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也不会每一场比赛都当主角,就像人生的很多场戏中,我们更多的时候只能看只能听一样。感谢你们一路的陪伴,更好的故事还在后面,就像,下一个进球!

    有的时候,明明可以说些什么,做点什么。但事情过后,人们往往才发现,还不如什么都别说,什么都不做。

    朱广护就比较相信这个道理。

    一来和这些少年们朝夕相处后渐渐有了感情,二来是对他们的心理和性格特点都有了一定的了解,三嘛,就是信任了。

    没事爱翻书的他,深信“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李京羽那单纯到让人发指的性子,真不是一两天,几场比赛就能成长起来,改变的了的。

    与其批评,不如引导。

    这一点算是借鉴王红礼带他的经验了,只有让他心生佩服,有了感情,自己说的话能才真正走进他的心里。

    隋东谅那一脸失落的表情就能说明心情了,部队本来就是强调纪律的地方,他今天意气用事完,下来光是自己的懊恼都够很长时间来消化了。

    那就不用再火上浇油。

    李贴和张笑瑞那种自信中带有些克制的情绪流露,就更不用再多点评什么了。

    更何况,真正应该做检讨的是自己才对,忽略了场外因素给球队带来的负面影响,这可不是一个称职的主教练该犯的错误。

    而且,真正在幕后看着一切的两个家伙们,那一脸安静的笑容,更是让人心平气和。

    自我检讨,往往是没有任何外界压力下的自省,才更能让人成长。

    朱广护这种无为而治的态度,反而让少年们一个个的都静下心来思索了。球场上发生的一切,上场的,没上场的,也都了解的差不多。主教练的这种态度,让这些脑瓜一个比一个聪明的家伙们,都开始积极的思考起来。

    进步,不可能马上就带来。但种子,已经种下。

    职业球员,自我约束,自我反省,是成功中最重要的一环。

    远远的大于。

    天赋!

    ————

    李贴是真没什么好办法,于是只能求教了。

    晚上例会开的很有节制,领队和政工干部不可能在领导眼皮子底下顶风作案,更何况在这个时候鞍前马后的想领导所想,为领导解决生活问题才是重点。

    八点过,一脸忧愁的贴子,瞅了一眼在房间打电话的大羽后,一头钻进了尤墨卢伟房间。

    下午比赛肯定要先聊聊的,不过他现在真没多少心思放在刚打完的比赛上。说没几句就开始叹气,很愁苦的那种。

    尤墨当然知他心中所想,逗他:“哎呀,马上就是周末了,也不知道几个姑娘准备怎么安排出行。”

    卢伟头也不抬的插嘴:“估计得去远一点的地方了吧,不过也说不定,姑娘家心思猜也猜不透。”

    尤墨扫了眼欲言又止的李贴,伸了个长懒腰:“大热天的,去游泳好像不错!”

    李贴这下按捺不住了,声音有些焦虑:“你说,我,应不应该?”

    尤墨顾左右言它:“卢伟你会水不?”

    卢伟仍然头也不抬的:“会喝水,你娃好像也不会吧!”

    李贴又插嘴进来:“那我,好不好呢?”

    对这只说半句话的腼腆家伙,尤墨才不会放弃调*戏的好机会呢,懒洋洋的调调:“你也想来啊,大羽肯定会来,要不你就让让呗!”

    李贴一楞,前后一思索,反应过来:“大哥,别涮我了行不!你就直说,我去还是不去!”

    终于实话实说的家伙,让尤墨脸上起了点笑意,过来敲敲他的脑袋:“自己会考虑问题了是件好事情,有没有站在人家姑娘的角度考虑呢?”

    李贴这一下,楞的就有点久了,心里反反复复的琢磨了好一会,才猛拍大腿:“奶奶个熊的,幸亏来问问你了,要不然被人踢了都不知道咋回事情!”

    身上泠汗都冒出来了!

    他可是把这个姑娘放在心里很重要的位置上的。

    试想想,如果在这关键的追求阶段,他竟然往后退,这让人家姑娘怎么想?还怎么敢对他有意思?

    连保护女人的想法和能力都没有,怎么给人撑起一片天空来?!

    这货抹了把汗,神色前所未有的坚决:“不行,我马上就给她打电话!”

    ————

    李京羽呢,有那么一点,见好就收,到此为止的想法了。

    毕竟是一起奋斗了六年的好兄弟,看着他一脸茫然焦虑的样子,自己心里暗爽完了也会有些不安。

    再加上比赛结束,下来和孙治黄勇随意聊了几句后,也算坚定了想法,兄弟嘛,有个差不多就得了,谁没有犯错误犯糊涂的时候嘛!

    嗯,我们的糊涂蛋大羽同学,理所当然的把自己头上的大帽子,扣在了可怜的贴子头上。

    可惜,事与愿违。

    或者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本来打算只要贴子找自己沟通一下,就算翻过这一页了。结果等来的,却是目不斜视的直奔电话,和那旁若无人的声音:“嗯,游泳吗?这个我擅长,好,一定来!”

    腾的一下火起的大羽,这次没有摔门而去,盯着看很快打完电话的李贴,转了转脖子,活动了下肩膀。

    李贴依然面无表情,起身,快走了两步,把房间的门关上了。

    声音很平淡:“怎么着?想教训我?”

    对峙局面的改变,往往是因为这么一句平淡的话。

    李京羽在挥拳过来前,声音也是冷冷的:“早就想了。”

    李贴伸手挡了一下,在双方提升节奏前,叮嘱:“都不准打脸!”

    李京羽心里可没有面部表情那么冷静,瞳孔缩小,握紧拳头一记勾拳迎上:“美的你!”

    两个非专业,非老手的家伙,搏斗的场面真没啥好写的。

    王八拳居多,腿上功夫虽好,却因为地方太小施展不开,缠斗没一会,变成摔跤,再一会,上肢力量明显落后的大羽,只成功的命中了李贴下巴一拳,就再也没有更大的威胁了。

    李贴,明显是手下留情的。而且平时玩闹惯了,也知道哪些动作可能造成危险,哪些只是一时疼痛脱力。

    搏斗,只持续了五分钟不到就结束了。

    李贴起身,放开被自己制住,在地上气喘吁吁的大羽。后退了两步,用手抹了下嘴角的血沫,声音依然不见波动:“冷静点没有?”

    仿佛觉得这话是瞧不起自己一般,李京羽一个鲤鱼打挺,却因为脱力而失败了,用手撑了一下才站起来,声音提高:“再来啊!”

    第二个回合更惨,时间短,见效慢,或者说攻击均被招架躲闪了,防守却因体力下降步步后退,直至又被放翻在地。

    这下起身就多费了些功夫,李京羽像是对对方手下留情很不满意似的,声音不大,却像只受伤的小豹子,咬着牙,从牙缝里一个个吐出字眼:“可怜我是不是?”

    李贴还是那副没有表情的表情,冷冷的声音,重复:“冷静点没有?”

    或许这句话实在是让他听了太多次的缘故吧,一向走脑不走心的家伙,在自己嘴里念叨了几句:“冷静,冷静什么?有什么好冷静的?”

    这份反应却让李贴很满意,转头,瞧了眼垃圾筐的方向,走过去把嘴里含着的口水和带血的唾沫吐在里面,语气轻松了一些:“那我就和你说道说道。”

    没有仔细的去看大羽那依然紧锁的眉头,不屈的眼神和紧咬的嘴唇,李贴自顾自的说道:“你这一路,太顺了,所有想要的,都有人给你。自己的努力,也始终有人看见,有人夸奖。你有天赋,也很努力,这些确实是你理所应得的。”

    可能是从来没有人当面和他说起这些话吧,李京羽用略带些惊讶的表情,把紧握的拳头松开了一些,看着停顿了一下再组织语言继续说的李贴,声音虽冷,却稍有些急切:“你接着说!”

    李贴点点头,直视着,声音放缓了一些:“你可能也看到过,那些努力了很多年的家伙们,却因为种种原因踢不出来,或者能踢上球,却前途不大。对比他们,你可以对自己的天赋和努力沾沾自喜,认为自己前途一片光明,或者即使在这待不下去,回辽省除一样有人宠着,一样有球踢。但你想过没有,成为一名职业球员,你的心理承受能力,够格吗?”

    或许是真没有考虑过那么长远的问题,或许是之前已经隐隐意识到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问题,或许是之前决赛上被那个心理无比强大的家伙造成了很大的阴影,或许,都有一点吧。

    李京羽,楞住了,喃喃自语:“心理承受,心理承受能力......”

    李贴的嘴角,终于有了笑意,却努力的忍住,实在是牙龈和嘴唇都有些肿起来了,面部表情多了扯着疼,“是的,你的心理素质很好,从来不会因为紧张而发挥不佳。但比赛这个东西,越往高的层次走,较量的层面也就越复杂,现在是年龄小,很少有对手会玩阴的。但成年队的比赛你也看过不少了,那些家伙,那些小动作,那些阴招,甚至都能带到场下来。如果是现在的你碰上,会有什么反应,你自己想一想!”

    大羽的表情,终于生动起来了,他脸上可没挨拳头,声音里带了些感情,“嗯,你说的是有道理,碰到那么坏的家伙,是我的话非得当场打起来不可。”

    话音刚落,两个人却抢起话来。大羽开口:“那为什么.....”

    李贴开口:“知道我为什么......”

    于是都收了话,对视一笑,又忍不住,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兄弟,就是这样吧,即使刚打过一架,即使冷战了很多天,却总会有些默契,在不注意的时候跳出来,拨动着心弦。

    让人,恋恋不舍。

    [三七中文 m.37zw.]