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争议的胜利,在五分钟后安然而至。

    一直从窗户中看着球场的隋东谅,跑了出来,犹豫着,没有低头,也没有说话,人群中默默的的收拾东西。

    李贴本来打算靠过去说几句的,不过提前长了个心眼的他,拿眼睛先瞄了下尤墨,得到一个摇摇头的表示后,把行动停了下来,过去关心受伤的两个家伙了。

    心中,恍然了。

    胜利者的姿态,去面对犯下大错的队友,说什么都不太合适。

    更何况,是这么个心高气傲,且许下诺言又亲手打破的家伙!

    或许只有时间,能把他的心情慢慢平复过来吧。

    毕竟,还年轻。

    毕竟,谁能不犯错?!

    那就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好了。

    光着膀子得意洋洋的家伙,过来搂住张笑瑞肩膀,询问着商一的状况。

    情况却不太乐观,本来就有老伤的踝关节,现在肿的老高,地都不能沾,具体情况还得拍个片子回来才能知晓。

    刚来的及安慰两句商一,光膀子的家伙就被迅速包围了。

    速度最快的当然不是记者,那些家伙哪有运动员跑的快!

    老大出风头,小弟也沾光呐!

    于是,后赶到的,拿着长枪短炮的家伙们,在外围无可奈何的等待着。

    更远处,是一脸纠结的王丹,和咬牙切齿的江晓兰。

    为了方便拍照,尤墨喊人搬了把结实的椅子过来,一跃而上,任凭参观。

    平时训练量就不小,下来依然练功不辍的家伙,现在一身肌肉虽然没有多大块头,但线条感十足。肩膀比同年龄段的家伙们明显要宽一些,两块三角肌圆润顺滑的连接着略微有些紧绷的肱三头肌,在太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小麦色的光泽。

    胸肌的两块大小起伏都挺顺眼,既不张扬,也不平坦。再往下算是最突出的地方了,毕竟是足球运动员,腰腹力量要求是很高的,六块腹肌界限分明,往外支楞着,抢夺地盘般,虎视耽耽的。

    和那些优秀的足球运动员一样,这家伙的pp向上翘的弧度也很明显。下肢的暴发力其实很依赖于发达的臀部肌肉。结实的大腿和小腿肌肉是绷的最紧的,仔细看上去都让人有点担心。

    会不会一使劲把皮肤给绷坏了!

    江姑娘的注意力,终于转回自己要干的事情上了。

    实在是以前没机会这么仔细盯着看过。

    凶神恶煞般的往里挤,实在不行就把江老头的名头拿出来吓唬这帮小子。最后总算被目标发现了,这货一脸大事不妙的表情朝远处嚷嚷:“给我扔件衣服过来!”

    这种状况下江晓兰才不会不给他面子呢,更何况,要提醒的也是姑娘家的心事,旁边多一个人都不行!

    ————

    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尽量提醒自己不去看不去想的王丹就痛苦了,虽然已经不再是少女,但英雄情节哪能没有?!

    更何况,那一身流畅的线条,结实的肌肉,强大的气场,无一不对年轻姑娘有着致命的诱*惑力,唯一遗憾的地方可能就是年龄了。

    要是真小个三四岁的话,自己才不管那些呢,倒追就是了。可这实打实的接近八岁的年龄差,实在让人下不去手啊!

    开明的家庭氛围里长大的知性姐姐,在理智与情感之间挣扎着,徘徊不前。

    直到看着他被一个似曾相识的姑娘挽住胳膊往下走后,战意瞬间爆发了!

    我不好意思下手是为了等他长大,你凭什么?!

    看着年龄肯定比他大,不搞搞破坏对的起自己这段时间的辛苦努力吗?!

    邪火压身的知性姐姐,瞬间找到职业感觉了,快步上前并排行走,胳膊有意无意的紧挨着这娃的另外半边身体,声音甜美:“您好,我是《华西都市报》的体育记者王丹,能给您做个专访吗?”

    之前围观的人太多,尤墨真没注意到神出鬼没的知性姐姐,这会一转头,就见着满面春风中明显不怀好意的眼神了,半边身子瞬间变得麻麻的,声音透着一股凉意:“丹姐,别逗我了,行不?”

    一旁高度重视的江晓兰,眼睛马上定格在两人亲密接触的地方了,也不说话,手上使劲,拧住这娃胳膊持续发力。

    尤墨疼的招架不住,打断一本正经的王大记者的采访词,“丹姐,等会说成么,胳膊要肿了!”

    大实话效果就是好,缺乏经验的江晓兰在这种状况下有点六神无主,手松了呆呆的看过来。

    计谋得逞的知性姐姐也懂见好就收,稍微保持了点距离:“那行,什么时候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吧。”

    还没等说出个所以然来,旁边银铃般的笑声伴随着一片的叽叽喳喳传来:“小帅哥,能一起合影吗?”

    竟然还有小声的:“刚才那个样子多好的,干嘛又穿上衣服!”

    江姑娘大恨,狠狠的瞪了一眼可恶的暴*露狂。

    但她也很清楚,眼前这些明显只是追星而已,自己的主要目标还是刚才那个长相甜美成熟的家伙。悻悻然把胳膊放开,站在一边盯着看,时不时转头看看对面一脸神秘笑容的可怕对手。

    尤墨也是实在没想到,这件衣服脱的效果竟然这么好!

    除了眼前这些花枝招展不时拿眉稍眼角瞄自己的大小姑娘们外,连本来已经老实本分的知性姐姐都这么欲*火焚身的跳出来搞破坏了!

    自己,就这么,一脱成名了?

    哭笑不得的家伙满足了姑娘们的合影签名要求后,回来继续面对两张神情各异的面孔。

    王丹那得意洋洋的声音和表情一模一样,简直让人欲哭无泪:“真不错,这么受小姑娘欢迎!”

    尤墨真不敢留她,生怕再整些幺蛾子出来:“好了丹姐,你说个时间吧,快比赛了,我们最近的训练安排可能会比较少一些。”

    又转头,小声安慰眼睛瞪得圆圆的,恨不得把自己吃了的家伙:“带你去,带你去!”

    已经取得阶段性胜利的知性姐姐眼珠一转,声音依然温柔甜美:“哎呀,我最近可忙,要不等我有时间了给你打电话吧!”

    说完,也不等对方回话,挥手作别了。

    这么个状况让江姑娘很不满意,手一甩,撅着个嘴,脸冷冷的,自顾自往前走。

    尤墨伸出去的手落了个空,赶紧小跑着上前逮住,小鸟依人状把大脑袋放在江姑娘胳膊靠近胸口的地方,“好啦,到时候一定带你去!”

    敏*感部位被人袭击的江姑娘迅速红了脸,赶紧把这坏蛋的脑袋扶起来,把小鸟换成自己,声音依然偏冷:“这还差不多,说来听听吧!‘丹姐’是不是以前那个让你去她家,给你做专访的那个?”

    尤墨有点怀念刚才的弹性,拉长的声音也像是恋恋不舍的:“是啊,知道了还问,干嘛脸红?”

    江晓兰的脸瞬间又红的上了一个档次,红霞把脖子都染红了,转头看看周围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拽着他往前走,声音恨恨的:“小坏蛋,知道还问!刚才她为什么靠你那么近?以前也这样吗?”

    尤墨在心里叫苦不迭,又实在没有理由解释的,只得实话实话:“我说的句句实话啊,你别不信。那家伙大我八岁,而且又知道我有女朋友,之前一直好好的保持着距离,今天见着你了,可能是心里不服气吧,就突然想跳出来搞破坏了。”

    这么个状况实在是合情不合理,江晓兰歪着脑袋想了想,也没想个所以然出来,声音到是没那么冷了:“知道自己哪儿错了吗?”

    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追问:“那她有没有说过喜欢你?”

    尤墨一阵头大,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嗯嗯,好媳妇,我错了,不应该脱衣服的,都给人看光了还有什么留给我媳妇嘛!以后肯定不会了,打死都不脱了!”

    江姑娘心细,对这个保证还算满意,纠正:“也不是不能脱衣服庆祝,高兴嘛,而且你把衣服扔向看台可把那些人高兴坏了。以后再脱的话记得里面穿个背心什么的,记住没有?”

    尤墨一脸惶恐,认罪态度良好:“记住了,以后一定不忘!”

    江姑娘挽着这家伙往更衣室走,眼看快到地方了还不见第二个回答出来,不由得奇怪的抬头望过来,“有没有说过?”

    其实都这个表情了,不说心里也是知道答案的。江姑娘轻轻咬住下嘴唇,看着这家伙。

    尤墨居然有点脸红,声音也不自然:“说老是梦见我,算不算喜欢?”

    这答案有点出乎意料,江晓兰明显的楞了一下,嘴里念叨了两声:“梦里,老是,梦里!”

    尤墨赶紧表态:“我当时可是和她说的很清楚,就是当个好朋友的关系来相处的!”

    江姑娘轻轻叹了口气,声音也是轻轻的:“你进去拿东西吧,我在这等你。”

    更衣室里其实已经没人了,尤墨点点头进去后,空旷的房间里马上有声音在回响:“进来吧,都没人了。”

    江姑娘的神情总算正常些了,不过声音还是有点提不起精神来,像是午睡刚醒般懒散:“怎么办呢?你那么受欢迎的,让我怎么办才好?”

    尤墨反而乐起来了,三两下收拾好东西,嘿嘿笑着走过来,把江姑娘用力搂在怀里:“这才哪跟哪嘛,就担心成这样了!”

    这答案姑娘家可不满意,用力挣扎:“坏蛋,放开我!”

    尤墨伸脚把更衣室的门关上,声音很是得意:“不放,现在就成亲!”

    江姑娘红晕未退的脸上顿时就霞烧云鬓了,恨恨的使劲却没有挣脱,于是一口咬在这坏蛋的胳膊上。

    尤墨龇牙咧嘴的把胳膊绷紧,好一会,才在江姑娘的满意的目光中查看效果。

    果然,两排12个牙印清清楚楚的。

    江晓兰总算心情放松些了,伸手搂紧,“下次就不是咬这里了!”

    尤墨简直吓一跳,却没敢问江姑娘下次准备咬哪里,赶紧转移注意力:“好啦,快亲一个我们回吧,一会外面门锁上了可麻烦!”

    江姑娘稍显紧张的四下望了一眼,迅速的把眼睛闭上,头抬起来,小嘴微微张着。

    一副任君品尝模样的家伙,却在坏蛋的舌头伸进来的时候用牙齿轻轻咬住,眼睛睁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看着一脸紧张的反应后,才总算放松了身体和心情,投入到未尽的事业中去。

    哼哼!

    知道厉害了没有?!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