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问的尤大胆都有点楞了下神,不过看着对方那一脸戏谑的笑容后,又释然了,侃侃而谈:“影响呢,肯定是有,毕竟人都有个对比心理,人有我没的话难免心里痒痒。但这事呢,有好有坏,看你怎么对待了!”

    稍一停顿,看着对方直点头的神情后,继续接着说:“我们队上这些家伙,天赋没得说,一个个也都挺努力勤奋的,运气呢也算不错,只要保持下去,出名得利都是早晚的事情。到时候围着转的,图名图利的人肯定不在少。但人吧,就怕穷惯之后乍富,一堆人一追捧,很容易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而且,在那种情况下,还想找个相互都能真心对待的相处对象,就太难了。”

    这话说的一桌子十多个老老少少都有些发呆了,在理是挺在理,但从你这么大的家伙口中说出来,怎么感觉那么违和呢?

    阎事铎却没这么看,满脸笑意的开口:“不错,说的好!”

    说罢,等待马上响起的掌声停歇后,语气更是饶有兴趣:“那你说说看,怎么样算是正确对待呢?”

    这种程度的考题尤墨不假思索就能拿下了,声音清晰明快:“运动员能到达国家队层次的,脑袋都聪明着,自制能力也都不差。目前这个阶段,毕竟还没出成绩,自己的理想抱负八字还没一撇,不会有哪个鬼迷心窍的家伙说:‘我不踢球了,我追女娃去!’。而且交往也不代表将来肯定能在一起,再加上聚少离多的现实状况的话,对训练比赛的影响真的很小。”

    阎大佬听出话中深意,继续引领:“嗯,有点道理,那好处呢?”

    这话问的一边很有些紧张的江晓兰都睁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生怕落下一个字来。

    “好处嘛,当然是从一起奋斗,一起为将来努力的成长过程中,收获更顽强的意志,更坚定的信念了!”

    声音不大,仔细听来还有股懒洋洋的味儿,但掌声,却毫不犹豫的响了起来。

    阎事铎笑得合不拢嘴,好容易等到掌声停下来,手抚这娃脑袋:“有意思,真有意思,有空咱们好好聊聊!”

    尤墨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谢过,补充:“这事吧,当然讲个缘分,现在没有的话也不用着急,将来好的多的是!”

    能让这家伙有点不好意思,阎大佬居然有些得意:“我看你挺着急的,别人家长知道不?”

    尤墨简直挠头,这家伙真是为老不尊呐,只能老老实实的在众人目光中回答:“家长是我们省队的领队,早知道了!”

    这下轮到江晓兰不好意思了,但起码的礼议还是懂的,站起来,红着脸端起酒杯,声音小的不像话:“我叫江晓兰,谢谢您的指教了!”

    一直满脸笑容的阎事铎,却一本正经起来,手一抬制止了江晓兰独自举杯的举动,“我这酒还没倒上呢,别急,还是老样子,坐下我才喝!”

    这种状况尤墨当然要掺和一下了,看着阎大佬的酒杯被旁边人满上之后,和江晓兰一起举起:“天府之国是个好地方,希望您以后经常过来玩!”

    阎事铎表情略显严肃,对着尤墨点点头后,转头看了眼江姑娘,“这小子不简单,你可得看好了!”

    看着有些惶恐不安的江姑娘,尤墨简直头大,这家伙真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儿,还没来及说话,阎大佬脸上笑容又活泛起来,酒杯端起,一一碰过,“川妹子确实灵秀,你小子好福气呐!”

    一饮而尽后,挥手和在座诸人作别,走了一截了,还有声音传来:“年少有为,敢做敢为,不错,确实不错!”

    ————

    宴会结束,看看时间也马上八点了。

    心情放松下来的江晓兰顿时觉得的有点乏,实在是今天这一下午一晚上的经历有点多,得花时间好好消化一下才行。声音也有些懒懒的:“晚上你们要查房,送我上车你就回吧!”

    尤墨可是在电话里说过要送她回去的,此时果断跑去找领队商量。

    之前在酒桌上,薛明看的很清楚,这小子很明显受阎大佬赏识着。这会心里不爽也得压住了,于是手一挥,叮嘱两句做罢。

    尤墨也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点头谢过,领着江姑娘出门。

    江晓兰轻轻挽住他的臂弯,捂嘴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正在专注于打车工程的家伙察觉到了,有点心疼:“累坏了吧,今天。”

    江姑娘轻轻“嗯”了一声,把脑袋靠在这娃肩膀上,声音都有点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很没用呢。”

    尤墨动动胳膊,碰了碰不该碰的地方,“说什么呐,这么有用的!”

    江姑娘稍微反抗了下,放弃了,嘴撅撅着:“人家没跟你闹着玩,说的真心话。”

    尤墨没好意思继续吃豆腐,看着不远处有出租车停下,忙牵着江姑娘走过去。

    上了车,江姑娘依然恹恹的,直往尤墨身上倒。

    这娃把她的脑袋放在腿上,轻轻抚摸着小耳垂,埋着头,凑近了小声:“你又没经历过这些,更没和这些人打过交道,有点不适应多正常的。”

    江晓兰把眼睛闭上,仔细的感受着只属于两人的私密时光,声音稍微有了点精神:“我想帮你做点什么,结果却发现什么也帮不了。”

    尤墨忍不住在她光滑嫩白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现在不用啊,好好读书就是了。我不在身边的日子,把自己和江伯伯照顾好,还有多余的时间,就继续写东西呗。”

    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的江姑娘觉得精神好些了,伸胳膊抱住他的腰,喃喃的:“你记性还挺好呢,竟然还记的这些。”

    这份亲呢的依赖感觉,尤墨也有点舍不得:“怎么办,不想去岛国和巴西了。”

    江晓兰扑哧一下笑出声来,睫毛带着眼皮在跳舞,声音也变得调皮:“就会逗人家,不过,心情好些了呢。”

    尤墨放下心来,不说话了。

    才16岁的姑娘,又是一直在缺乏亲情和母爱的环境中长大,真有点担心她会自怨自艾,或者思念成疾呢。

    ————

    过山车般的一天终于要结束了,李建长呼了口气,准备冼漱。

    即使当英雄,也没人愿意当个悲剧型的。自己还算运气不错,一来没坏兄弟情分,二来反而因此结识了一批值得信赖的家伙们,三来嘛,当然是虽然自己犯错,但并没有因此酿成大祸了!

    之前在队上的状况其实挺闹心的,就因为平时的作风习惯和其他人不一样,就被隐隐的隔离了。兄弟几个是来好好踢球为部队争光,为自己搏一份前程的,真没有一点点搞个小团体争权夺势的念头。

    就算谅子暂时有点心高气傲,有些喜欢单干,但这并不代表兄弟几个都是这样。

    但又没办法,第一印象一旦建立起来,再想改变就不太容易了。自己几次都想找教练或者队长什么的交流一下的,却苦于无从开口。

    原本以为欠人这么一个大人情会很不舒服,结果没想到那个家伙竟然用这么轻松的一种方式把尴尬化为无形,把交流的平台搭起,把彼此的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不少。

    看来,想成为这支球队不可或缺的一环,还得向他学习和靠拢啊!

    现在唯一不太放心的,就是这个从罚下场到现在一直没说过话的家伙了。

    教练从头到尾都没说他什么,甚至在晚上吃饭的时候,都没人有意无意的在他面前说起下午那张红牌。

    这种氛围,真的让人心里踏实!

    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那张红牌对他的打击有多大。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报仇未成反而被咬一口后直接踢出局,甚至差点因此成为队伍输球的罪人。这种从云端直坠地面的感觉真是很难想象。

    原来,英雄和罪人,只有一步之遥!

    但愿,他能尽快走出来吧!

    仿佛是看出来李建的目光中饱含的希望了,隋东谅张开了嘴,目光马上开始游离着,声音无比艰涩:“大,大建,对,对不住!”

    李建在心里笑了一下,面部表情却很平淡,点点头:“说这些干嘛,洗洗睡吧,不早了。”

    “不,我明白的,你那会走神完全是因为我,要不是我一时冲动的话,你也不会太过自责而走神!也不至于那么简单的球也会脱手!”隋东谅的脸瞬间涨红了,声音急促,仿佛说慢了难以表达心中的迫切一般。

    李建的脸上,挂上了淡淡的笑容,心里,像推开了一扇窗户一般,透亮起来,走过来,边说边比划,“事情有时候就这样,你越想做好它,往往越适得其反。对手也是一样,越想打败他,就越容易上了他们的当。以前教官不是经常和我们说起来吗,对敌人,要从战略上藐视,从战术上重视。”

    隋东谅猛然楞住,原本憋的脸红脖子粗想表达什么的神情,一下子就定格在双目失神,嘴巴张大的状态了。

    李建在空中比划的右手,轻轻的落在了他的肩膀上,却没继续说什么。

    是啊,那么聪明的家伙,强调过那么多次的理念,怎么可能还用自己废话多说呢?

    甚至刚才自己不说,这家伙也会想起来吧。

    不过,愿意和自己交流了,也算是开了一个好头。

    “是啊,我刚好弄反了。战略上高度重视,战术上完全无视。这可真是,够蠢的!”隋东谅拳头握紧,狠狠的敲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李建稍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过来,发现一张皱紧眉头的脸上还有着苦笑满满的嘴角,于是释然了。“谁能不犯错呢,而且,现在犯错,总比以后,总比关键的比赛犯错更好些嘛!”

    空气中的气氛,终于回到了平时一样,甚至,比平时还要热烈一些了。

    隋东谅刚刚张开嘴,却被急促响起的电话铃声给阻止了。

    九点半了,会是谁呢?!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