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素质不佳的老毛病又犯了,一有打赏就睡不好觉!嗯嗯,没有也睡不好。好了,玩笑开完还是要感谢一下大家的长期支持,祝,愉快的心情伴您一整天!

    足球比赛的神奇性又一次挑*逗着对手那脆弱的神经。

    又是他?

    怎么又是他?

    每次都是他吗?!

    竟然在全场疯狂的呐喊声中远远的朝着对手的教练席怒吼,这是在挑衅?!

    南韩队的怒火,明显的燃了起来。

    李贴看的真切,但没有说什么,只是在隋东谅跑回来的时候和他击掌庆祝了一下,点了点头。

    说什么呢?

    人又没冲到对手面前吼,隔那么老远,吼的内容对手肯定也听不懂。

    而且,“来呀,你们再来呀,有种的来呀!”这些话明显也是心中郁闷的发泄而已,这都要提醒的话也太过了点。

    包括知根知底的李建,都没有说什么,远远的喊了一嗓子:“谅子,好样的!”之后,也没了下文。

    其它人,就更不会说什么了。

    只有教练席上跳起来,双手拳头握紧做了个下压动作的朱广护,在看清楚之后,一脸苦笑的摇了摇头。

    解气,但不理智。

    就像上一场最后那个没进的点球一样,激起对手的怒火的同时,给自己也提高了难度。

    也罢,年轻人失了这股锐气也就没意思了。心计这种东西,慢慢学也不迟!

    南韩队的主教练,出人意料的,居然满脸微笑的面对着,那个朝自己发泄怒火的少年。

    笑容很真诚,嘴角上扬,眼睛眯眯着,只是,很久都没有眨一下。

    隋东谅的仇恨目标明显不是他,但周围的家伙位置太散乱,没有办法把声音和情绪完整的表达出来,所以,才特意挑选了对方的头头出来,表示一下。

    炮打司令部?

    这么个奇怪的念头在他看清楚对方的反应后,反而清晰起来了。

    不在乎是吧,那就来呀!

    不过作为目前的胜利者,过于盛气凌人那不是自己想要的风格,继续在场面和比分上教训你们才是最好的方式。

    让你们明白,惹火我的下场!

    ————

    可惜,被惹火的对手,却并没有把怒火发向肇事者。

    反而把原本不是很坚定的信念,变得牢固起来!

    原来不太有的宝贵机会,在众志成城的寻找下,觅得良机了!

    比赛第42分钟,动作越来越大的南韩队,在付出了三张黄牌的代价后,由两名队员合作,一人负责冲撞对手,一人脚下放铲,送卢伟下场。

    伤势不重,踝关节轻微扭伤而已。

    甚至在简单处理后,卢伟自觉还能继续比赛。

    也不是上一次受伤的地方,也没有上一次受伤那么惊心动魄,甚至,场上队员都有预感。

    而且,尤墨不止一次的提醒过,找裁判投诉过,努力的拉仇恨过。

    但没有用,对手用一种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态度,就认准了一个目标,不断的尝试!

    就像那些脚下技术出色的家伙经常受到的待遇一般,冲撞,挤压,放铲,只要看着不像恶意犯规或者危险动作,那就不停的换着尝试。

    卢伟自己也有预感,但这毕竟是万众瞩目下的比赛,一来对手不敢太过火,二来对手一亮杀招自己就往后躲,未免失了士气。

    小心应对就是,粗野的犯规多了,付出代价不说,已方的怒火也会被点燃,下半场的战斗力反而更有保障。

    唯一犹豫不决的,是朱广护。

    他的想法和卢伟一样,但不可避免的,心揪揪起来。

    还没开始信佛的他,心里竟然念起了自己都不太相信的佛祖真言了。

    在卢伟倒地捂住脚踝的时候,肝都颤了一下,忍不住跟着队医一起冲上了场地,仔细的询问过后,才总算放下心来。

    懊悔还是有那么一点的,朱广护直摇头,手放在卢伟肩膀上,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对视了一眼后,点了点头。

    确实没有说的必要。

    你为我拼命,我懂。

    剩下的,看行动!

    ————

    和当事人及主教练的冷静不同,先爆发出怒火的是看台。这种在眼皮子底下进行的暴力行为,这种踢不过就犯规耍赖出阴招的下三滥作风,这种一个人不行几个人一起上的窝囊状况,让他们同仇敌忾的热情空前高涨起来。

    一时间,骂声不断,嘘声刺耳,怒吼不绝。

    而且在接下来的五分钟左右的时间里,一直持续着,只要南韩队一拿球,无论是谁,统统的嘘声伺候!

    国少队,除了仇恨满满,怒气满值的隋东谅,其它人激起的怒火却没有得到对手应有的反应。

    是的,南韩队明显的开始收敛了。

    可能也是军人带出来的球队作风吧,目的达到,马上收手。

    命令一下,令行禁止。

    连朱广护,看着这副场面都有些心生感慨,这种场上控制力,真心值得赞一个!

    却没太注意到,对方场上场下那一个个紧紧皱起的眉头和握紧的拳头。

    中场休息的时候,朱广护还是用了很多时间来点评上半场的表现。

    这也很正常,能让同级别的对手不得不用犯规战术来对付,这种长士气的表现肯定要拿来好好表扬一番的。

    更何况,1:0的场上比分,很小的半场消耗,原定计划中的换人,这一切都显得运转良好。

    但心底隐隐的不安还是有一些的,朱广护的目光扫来扫去,不经意的时候,就在隋东谅身上停留一会。

    不确定因素可能就是这家伙了。

    换下吧,这两场的表现在那摆着呢,不换吧,这愤怒满脸一心复仇的架式,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可能是看出来主教练的犹豫了,李建主动起身,走过来拍了拍隋东谅的肩膀。

    安静的更衣室里,不大的声音变得很清楚,“谅子,稳着点,那帮家伙阴着呢,别上当。”

    隋东谅也注意到朱广护那来回转悠的目光了,点了点头,声音略显沉闷,像是直脾气的家伙在做出不太顺心的决定时候通常会用的语气一般,闷闷的:“知道了!”

    这么一唱一和的举动,就更断了朱广护换人的念头了,甚至再说些什么都没有必要。

    路还长,即使这场犯错,那自己这会说的话,以后也不会忘!

    ————

    下半场比赛还没开始,兴奋的张笑瑞就有点迫不及待了。

    像是下棋一般,逼的对手用盘外损招来对付自己,这种程度的战术运用,让小胖子心生向往的同时,跃跃欲试。

    但随着比赛的进行,失望的情绪渐渐爬上了心头。

    不依不挠的观众当然要把嘘声维持下去,效果也很明显,对手开始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了。

    少年们面对这种情况都有些经验不足,国少队员们或多或少都有些志得意满,过于轻松的的心态下,注意力就不够集中,体能虽然没有多大问题,却都有点兴奋不起来。

    南韩队员们仿佛从上半场那效果明显的犯规战术中收获心得了,下半场一开始,就把比赛弄的支离破碎,动作都不大,却让人心烦不已。

    而且,目标指向明确。

    隋东谅!

    这个唯一的爆点,如果不是还记得中场休息时李建那些提醒的话,说不准已经被点着了。

    比赛有时候就这样,一但节奏被打乱,配合被打散,状态就不太容易找的回来。场面难看的同时,胜负的天平,也变得难以预料。

    不过,这种主动用犯规战术打乱比赛节奏的情况,一般都是身体占优的弱队所经常采用的办法,损人的同时自损。能把同级别的南韩队打到这种地步,其实也算是阶段性的胜利了。

    下半场比赛开始15分钟了,心知肚明的朱广护稳座教练席,继续按兵不动。

    大羽的抱怨远远的传来:“不爽啊,这帮家伙这么胡搞下去,踢的一点意思也没有!”

    李贴还算沉的住气,不过声音也有些沉闷:“他们是故意的,就是想把我们惹火了犯错误!”

    尤墨居然打了个哈欠,声音懒散的不像话,“笑瑞啊,怎么踢?”

    张笑瑞心里“咯噔”“一下,一堆念头一晃而过,却没有一个留下来。

    身上,有冷汗,迅速冒了出来,和额头上的汗珠一起,顺着脸颊滴落下来。

    自己,真的还差的远呐!

    比赛场面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竟然就束手无策停止思考了!

    难道,是等着对手配合自己先前的想法来踢?

    难道,自己只能和他们一样,除了抱怨就是提醒?

    难道,想个办法出来的意识都没有?

    ————

    被动,是张笑瑞性格里最大的敌人,虽然不可能马上克服,但意识到了,马上开始思考了,就算开了个好头。

    但比赛,却在他想出办法前,有变化了。

    隋东谅其实整场比赛都处在过于亢奋的状态中,被复仇的怒火包围的他确实干劲十足,效果也很明显,上下半场数他制造的威胁最多,被对方侵犯的次数也渐渐的超过了不在场的卢伟,稳居场上第一。

    但这个第一,太难忍了!

    要是小胖子张笑瑞那种性格的话,可能就忍完全场了。

    可惜,他不是!

    明显是在考验他的朱广护,又用掉一个换人名额,却依然没有动他。

    但他的心里,已经不在关注这些了。

    只有一个念头在脑子里盘桓:这帮混帐东西,到底想怎样?!

    想考验他的朱广护,也没打算押上这场比赛的胜负,在他的计划里,部队出身的家伙,再不济,也不可能在场上直接动手被罚下去。

    如果看着明显控制不住情绪了,再换不迟。

    可惜,事与愿违。

    比赛第20分钟,又一次被放翻在地的隋东谅,被若无其事般爬起来的对手彻底激怒了,就势起身,用头顶,撞在了对手的下巴上。

    稍微犹豫了一下的裁判,在全场倒吸的冷气中,在南韩队教练马上响起的咆哮声中,在应声倒地翻滚的对手那夸张的表演下,亮出了红牌。

    场上,10打11。

    比赛,可能还有30分钟,或者,一个小时。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