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霸气侧漏的提议简直让尤墨有点兴奋,他也没去管一边已经努力爬起来的隋东谅,大声提醒李建:“你别打通关了哈,给我留点!”

    一旁的翻译惊讶的很,小声问:“他有没有那么厉害哦?”

    严阵已待的李建当时就腿软了一下,没回头,声音有点无奈:“大哥,别逗了,成么?”

    尤墨居然转头和翻译聊起了天,声音很随意:“你看没看这个头,这可是我们主力门将,部队出身的,虽然和特种兵差那么一点,但放翻几个南韩小子还是没问题!”

    翻译总算把吊起的心放了点下来,一脸苦相:“这事儿真不怨我哈......”

    一旁站过来的隋东谅发话了,气息还没喘匀,声音有些不连贯:“不关你事,刚好,在这做个了断!”

    场上,两个大个子的无差别格斗果然和上一局不太一样。

    跆拳道尤其讲究下肢的力量和技巧训练,只以制服对手为目的的击打不再局限于腰部以上的攻击点。李建在成功命中对手两记侧踢后,被对手一个势大力沉的回旋踢蹬在大腿上,连退了五六步都没站稳,仰躺在地。

    嘲笑声迅速响起,哄然一片。

    隋东谅面色铁青,张了张嘴,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只是把拳头死死的握住。

    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后,李建的声音却有股兴奋劲儿,“他么的还挺厉害!”

    尤墨伸了个懒腰:“我可打不了通关,你好歹干掉一个!”

    “我靠,不用你上,看我和谅子的!”李建用拳头在嘴角狠狠的抹了一下,眼睛微微眯起,瞳孔缩小,嘴角居然带了一丝笑容。

    或许就是这份笑容让对方楞了下神吧,李建那粗壮的大腿和小腿肌肉瞬间绷紧,喉咙里沉闷的“哦”了一声,伴随着疾速移动的身体,一起冲进了对手猝不及防的危险区域里。

    “嘭”的一声闷响,伴随着飞扬的血花,南韩队刚才还好好站着的家伙,一秒钟后已经仰躺在地,仿佛失去知觉般一动不动。

    或许全场之中只有尤墨看清楚了他的动作。

    这是高速运动中势大力沉的一记上勾拳,纯粹的偷袭出手,命中了对手的下巴!

    难怪一直在用腿攻击对手了,原来杀招在常年锻炼的上肢力量上!

    “好!”

    尤墨的一声怒吼,仿佛才把全场人的意识给拽了回来。

    李建一击得手,往后退了一步,站稳,声音冰冷:“下一个!”

    ————

    血腥味,是刺激神经的最好东西。

    除了被隋东谅一脚踢下去的那个家伙外,没有人走过去看看仰躺在地的家伙,甚至连转头都欠奉。

    一个个的深吸气,胸膛起伏不定。

    眼睛,更是眨都不眨一下的盯着场上不动如山的那个家伙。仿佛在回味那一击的过程一般,慢慢酝酿着情绪。

    隋东谅有些按捺不住,正欲张口,尤墨抬了抬手,在他面前晃了一下,声音也是冷冷的:“气势正盛着,你上去干嘛!”

    隋东谅明显不太适应他用这种口气和自己说话,转头看了一眼,从那双细长的眸子里感受到一些和平时不一样的东西,楞了一下,没说话,继续盯着场上。

    左右扫了一眼,南韩队守门员的目光锁定在一个个子不高,粗壮有余的家伙身上,点点头后,这个家伙用略显笨拙的动作一跃而起,跳进场地中间。

    对峙,从眼神开始,却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从眼神结束!

    矮胖子忽然把眼睛闭上,一矮身一脚侧旋踢奇快无比的扫了过来!

    李建真没想到这看着笨重的家伙会有如此灵巧的身手,抬腿硬接后,忍住剧痛,欺对手双眼未睁之即,手立成刀砍往脖颈。

    不料对手像是早有所觉般伸臂一挡,眼睛猛然睁开,口中一声怒喝,踩实在地的支撑脚原地一个上踢!

    一招被动,招招被动,伸臂硬挨住这脚猛踢后,李建的身体控制不住的向后仰去!

    矮胖子得势不饶人,刚落地的脚转成支撑,另一条腿高高抬起,一记下踢命中李建胸口,一声闷响后,一站,一躺。

    如此漂亮的连环踢连尤墨都忍不住在心里喝了一声彩,更别说憋着口恶气的南韩家伙们了。

    隋东谅紧紧咬住下嘴唇,在满场呐喊声中小跑过去扶起了李建。连遭重击的家伙多亏一身块头不小的肌肉了,勉强睁开眼睛,声音有些虚弱:“没,没事,歇会,歇会就好。”

    尤墨转头看了一眼,点点头,送了个微笑过来。“谅子,下一个你上,这个交给我。”

    声音稀松平常,像是拉家长一般随意。

    隋东谅虽然之前鲁莽有余,但在此时,真正见识了对手那快若闪电般的身手后,已经收下了那股傲气,点点头,很奇怪自己为什么如此平静。

    或许,是实力吧。

    打架,和比赛一样,是要靠实力说话的。

    他能这般平静的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大概,真的有比自己强大的多的实力吧!

    ————

    场上,依然很快的结束了对峙。

    速度,力量,技巧,矮胖子都堪称上陈,唯一的弱点,需要放大一点,才能看的清楚。

    两个人,在5乘5米的狭小空间内,兔起鹘落,在周围一浪高过一浪的呐喊声中,动作越来越快,渐渐的,在不够亮堂的灯光下模糊成一片残影了。

    约莫过了两分钟吧,在双方都没有对对方造成稍重一点打击的时候,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实力相当,难解难分的时候,矮胖子被一击迅疾无比的肘击砸中了面颊,一声闷响后,轰然倒地!

    尤墨不停的深呼吸,站稳了,依然是送了个微笑过来,声音因为略有些喘而不太顺畅。

    “果然,耐力不行!”

    南韩的家伙们听不懂他的话,惊疑不定的相互对视几眼后,有些犹豫了。

    缓过气来但仍然浑身虚弱无力的李建,和心跳一路加快,快蹦出胸膛的隋东谅一起,目瞪口呆着,好一会,说不出话来。

    两人也算练家子,习武都是五年有余,虽然不是正规传统途径,但部队尚武的风气在那,平时相互间的切磋也是不少。

    越是内行,越觉得不可思议!

    那个矮胖子,不费吹灰之力,十秒内放倒已算格斗高手的李建,面对这样的对手,换个人的话,可能还没上场腿就软了。

    结果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能这么快发现他的弱点所在,更不可思议的是,竟然完全能跟上他的速度,最后那一下肘击浑然天成,像是泰拳,但更像是随心所欲的出招制敌!

    真是个深不可测的家伙!

    李建居然笑了,声音还是有些发软:“谅子,小心呐,这些家伙都挺厉害。”

    隋东谅还没回过神来呢,尤墨已经走了过来,蹲下:“谅子上吧,我歇会。”

    一股豪气从心底窜了出来,隋东谅大吼一声,跳起身来:“看我的!”

    无兄弟,不打架!

    ————

    南韩队压阵选手犹豫了一下,看着对面换人了,打定了主意,手一挥,旁边一个瘦高个出列了。

    如果是以前的隋东谅的话,肯定会满心的不服气,直接叫板最终boss是他最有可能在这种情况下的选择。

    但现在,不一样了!

    还是那句老话:低调,只是因为认识到了实力差距而已。

    或许,这只是一场比赛,复仇,那只是获胜者的奖励罢了!

    放平心态的隋东谅,静静的对峙着,打量着对手。

    既然是比赛,不了解对手那可就有点抓瞎了。

    瘦高个一般重心偏高,下盘不稳是其常见弱点。但相反,习武之人往往会因势力导,将计就计的引*诱对手来攻自己下三路。

    这家伙一脸沉着冷静,对峙了好一会依然毫无惊慌之态,这说明格斗经验肯定不少,那自己为何不也来个将计就计?!

    隋东谅只觉心中一阵轻松,脑海中,许多念头像是从瓶颈中突围而出般,变得一片清明,毫无杂念!

    旁边的李建一脸的惊讶,实在是这么沉的住气的隋东谅以前可真没见着过。

    更让他惊讶的还在后面!

    隋东谅起手并不快,目标也很明确,矮身侧踢,目标是对方小腿。瘦高个脸现得意之色,轻松跃起就势一记空踢。

    却不料隋东谅踢出去一半竟然顺势踩实地面,双手抬起一搭,刚好迎上对方踢至一半的右腿,全身力量使出往前一抡!

    全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两个人,完全像是编排好动作一般,流畅无比的表演了下来!

    如果不是瘦高个货真价实的在地方翻滚了好几圈,最后结结实实撞在墙上的话,所有人都要怀疑他是不是配合着演戏了!

    就连尤墨,都忍不住叫唤了一句:“谅子,深藏不露啊!”

    隋东谅转头,微微一笑,点点头:“下个我继续吧,这个没耗体力。”

    李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隋东谅,还是自己认识五年多的那个桀骜不逊的家伙吗?!

    刚才赢的确实是漂亮,但很明显是战术运用得当,心理素质过硬的结果。只能说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沉的住气,还能不去想着复仇的事情,这个隋东谅已经成长不少了。

    结果刚才那微微一笑,满是商量的口气,简直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难道,是因为认识了旁边这个家伙,才知道了实力上的差距,才算看清楚自己努力的方向了?

    那真是,打上一架也值得了!

    不过,比赛临近了,还是要小心为是呐!

    但愿,他们心里都还记得,世少赛只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

    李建试着深呼吸了一下,感觉已经好多了,身体虽然感觉不到力气,但精神已然恢复不少,“谅子加油!下来我请你吃饭!”

    “让你费心这么久了,该我请你们才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