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已经有女朋友的家伙很是大方,浅水区玩了一会就高坐泳池边上四下打量,任凭姑娘们左拉右劝的就是不下来。

    原因嘛,不会游泳还不愿意学。而且理由相当充分:“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姑娘们拉不动,也就不理他们了,这么热闹的时候真不缺他俩。准备充分的小姑娘还带来个橡皮球,这会水球打起来,玩的是不亦乐乎。

    和姑娘们玩闹了一会,张笑瑞爬到岸上,和尤墨坐在一起,聊起了家长。

    尤墨略感奇怪:“你不是打算行动了么?怎么又往后退了?”

    小胖子挠挠头,嘿嘿笑了两声:“不习惯嘛,慢慢来吧。”

    尤墨望着远处看似四对四,其实四对二的阵形,点点头:“嗯,这竞争也确实够激烈的!”

    话音刚落,背后响起一个稚嫩的声音:“妈妈,我也想学游泳!”

    两人转头望过去,一个五六岁胖乎乎的小娃手里拿着个小游泳圈,正缠着旁边一位三十出头的女子。

    女子略显尴尬的抬头看了他俩一眼,蹲下,“冬冬别闹,妈妈今天不能下水,等一会你阿姨来了教你游泳好不好?”

    名叫冬冬的小家伙明显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声音更腻人:“阿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来,妈妈为什么不能下水嘛?”

    女子红了脸:“不能就是不能,去那边玩水去!”

    张笑瑞起身,走过去蹲下,满脸笑容:“小弟弟,让妈妈在上边看着,我教你游泳好不好?”

    小家伙明显不怕生,居然上下打量了一下,扭头问:“妈妈,他好胖啊,能行吗?”

    女子头痛:“冬冬,怎么说话呢!”转过头,一脸的不好意思:“对不起啊,小孩子家乱讲话。”

    张笑瑞依然笑容满面:“没事的,您要是放心的话,我陪他玩一会吧,刚好这会也闲着呢。”

    女子稍微打量了一下,从小胖子那张秀气中透着一股憨厚的脸上收获了些许信任,点点头:“那真不好意思了,我家这个可淘气!”

    转过头,“冬冬快叫哥哥,听哥哥话,妈妈在上面看着你们玩。”

    小家伙蛮不情愿的走过来,一抬头,看见后面的大脑袋了,顿时高兴:“我要那个哥哥陪我玩!”

    尤墨对这个毛遂自荐的小弟很不感冒:“哥哥我不会游泳呐。”

    女子很生气,拉长了声音:“冬冬,怎么回事情?!”

    小家伙嘟嘟着嘴,转头对着张笑瑞:“知道啦,谢谢哥哥!”

    小胖子脾气真不错,乐呵呵的一把抱起来,转头和女子点头示意了一下,下水去了。

    瞧着人走远了,卢伟都在一边感慨:“这个张笑瑞,脾气可真不错!”

    尤墨轻叹了口气:“是啊,这家伙这么个性格,估计童年不太幸福。”

    “或许,是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吧!”

    玩累了,三三两两凑在一起,或休息,或说话的人们,也渐渐看到了一大一小两个小胖子嘻笑玩闹的情景。

    盯着看了一会的燕子,神情专注中又有些若有所思的味道。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吧,打动人心的最直接方式,往往是,善良。

    ————

    四点半,尤墨挥别恋恋不舍的江姑娘,独自回到了酒店。

    实在是上次看着傻姑娘等他的样子心里有点受不了,还是自己早点回来等她感觉更好一些。

    还没等到李娟过来,尤墨却看到隋东谅和李建一前一后进了酒店。

    走在前面的隋东谅目不斜视,连尤墨的微笑示意都没注意到,一脸怒容的快步往前走。

    后面的李建看的清楚,走近了拍拍尤墨肩膀:“不好意思啊,谅子心情不好。”

    尤墨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不过和他们实在不熟,就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李建犹豫了一下,没挪步子,看着前面隋东谅已经上了电梯,叹了口气:“买东西的时候遇见那帮南韩的家伙了,刚好那天推他的家伙也在。他们说什么也听不太懂,反正看着就不像好话。幸亏我也在,不然可能当场就打起来了!”

    尤墨苦笑着摇了摇头,“嗯,真要打起来可不太好收场的。”

    李建可能也是觉得既然和他们的关系改善不少了,那就不如表现的更积极一些,索性坐在了尤墨旁边,“谅子这个人吧,就是太直了,说话都不带拐弯的,经常得罪人了都不知道,你们多包涵吧。”

    这话说的就很有肚量了,尤墨难得仔细打量了李建几眼,点头微笑:“客气了,大家接触的不深嘛,时间久了就见人心了。”

    交流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相互的几句客气话一说,之前的距离感就拉近很多,李建真有种遇见知心好友的味道,坐在尤墨身边好一通白话。

    直到一脸惊喜的李娟过来拍拍尤墨的大脑袋,两人才意犹未尽的收住话头,挥手作别。

    傻姑娘才没心思了解他和队友的关系呢,一晃接近半个月没见面了,抓紧时间才是正经的。

    五点钟到八点集合前只有三个小时,中间还要吃一顿饭,和江姑娘对比的话,留给两人的时间确实有点少。

    还好,李娟也不是江晓兰那种絮絮叨叨能说上半天,心里话儿像滔滔江水一般连绵不绝主儿。傻姑娘毕竟是运动员出身,不喜欢玩那些虚头巴脑的,既然有竞争,那保持领先直到最后获取胜利才是要紧的。

    至于胜利的内容是和奖励是什么就不重要了,冠军才是心中的追求!

    这一点也是尤墨想灌输给她的,实在是两个姑娘可不能往同一个方向发展,一动一静最好不过。

    好动的傻姑娘不会在吃饭上浪费时间,随便找家馆子填饱肚子后,看看天色还早,不太适合露天亲热,再随便询问了一下,得知电影院也有些远后,果断找家宾馆开了个钟点房。

    尤墨实在是有点缺乏心理准备的,原以为满足了她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后自己就解放了呢,谁知道这家伙竟然不依不挠的还要继续研究。

    不过仔细一想,也就释然了,这家伙已经积攒了半个月的思念,不来点激烈的亲热方式恐怕也很难心满意足。

    想明白了,这娃就一脸平静的打开电视,随意的扫着台,等着洗澡的家伙出来。

    可惜,事情的发展往往事与愿违。

    灵机一动的李娟忽然想起了上次未尽的大业,随便冲洗了几下,酸酸软软的声音就从浴室传来了:“有没有哪个帮我搓一哈后背嘛!”

    尤墨一个激楞,手一抖,差点把电视摇控器给扔了,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来啦!”后,抖抖擞擞的脱了衣服,推门进去。

    这家伙,上次还留了个小内内呢,这次直接了当的裸裎相见,当真要让人把持不住了!

    还好,李娟毕竟是个18不到的大姑娘,关系再到位,羞涩感也少不了。雾汽蒸腾的浴室里,见着尤墨进来后,下意识的护住了上下重要部位。

    尤墨就更不好意思了,不过原因嘛却不是心理上的,实在是盯着看的话自己身体受不了,完全靠自己的意志力来把持最后一道关卡的话,风险太大。

    但李娟这种类型的家伙,属于打蛇随棍上的那种,一瞧见对方不好意思,那本来就偏弱的羞耻感就扔一边去了。

    玩闹起来的家伙,也不顾自己身上随着摇摆晃荡的两个大白兔有多诱人,双腿间已经浓密的小森林多么的引人暇想,就在这狭小的浴室里,让可怜家伙的意志力,濒临在崩溃的边缘上。

    只能求饶了:“娟姐,好好洗澡好不好,受不了了呢!”

    李娟也看出来这娃的窘境了,没再下狠手,反而细心的帮他搓起后背来,居然还埋怨:“平常都是卢伟帮你搓的吧,那家伙也太不认真了,看看,这么多!”

    主动转移注意力的话真是救人于水火之间了,尤墨赶紧接上:“有时候会让他帮忙,大部分时候都是自己动手。我韧带还不错,后背上大部分地方都能够着。”

    认真忙活了一会,冲洗的时候,傻姑娘注意力又开始偏斜,得意洋洋的调调:“干嘛啊,不敢盯着看吗?”

    诱*惑死人不偿命的家伙对自己的一对凶器也很满意,单手握不住,自言自语:“那家伙的多大呢?”

    尤墨随意瞄了一眼就觉得小腹中火上的嗖嗖的,实在是大小形状颜色能把人晃晕在地。“嗯嗯,肯定没你厉害!好了,赶紧擦干净吧。”

    又叮嘱,“小内内穿上吧。”

    果然,李娟撇嘴:“干嘛要穿,回头还得洗,我又没带换的。”

    尤墨声音都有点抖,实在是腹中火苗直往脑门冲,得努力控制着才能正常思维,“嗯,不穿就不穿,把浴巾裹上出去。”

    没玩尽兴的家伙悻悻然把浴巾围好,嘟囔:“两个人一起洗澡挺好玩嘛,可惜时间太赶了。”

    尤墨努力让她转移注意力:“把头发弄干吧,不然以后容易头痛。”

    傻姑娘拉长声音:“知道啦,像个老妈子一样,就会操心!”

    尤墨三两下把浴巾围上,也拽了个毛巾擦头发,“不操心能行吗,万一你被人拐跑了我找谁哭去?”

    这话姑娘家爱听,声音酸的倒牙:“大头宝宝真乖,来给姐姐揉揉肩膀。”

    尤墨应了一声靠近过来,双手搭上软滑香腻的肩颈,忙活起来。

    李娟手也不闲着,给自己擦一会再顺便给他擦一下头发,学他懒洋洋的语气:“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让你担心一下也不错嘛!”

    尤墨恨的牙根痒痒,用手使劲的在翘起的小pp上拍了一下:“故意的话,沟子打痛哈!”

    李娟哪受的了这家伙主动的动手动脚,转身一个抱摔把他放倒在床上,嘴里还念叨着:“我看看我的玩具还好不好用了。”

    这娃一脸甜蜜中充满痛苦的表情:“好用着呢,天天想你!”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