三个字。

    略一打量自身,更是让他心中骇然之余,又充满了狂喜。

    之前那黑衣男子的一脚不仅踢断了他的骨头,更是连内脏都踢碎了,他的身体遭受了严重的创伤。在掉下无底涧之后,更是被瀑布的巨大力量不断地撕扯。能够活下来本就是个奇迹,可如今不但活了下来,令人意外的是身上的伤势居然都好了,甚至找不出一丝受伤的痕迹。而且他还感觉到呼吸顺畅,身体似乎都轻盈了许多。

    “难怪那臭娘皮会耗费大量精力来追这药血兽,那药血兽所化作的药血珠果然有逆天之处。”东方墨心中不禁想到。

    但是,按照之前那少女的话来说,药血珠的药力极其的猛烈,不用她动手,东方墨都会被炼成一滩血水,如今少女所说的那种情况没有发生,自己反而一身轻松,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若说天赋异禀,这种话说给外人听听就算了,反正他自己是不信。

    即便是以他自诩的聪明才智也想不出个所以然,索性不再去想。

    抛开思绪,再一看四周那点点的光亮,东方墨眼中好奇之色渐浓,仔细一看,似乎是一个个发光的石头。

    当浮冰转过石壁时,伸手想要去取下一块,出乎他的意料,几乎没有花费过多的力气,轻而易举的就摘了下来,仿佛那石头就像是镶嵌在软泥里,取之毫不费劲。

    仔细的看着手中拳头大小的石头,入手冰凉,非玉非石,发出淡淡的白光,握久了似乎还能够感觉到一丝丝的暖意。

    再次取下一颗,竟然发现这些泛着光芒的石头近乎一般大小,且质地完全一样。

    “这难道是灵石?”

    东方墨心中突然浮现一个词,虽然他没有见过灵石,不过倒是知道灵石乃是修炼之人必备之物。

    如果这些东西是灵石的话,那么又说得通了,红衣少女二人也绝非一般等闲,极有可能便是自己口中常提起的修士,二人一路追得这只药血兽也定然就是灵兽了。

    那药血兽跑到无底涧之上,并非单单为了隐藏自身的气味,或许它早就知晓这无底涧之下有着不少的灵石,正好借此疗伤。

    东方墨越想越发觉得自己猜测不错。

    再看着周遭数以万计的灵石,脑海中念头一转,立马盘膝而坐,双手手背放在膝盖上,手中紧握两块发光的灵石,同时按照法门想要去吸纳灵石当中的灵气。

    而那法门,自然就是在他手中三五文钱就能够轻松得到的那种。

    若说东方墨平日妖言惑众也并非完全正确,其它东西不说,单说那所谓基础的修炼功法倒真是他爹传给他的。用他爹的话说,这东西也是他爹的爹传下来,如此往上推,能够推到他祖上去。

    但是到了他这里,这基础的修炼功法连名字都搞丢了,其中内容更是十不存一,只有寥寥数十字。

    他爹还告诉他这是什么家族顶级修炼功法,轻易不可外传,起初东方墨信以为真,曾经不止一次的尝试过,最终却都以失败告终。

    到了后来他才恍然大悟,怎能迂腐到连他爹的话都信,甚至他心中大胆的猜测,这东西或许就是他老爹早年行走江湖在哪里拣来的,故意说出来吓唬自己而已。所以到了他这里,他更是把它印刷成册,三五文钱就能够搞到手。

    不过在此时,这东西练练又不会少一块肉,试试总比不试强。

    “以灵根悟气感,以气感得灵息,以灵息入体,顺自身奇经八脉纳于**凡胎,期间,过丹田而致气海,纳灵息于气海而聚灵海,是为成也……”

    这便是东方墨那“家传”修炼功法剩下数十字的全部内容,东方墨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倒着他都能念出花样来。

    东方墨静静盘膝而坐,呼吸吐纳节奏均匀,一副有模有样的样子。同时努力的使自己平心静气,细细的感悟自身周围。

    “以灵根悟气感……”

    这首要的就是要有灵根,也就是修仙的资质。灵根,东方墨相信自己是有的,这跟早年对他来说相当传奇的经历有关。

    当年在他五六岁的时候,他跟着爹行走江湖,偶遇另一个同行,那同行是个七八十岁的老道士,那老道士见到东方墨的一瞬间,拉着他又摸又看,上下其手的打量了半天,露出意外却又惋惜的神色。

    “这是隐灵根?哎,资质上佳,不过据我所求依然差上一丝。”那老者唉声叹气。

    “我隐你大爷的灵根,你当老子刚入行啊老牛鼻子。”东方墨他爹一听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说着还要动手的样子。

    做他们这行都是挑乡巴佬容易下手,这老头居然找到他父子身上来,明摆着就是把他父子两当成初出茅庐的菜了,怎么能够不气。

    “这位道友,遇见便是缘,怎么能够轻易动手……”

    “我缘你姥姥,老子今天不动手教训教训你,对不起老子这些年闯出来的名声。”东方墨他爹哪里肯就这么罢了,上去就要揪住那老道士的衣领。

    那老者见到来人动手,也不挡,也不怕,转而再次露出惋惜的神色看向东方墨。

    东方墨他爹也是个暴脾气,就要揪住那老道士的衣领,但下一刻,让东方墨永生难忘的一幕出现了,那老道士的身影就像是镜花水月一般,他爹的手掌轻易的穿了过去。

    不止如此,他爹的动作也随即静止一般,犹如被定格在空气当中。而周遭的人对此却视若无睹。

    东方墨揉了揉眼睛,再次打量眼前一幕,他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不过下一刻,那老道士转身就向着人群走去,一边走一边摇头叹息道:“众里寻他千百度,谁说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

    直到那老道士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之中,东方墨他爹被定格的身影动了,依然保持着向前冲去的姿势,依着惯性跑了好几步才停下。

    “咦,人呢?“

    他爹心中奇怪,知道这下遇到高人了,能眨眼间就消失在眼前,这招可不是他平日里玩的障眼法。

    “这位道友别走啊,遇见便是缘。”

    “犬子东方墨骨骼精奇,可谓百世不遇之修炼奇才,实乃衣钵传承首选之人。“

    “就算不传承你的衣钵,你拿回去当看门童子,扫地做饭洗衣裳也赚呀。“

    东方墨他爹四处张望,想要找到那老道士,可哪里还有那老道士的身影。

    “跑得真快。“

    张吼了一阵,却始终不见那老道士的身影,不由得暗骂一句自己狗眼看人低,但他却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东方墨脸上那依旧震撼的神色。

    这件事对东方墨来说,印象极为深刻,所以那老道士说的话他记得清清楚楚。

    再说回来,这些字单单理解的话,自然是不成问题,不过想要做到可并不容易,单说东方墨之前试过不下千次,别说什么灵息,就连那所谓的气感都找不到,就更别谈什么顺奇经八脉了,这也是他有理由相信这东西是他爹在哪儿顺来的。

    但如果他猜测不错,这些发光的都是灵石的话,想来这里便是一个绝佳的修炼场所,说不定他能够感觉到那气感的存在。

    可一个时辰过去了……

    两个时辰过去了……

    三个时辰过去了……

    是直至数个时辰之后,东方墨的耐心早以被磨透。

    “我**大爷!”

    顺手就将手中两块石头扔了出去,打在石壁上而后掉入水中发出两声扑通的落水声。

    东方墨有种极为抓狂的感觉,这些年来他梦寐以求的想找到一个世外高人,不求拜师学艺,只求高人能顺手指点一二,那么他就可踏入修行的门槛,可高人哪里那么好遇见,靠着自己摸索,如今连个火门都摸不到。

    “不行,两块不行,就四块,四块不行就八块,老子偏偏不信邪。”

    说着东方墨就动手不断取下周遭发亮的石头,将那些石头铺了一层在冰上,更将四面摞起来,把自己围在其中,他的手中各自拿着两块不说,甚至夸张地嘴里也含了一块。

    “再来!”

    东方墨一咬牙,再次盘膝入定,抛开杂念,努力感悟所谓的气感。

    不知过去了多久,东方墨不知道是否是太累的缘故,感觉自己久而久之居然陷入了昏昏欲睡的境地,在冥冥之中,他好像做了一个梦,梦到了自己身在一个广袤的白色空间,无边无垠更是没有任何事物。

    在他的周围,有无数的白雾,他吸入一口之后,感觉异常的舒畅,忍不住还要去吸第二口,就这样,他不断地吸收着周围的白雾,自己的灵魂都陶醉在其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东方墨终一直沉浸在这种舒爽的感觉到中,尤为的满足。

    但好景不长,只是下一刻,东方墨陡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地动山摇一般的晃动,美梦立刻醒转了过来。

    入眼一看,原来是这暗河到了拐弯的地方,东方墨所在的浮冰撞在了石壁之上,这才如梦初醒。

    张开双眼,-东方墨忍不住就要骂娘,不过刚要开口,却猛然间顿住了。

    “这是……”

    <a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