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经意的善举往往能收获意外之喜,在这偏冷漠的季节和时代,希望这些故事能带给你们温暖的感觉。多谢支持!

    把李娟送上车,已经八点过好一会才溜回驻地的尤墨一阵心有余悸,小别真是胜新婚,傻姑娘本就好动的性子一闹腾起来就收不住,虽然是擦边球,但打多了真正一不小心就突破防线了。

    这白天泳装秀,晚上天体秀的,估计晚上都睡不好觉!

    侥幸逃过一劫的家伙,运气还真不错,和卢伟随意聊了几句后得知:领队和政工干部忙着接待领导去了,人都不在,难得放羊了。

    这娃心不在焉的应和着,却听见一个让他颇有些意外的消息:贴子和大羽看来都悬了。

    这种事情拿来打发时间真是再好不过了,尤墨饶有兴趣的问了起来:“在后面使劲追的不感兴趣,不声不响往后退的家伙反而引人注意了?”

    卢伟也觉好笑,“是啊,逆反心理嘛,不过看着他领着小娃玩耍,可能勾起了姑娘家的母性吧。”

    尤墨简直刮目相看,赞不绝口:“这招以退为进,迂回蓄势的策略真正用的好!”

    卢伟才不愿苟同,“你先人的,就会损人哈,我可是看的清楚,这是真正的无招胜有招!”

    尤墨一阵神往,喃喃自语:“两个抢的头破血流的家伙,这会可以搂着一起哭了!”

    卢伟略有点惊讶:“贴子嘴角肿了一块原来是大羽干的?”

    “兄弟嘛,不打不相识!”

    ————

    接下来的两天,看着风平浪静,但从几人的神情上还是能看出些许不同来。

    李贴很明显是有所感觉了,经常微微皱起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大羽这种情商趋近于零的家伙都有些大事不妙的感觉了,没事就往孙治黄勇房间钻,一副认真好学的模样。

    孙治和黄勇这两个家伙明显没有他们陷的那么深,依然嘻嘻哈哈的。和姑娘们出去玩了几次,鉴赏能力有所提高,点评起来头头是道的,听的周围的家伙们一脸神往,直有认真拜师的冲动了。

    十五六岁的少年们,正是精力和荷*尔蒙分泌旺盛的时候,之前被打压的午睡事件,也随着领队和政工干部围着领导传的局面渐渐被人淡忘。中午的时候,又开始时不时有人溜出去玩耍了。

    尤墨甚至都跑去怀念了一把儿时的好伙伴——街机。

    体验了一把不午睡直接下午训练的感觉后,却没啥异样的,看来这也是个长期的影响因素。

    和南韩队的比赛安排在周四下午三点钟,一晃已经是周三中午了。

    伸了个懒腰准备午睡的家伙,忽然听见了小声却急促的敲门声。尤墨把门打开,李贴像个受惊的兔子一样闪了进来,回身迅速把门轻轻关上。

    这充满违和感的动作神情让尤墨有所预感,小声问道:“咋了?出啥事情了?”

    李贴虽慌,但还算沉的住气,压低声音:“孙治和黄勇两个家伙,偷跑出去看录像,被逮起来了!”

    尤墨一楞,随口问:“又被领队发现了?”

    李贴深恨自己嘴皮子不溜,只得放缓语速,“不是,据他们说就是个三*级片,可能是有人举报吧,被一队民警给带到附近的派出所里了。他们也慌了神,哪敢打电话给教练领队嘛,就打我这儿来了。我这人生地不熟的,只能来找你想办法了。”

    尤墨直挠头,这种事情吧,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了说,影响太坏,直接留队查看或者送回原队都有可能。小了说,花点钱找找人,神不知鬼不觉的保出来也算天下太平。

    看着李贴急的直挠墙,卢伟却灵机一动:“对了,上次王丹不是拿过来几件球衣找咱们签名的嘛,据说还是个民警队长,都是一个系统的,说不定打个电话就有用。”

    一语点醒梦中人,在李贴眼巴巴的期望下,尤墨东翻西找,总算把上次王丹过来递给他的名片找了出来,“走吧贴子,到地方再打电话。”

    ————

    事情吧,还是和周末的泳装秀挂上钩了。

    两个一直自诩见过世面的家伙,这回才算是真正的饱了一把眼福。但下来之后,不可避免的,身体和脑袋都有些遐想联翩了。

    那一知半解却又充满诱*惑的地方和知识,让这俩懵懂少年很容易就被街边录像厅那充满暧*昧的文字吸引,结果却没想到,钻进去就出不来了。

    或许没进过局子和经常进局子的人都体会不到吧,那种被人推来喝去,被人从昂起下巴的眼皮子底下扫视,被人当成看管对象的那种充满怀疑目光打量,真正的让人六神无主,呼吸不畅了。

    好在民警中也有爱看球的,一不小心哥俩就被人认出来了。

    不过两个惊喜交加的家伙很快就失望了,很明显,在这座城市里,他们这些外来的家伙没有什么值得别人追捧喜爱的地方。相反,和南韩队比赛中,那些让人不满意的地方赛后被媒体们刻意放大了。用意其实很简单,更凸显自家人嘛。但无形之中,做为队友的他们很难让人有好感了。

    再加上不睡午觉跑去录像厅鬼混这种恶劣行为,就更让认出来他们的家伙一脸不屑的直摇头,电话扔到面前,让他们自己找人过来。

    给人希望再亲手打破的感觉确实有点残忍,两个16岁的少年,一路虽有挫折,但大部分时候被表扬和掌声环绕的成长环境,地方上殷切的希望,队友们艳羡的目光,难免让他们有些心高气傲起来。

    就像气球一样,越吹越大,直到最后“嘭”的一声巨响传来。

    一切,都碎了。

    两个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着,拿起了电话却没有拨号出去。

    之前被吓的迷迷糊糊的脑袋,现在高速运转起来了。

    找谁?

    按工作范围,是应该领队负责此事,但上次的那顶“撒谎”的大帽子就是他给结结实实的扣在头上的。现在找他过来的话,刚好拿了自己做典型给领导邀功,死路一条不说,甚至闹的人尽皆知,名声臭不可闻都有可能。

    找主教练吧,虽然不太熟,但看着人还不错,有可能会放自己一马。不过一联想到上次比赛时他就被球迷骂了大半场,下来又被报纸什么的一阵狠批,找过来的话难免会被这些家伙给认出来。万一忍不住再出言讥讽嘲笑的话,自己岂不死的更惨?!

    还能找谁?

    关键时刻,稍有些社会经验的黄勇,脑袋灵光了一把,虽然还是觉得希望很渺茫,但总比等死更好些,“找贴子,看那两个家伙愿不愿意拉咱们一把!”

    孙治那小小的傲娇情绪早已经抛的不知所踪了,大热天的,脸色发青,嘴唇都在发抖:“对,对,他们是本地人,又受欢迎,说不定.......”

    ————

    尤墨也很意外,问清楚地方的对方,竟然要直接过来。

    这娃很是不太好意思:“耽误您工作多不好的。”

    对方的回答干脆的很:“很久没见着真人了,过来看看!”

    眼巴巴看着尤墨的孙治和黄勇,真真切切的体会了一把“人比人,气死人了”,之前横眉冷对自己的家伙们,安静的等他打完电话后,一个个眉开眼笑的,又是握手又是拍肩膀,还连着签了一堆的名。压根没问来干嘛,电话叫的人是谁,一个队长模样的家伙手一挥:“行了,不用笔录了。”

    孙治和黄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转头看看一样惊讶的贴子,最后,只能用膜拜的眼神,看着被人簇拥起来忙活个不停的家伙了。

    竟然可以这样,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竟然都不用说啥干啥,竟然只凭一张脸,就把他们觉得必死的坑,给填上了。

    自觉侥幸生还的的两个家伙,用大热天都还有些发抖的身体和嘴唇,在没人注意的时候,一脸严肃的对着同一个方向,弯腰低头。

    在心底,说了一声:“谢谢了!”

    多余的话确实不用多说,回过神来的李贴瞅了下时间,看看已经两点过了,叮嘱了下尤墨:“三点钟训练,你要来不及的话我帮你请假哈。”

    尤墨点点头,凑近了吩咐:“让他俩自己回去就行了,你去买俩足球,要好一点的,真皮的那种,送过来。”

    一脸恍然的李贴,马上行动起来了。他这会可没什么心思教育这两个家伙,嘱咐他们回去的时候尽量别惊动人就行。

    乐极生悲的道理两个家伙都明白,既然大家都不多说什么,那就看行动好了!

    孙治和黄勇,两个一直以来都有些小骄傲的家伙,这一次,算是真正见识到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这个不显山不露水一脸随和的家伙,背后到底拥有多么可怕的心志和实力,才能在不动声色间做到自己遥不可及的事情。

    回去的路上,孙治一脸的惆怅,长呼了一口气:“我算是看明白了,那些一看上去就聪明机灵的家伙,真不怎么样。”

    黄勇的心里,也没有逃过一劫的狂喜,声音淡淡的:“是啊,真正厉害的家伙,真不会让你一眼就看出来。”

    孙治敏锐的察觉到对方的情绪了,淡淡一笑:“怎么着,事情这么解决了,你好像不太高兴嘛!”

    黄勇叹了口气:“你不也一样!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呢,和人差距那么大。”

    “差距?”孙治握紧拳头,像听着发令枪响一般,原地跳了起来,使劲拍在黄勇肩膀上:“好事情啊,反正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正好可以学习,可以请教,可以较量!”

    可以,这么多可以吗?

    黄勇的脸上,也挂上了淡淡的微笑。

    有目标,近在眼前的目标。

    真的是件幸福的事情呢。

    就像,眼下一级一级的楼梯一样,那么的清晰明确。

    踩结实了,就能拾级而上,直达终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