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发现了。”餐馆的后巷,停着一辆灰色的奔驰商务车,坐在后厢的丁文纨手里拿着一个高倍望远镜,准确地捕捉到了从那里突然闪出来的几个身影,除了一个华人面孔,其他的居然全都是黑人,这个发现让车上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沉默当中。

    怎么回事?这个突如其来的状况根本同他们的预计相去甚远,原本还以为他们要保护的人陷入了和当地黑人的冲突中,可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她身边的男子回过头,对着后面的手下吩咐道。

    “有没有办法黑进这家餐馆的监控系统,看一看他们在里头做了什么?”

    “没问题。”一个手下答应一声,马上在笔记本电脑上操作起来,不一会儿,屏幕上就显示出了餐馆内部的画面。

    很显然,目标和那些黑人是认识的,他们同桌吃饭,笑语盈盈,而且还异常地警惕,能发现自己手下的跟踪并不稀奇,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他倒底想要做什么,为什么会是一群黑人?

    在目前美国国内的局势下,这样的场景是很不寻常的,上级领导的命令不容怀疑,他们的人手也不足以去探知真相,更何况,如果对方在实施一个秘密的计划,可能就会因为他们的这种好奇而功亏一篑。

    “这几个黑人,没有进入我们的监控名单。”手下的消息进一步证实了这种猜想,男子马上就有了决定。

    “取消跟踪,改为远程监控,让他们全都上二号车。08,你的组负责远程支援,09、00你们两个组检查装备,确保有足够的截击火力,01......”男子看丁文纨。

    “请指示。”她毫不犹豫地答道。

    “你带人准备接应,会用枪吗?”见她头,男子将一支不大的手枪交到她的手上,丁文纨熟练地卸下弹匣,检查了一下子弹容量,又快速地装了上去,简单测试了一下准星,看完她的动作,男子就放心了。

    “所有人都注意,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除非目标受到威胁,你们一旦陷入危险当中,必须要当机立断,记住一,国家不会承认类似的行动,你们的公开身份只能是地下武装。”

    丁文纨默默地听着他的话,她是第一次参与这样的行动,紧张是难免的,看着同事们平静的面容,她的心也不知不觉放松下来,那把手枪被她收进了手包里,如果情况危急到需要再次拿出来的时候,很可能就是自己生命的终结,而且不会有什么风光的大葬,她的家人可能会在很长的时间,都不知道这一切,唯一让她心安的是,有这么多的同志在一起,她并不孤单。

    转过一个街口,刘禹和奥马就分了手,他要去的地方不在这个区,上了一辆出租区,他用华夏化的英语向司机报了一个地名,直到司机连连作手势表示ok了,才拿出手机,一看上面的显示,赶紧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媳妇儿,刚才在大街上没有听到,你在医院里吗?”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手机里传来苏微略显焦急的声音。

    “我刚到这里,正准备上楼,韩晓芸和你联系了吗,为什么我打不通她的电话,也找不到人?”

    “什么?”刘禹心里一紧:“韩晓芸没有和你在一起?”

    苏微将事情简单了一遍,刘禹听心一下子就凉了,一股冷意‘嗖嗖’地从脚底一直升上来,韩晓芸还是失踪了!他不由分挂掉了电话,连续拨打了好几个,都是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信息,没有任何侥幸了,她一定是落入了那个人之手。

    刘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分析事情的经过,现在是白天,苏微和她出去并不是计划内的,那帮人应该不是跟踪,更何况,根据咖啡厅里的侍应所,她在走之前是接到一个电话的,什么样的人,能用电话将她约出去?刘禹的脑海里浮现出那张妖媚的脸,一定是这个卫兰!

    接下来,他们会带她到哪儿去,倒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了,根据他的记忆,那艘装载着被绑架女孩的船已经到了纽约港,他们只需要找到那条船,就能找到失踪者,唯一的前提就是要快,因为对方如此迫不及待,很可能是要马上出海。

    想通了这一层,他的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绝不能让她出事,让她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遭受到那种惨无人道的对待,否则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出租车沿着纽约河一路疾行,直到前面出现了一座雄伟的大桥,按照他的吩咐,出租车停在了桥头大约三百米左右的地方,刘禹一下车就看到了站在河岸边的云老大。

    “出了什么事?为什么杰西卡她找不到你,要给我打电话?”云老大的话让他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这是韩晓芸的英文名字。

    “晓芸给你打的电话了些什么?”为了不表现出异状,他不得不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很平静。

    “她丽萨有急事找她,来不及向你们两个告假了,地是75街的一家百货商场。”云老大将电话内容了出来,他虽然有些疑惑,但并没有想太多,因为丽萨也是他认识的,知道两人是室友。

    “这家商场,离纽约港有多远?”

    刘禹的问题让云老大略想了一下,有些摸不着头脑地回答了一句:“那个商场我去过,就在纽约港的附近,不过超过两个路口。”

    “从那个商场,到郎格尼医疗中心,坐出租车的话,要多久?”

    “这个?”云老大看了一眼街上的车流:“坐地铁的话包括进站出站大约五十分钟左右,如果是出租车就不好了,也许不堵车,大概会在四十分钟左右,如果一旦堵车,一个时都打不住。”

    照他的推测,刘禹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据苏微,韩晓芸在她出来之前就走了,那时候大概是一个时的样子,而自己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才刚到医疗中心,这中间步行的话大概需要十分钟,再加上刚刚和云老大耽误的时间,韩晓芸失踪最多也就一个半时,绑架者控制住她,再加上运出去的时间,不会超过二十分钟,他还有机会。

    “老大,有一件事,我想要拜托你,能不能找一个倾向性比较中立的记者,不论是电视台还是报纸的都行,你可以和对方,马上会有一桩暴力事件在纽约上演,一方是黑人,另一方是华人,这可是独家。”

    刘禹的话让云老大惊得张大了嘴,他被对方约出来的时候,根本没想到会是样的事,可看对方一脸的严肃,又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认真地想了一下。

    “纽约时报有个记者,一直很同情华人的遭遇,如果去找她,可能会有用,但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就赶紧去找她,事情有些复杂,一时半会儿不清楚,我现在赶时间,等你约好了,马上给我打电话,我告诉你地址,这件事非常重要,相信我,赶紧去。”

    没等云老大接口,刘禹就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在车子发动的一瞬间,云老大很清楚地听到他的是“纽约港码头”,联系两人之前的谈话,他马上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郎格尼医疗中心的十四楼,苏微走出电梯的时候,发现今天的人似乎有多。她从斯科特博士的办公室路过,意外地看到里面的门并没有关上,敲敲门,也没有人回应,正感到有些奇怪,就发现前面弟弟的病房方向,几个护士正将一张病床往外推。

    “你们......做什么?”她赶紧快步走过去,情急之下直接用普通话问了一句,几个护士停下了动作,似乎没有一个人能听懂她的话。

    “姐,他们,要给我做手术,换上一颗心脏。”苏尘听到姐姐的声音,从病床上探出头。

    “真的吗?”苏微一时间似乎不敢相信,这个转折来得太突然了,就感觉刚从地狱里爬出来,前面居然是天堂一般。

    “我来解释吧,你们先将病人推过去。”就在这时,之前同他们一块儿搭飞机来的那位华裔医生拿着一个文件板走了过来,他先是用英语向那些护士吩咐了一句,然后转向苏微的方向,换成了汉语。

    “情况是这样的,从威斯康星州运来的一颗**心脏在四十分钟前送到了这里,当时你不在场,为了病人的利益,斯科特博士决定先做术前准备,他本人将会主刀,所以对手术的结果,你可以放心。”

    “可是,他们之前不是拒绝了捐赠吗?”苏微忍受了差不多一个时的煎熬,这一个时对她来真的如同地狱,现在却告诉她,这一切都不过是幻象,让她怎么接受得了。

    “这正是我接下来要的,你知道的,这样的手术必须要经过直系家属的签字,而斯科特博士已经得到了授权,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华裔医生显然有着同样的疑问。

    “不可能,我弟弟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苏微的话没有完,突然停了下来,脑子里闪现出一丝灵光:“你的意思是,已经有家属签字了,我能看看吗。”

    华裔医生将手里的文件板递给她,苏微接过来,略过那些条款,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在签字栏那里,清晰地写着一行花式的英文,而在英文的中间,则是一个再也明显不过的汉字......于。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