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算是无疾而终。

    尤墨最后迟到了半小时,挨了领队不痛不痒的一通教育之后,彻底翻页了。

    下午的训练,李贴的心里,却没有脸上表情那么轻松。

    躲的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中午溜出去玩这件事情,时间久次数多了早晚要出事,光靠一味劝说警告什么的肯定不管用,拿事实讲道理的话又不能把真相给捅出来。

    十五六的少年娃,满世界都是诱*惑,不合理引导的话太容易犯些错误被抓现行了。

    包括自己,都曾经对两个家伙被抓的那家录像厅有印象,确实是广告文字图片什么的对这些一知半解的家伙们来说,实在太诱人。

    明天就是对南韩的第二场比赛了,打完后,也就一个多星期就要去岛国参加世少赛。据说那边更是繁华无比,处处诱*惑。

    不想点办法的话实在是心里不踏实!

    还有,就是燕子那忽然有些变冷的态度了。

    看到张笑瑞的行为影起了姑娘们那么大的注意力,自己真是有点后悔了。

    太注重眼前,太注意目标,只顾着表现自我,却忘了,只有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东西,往往才打动人心。

    很明显她的注意力被张笑瑞给吸引了,就是不知道两人现在的关系发展的怎么样。

    就这么棋输一着,真不甘心呐!

    自己,还有没有机会了呢?

    ————

    下午训练结束,准备和往常一样加练的尤墨,看着面前两个一脸尴尬的家伙,想笑又觉得不好意思,不笑吧又憋的慌。

    李贴不敢看小胖子那热情中带些纯真的眼神。

    张笑瑞不敢瞧贴子那惶恐中带些失落的神情。

    这事情吧,真的一点都怪不到小胖子头上,人家纯粹是无心之举,偏偏引起了姑娘家的注意力。

    李贴也是心知肚明这一点,尴尬了一下,犹豫了一会,主动开口:“没什么的,笑瑞,大羽那样的,都嚷嚷着公平竞争,更何况我这样的。”

    心存内疚的张笑瑞,听了这话反而坚定起来:“贴子,我本来也没打算找女朋友,她呢也应该就是想和我交个朋友而已,我不会主动约她出来的,最多像个普通朋友一样,打打电话聊聊天什么的。”

    李贴缓缓的摇了摇头,语速很慢,眼神终于不在游离,盯着小胖子眼睛看:“那样是不对的,对你,对她,都不公平。”

    这话说的一边的尤墨都忍不住直竖大拇指,凑近过来,坐下,拍拍两人后背:“公平竞争嘛,贴子说的对,只有这样,将来才不会心存遗憾!”

    张笑瑞却楞住了,眼睛睁大,里面却空无一物,嘴里念叨着:“对她,对她也不公平,不公平吗......”

    李贴一脸严肃:“你不可能指望姑娘家主动约你吧,你要是担心我,担心大羽,那完全没有这个必要。要是因为我们而主动退出的话,不光姑娘家会瞧不起你,我和大羽,也不会感激你,反而心里会像做了亏心事一样良心不安的!”

    这话说的就掷地有声了,张笑瑞也是个聪明家伙,把看事情的角度一转换,就真真的有点心惊肉跳。

    原来,不作为,是大过啊!

    “谢谢了,贴子。”

    ————

    洗完澡,大羽和平常一样,一头钻进孙治黄勇房间,还没张嘴说话,就感受到了些异样气氛。

    实在是平常海吹神侃眉飞色舞的两个家伙,今天约好了似的,一个拿着本书在那写写划划,一个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出神。

    开口的时候,大羽就有点不太自然,声音略带些苦涩:“咋的了哥们些?还能比咱更惨吗?”

    孙治和黄勇对望了一眼,由拿着笔扮斯文的孙治开口答疑:“好着呢,说说你自己嘛,又被人拒绝了?”

    大羽果然疑心不重,长叹口气:“是啊,一天不如一天呐,电话里的声音听不出一点感情,多说一会那边就说不好意思还忙着呢,这啥意思?”

    孙治刚想开口,却瞧见黄勇对着自己摇了摇头,于是把嘴边的话收了回来。

    大羽那希翼的眼神中明显还有小火苗在一闪一闪的,声音有点无奈:“是不是看上别人了,又不太好意思开口?还是在考验咱?”

    黄勇站在窗前,仔细的看了眼大羽的神情,转过头望着窗外,声音淡淡的:“我觉得吧,都有。姑娘家明显现在没看上你,但将来谁知道呢。现在着急着追到手,却在相处一段时间后被别人发现太不成熟了,最后无奈分手。这种状况是不是还不如晚点遇见的好?”

    大羽一楞,嘴角堆起笑容:“不会吧,你们也是?和我一样?”

    孙治欲言又止的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大羽,没那么简单的。”

    还没等一头雾水的大羽问起来,黄勇的声音继续传来了:“可能你陷的深一些吧,心里的火苗怎么也不肯熄灭。我的意思也不是让你放弃,只是觉得你现在把心思都用在讨女娃家开心上了,最后真正在一起的时候,却不能像个男人一样给她想要的生活。”

    大羽仔细的听着,若有所思的点着脑袋,却不见下文了,抬起头奇怪:“说完了?”

    孙治满脸苦笑:“你要是想玩玩而已的话,可以把他的话当耳旁风。”

    大羽听了这话却没像以前一样跳起来玩闹,拍拍自己胸口:“怎么说来着,日久见人心,对吧。我大致听懂你们的意思了,就是说与其现在步步紧逼的让人家表态,还不如努力提高自己的能力,当一个能保护女人的男人,才够资格去追求人家!”

    黄勇回过头来,看着仿佛又燃烧起来的家伙,笑着点点头,“有时候,真羡慕你,没心没肺的,一身都是干劲!”

    孙治起身,伸了个长懒腰,拉长声音:“是啊,明天就是比赛了,南韩那帮家伙真不太好对付呢!”

    ————

    晚上战术会议结束,回房间的时候。

    李贴那副忧心忡忡的表情让朱广护都忍不住开玩笑:“贴子有心事嘛,看上哪个川妹子了?”

    李贴真的楞了一下,才低着头:“没,没有啦。”

    说完,抬头四下看了眼,最后被朱广护那张笑脸给卸下了些许防备心理,靠近了小声说道:“中午老是有人跑出去玩,我担心久了会出啥事情。”

    说完,略有些紧张的看着主教练大人的反应,心跳开始逐渐加快了。

    毕竟相处不久,也不算知根知底,即使有知遇之恩,也没有到无话不说的地步,更何况,也不了解他的喜好什么的。

    朱广护依然是满脸的笑容,点点头:“嗯,你能考虑到这些,很好嘛。那你有什么打算呢?”

    李贴又是一楞,反应过来,大脑开始高速运转,“我觉得吧,应该疏导为主,重在预防,一味的警告和惩罚的话可能效果不会太好!”

    朱广护不大的眼睛里,明显的闪了下光,转头打量了下身边这位其貌不扬的家伙,“嗯,来我房间聊聊。”

    李贴略有些忐忑的心放下了不少,随着朱广护进了房间。

    屋里可能是点了檀香吧,味道有点醒神。桌子上东西太多,看上去就有些凌乱,杂志,书本,录像带,一撂一撂的堆的很高。

    朱广护声音很随意:“坐,等下尝尝我泡的功夫茶。”

    李贴之前也进来过,却没有像这次一样准备聊些比较深入的话题。坐下来却还是有些拘谨,把手放在并拢的膝盖上,专注的看着主教练大人的动作。

    确实很熟练,双手动作快的让人眼花缭乱的,没一会,一小杯飘着热气和清香的黄绿色茶水就递了过来。

    李贴接过来一饮而尽,赞叹了一声,把杯子递还过来。

    “你对每天晚上开这一小时的思想教育课有什么想法吗?”朱广护满脸笑容,看着慢慢放松下来的家伙把坐姿调整了一下,手放在椅背上。

    李贴稍一思索,声音干脆多了:“我觉得有点强人所难了,其实时间并不长,但没有兴趣的话就觉得很难熬,中午也就难免想出去放松一下。”

    朱广护并不点评,继续问:“那你觉得现在这种状况,怎么疏导队员们的不良情绪呢?”

    这个问题确实困扰李贴很久了,中午的事情又加重了症状,语气就有些忧虑:“我觉得吧,我们这么大的年龄,正是好奇心重的时候,自己觉得能管住自己。但真正面临诱*惑的时候却不是那么回事情了。”

    “也就是说?”朱广护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边说边抬起比划的右手,声音里引导的味儿很浓厚。

    李贴深吸了口气,声音并不犹豫:“还是应该让他们多了解一下,社会上那些形形色色的东西,只有知道是怎么回事情了,心思才不会那么重,才不至于被别人几句话或者一些故作神秘的东西所吸引。最后犯些自己事后都觉得的愚蠢的错误出来。”

    说完这些话,李贴自己都楞了一下,看着朱广护那张偏大偏胖的脸上满满的笑意,顿时觉得不可思议起来。

    仿佛是看出来他的想法了一般,朱指导那双不大的眼睛还得意的眨了两下,“是不是觉得这些话没考虑过就脱口而出了,很奇怪?”

    李贴很实称,用力的点点头,“是挺奇怪的!”

    这副一本正经又略带些喜感的脸,让朱广护的笑声爽朗起来:“思考嘛,有些时候一个人静静的想好一些,有些时候几个人一起交流更好些。”

    李贴也仿佛被感染了一般,脸上的笑容有些自信的味道出来:“明白了,多看多听多想,实在不确定或者需要帮助的时候再找人交流,这样子才能最大程度上避免疏漏!”

    朱广护走过来,拍拍李贴肩膀:“不错,有悟性,队长算是半个教练了,坚持下去,养成习惯,慢慢的,层次就不一样了。”

    声音不大,语速偏慢,却有种绕梁三日的错觉出来。

    或许,那些能走入心里的话儿就是这样吧,老是在耳边晃来晃去的,让人品着味儿,难眠。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